第27章 某人神魂顛倒了【1】
loading...

金勳回到8808房間時,雷蕭克那邊早就結束了戰鬥了,雷蕭克那邊早就結束了戰鬥了,正懶洋洋地倚著沙發吸著煙,看到了金勳回去,就抱怨,“你小子怎麽回事啊?出去一趟就不回來了?你點的那個丫頭五哥好容易做通了工作,都脫幹淨了,在裏麵房裏坐等右等,就是等不來你了,你幹嘛去了啊?”


“嘿嘿……好事。”金勳甜絲絲地笑著,坐進沙發裏,端過去杯酒一口喝幹,“我碰到了一個讓我怦然心動的女孩子,我打算把她追到手!”


雷蕭克萬分震驚,“這麽快?這才幾分鍾啊,你就又遇到一個怦然心動的?我都懷疑了,你那心髒成天的怦啊怦的,沒壞掉啊?什麽樣的女人啊,多大年紀?”


金勳陶醉其中地往沙發上一仰身子,“這回,我是來真的了!真格的!她吧……十五六歲?或者十七八歲……反正很青稚。”


“噗——!”雷蕭克又被雷到了。“這麽小?你和默天都犯病了吧?怎麽一起玩起小青蘋果了?”


金勳腦袋裏仍舊回想著齊劉海的肖紅玉,尤其是想到她那一雙水汪汪的大眼睛,他就忍不住低聲笑。


“哎呀,我能和默天相提並論嗎?默天那是沒感情的動物,純粹就是來禍害女人的。我呢?我是個有情有義的深情王子,我拿女人是用來疼愛的。”


雷蕭克撇嘴,“是啊,你是有情有義,隻不過你是對哪個都有情有義。你也確實疼愛女人,可是呢,疼過去那一陣子,你就很殘忍地將人家當做垃圾給丟棄了。你呀,不是我說你,阿勳,不要再作踐女人了,你欠下了多少情債了啊,你就不怕你去了地獄,一群女鬼找你算賬?”


金勳癡迷了一樣,連反唇相譏都忘記了,呆呆地看著吊燈,迷離的目光裏全都是深情,“蕭克,你沒見到她,她可漂亮了!一點妝都沒化,可是卻那麽出眾!我看到她第一眼,我這心口窩啊……完全就是一團火了。”


雷蕭克覺得沒勁,畢竟他聽金勳說雷同的話,聽得太多太多了。


他哪回不是這樣來勁?上一次那個大三的女生,他見了人家一麵,就死皮賴臉地追著人家要電話,還信誓旦旦地告訴他,說什麽他這回要在女人堆裏金盆洗手了,他要結束他遊蕩的單身漢生活了,他要和這個女孩子鄭重地談一次戀愛……等等等……可是現如今又怎樣呢?他玩膩了,玩煩了,玩得不新鮮、不刺激了,他瀟灑地拍拍屁股就走人了,灑脫得像是一片雲。


結果人家女孩子受不了了,為了他流產,現在又被拋棄,直接自殺了,還好搶救了過來。而今金勳再一次故伎重演,諒誰也不會信他了。


雷蕭克才不管金勳神魂顛倒的那副癡心樣,直接提了衣服就往外走,“喂,你不走了是不是?打算今晚抱著這裏的沙發睡?那我走了。”


“哎,哎!哥們!等等我嘛!”金勳嚇了一跳,一躍而起,慌忙向雷蕭克追去。和雷蕭克並肩往外走時,金勳還在嘮叨著,他看上的女孩子多麽有趣,多麽單純,眼睛多麽亮,嘴唇多麽鮮美……聽得雷蕭克腦袋都要爆炸了。


出了夜總會的門,雷蕭克終於憋不住了,吸著夜風,說,“我賭你小子追不上她!”


“什麽?你說什麽?“金勳撐大眼睛,在夜風中,他的衣服和發絲隨風飄揚。襯衣上麵鑲鑽的紐扣閃閃放光。


“我說,我賭你小子追不上這個女孩子。”


“你見過她了?”


“沒有。我才沒興趣見這種小青菜。”


“那你為什麽那麽篤定我就追不上她?你先別走,你不說清楚,我煩死了。”金勳抓著雷蕭克的衣服,不依不饒的。


雷蕭克齜牙笑了笑,“為什麽?就是個第六感吧。你小子害了那麽多女人,感覺著吧,也該有個女人來治治你了。”


“哈哈哈……原來是你胡亂猜的啊。”


金勳那才鬆了一口氣,自負地揚聲笑了兩聲,“我告訴你蕭克,這回你就等著看好戲吧!這女人,我勢在必得!咱金少爺出馬,哪回不是滿載而歸?你敢不敢和我賭?”


雷蕭克譏笑著,“賭什麽啊,這有什麽值得賭的啊?”“就賭我能不能追上她,敢不敢?”金勳亮晶晶的眸子盯著雷蕭克。


雷蕭克真的困了,打了個哈欠,隨意說,“好好好,賭就賭。你說賭什麽吧?”


“我拿我家那個明代的花瓶和你的汗血寶馬賭!”


雷蕭克就笑起來了,輕輕捶了一下金勳,“你小子啊,你還惦記著我那匹馬呢?好,就隨你!賭吧。不跟你說了啊,我真的要困死了。回頭再電話聯絡吧。拜。”


雷蕭克跨進他的車,朝金勳擺了擺手,開走了。


金勳手指頭轉著他的車鑰匙,還在對著晚風傻笑。“嘿嘿,嘿嘿,你等著點吧,我一定會勝的!一定會地!”金勳轉身又看了一眼夜魅夜總會的門頭,那才去開他的車。


十一點下班,又起了自行車趕回來,也就到這個點了。肖紅玉疲憊至極地趕回家,已經晚上十一點半了。


她的那個班,是十一點下班,又起了自行車趕回來,也就到這個點了。


她悄悄地進了家門,先往老爸的臥房看了看,那才躡手躡腳往裏麵走。


看到了陽台上老爸脫下來的褲子和襪子,還有老妹的t恤,她想了下,不管多麽累,還是要將老爸的衣服洗出來,老妹的t恤給她丟一邊,讓她丫的自己去洗。


洗完了老爸的衣服,晾好,肖紅玉那才去洗刷,準備睡覺。


躺在床上時,已經十二點多了,能夠聽到妹妹肖曉萌磨牙的聲音,肖紅玉身子一沾到床,困得都來不及細想什麽,就陷入了夢鄉。


第二天,肖紅玉醒來時,一頭蓬蓬發,張大嘴巴打著哈欠,可是哈欠隻打了一半,就僵住了。看看房間,妹妹沒有影子了,肖紅玉總覺得錯過些什麽……錯過些什麽啊?她看了看鍾表,馬上啊啊啊啊尖叫起來。


天哪,九點了啊!她晚了上班了!昨天,就聽到秘書室的秘書告訴她,八點半之前到公司。八點半之前?黑線刷刷地往下掉。


昨天報到,今天算是第一天上班。


她個倒黴的,第一天就遲到啊!肖紅玉慌裏慌張地穿衣服,慌裏慌張地去洗刷,因為太慌了,衣服穿反了,牙膏也弄得滿臉都是,這真是越急越亂啊。


“該死的,我第一天上班就遲到,不知道那個陳刮皮會不會扣我工資啊,工資本來就少,再被那個陰險的壞蛋扣一扣,哪裏還有剩?為毛我是跟著陳刮皮幹活啊!”還是個什麽悲催的臨時助理。


助理?助理是幹什麽的?那就是老總讓你幹嘛,你就顛顛地去幹嘛。


比如,給他買水買飯,給他洗衣服打掃衛生,助理是幹什麽的?那就是老總讓你幹嘛,你就顛顛地去幹嘛。


比如,給他買水買飯,給他洗衣服打掃衛生,比如,給他梳頭、抹桌子,給他去購買內褲、襪子,甚至要給他的情人買禮物,送東西,約見麵的時間……這樣的情節,電視劇裏她見多了。唉,她多可憐啊。


要守著一個黑心眼的、狠毒的、陰險的、暴躁易怒的大壞蛋……一天八小時啊,怎麽熬?怎麽熬啊!肖紅玉擠了公交車,小跑著來到了公司,做了電梯來到了二十九層,小臉紅撲撲的。


滿屋子的秘書都一起凝視著她,就像是在看火星來的六隻眼的怪物。


“嗨~~早啊。”肖紅玉尷尬地擠出來幾分笑容,向這些秘書們擺擺手,算是打過了招呼。


所有人冷冰冰地看了她幾秒鍾,然後都集體沉默地低頭各自幹活。


肖紅玉眼珠子左右動了動,如履薄冰一般,輕輕地往裏麵走。氣氛……是不是有點壓抑,有點低氣壓,有點詭異啊?


這時候,上次那個女秘書翻閱著文件,開口說話了。


“今天陳總心情很不好,已經吼了好幾個人了,大家都要夾著尾巴做人,高效、高質量地完成各自的工作,否則被當做了炮灰,莫哭。”


啊?(⊙_⊙)肖紅玉的步子釘住了。


陳總今天心情很不好?已經批了好幾撥人了?嗚嗚嗚,她好倒黴哦,為什麽她偏偏在這時候遲到?那她這時進去,就不會是成為炮灰那麽簡單了吧,估計應該是灰飛煙滅的級別了。


肖紅玉苦著小臉,在走廊上來回地遲疑著。哎呀,她到底要不要進去啊?要不要進啊?哼,那個陳默天再牛叉,也是她的人了,怎麽說也被她和諧掉的男人了,兩個人都有了肌膚之親了,越過了男女之間的那個界限……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