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5章:陳壞熊也可以被下料?【6】
loading...

“不、不要再親了……夠、夠了……”


再親?再親她就可以因為羞澀而昏厥了。


一個超級大美男,一隻看著就讓人想要犯罪的極品妖孽,埋首在你腿間……


哪個女人可以抵擋?


陳默天佞笑著,輕聲呢喃著:


“真的……不需要再親了嗎?”


肖紅玉的眼前全都是這個美男的精致五官飄來飄去的,又被他嗬出來的熱氣繚繞著,整個人都處於混混沌沌的狀態。


稀裏糊塗的,她就那樣身處雲裏霧裏了。


“真、真的不需要再親了……”


嗯嗯,拜托,你那手,不要再亂動了好不好?


很讓人崩潰的啊啊啊啊啊……


好吧,真不行,你就再加把油,再有點耐心就在那個點多揉幾下吧……


“既然不需要再親了,那我……來了。”


“嗯嗯……”


都沒有聽清楚陳默天說了什麽,肖紅玉就稀裏糊塗地應了。


好熱啊……渾身都好熱……血液要倒流了嗎?


肖紅玉半眯著眼,像是一隻曬太陽的懶貓,正處於一團雲霧的迷魂狀態。


突然!


身下一緊!


“啊……”


她爆發了尖叫,奶白的身子猛地一抖,情不自禁就微微上揚起上身,撐大眸子。


“你……”


你為什麽來個突然襲擊……


陳壞熊啊陳壞熊,即便有那個什麽春藥,你也不能這麽……狠吧?


陳默天發出了一聲滿足地低-吟,顯然,他深陷她那溫熱的緊致中,讓他通體舒暢。


他俯低身子,一口含住了她的嘴唇。


下一秒,腰下就開始了瘋狂地動作。


…………………………(省略幾千字……幾千字啊,我們超級厲害的陳壞熊,幾千字應該會有的。)


可憐的小床在咯吱咯吱響著,它慘遭荼毒,隻能哀怨地叫喚著。


哎呀,這床上二人,能不能不要這麽劇烈的動作啊!


它可不結實啊,它完全屬於偷工減料出來的孩紙啊。


換了第幾個過分獸性的姿勢,陳默天烈烈地喘息著,看著身下顫抖的粉肉,低下眸子,找了下。


終於,在她枕頭旁邊,找到了一根小小的卡子。


他撚起來,信手向台燈一甩。


啪嗒!


台燈即刻就滅了。


“啊,你為什麽滅了燈?”


肖紅玉甕聲甕氣地問。


一滅燈,為什麽她就有種不祥的預感?


果然……


黑暗中可以聽到陳默天那粗啞的性感聲音:“接下來的太殘暴,我怕我看著你會心軟。”


肖紅玉愣了下,接著就被身體傳來的凶猛的襲擊刺得尖叫連連。


嗚嗚嗚,果然陳壞熊最最腹黑奸詐啊啊啊!


她不要滅了燈啊!


肖紅玉小嘴咬著枕巾,小拳頭捶打著床。


身後的陳美人,正在不辭辛勞地忙碌著……


弱弱的小紅玉童鞋直接一次次地失控了……


她甚至於在巔峰時邪惡地想:


啊啊啊啊,為毛不讓朱莉安娜得逞啊!


陳壞熊為毛這麽理智啊啊啊!


好累啊。


要知道,伺候體力綿長持久型的妖孽,是非常需要勇氣滴!


不知道多久,肖紅玉直接顫抖著小腿,華麗麗地眩暈了過去。


等到她醒來時,那才驚愕地發現,某人還在勞作。


她抓著他的某物,哭腔求:


“好了吧?放過我吧?我要不行了……嗚嗚嗚……”


“你醒了啊?你接著睡你的吧,不勞你煩心了,睡吧睡吧,乖啊。”


他接著來……


然後,不堪調教的小紅玉,再一次眩暈過去。


等到她再次醒來時,看著窗外發白的天色,肖紅玉竟然還可以悟到一點:


“我家肖曉萌竟然夜不歸宿!她一夜都沒有回來啊!”


小臉被某人掰正,霸道地教育她:


“看著我,專心點。”


肖紅玉看著身上的精力充沛的妖孽,抓狂地叫:


“陳壞熊!誰是教給你武功的師傅!我要殺了他!!!”


為什麽把陳壞熊教的這麽強大,嗚嗚嗚。


***


一溜溜的汽車停在樹下,盡量不太引人注意。


一個個壯小子都禁不住哈欠連天。


他們輪番去看一眼汽車上翹著腿玩遊戲的康仔,哀怨地問:


“康哥,我們在這裏幹什麽呢?”


“等少爺。”康仔很酷地說著,接著又砍倒了幾個怪獸。


“可是都過去好幾個小時了啊……少爺到底還回不回去?”


另一個說,“哪裏是好幾個小時?這都淩晨四點半了啊!一夜都過去了啊!”


第三個說,“我都困得要死了……”


康仔皺眉頭,放下遊戲機,抬起腕表看了看時間。


嗬——果然啊,竟然都過去這麽久了!


冷汗了……少爺還真是……強悍……


禁不住自己嘀咕出聲,“那個丫頭不會被玩殘廢了吧?”


這麽久,少爺又是被中了春藥的。


唉……


康仔有感而發,在清晨的薄霧裏,


“有些笨蛋,卻偏偏傻人有傻福,這可沒法較勁。”


就如同肖笨蛋,沒頭腦,沒智商,沒心機,沒城府,卻偏偏可以得到少爺的專一青睞。


朱莉安娜那些費盡心機的女人,卻很可憐,連少爺的一絲親熱都得不到。


人比人,氣死人哦。


陳默天終於放過了肖紅玉。


那丫頭,早就睡過去了。


連他何時結束都不知道,像是肥肥白白的小豬,舉著兩隻小爪子在腦袋兩側,呼呼地睡著。


“小東西,真無視我的辛勤啊。”


陳默天從她身子裏退出來,點了點她的小鼻尖。


無限憐愛地又在她唇邊親了親,給她蓋好了被子。


陳默天伸了個懶腰,開始穿衣服。


不能再逗留了,隻怕朱莉安娜發現他的行蹤。


“今天好好在床上休息吧,乖啊。”


陳默天輕輕跟肖紅玉說著,然後走出了肖家,給她關好了門。


走在涼氣叢生的薄霧裏,陳默天卻一身清爽,精神矍鑠。


長腿悠閑地掄著,抬手隨意撥了撥他的發絲,仿佛一個美美的雕塑。


“少爺出來了!”


一個小弟猛地推了一下已經睡著的康仔。


“啊?”


康仔嚇一跳,從汽車副座上猛地跳下了車。


腦袋還有點暈乎乎的,一時間晃了晃,使勁眨巴下眼睛,才看到向這邊走來的陳默天。


嘖嘖,看少爺那張唇紅齒白的美臉……一看就是吃飽喝足的樣子。


康仔暗裏扯了扯嘴角,臉上卻像是白板一樣,裝作很無所謂的語氣說:


“少爺,走吧?”


“嗯,走。”


陳默天略略挑了挑眉骨,紅豔的薄唇邊浮著一絲邪笑。


有小弟迅速給陳默天拉開車門,無數男人像是青鬆一樣筆直地站立著,等候著少爺進車。


“咳咳!上車,走人!”


康仔向弟兄們吩咐聲,也迅速鑽進了汽車。


小弟陸陸續續地進了車,五六輛車前後駛離了這個胡同。


不留一絲痕跡。


仿佛,這一夜,這裏不曾徘徊等待了眾多壯男似的。


隻是……


打掃衛生的清潔工掃著樹下,煩悶地自言自語:


“咦?這是誰啊,這麽缺德!把自家幾年的煙蒂都偷偷丟到了樹下麵!太可惡了!”


***


且說朱莉安娜,等到陳默天離開後,她整個人都像是瘋子一樣,在樓梯上大喊大叫著。


樓下的手下,時不時地往上看幾眼,看著朱莉安娜那雪白豐盈的身子,都基本上要流鼻血。


小姐還真是……不拘小節啊。


朱莉安娜勉強回到她的臥房,渾身熱血沸騰,她難受得像是身上爬螞蟻。


“竟然走了?他這種情況下竟然都可以走?


啊啊啊啊……陳默天,我在你眼裏就這麽讓你煩?”


朱莉安娜氣憤之下,將梳妝台上的瓶瓶罐罐全都一把揮開了。


她渾身顫抖著,找到手機,給她這幾天相陪的那個壯鴨子威利斯打電話。


“您所撥的號碼是空號……”


(⊙_⊙)


竟然變成了空號!!!


“shit!”


朱莉安娜氣瘋了,一把丟掉了手機。


她像是困獸,在房間裏來回地走著。


不行,還是巨難受!


沒有男人的給予,她必死無疑!


朱莉安娜打定主意,一把拉開她的房門,朝著樓下大喊道:


“讓波頓上來!”


馬上,一個小夥子迷惑不解地來到了房門前,敲了敲門。


“滾進來吧!別磨蹭了!快啊!”


朱莉安娜不耐煩地在房間裏吼道。


小夥子戰戰兢兢推開門,就嚇得傻了眼。


隻見,他們那位一直頤指氣使的驕傲公主,此刻像是“大”字,攤開在床上,正在自摸……


看到呆呆的手下,朱莉安娜皺起眉頭,著急地說:


“你還愣著?還不快點過來?”


“啊?”


小夥子眼睛又張大幾分。


樓下的其餘手下,都在幾分鍾之後,聽到了波頓的慘叫。


所有手下都禁不住身子抖了抖。


母獅子發了情,更為可怕啊。


***


“少爺,去哪裏啊?”


康仔遏製著打哈欠的欲-望,睜大眼睛問後麵那個暗暗發笑的美男。


陳默天略略想了下,說,“去咱們旗下一個大酒店,然後去給我找個女人來。”


“啊?啥?”


(⊙_⊙)


康仔不敢置信地驚叫起來。


酒店?女人?


天哪,少爺不是剛剛從肖紅玉這麽做了一夜嗎?


他竟然還有精力去再消化另一個女人?


陳默天早就洞察了康仔的想法,淡淡地說:


“跟酒店打好招呼,就說,我是昨晚過去住的。”


“啊?噢……”康仔那才明白陳默天的意思。


如此精打細算,還是為了不讓肖紅玉浮出水麵啊。


少爺還真是良苦用心。


於是,第二天十點時,陳默天從客房裏處理完他的公務,下樓,在大廳裏遇到了追殺而來的朱莉安娜。


“陳默天!”


朱莉安娜朝著陳默天身後一個躲躲閃閃的女人,怒目相加。


狂吼道,“陳默天!你寧可要這個亂七八糟的女人,你都不理我?”


害得她隨意抓了三個手下來排解她的欲-火,她那幾個手下也都是廢柴,一個不行,換一個又不行……該死的!


陳默天冷冷地打開朱莉安娜伸過來的手,冷冷瞟了她一眼,說:


“要不要我向媒體公開一下你朱莉安娜小姐的下三濫手段?”


“你敢!”


“不是不敢,而是不屑。朱莉安娜,我越發的瞧不起你了。”


陳默天嗤笑一聲,丟下朱莉安娜,帶著一群眾人走了出去。


朱莉安娜氣得胸脯劇烈地起伏著,拳頭,一點點攥緊了。


過了一會兒,她才爆發了狂吼。


“啊啊啊啊!陳默天!你等著!你小子早晚是屬於我的!”


酒店服務員全都驚愕地看著大廳中央這個抓狂的瘋女人……


陳默天坐進汽車,抬眼往酒店方向掃了一眼,冷笑一聲。


朱莉安娜,即便你是黑手黨的公主,我也可以讓你輸得片甲不留!


狂吧,我看你還能狂幾天。


陳默天看了一眼身邊戰戰兢兢的女人,問,“你叫什麽來著?”


前麵的康仔差點笑噴。


弄來個女人給少爺端茶送水,像個秘書,少爺卻都不知道人家叫什麽。


“馬如……”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