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8章:他疼女人就是不講道理【9】
loading...

醫生檢查過之後,說肖紅玉恢複得挺好,再在醫院休息兩天就可以出院了。


肖紅玉天生樂觀派,已經齜牙咧嘴地樂起來了。


陳默天將蘋果弄成水果泥,一勺勺地喂她吃。


“唔,為什麽弄成蘋果泥啊,像是小嬰兒一樣吃東西,好丟臉的。”


肖紅玉嘰咕著腮幫,翻弄著大眼睛。


陳默天瞟了女孩一眼,半是譏諷地說:


“你那腫腫的臉,嚼起來蘋果,腫的地方不疼啊?”


“噢,對哦,我把這一出給忘了,還是你細心。”


陳默天歎口氣,


“你丫頭沒心沒肺的,真懷疑你怎麽長大的。”


“嗬嗬,我是小草啊,最最不怕風雨的小草!”


肖紅玉可愛地將手指豎在腦袋頂上,來回晃幾下,假裝小草。


陳默天拿她很沒有辦法,繃著的俊臉,忍不住綻開一抹清漪的笑容。


肖紅玉看著美如冠玉的陳默天,看得發癡了。


瞪圓了貓兒眼,呆呆地說:


“你……真美啊……”


唇紅齒白……眼若流風……


看了讓人禁不住心跳加快哦……


陳默天抿唇淺笑,抵過去頭,和肖紅玉的額頭抵在一起,蹭了蹭。


然後,嘴唇很自然就湊了過去,吻住了她的嘴唇。


肖紅玉傻傻地,微張著嘴唇,他的舌,輕鬆就鑽了進去。


和她呆傻的粉舌,綿軟地糾纏在一起。


她感覺到了他的火熱,感覺到了他的清香,感覺到了他的悸動。


肖紅玉腦袋嗡的一聲,混沌了。


因為是坐在床上的,現在被他吻著,有些坐不穩了,身子想要往後麵歪。


於是,肖紅玉趕緊抱住了陳默天的脖子,唯恐倒下去。


誰想到,陳默天偏偏就勢壓著她,一起倒在了床上。


“唔唔唔……”


肖紅玉擁著強勁的男人,倒進床褥裏。


舌尖仿佛穿了電流,電得肖紅玉渾身都軟軟的,麻酥酥。


娘哎,她要完蛋了啊。


為什麽現在一旦觸到陳壞熊,她就情緒狂熱?


嗚嗚嗚,難道她肖紅玉已經轉變成了一個徹頭徹尾的大色女嗎?


嗚嗚嗚,為什麽她現在對於陳壞熊的親熱,開始了希冀、歡迎、享受?


陳默天怕壓到了她,沒敢多停留,勉強支起了身子。


肖紅玉已經水眸含霧,臉腮水紅了。


一看就是情動的狀態……


嗬嗬,這個小東西,現在已經被他調教得越來越懂得情趣了。


看她現在這副樣子,是不是已經懂得渴望他了?


陳默天暗暗在笑。


“丫頭,你才發現你男人我很帥啊?多少女人想要爬上我的床呢。”


陳默天繼續去做蘋果泥。


肖紅玉還有些暈暈乎乎的,不過卻嘴巴不饒人地說:


“哼,你就臭美吧,真是自戀狂啊。”


“咦?倒是你啊丫頭,你照照鏡子吧?看看你現在這副尊榮吧,你這個樣子晚上不穿衣服出門都是安全的,哈哈哈哈。”


肖紅玉一頭黑線。


死家夥,就會取笑她。


哼……


肖紅玉從桌子上拿過去鏡子,舉到臉跟前。


“嗬——”


她馬上狠狠吸了一口氣。


眼珠子瞪得溜圓,一副目瞪口呆的樣子。


接著,她就抓狂地拍打著被子,哀叫道:


“啊啊啊啊啊,我為什麽我現在這麽醜啊!為什麽啊!天哪,我一個青春美少女竟然會被打成這幅樣子!嗚嗚嗚,我怎麽見人啊!陳壞熊!我這副樣子,你剛才還親我!”


陳默天淡笑一絲,“你的嘴巴又沒有受傷。”


“我是說、說……我這麽醜,你怎麽吻得下去的!啊啊啊啊……太驚悚了啊!”


陳默天嗬嗬輕笑起來,“唉,誰不說呢,我堂堂天一集團的陳大總裁,怎麽就看上你這麽醜的丫頭呢?”


肖紅玉將被子一掀,蓋上了腦袋。


太醜了,自己都看著那張青腫的臉可怕。


陳默天有病吧?


他剛剛竟然還可以那麽深情地吻自己?


“行了行了啊,我逗你玩的,不醜,真不醜,你依然像是小仙女一樣漂亮,行了吧?好了,掀開被子,不要蓋住臉啊。”


陳默天好脾氣地哄著肖紅玉,掀開了被子。


這時候,門敲了敲。


接著,康仔就走了進來。


他先行禮,然後用一張白板臉對著肖紅玉和陳默天,說:


“少爺,時間不早了,該去公司了吧?”


陳默天抬起手腕,看了看腕表,點點頭。


康仔繼續說,“王芬芬就在樓下的病房裏住著,待會一起離開醫院嗎?”


“誰?”(⊙_⊙),肖紅玉大驚,瞪大眼睛,看看康仔,又看看陳默天,


“王芬芬也來醫院了?”


陳默天看著康仔說,“嗯,待會我會去樓下親自找她。你先出去吧。”


康仔點頭,走了出去。


陳默天那才轉身,牽了肖紅玉的手,放在嘴唇上親了下,輕聲說:


“是這樣的。你住在醫院,我又是一夜相陪,我怕引起朱莉安娜的注意。


所以將王芬芬給調了過來,讓她給你打掩護。


看你這臉色,是不是又開始不高興了?


我不是跟你解釋過了嗎,王芬芬是個假象,是我為了保護你才找來的靶子。


放心吧丫頭,我心裏隻有你一個人。


來,親一下。”


陳默天摟過肖紅玉的腰身,在她臉上親了一下。


肖紅玉仍舊撅高了嘴巴,十分不滿,“哼,你如果騙我,我就再也不理你了!”


陳默天閉合下美眸,“嗯,好,如果我騙你,你就不理我,成了吧?那我先走了啊。”


肖紅玉竟然有些戀戀不舍的,用一種小動物的可憐目光望著陳默天。


看的陳默天一心柔軟,最後終於撐不住說,“我晚上再來看你。”


肖紅玉那才露出一臉燦爛的笑容。


陳默天帶著康仔去了樓下病房,走進門去,看到王芬芬正在打坐練功。


聽到動靜,王芬芬迅速睜開了眼睛。


那眼睛裏,劃過一抹犀利的光彩。


陳默天想,不愧是黑暗門培養出來的殺手啊,反應力卻是很敏銳。


“芬芬,走吧,你該出院了。”


陳默天輕輕地說著。


王芬芬掃了一眼陳默天,嘴角扯了扯,


“哦,能不能問一下,陳總,你半夜把我弄到醫院來,到底是為了什麽啊?”


陳默天眼皮都不帶抖一下的,說:


“也沒有什麽特別的緣由,就是想和大家扮演一個癡心照顧女友的好男人形象。走吧。”


王芬芬暗裏冷笑一下。


哼,陳默天,你果然是全心都為肖紅玉打掩護啊。


告訴我實話又怎樣?


反正我都要配合你演戲的。


你是盡量減少肖紅玉的危險啊!


連我也不信任!好!你很好!


王芬芬也不說破,下了床,好像是突然想到什麽似的,說:


“哦,我最近幾天要出國幾天,散散心,你同意吧?”


陳默天瞟了一眼王芬芬,那一眼,就像是x射線一樣,仿佛能夠看透人心,看得王芬芬禁不住心下猛一抖。


“好啊,我會送你去機場的。”


王芬芬那才悄悄鬆了一口氣。


兩個人一起走出醫院,陳默天不知道那一秒鍾,已經摟住了王芬芬的腰。


無一例外,今天的報道上的主要新聞,那就是陳默天陪著女友住院。


陳默天的臉被模糊了,可是他和王芬芬一起相擁著走出醫院的親密動作,卻拍的非常清晰。


呼啦……當天的報紙被丟在桌子上。


朱莉安娜氣得站起來,在房間裏來回地踱步。


“真是可惡!他們兩個人這是故意輕視我吧?去個醫院都要雙宿雙棲的!氣死我了!”


不過朱莉安娜的怒火不似前幾天那麽旺盛了,畢竟,她找了那個很強壯的鴨,那也是個人間尤物,伺候得她服服帖帖的,舒服極了。


欲-火得以排解,怒氣自然就下降了幾分。


“我就是好奇,陳默天你的身體會是什麽滋味呢?不吃到你,我朱莉安娜就太失敗了!”


朱莉安娜獰笑著,腦子裏開始色想著陳默天不穿衣服的情景。


賓果!


那好,那她就同意二女一夫的提議!


等到她得到了陳默天,她會想辦法,讓那個王芬芬莫名其妙就死翹翹的。


藍海心和白莎莉都去醫院看望肖紅玉,給她講笑話,倒是也過得很愜意。


隻不過,藍海心最是可惡,一天要嘟嚕肖紅玉醜八怪無數遍,說得肖紅玉隻想將那張豬頭臉給蓋上。


晚上,陳默天一身黑衣,悄然來到了病房。


肖紅玉已經睡著了,陳默天悄悄走過去,俯身,沿著她的唇線,輕輕地吻著。


小東西睡得不是很沉,慢慢地就被吻醒了。


“唔,誰?”


肖紅玉模糊地呢喃著,眨巴眨巴睡意朦朧的眸子。


陳默天薄唇貼著她的耳垂小聲哈氣:


“傻丫頭,你說還能有誰?如果是別人,你都不反抗嗎?”


“噢……你才來啊。”


肖紅玉那才漸漸醒轉過來。


小爪子揉揉臉,又打了個哈欠,動作可愛又純真。


陳默天看得血脈賁張,實在忍不住了,捧過來她的臉,壓過去,熱吻。


吻過了她的唇,又沿著她的脖頸向下吻。


病床開始輕顫。


陳默天精壯的身軀已經都壓在了床上。


病號服的扣子被他解開了幾顆,他順著那敞開的口,埋首而下。


熱烈地吻著她的肌膚……


“哦……不……這是醫院啊……”


肖紅玉驚呼一聲,她不知道,她那小貓兒一樣的呢喃,有多麽勾魂!


“醫院又怎麽樣?”


陳默天那股子邪氣又上來了。


手,直接拉開了她的病號服,展現出來她那迷人的胸。


他低吼一聲,張嘴就含住了一顆。


“啊……”


肖紅玉渾身猛一顫,尖叫起來。


太……敏感了……


“會、會有護士進來的……會有查房的……不行啊……”


陳默天的手,攀岩而上,揉著她那二團豐滿的粉紅。


呼吸,越來越炙熱。


喉嚨裏,發出了野獸的低吼。


終於他的嘴唇,放開了她那個尖銳的小櫻桃,肖紅玉剛要鬆口氣,他繼而又襲擊到她另一邊。


“啊……你好壞啊……”


陳默天劃過去舌麵,略略抬眸,色笑一絲,


“我壞麽?我不壞,你怎麽會如此喜歡我。”


“哎呀,我哪有說喜歡你啊……別再吸了,好疼啊……”


“咬掉它怎麽樣?”


“嗚嗚嗚,不行……不能咬掉……”


“嗬嗬,那好,你說,你喜不喜歡我?”


“……喜歡……我喜歡你……你可以鬆開嘴了吧?”


“你都說喜歡我了,我能鬆開你嗎?我要更加賣力地服務我老婆嘛!


男人的職責是什麽?那就是伺候得老婆欲仙欲死,十分滿足。”


痞子氣地說著,他的舌尖又探了出去,嘴唇一合,狠狠地吸住了她……


“啊……”肖紅玉繃緊了全身,激動地喘息著。


床,顫抖得更狠了。


他的手,撩開她的病號褲,從皮筋裏探進去……


二根手指,熟練地找到了那個花蕊……


肖紅玉被他上下其手,早就要瘋掉了。


快速地喘息,低低地吟叫,可勁地扭擺著。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