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6章:二女一夫的震撼消息【3】
loading...

“啊!不要吧?”


肖紅玉一頭黑線。


陳默天已經撐不住,低聲笑了起來。


肖紅玉羞憤不已,“哼,你笑什麽笑啊,你這個人最壞了!


我都說了,要把你當做日曆牌一樣掀過去,你卻偏要和我這樣……


我們倆這樣算什麽啊!”


“你想算什麽,那就是什麽。算我老婆,好不好?”


其實,陳默天在說到“老婆”二字時,他的心,在抽痛。


“老婆?”


肖紅玉撐大眼睛,歪著頭想了下,突然說:“陳默天,如果我喜歡上了你,你說怎麽辦?”


這是肖紅玉,第一次敢於麵對這個問題。


“嗯?”(⊙_⊙)陳默天突然渾身一緊,無比地激動。


“你愛上我了嗎?現在嗎?”


肖紅玉的臉紅了紅,“我是說……如果……”


“如果你愛上了我,你要我做什麽我都聽你的!”


“結婚呢?你會和我結婚嗎?”


“會!”


“可是你身邊有別的女人啊?”


肖紅玉突然想到了那天金勳的話,她不由得蹙起眉頭,嘀咕,“你家裏也不會同意我們倆在一起的,對不對?”


陳默天頓時*萬千,抱緊了肖紅玉,急急地說:


“丫頭,隻要你愛我,什麽問題都不成問題了。我會娶你,我要給你最榮耀的身份!隻要你愛我,任何人都不能阻攔我要你!”


肖紅玉看著陳默天,


“那王芬芬呢?朱莉安娜呢?她們倆怎麽回事?”


其實,自己算是陳默天的什麽人,這個問題,在肖紅玉心底壓了很久很久了。


陳默天歎口氣,想了下,決定此刻向肖紅玉坦白。


“紅玉,朱莉安娜想要嫁給我,你知道她是誰嗎?她是歐洲黑幫的當權者。我父親很希望她能嫁入陳家。我當然不會讓她嫁給我。


“紅玉,朱莉安娜想要嫁給我,你知道她是誰嗎?她是歐洲黑幫的當權者。我父親很希望她能嫁入陳家。我當然不會讓她嫁給我。不過,為了保證你的安全,我隻有假裝和你分手了,不喜歡你了,然後找到了王芬芬,讓王芬芬來當替罪羊,讓她替你擋住所有的不安因素。我用我的腦袋向你發誓,我絕對沒有碰過她們倆,一次都沒有碰過!你也看出來了吧,我剛才要你時,是多麽的急迫,我真的沒有動她們。因為,我喜歡的人,隻有你。”


(⊙_⊙)


陳默天的解釋,讓肖紅玉直接傻了眼。


她的世界太單純,太簡單,她根本就無法想象到,事情的本質會是這麽曲曲彎彎。


“可是你和王芬芬那麽浪漫……”


“是的,我就是為了讓朱莉安娜的注意力都集中到王芬芬身上,這樣你才會安全。”


一場臨時襲來的情愛,一番剖析的解釋,讓肖紅玉的心情,突然從抑鬱轉成了晴朗。


陳默天喜歡自己。


隻喜歡自己一個人!


他和王芬芬都是做戲,是為了保護她……


肖紅玉偷偷笑了下,故意賭氣說,“哼,你騙人!你肯定親過王芬芬吧?親是一定親過了的!”


“真沒有!我幹嘛要親她啊!看著就討厭。”


“我才不信呢!”


“我發誓!”


“別發誓了,你發誓有癮啊?”


肖紅玉已經在陳默天的懷裏笑起來了。


陳默天捏著肖紅玉的粉臉蛋,問,“丫頭,你是不是真的愛上我了?”


肖紅玉翻翻大眼睛,故意惡劣地說,“哦,我其實還沒有想清楚呢,讓我再想想吧。”


“好哇,肖紅玉,你竟然耍我玩,是吧?看我怎麽教訓你。”


陳默天朝他手心裏哈了幾口熱氣,就伸向肖紅玉的胳肢窩撓起來,嚇得肖紅玉蜷成一小團,咯咯笑著。


正玩鬧著,肖紅玉突然皺起小臉,嗚呼哀哉起來,“嗚嗚,肚子好疼啊?脹死了啊!”


她剛剛的肚子疼又明顯起來,真是奇怪了,剛剛和陳默天搞那麽激烈的運動時,都不疼了,怎麽現在又疼了?


陳默天刷一下白了臉,“怎麽回事?是不是我剛才弄得太深了?弄傷你了?”


肖紅玉哪裏還有說話的力氣,疼得額頭直冒汗,搖著頭,眼淚飛舞。


“怨我,都怨我!我就是頭種馬!我因為排*-火,竟然都不顧你身體,我該死!”


陳默天痛心地反省著,用拳頭敲打著自己腦袋。


他著急地抱起來肖紅玉,向外麵衝去。


劉逸軒嚇一跳,看到陳默天懷抱著肖紅玉從裏麵衝出來,他都沒有弄清楚怎麽回事。


“默天,她怎麽了?”


“快!準備車!去醫院!紅玉肚子疼!”


“啊?好的,好的!”


劉逸軒也跟著陳默天向外走,默天走得很快,劉逸軒以及需要小跑著太能夠跟上。


在大廳裏的白莎莉看到了肖紅玉,也是嚇一跳,迎過去問:


“紅玉怎麽了?幹嘛去這是?”


陳默天連理都沒空理白莎莉,直接衝出了夜魅。


連五哥在那邊使勁笑著搖著手打招呼都沒有看一眼。


弄得五哥一臉尷尬,摸著鼻子問身邊的小弟:


“我最近沒有得罪陳少吧?”


小弟眨巴下眼睛,想了下說,


“貌似是沒有。”


“祖奶奶的!什麽叫貌似?是就是,不是就不是!”


五哥一拳頭打在小弟腦袋上。


那個倒黴的家夥捂著腦袋,嗚咽,


“五哥……您沒看到嗎,陳少懷裏抱著那個金少的馬子呢!”


“啊?”


五哥那才使勁去揉眼,追著看。


擦冷汗,“這兄弟情深都到了這份兒上了,連女人都可以分享著用了。這境界,真是……”


接著,就看到劉逸軒向外跑,還有個女人拉扯著劉逸軒的袖子,糾纏著。


五哥大駭,撐大老眼,驚歎:


“天哪,我們夜魅真是藏龍臥虎之地啊!這個白莎莉勾搭上劉少了?行啊!”


醫院裏,一群醫生在裏麵給肖紅玉會診。


外麵,陳默天焦急地來回踱步。


白莎莉坐在長椅上,撅高了嘴巴擔心地等著。


而劉逸軒,看看陳默天,再去看看白莎莉。


他幾次三番想要湊到白莎莉跟前說句什麽,都被白莎莉硬冷的白眼給嚇回去了。


老子滴,我劉逸軒什麽時候這麽受人冷遇了?


竟然想和個女人說句話,都不行。


太沒臉了。


“會不會有什麽問題啊?為什麽看的那麽久?”


陳默天一麵急急地踱步,一麵用拳頭打著自己的手心。


白莎莉瞟了一眼陳默天,哼了一聲,


“現在表現得倒是挺著急,早幹什麽去了。你和別的女人風花雪月的時候,怎麽不想想我們紅玉?”


陳默天的臉色,陰下來,卻沒有反駁。


倒是劉逸軒嚇得吐吐舌頭,趕緊跑到白莎莉跟前,推了推她,小聲交代:


“你別亂講話,別惹默天,了不得。”


白莎莉就煩死了劉逸軒,推了推他,“我的嘴巴長在我臉上,我願意說。你走開!要你管!”


劉逸軒一頭黑線。得,好心沒好報。


“陳總,麻煩你到我辦公室來一趟。”


主任醫師走出來,一臉凝重地招呼陳默天。


陳默天瞠目,怔了下,定定神,“嗯,好的。”


心跳,不知不覺就開始加快,緊張得不行。


一向以沉穩出名的陳默天,第一次走路都有些不穩了。


騰!


白莎莉也一下子站了起來,跟著要過去。


被劉逸軒給攔腰攔住了。


“哎呀,你放手啊,你招我幹什麽,我要進去聽聽。”


白莎莉急得亂打劉逸軒。


白莎莉急著要跟過去,想聽聽醫生到底怎麽說。


可是劉逸軒就死死摟著她的腰,不讓她跟過去。


“你等在這裏吧,有默天過去就可以了……”


白莎莉急得一頭#號,叫嚷著:


“他?他算什麽!他又不是紅玉的什麽人!他是個在外麵一群女人的風流鬼!他也配!”


刷……陳默天輕輕轉身,冷冷地看向白莎莉。


即便隻是淡淡的一束目光,也讓人不寒而栗。


仿佛,樓道裏突然刮過一道淒冷的寒風!


凍得白莎莉禁不住渾身一抖,立刻就安靜下來。


陳默天一臉凝重和煩躁,輕輕啟唇:


“安靜。不要影響裏麵的紅玉。”


額(⊙o⊙)…


白莎莉呆在當場,一動也不動,徹底忘記了掙紮蹦躂。


陳默天……好有氣場啊!


幾個字,零星幾個字,就震懾得人,腳底冒涼氣。


陳默天眉頭微微蹙了蹙,顯然,他現在滿心滿懷的緊張和不安。


然後,轉身,跟著主任醫師走進了旁邊一個辦公室。


走廊裏,頓時留下了一團詭異的寂靜。


白莎莉大睜著眼睛,怔怔地看著陳默天消失的那扇房門。


而劉逸軒,仍舊死死摟著白莎莉的腰。


這女人,掙紮起來,力氣還真不小,像是一頭牛。


“會不會有危險?難道是絕症?或者什麽惡性腫瘤?”


白莎莉好久才悠悠地呢喃著,眼睛裏流淌過恐懼。


然後,她很無助地轉臉去看緊挨著他的劉逸軒,輕聲問,


“你說紅玉會不會有事?為什麽我覺得,剛剛那個醫生的神態,很像是電影裏演的杯具預兆?”


劉逸軒歎口氣,輕聲勸:“不會的,好人會有好報的……”


白莎莉撇著嘴,眼淚汪汪地點點頭,很無力地將臉臉靠在了劉逸軒的胸膛上。


劉逸軒也很應景地伸手拍了拍她的後背,以示安慰。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