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 做來做去都一樣滋味【2】
loading...

雷蕭克嘴唇都在抽搐,“默天,體麵話都讓你給說去了啊。”


說什麽對小妮子沒興趣……沒興趣的話,他那個初出生牛犢的什麽**初吻的又算什麽!假惺惺啊假惺惺,默天少爺最會玩虛的。


“真沒興趣?”五哥挑眉仍舊審度著陳默天的臉色。


陳默天確實一臉的興趣缺缺,舉杯,跟五哥說,“來,五哥,咱們喝酒,順便說說東邊那塊地……”


劉逸軒暗暗佩服陳默天。他一直都清楚自己想要什麽,在別人統統放鬆的時候,他竟然可以繞到正事上去。


陳默天一直都不是個太過隨便的人。劉逸軒回想到在美國讀管理學時,很多歐美女孩子喜歡陳默天,成天追在他屁股後麵,大獻殷勤。陳默天統統冷言冷語地打發了……


他所用的女人,都是經過了嚴密的檢查,確定萬分“幹淨”了才調來用。那些名模啊,名媛啊,影星啊,和他傳出來的所謂的緋聞,也隻不過是娛樂界的捕風捉影。


所以說……康仔那晚告訴他,陳默天帶著一個女人去了天一集團旗下的五星級賓館開了房……


他真的不相信!陳默天有潔癖,他才不會隨意用哪個女人!直到後來……陳默天派他給一個叫肖紅玉的女孩子下通知,讓她來上班……他那時就覺得太詭異了。


“我說兄弟們,準備好了嗎?選出來自己喜歡的了吧?我讓這些妞都上來了啊!”


五哥對著對講機講了一通,沒一會兒,房門打開了,呼啦啦,進來一群女孩子。


都穿著橙黃色服務生的衣服,一個個年輕而稚氣。


陳默天懶洋洋地抬眼看過去,嗯,都像肖紅玉那樣的妙齡年紀,隻不過,她們都比肖紅玉顯得成熟一些,嗬嗬,想想也是,像肖紅玉那般稚氣的女孩子,又有幾個呢?這些女孩子進來房間,都一個個羞得不行。


畢竟,這屋裏坐著的,全都是商界精英,穿得都那麽華貴,手腕上都套著名表。而且,這裏有很多的帥哥……


像金勳這樣的家夥,還是很懂得如何勾搭小女孩的高手色狼。


女孩子們都羞紅了臉。


五哥偏偏大聲吩咐著,“都給老子抬起臉來,讓哥哥們好好看看!”


女孩子們迫於淫威,不得不抬起小臉來。


嘶嘶……金勳開始匝巴口水了。


陳默天就看著金勳那副貪婪的樣子低聲笑,這小子,什麽時候見了美女都是拔不動腿的。


“我要她!要她!”


金勳早早就指著這裏麵長得最漂亮的一個小女孩喊起來。


小女孩向金勳走過去,呆呆地站在他身邊,都不知道金勳要她幹什麽。


“寶貝,站著幹什麽,到哥哥懷裏來坐,哥哥抱著你,當你的人肉墊子,舒服著呢!”


金勳色迷迷地瞅著人家女孩子,信手一拉,將女孩子拉到了他懷裏,讓她坐在他腿上。


女孩子嚇壞了,憋紅了臉,想要掙脫,金勳卻抱得更緊。


雷蕭克也選了一個女孩子,那個女孩子看了一眼雷蕭克,又看了看金勳那邊,嚇得馬上就哭起來了。


雷蕭克對著身邊的劉逸軒很囧地說,“真是悲催,是不是我長得太寒磣人,把人都嚇哭了。”


劉逸軒嘿嘿笑了兩聲,故意往雷蕭克的褲子拉鏈處看了看,“咦?你沒有暴露你的凶器啊,為毛還會嚇哭人家?”


雷蕭克就苦笑著搖頭,“老了啊,老了!”


門被打手把住了,女孩子們誰也別想走出去。


屋裏這些闊少爺們已經各自選擇了小獵物,哄得哄,嚇得嚇,該上手的也上手了。


“默天啊,你難道真不要一個?放心,你哥哥這裏給你提供的人,保證非常幹淨!哥哥拿腦袋給你保證,絕對比白紙還要幹淨!你也選一個吧?啊?”


五哥又來勸陳默天。


陳默天手指掐了掐太陽穴,清雅地笑了一絲,“五哥,我可能最近太累了,剛剛回國,很多事情需要處理,頭疼。我今天真不行了,我先走吧。改天我喊你喝酒啊。”


“這麽快就走啊?”


五哥不敢置信地瞪圓了眼睛。


陳默天已經站了起來,拍了拍雷蕭克的肩膀,


“蕭克,你們玩,我先回去了。”


雷蕭克朝他擺擺手,諷刺他,


“喲,在國外一夜不停的野獸,怎麽回了國就轉了性了?不會是因為某個初什麽的女人,而自律了吧?”


陳默天輕笑起來,“你小子放屁吧!走了啊!”


劉逸軒馬上也站了起來,說,“等一下!我也走!”


五哥皺起臉,“逸軒,你這樣就不好了吧,默天頭疼,你也頭疼嗎?太不給哥哥麵子了吧?”


劉逸軒為難地看了看五哥,又抬眼求救般的看看陳默天,陳默天終於給他開脫,“我今天留給逸軒很多工作,他應該還沒有做完,讓他回公司加班去。”


五哥歎息,“唉,跟著默天幹活,真是受虐待啊。”


劉逸軒趕緊提著衣服,跟在陳默天身側,一起走了。


康仔等在外麵,正玩著打火機。見少主子出來了,馬上抖擻精神,跟著一起往外走。


經過喧鬧的大廳時,五哥還在陳默天耳朵邊說著夜總會的事。


突然,陳默天好像看到了一個熟悉的身影。


“咦?”


他停下步子,往燈火霓虹的地方看了看。


五哥就詫異地問,“默天,看什麽呢?是不是看上了哪個妞?告訴哥哥,她就是有十個老公,哥哥也給你奪過來!”陳默天微微蹙著眉頭,依舊是那樣豐神俊朗,他稍微擺擺手,“不是……我好像看到了一個熟人……”


就那樣很快的一晃就過去了……看上去……有點像是……肖紅玉!!!


“哪個熟人?叫什麽?”


五哥的臉都要貼到陳默天的臉上去了。


劉逸軒也納罕地四處打望。


哪裏有什麽熟人啊……陳默天又固執地找了一圈,足足找了五分鍾,這幾個大男人都莫名其妙地陪著他幹站著,最後,陳默天歎口氣,苦笑起來,“我大概是看錯了,差不多的人有很多……”


五哥一直將陳默天送上車,等到陳默天開出去很遠,他那才往裏走。


陳默天關上了敞篷,微微蹙著秀眉開車。


剛才真的好像看到了肖紅玉!當然,隻不過是短短一秒鍾的那麽一瞥……


可是真的很像……


很像很像……


陳默天又自嘲地笑了起來。


“哈,我傻了嗎?為什麽光想著那個傻妞?這種笨歪歪的傻妞,打死她她也不敢去那種地方啊。”


如此一想,陳默天那才釋然。


很快將車開回了他的臨海別墅,車一停,立刻有傭人給他打開車門,躬身行禮,“少爺,回來了。”


“嗯。”


康仔下了另一輛車,跟著陳默天往房子裏走。


陳默天踢掉鞋子,脫去外套,頎長的身影陷進了沙發裏。


打開手機,翻到“家人”欄裏,看著聯係人為“玉丫頭”的名字,躊躇。要不要那個傻妞打個電話?問問她現在在哪裏?汗,給她打電話,是不是顯得自己太沒出息?一個堂堂的集團老總,給一個屁大點的小助理打電話?


太沒有緣由了吧……


於是,陳默天的拇指,點了“玉丫頭”的通話鍵,再緊接著摁了結束鍵。


通話……結束……


通話……結束……


如此反複了n遍,一個電話也沒有打出去。


正在這時候,一個極盡溫柔的聲音傳遞過來。


“默天~~去洗澡嗎?水已經放好了呢,我給你按摩?”


這個聲音很溫柔,可是,還是打斷了他沉浸著的思緒!


於是,陳默天畫一樣的俊臉上,閃過一絲不悅,眉頭微微皺起來。


抬臉,看著跟前站著的女人。這個女人是個法國和日本的混血,二十二歲,是法國一個大富商的獨生女,緹娜,人如其名,美得像是女神。綠色的眸子,深深的眼坑,金色的長發,皮膚緊致而柔滑,蜜色,健康而又性感。身材高挑,足有一米七三,長腿纖腰豐胸,按照身體的比例學來分析,她是最完美的身材。


當時陳默天的父親將緹娜送給他時,說了一句:“這女人,美到極致。”


陳默天是緹娜唯一的一個男人,


自始自終,她都非常癡迷陳默天,


從見到他第一眼,她就深深地愛上了他。


他的目光很冷,可是很迷人。看著他那副冷傲帝王的樣子,女人就極容易臣服在他膝下,他俊美的唇角稍微扯一扯,都能夠讓緹娜熱血沸騰。她跟了陳默天算是很長時間了,大概有多半年了。這期間,陳默天當然也有過其他女人,可是,緹娜一直沒有被開除。


這麽美豔的女人,又忠誠,又乖巧,哪個男人舍得丟棄呢?


“緹娜,你跟了我有多久了?”


陳默天冷冷地問,手裏的手機依舊團在他纖長的指尖把玩著。


說這句話,就仿佛在討論,我們晚飯吃得什麽一樣淡漠。


緹娜明顯一怔,有些慌亂,“默天……為什麽問這個……”


“回答我。”


“有七個多月了……”


“嗯,已經夠長了。”


“啊?”緹娜身子顫抖著,精致的臉上布滿了驚慌。默天這是什麽意思?


陳默天將左腿搭在右腿上,手指敲著沙發,輕輕掠了一眼緹娜,渾天而成的氣勢讓緹娜心裏害怕。


他目光淩厲,薄唇輕啟:“我認為我們倆可以結束了。”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