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0章:你其實很愛她,對吧【4】
loading...

肖爸一聲大吼,穿過了一道道人影。


直接將肖紅玉震懾得全身僵硬了,頭發都瘮得豎了起來!


她眼睛嚇得大大的,翻著大白眼,看了一眼金勳。


該死的,被她老爹發現了……金勳這小子竟然還一副偷樂的表情?


他偷樂個屁屁啊!


嗚嗚嗚,她死定了啊!


她從小學到中學,一次都沒有和男同學有過親密的來往。


雖然她也偷偷對著不少美男流過口水,不過那都是她自己的一廂情願,願意和她拍拖的男生,一個沒有!


現在可好……


突然之間,就冒出來像是金勳這種比鑽石還要亮閃閃的超級大美男……


不曉得她老爹會不會震驚外加震怒啊。


肖紅玉撇著嘴,抖著嘴唇,緩緩轉過身去。


哀戚戚地應了聲,“唔,老爸……你下班好早啊?”


還笨歪歪地撓了撓頭皮。


金勳馬上遠遠地就朝肖爸深深鞠了個躬,揚聲笑著喊道:


“伯父!您好!”


肖爸眨巴下眼睛,隔著這麽遠,竟然都可以辨認出,金勳那張桃花一樣鮮美的臉。


肖爸禁不住有些愣怔。


這是他有生以來,第一次見到如此俊美而又瀟灑的男人。


雖然隔著這麽遠,依然讓他覺得突兀。


“那是誰啊,別站在路邊上說話,給我過來!到家來!”


肖爸喊著,實在受不了頭上往下掉的一個個泡沫,他朝肖紅玉勾了勾手,然後急匆匆跑回了家,洗頭發去了。


肖紅玉一張臉都拉長了,要哭要哭的。


“怎麽辦,這可怎麽辦啊,啊啊啊啊啊……”


肖紅玉跺著腳,一臉糾結。


金勳卻笑嗬嗬的,也不說話,打開汽車後備箱,提出來四個精致的禮盒。


“還好,我這後麵還有從國外帶回來的禮盒,要不直接去見你爸爸,會顯得我多沒禮貌。就是缺了煙,是不是該去買幾條香煙來?”


金勳一邊認真思索著,一邊輕聲問著肖紅玉。


肖紅玉牙齒咬得咯嘣響,吼,“誰讓你拿東西的啊!你快走啦,你走啊,你還真的當真去我家啊,你走你的吧!淨給我添亂。”


肖紅玉抓著頭發正在發愁待會怎麽跟老爸解釋金勳這個人,金勳卻先抬步往肖家走。


“喂!你給我站住!你站住啊!你幹嘛去啊?金勳!”


肖紅玉顛顛地追過去,一路喊著,扯住金勳的袖子,往回拽他。


“我一定要去的,你剛剛也聽到了吧,你爸爸讓我去的,我能不聽你爸爸的嗎?今天倉促,就先提著這些禮物吧,我下次再充分準備下。”


肖紅玉呆了呆,尖叫著,“不行,不行!你不能去我家!你如果去了,我就真的死定了!你回去吧!算我求你了,好不好,金少爺,求你了,別給我添亂了。”


肖紅玉正和金勳拉拉扯扯時,肖爸已經捂著一塊毛巾又走出來,大喊道:


“紅玉!不是讓你們到家來嗎?怎麽還磨蹭?那個小子也進來!”


噶。


肖紅玉完全蔫了。


“來了來了,伯父,我們這就來。”


金勳笑嗬嗬地提著閃亮亮的禮盒,闊步向肖爸走過去。


在高大的金勳身後,反而肖紅玉像是個小偷,低垂著腦袋,在金勳的影子裏,亦步亦趨。


死了死了,這回是死定了。


一群好奇的街坊鄰居都站在胡同裏,睜大眼睛,看著金勳。


上上下下地把金勳看個沒完。


肖紅玉覺得腦袋都冒煙了……


金勳則好脾氣地對著鄰居們笑笑,點點頭。


“是肖家大閨女的男朋友哇……”


“穿的很好啊……”


“長得真不賴,俊,真俊!”


“看那車,應該是個很有錢的吧?”


“不會是哪個老板的司機吧?司機就不太好了,司機都學曆不太高的……”


肖紅玉真想殺人!


這些鄰居們,大爺大嬸們,還真能亂扯。


人家金勳哪裏會是個司機啊……


肖爸一臉的嚴肅和防範,不錯眼珠地盯著漸漸走近的金勳。


金勳走到肖爸跟前,先彎了他的桃花眼,燦爛地一笑。


然後鞠了個九十度的躬,鄭重其事地打招呼,“伯父,您好,我叫金勳。第一次見麵,沒有準備什麽,這是送給您的禮物。在美國捎回來的,成色倒是還可以。”


肖紅玉哪裏敢去看老爹的臉色,死死低著頭,用鞋子蹭著地麵,就等著她家老爹一個發怒,一鞋底將她拍死了。


肖爸比金勳矮了一頭,又看著金勳一身亮閃閃的衣服,怔了下,僵硬地說:


“進家再說!”


“哎,好嘞。”


金勳答得歡快,跟著肖爸往家裏走,然後又拐回來,抓著肖紅玉的手往裏麵拖。


肖紅玉嘴巴撅得高高的,一臉的悲憤。


啊啊啊啊,這叫什麽事啊,金勳來她家裏,這叫什麽事啊?


怎麽搞的……像是新女婿進家門認嶽父一樣啊……


啊啊啊啊,她要瘋掉了啊!


肖曉萌不在家裏,肖家窄小而黑暗的小客廳讓金勳猛然進來,還有點不能適應。


他頎長的身姿杵在房間裏,顯得那個房間更加窄小了。


肖爸擦了擦頭發,將毛巾拿在手裏,皺著眉頭,先坐在一張老沙發裏,指了指對麵的椅子,說:


“你先坐。”


金勳眯眼笑著點頭,“好的,謝謝伯父。”


金勳坐在椅子上,那椅子很久了,椅子腿都活動了,他猛一坐,椅子“吱呀!”一聲響,還狠狠扭了下,嚇得金勳猛然又站了起來。


肖紅玉就送給金勳一個小馬紮,“努,要不你坐這個吧。”


金勳連忙對著肖爸不好意思地笑笑,拉過去小馬紮,坐下了。


肖家的艱苦,遠遠勝過他的想象。


原來,肖紅玉就是在這種簡陋的環境中,一點點長大的。


金勳甚至於想:他的小寶貝可以安然長成大姑娘而沒有半路夭折,真是萬幸啊!


肖爸一直盯著金勳看。


一看這個年輕人就是個生活條件很好的孩子,穿的筆挺,男人的手都可以長得那麽白皙精致,肯定是沒有做過很累的活。


肖爸又不由自主看向金勳的鞋子。


很亮!


一看就是很貴的鞋子,而且嶄新嶄新的。


“你叫什麽?”


肖爸聲音有些沙啞和疲憊。


開了一天的公交車,本來中午可以休息一個小時的,結果有個工友家裏臨時有事,他又幫他頂替了一會兒班,一天都沒有休息。


好容易回到家裏,找了點鹹菜和饅頭,匆匆吃了一些,他現在就想著洗洗躺下睡。


現在,看著屋子裏多出來的貌美如花的金勳,肖爸竟然還覺得有點不真實。


“金勳,金色的金,勳章的勳。”


金勳欠了欠身子,畢恭畢敬地回答。


“噢……你是怎麽認識我家紅玉的?”


肖紅玉馬上全身繃緊,一臉緊張。


“爸,他是我同學家的親戚,偶爾見過一次。”


肖紅玉插嘴搶著說。


肖爸蹙起眉頭,仍舊認真地看著金勳。


就像是……在審視閨女領回家的女婿一樣慎重而又較真。


金勳淺淺一笑,“嗬嗬,我和紅玉是偶爾認識的,後來覺得相處蠻好的,就又在一起玩了幾次,慢慢就熟了。”


肖爸突然冒出來一句,“你是我家紅玉的男朋友?”


金勳的兩隻眼睛猛然一亮,無數興奮的光彩在他如水的眸子裏閃過,“伯父……我很喜歡紅玉……隻是……紅玉還沒有同意……”


肖紅玉的臉,紅得像是大紅布,她可以直接就撞牆死掉算了。


天哪,金勳到底在說些什麽啊!


她才是個高中畢業生好不好?


怎麽可以堂而皇之將男女朋友這樣的事擺到家長麵前來?


肖紅玉站在屋裏,手都緊張得亂抖。


肖爸也是被金勳的話,驚得不輕!


自己家大閨女老實又乖巧,不像老二,那家夥是個精豆子,從小就壞心眼多。


從小學五年級,就開始和一些男生戀愛。


反而是這個老大……一直不曾聽說過早戀這類的事。


對老大紅玉,肖爸是一直很信任很放心的。


這下子可好……


突然之間……


連個前兆都沒有,老大就冒出來個男朋友,著實讓人震驚啊。


肖爸快速地眨巴著眼睛,看了看金勳,然後去看肖紅玉,有些結巴地問:


“你、你在和他處朋友?”


“沒!沒有啊,爸!我沒有!你可別冤枉我。”


金勳也馬上解釋,“是啊,伯父,和紅玉沒關係,她沒有同意我和她交往,是我一直在追她。”


肖爸悶悶地吐口氣,“我家紅玉年齡還小,大學都還沒上,這麽早就談戀愛,是不是……”


“我知道的,伯父,沒關係的,我可以等紅玉的。伯父,我對紅玉是真心的喜歡的!”


金勳瞪圓了水晶眸子,一隻手都舉了起來,一副發誓的狀態。


肖紅玉癟嘴,嘰咕著,“說了沒談戀愛呢,真的沒有啊,爸你誤會了,都是普通朋友的。”


“普通什麽普通!人家金什麽的小夥子不都說了嗎,人家在追你!追你的朋友那就不叫普通朋友!你還狡辯什麽!這種事,不是不可以有,但是,絕對不可以瞞著家長!”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