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 做來做去都一樣滋味【1】
loading...

“怎麽,聽逸軒說到些什麽?”陳默天輕笑一聲。


幾個人都跟著顫了顫身子。鬼啊,默天這小子的邏輯思維能力太強了吧。


劉逸軒不自然地咳嗽,“咳咳,我哪裏有說什麽,我什麽都沒說啊。”


金勳打哈哈,“這不是,哥幾個都關心你嘛。”


“關心哪方麵?”


金勳哏住,張了張嘴巴,“感情問題。”


“都沒有感情,何談感情問題?”


“啊?”其餘三個男人全都驚愕住了。


沒有感情?他什麽意思?難道他在說,他根本不會對任何一個女人用感情嗎?他不會有感情嗎?


“這、這不是……你回國之後……聽說吧你……”雷蕭克開始結巴了。


陳默天優雅地展唇笑了一絲,美若翩躚,卻一樣子讓人感覺到了入骨的寒氣,“隻不過最近對一些事情稍微感興趣罷了,也隻不過如此而已……”


“什麽事情感興趣?”


陳默天唇邊漾著漣漪,“哦,就是對‘初’的東西有點興味。比如……初生牛犢……初吻……**……”


(⊙_⊙)


金勳、雷蕭克的眼睛全都瞪得大大的。


初生牛犢的初吻和**……


金勳憋不住了,好奇地問,


“那,默天啊,這個初生牛犢的**,你到底吃到沒吃到啊?你不要告訴我,你現在仍舊在打外壘。”


“哧哧……淺薄分子!”


陳默天狹長的眸子瞟了幾個人一眼,呷口酒,那份優雅貴氣,自是十分養眼。


“吃到沒吃到,倒是其次的,重要的是,享受其中的過程。懂不懂?”


劉逸軒、金勳、雷蕭克三個人,呆了兩個。


除了劉逸軒早就有心理準備,也接受陳默天古怪稀奇的思維習慣了。


金勳罵了句,“靠了!


過程有個什麽享受的啊!男人和女人,不就那麽點事嗎?做過來,做過去,還是幹那點事,女人的構造不都一樣的嗎?”


“那你和每個女人做的滋味都一樣嗎?”陳默天搶白了一句。


金勳愣了愣,“當、當然不一樣了……不過也大差不離。”


“所以說,你淺薄。你是單細胞生物嗎?你除了下麵有觸覺,你其他的感官都幹什麽去了?”


陳默天在幾個男人的小崇拜的注視中,繼續侃侃而談,


“所以呢,有趣的女人,你是要慢慢地去把玩的,可以摸摸看,也可以逗逗她,哪天餓了也一樣可以撲倒吃掉……多好玩的小玩具啊。嗬嗬嗬……”


最後他那幾聲笑聲,笑得幾個男人統統汗毛豎起來了。


怎麽給人陰森森的感覺捏?


雷蕭克試探地問,“那你這個處什麽的女孩子,你把她定位為什麽?**?臨時的小點心?還是其他的什麽?”


這個問題連劉逸軒都感興趣,他也定定地看著陳默天。


陳默天修長白皙的手指撫摸著杯子沿,淡淡一笑,薄唇輕啟:


“小、玩、具。”


轟——


三個男人全都傻了眼。


小玩具?


一個花季少女,就這樣被冷酷的陳少爺定為了……小玩具?


雷蕭克搖搖頭,“這丫頭,真夠可憐的。”


金勳也歎息,“將來不要搞得人家太慘就好,不會搞殘人家吧?”


雷蕭克補充,“這樣單純的女人,最擅長的就是派送真心。送了真心得不到回應就會絕望,一絕望就會不想活了,默天啊,人家小姑娘年紀輕輕的,你就不要糟蹋祖國的花朵了啊。”


“嗬嗬嗬……”


陳默天瀟灑地長笑幾聲,切了一聲,


“切,就你們幾個也想充當大好人?你們先回去,把自個兒的後花園管理好就成了啊,咦?阿勳,上回聽說,你玩了一個大三的女生,人家為你流產了?”


金勳的臉黑了黑。


幾個男人都是那種花叢裏亂采蜜的花花公子,誰也別說誰了。


劉逸軒的手機響了,他放下酒杯,側過身子,接聽電話。


陳默天在工作中是個極其嚴格的人,


劉逸軒跟著他幹,早就養成了嚴謹的做派。


“嗯,好的……我問一下他們……”


劉逸軒接完電話,轉臉對著幾個男人說:“五哥打電話來,讓咱們去夜魅夜總會去玩,


他說有好節目給咱們準備著呢。要不要去?”


幾個人都一起將眼光放在了陳默天臉上。


陳默天挑挑眉骨,“好啊,那就去看看五哥給咱們準備了什麽樣的好節目。”


金勳馬上就嘎嘎笑起來,“我猜啊,一準是一絲不掛的歐美女郎,跳裸身舞,哈哈哈。”


雷蕭克蹙眉說,“五哥不是最喜歡日本妞嗎,興許這回搞了一堆日本藝妓吧。”


陳默天搖搖頭,“如果再將酒倒在女人腿上,md,你們誰也不許去舔!上回你們倆丟臉死了!”


劉逸軒歎口氣,提著外套,跟在幾個太子爺身後走。


幾個人各自開著各自的豪車,飆車一樣,在大街上狂奔。


陳默天的車最貴,布加迪威龍,跑車敞篷,最是華麗。


金勳和雷蕭克通著手機發著狠:“蕭克,你在右邊擠他,靠了,就不信咱們的小捷克殺不過默天的威龍!”


蕭克一邊加油門,一邊喊,“算了吧,我看沒戲!你又不是不知道,默天那小子十五歲就拿到了一級賽車手的獎杯了!咱們的保時捷真的殺不過他那匹馬!”


劉逸軒穩穩當當地開著他的車,看著前麵三輛互相爭搶的車,禁不住撇嘴,“多大了,還爭這些,幼稚死了。”


一到夜魅夜總會,裏麵高熱的狂潮就撲麵而來。


音樂幾乎要引爆了耳朵,燈光快速地變換著,將一個個舞動著的人,都變成了牛鬼蛇神。什麽樣的人都有。有跳鋼管舞的,有跳脫衣舞的,還有一邊搖頭一邊脫衣服,被男人狂親的。


這種地方,本來就是龍蛇混雜的地方。地痞流氓,這裏最多了。


陳默天一走進去,先就皺起了眉頭。金勳的眼睛賊亮賊亮的,一臉喜氣洋洋。雷蕭克也是滿臉的期待和興奮。


在侍者的引導下,這幾個出眾的貴少爺都走到了稍微安靜點的走廊上,曲曲彎彎,迂回婉轉,總算到了一扇華麗的房門前。


打開門,裏麵先傳過來五哥豪放的叫聲,“來來來!默天也來了!太好了!都到齊了就等你們幾個人了,你們不來,這好節目不敢上啊!”


金勳他們都喚著五哥,走進去,找了位置坐下。


陳默天朝五哥略略頷首,微笑,也坐下了。


“最近啊,我們夜魅招收了一大批十八九歲的小丫頭當服務生,我都挨個地過了目,看上去一個個都很嫩啊,今兒個也都換換口味好了,往常都是那種刻意逢迎的女人,這回換換,找找新鮮樂子,讓這些個黃毛丫頭來玩玩。”


十八九歲的小丫頭……


陳默天突然就自顧自地輕笑了幾聲。


突然就想起來了肖紅玉那個小東西。


想到她豐富表情的小臉,想到了她悅動翻飛的思維,想到了她有趣的話語……


那真是個好玩的小東西啊……嗬嗬……


“默天也同意了啊,那就這樣辦了。”五哥大包大攬地說,


“弟兄們都到齊了,哥哥一定讓你們玩個痛快!”


陳默天詫異了一下,啞然失笑,他什麽時候同意了啊。他隻不過就是因為想到某個人,而走了一下神而已。


五哥打開了一整麵牆的電視牆,立刻,裏麵展現出來很多來回走動的女孩子。


她們都不知道被監控著,有的促膝小聲交談著,有的笑著,還有的把玩著手機。


“怎麽樣,都很嫩吧?哥哥會坑了你們?老弟們都是精英裏的精英,玩低檔次了惹人笑話!瞅瞅,這一個個的多水靈啊!”


五哥爽朗地笑著,色兮兮地看著電視牆,順便把屋裏的這群公子哥們打量了一番。


金勳瞪圓了眼睛,看得一臉色相。


他一直都是蘿莉控,這下子更是對了他的口味。


雷蕭克微微蹙著眉頭,他一直鍾愛性感女神,主要是看人家胸啊怎麽樣,臀啊如何。


再去看陳默天,這小子一臉稀鬆平常的表情,好像在看,又好像沒有看。


果然,這些年輕人裏,還是屬陳默天最為沉穩,最為深不可測。


年紀輕輕,就已經學會了隱藏真心。五哥更是高看了幾分陳默天。


“默天,怎麽樣?有沒有你中意的?哥哥讓你先選!”


金勳馬上叫嚷起來,“五哥!憑什麽你哪回都向著默天啊,為什麽讓他先選?不公平嘛!”


雷蕭克低笑著打趣,“默天長得美,男人、女人、老人、小人都喜歡。”


五哥也不惱,切地笑了聲,依舊看著陳默天,


“人家默天最讓人敬佩!哪裏像你們,純粹就是一群小屁孩。”


然後又對著陳默天說,“兄弟,相中哪個了?”


陳默天淡淡一笑,“五哥,謝謝你了,五哥對默天一直都很關心。讓他們先玩吧,我……我對這種小妮子沒有什麽興趣……”


“噗——!”


他的話音剛落,劉逸軒、金勳嘴巴裏的酒就一塊噴了,雷蕭克嘴唇都在抽搐,“默天,體麵話都讓你給說去了啊。”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