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9章:你其實很愛她,對吧【3】
loading...

陳默天閉合了一下眼皮,再次轉過去身子,又立在了窗前,看著外麵。


王芬芬瞟了一眼俊美男人那精壯的身材,暗暗歎息。


終究是……鏡中花,水中月……與她無緣啊。


王芬芬黯淡地說,“你讓我對付那個朱莉安娜?”


“嗯,你才能夠匹敵她。”


“那女人殺氣太重,我會被她殘忍地弄死的。”


“你不會那麽弱吧。”


“我殺了她,我就會被黑手黨組織終生追殺,還會連累我家親人。”


“你就不會動動腦子,如何弄死她還可以讓你自己撇清關係。”


王芬芬嘴角抖了抖,“你以為黑手黨的大小姐會是那麽容易就扳倒的嗎?”


陳默天冷笑一聲,“所以才找你。你解決不掉這個朱莉安娜,那麽你就會被曝光身份。你的身份一旦被曝光,你老爹的生意,我可以斷言,他直接可以去跳懸崖自盡了。到那時候,你等於殺死了你全家。”


陳默天冷笑一聲,“所以才找你。你解決不掉這個朱莉安娜,那麽你就會被曝光身份。你的身份一旦被曝光,你老爹的生意,我可以斷言,他直接可以去跳懸崖自盡了。到那時候,你等於殺死了你全家。”


王芬芬目瞪口呆。


她十分驚恐地看著陳默天那流線迷人的脊背。


真是難以想象,這麽俊美的男人,美得比畫都美的男人,竟然可以用如此平淡的語氣,說出來如此殘忍的話!


敗給他了……


隻能跟著他,同心協力一起將朱莉安娜除掉了。


“嗯?”陳默天突然哼了一聲,站著的身子,突然一凜,明顯的,全身肌肉全都繃緊了。


王芬芬好奇地看著陳默天的脊背。


陳默天則眯著眼睛,全神貫注地看著樓下的幾個身影。


呼吸,一點點加重起來。


是肖紅玉!是他的玉丫頭啊!


她左邊是金勳,右邊是白什麽的那個女孩子,他們三個走在一起,正向著金勳的汽車走去。


看著他們三個人的樣子,仿佛有說有笑,一麵走一麵說著什麽有趣的事情。


嗡嗡……


陳默天的腦子,突然叫囂起來。


他新手抓到窗簾上,手指暗暗握緊。


忍!


陳默天,你現在必須要忍住!


小不忍則亂大謀!


可是……明明知道應該忍,可為什麽現在看著樓下那和諧的一幕,他就想要抓狂呢?


他首先的第一個強烈的念頭那就是:


先將走在紅玉身邊的礙眼的金勳,一腳踹飛!


該死的,他憑什麽和紅玉挨在一起?


那是他陳默天的女人!


呼呼呼……陳默天的呼吸越來越急促。


“默天,你很愛她吧?”


王芬芬也站在陳默天身邊,一起看著樓下那三個人,失神地問。


陳默天那才猛然醒悟過來,猝然轉頭,瞪了一眼王芬芬。


她什麽時候走到他身邊的,他竟然都沒有覺察到。


紅玉啊紅玉,都是因為你!


一旦和你有關的事情,我就會完全失控。


連保持十幾年的警惕性都被打亂了。


如果剛才王芬芬偷襲他,他一定被她得逞了。


剛剛竟然看著紅玉他們三個人的樣子,完全懵掉了。


王芬芬禁不住又鬥膽重複一遍:


“你是不是很愛她?我猜是的。”


陳默天冷冷地瞟過去,再次看向窗外,淡淡地說,“我,誰也不愛。”


王芬芬張口就來,“可你明明很愛她!”


嗖!


陳默天突然出手,一下子穩準狠地鉗住了王芬芬的頸子,咬牙切齒地輕哼,


“不該你管的事,你最好不要管,否則我可以讓你的生命就定格在今天。”


王芬芬蹙眉頭,不過,很快,她就爆發了格鬥術的因子,利索的將手腕從下向上打向陳默天喉間的一個死穴,與此同時,她腿下也迅疾地進攻過去。


陳默天隻得鬆開了王芬芬的脖頸,略略偏頭,躲過去了王芬芬那淩厲的一掌。


陳默天的手腕輕輕一轉,幾個詭異的姿勢過後,他再一次鉗住了王芬芬的後腦勺,那是最要命的部位,陳默天隻需要輕輕一運內力,王芬芬就會死掉了。


王芬芬心下一慌,黑暗門裏最最詭異的反撲術就展開了。


那是黑暗門研究出來的屢戰屢勝的招式,一旦出手,無一人幸免。


隻不過太陰狠了,會讓男人直接鳥蛋碎掉!


這麽美的妖孽美男,如果沒有了男性能力……確實是一大悲哀。


不過,王芬芬這一刻什麽也顧不得了,她隻是想要贏過陳默天!


想用手段告訴陳默天,不要試圖掌控她王芬芬的人生決定。


王芬芬這一狠毒招式一出去,她自己先害怕了。


誰想到,陳默天突然一個縱身180的翻飛,一手按著王芬芬的腦袋,身子輕盈盈地落在了王芬芬的身後,在王芬芬還沒有反應過來時,陳默天再一次摁住了王芬芬的大穴。


“嗬——”王芬芬驚訝地狠吸一口氣。


馬上,她就醒悟過來,驚叫,“默天,你既然武功都遠遠勝於我,你為什麽不自己去解決那個朱莉安娜?”


陳默天冷笑一聲,放開了王芬芬,不以為意地說,“親自動手去捅馬蜂窩,這是最最愚蠢的行為。


我不會那麽笨,親自引來黑手黨的麻煩,我正虎堂雖然不怕他,可是沒必要的樹敵總是一種白癡行為。”


王芬芬怔住。


半晌她才找到自己的聲音,


“那你……就可以利用我?”


陳默天負手而立,如水的眸子劃過一份份犀利,


“哼,能夠得到我要的結果,我不在乎利用誰。你如果可以擺脫我的利用,你大可以甩手不幹。”


嘶嘶……王芬芬禁不住狠狠吸冷氣!


太狡詐的男人了!


城府太深了!


他想要做成某件事,他會在內心深處謀劃好,用最最有利於他的方式去做。


這般心計……誰能夠鬥得過他?


王芬芬慘然一笑,吐口氣,幽幽地說:


“誰能夠被你愛著,她將會是這個世界上最最幸福的女人。”


陳默天淡然地說:“你就是這個最幸福的女人了,最起碼,目前,在朱莉安娜心裏是這樣認為的。”


王芬芬皺了皺眉頭。


她已經開始羨慕嫉妒恨那個肖紅玉了。


她竟然可以得到陳默天如此用心而深沉的保護!


為了讓她得以安寧、恬淡地生活著,他默默做著這一切,不惜費了這麽大氣力,繞了這麽大的圈子。


陳默天,你到底是何樣的男人?


為什麽你對全世界都那麽冷漠冷酷無情,你卻獨獨隻對一個女人這般寵愛?


***


先將白莎莉送回了租房,然後金勳將肖紅玉送回家。


金勳那輛名車剛剛停在肖紅玉家的小胡同口,就引起一群街坊鄰居地喧囂。


“老肖!老肖!你快出來看看啊!這不是我們說的那個男孩子嗎?你大閨女的男朋友!”


“是啊,老肖,你大閨女有出息了啊,竟然有個這麽派頭的男朋友!”


“人可好了,還給咱們修路呢!”


這些街坊鄰居,直接將陳默天和金勳混為一談了。


肖紅玉發現勢頭不好,馬上慌張地推著金勳,說:


“你別進去了,我爸在家,你快走,快點走啊!”


金勳才不想走,耍著賴皮,“你爸在家不是更好嗎?正好我進去跟伯父打個招呼,認識認識。”


肖紅玉一頭冷汗,“你認識我爸幹什麽啊,他那人脾氣不好,你快點走吧。”


這時候,肖爸已經被喊了出來,他難得休班一次,早回來了一回,剛剛將頭發打上洗頭液,揉了一頭的泡沫,就被鄰居們給吵出來了。


他一麵擦著往下掉的泡沫,一麵看著胡同口和自己閨女挨在一起的那個清雋出色的男孩子,禁不住皺眉大吼道:


“紅玉!!你幹嘛呢!”


這般心計……誰能夠鬥得過他?


王芬芬慘然一笑,吐口氣,幽幽地說:


“誰能夠被你愛著,她將會是這個世界上最最幸福的女人。”


陳默天淡然地說:“你就是這個最幸福的女人了,最起碼,目前,在朱莉安娜心裏是這樣認為的。”


王芬芬皺了皺眉頭。


她已經開始羨慕嫉妒恨那個肖紅玉了。


她竟然可以得到陳默天如此用心而深沉的保護!


為了讓她得以安寧、恬淡地生活著,他默默做著這一切,不惜費了這麽大氣力,繞了這麽大的圈子。


陳默天,你到底是何樣的男人?


為什麽你對全世界都那麽冷漠冷酷無情,你卻獨獨隻對一個女人這般寵愛?


***


先將白莎莉送回了租房,然後金勳將肖紅玉送回家。


金勳那輛名車剛剛停在肖紅玉家的小胡同口,就引起一群街坊鄰居地喧囂。


“老肖!老肖!你快出來看看啊!這不是我們說的那個男孩子嗎?你大閨女的男朋友!”


“是啊,老肖,你大閨女有出息了啊,竟然有個這麽派頭的男朋友!”


“人可好了,還給咱們修路呢!”


這些街坊鄰居,直接將陳默天和金勳混為一談了。


肖紅玉發現勢頭不好,馬上慌張地推著金勳,說:


“你別進去了,我爸在家,你快走,快點走啊!”


金勳才不想走,耍著賴皮,“你爸在家不是更好嗎?正好我進去跟伯父打個招呼,認識認識。”


肖紅玉一頭冷汗,“你認識我爸幹什麽啊,他那人脾氣不好,你快點走吧。”


這時候,肖爸已經被喊了出來,他難得休班一次,早回來了一回,剛剛將頭發打上洗頭液,揉了一頭的泡沫,就被鄰居們給吵出來了。


他一麵擦著往下掉的泡沫,一麵看著胡同口和自己閨女挨在一起的那個清雋出色的男孩子,禁不住皺眉大吼道:


“紅玉!!你幹嘛呢!”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