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8章:你其實很愛她,對吧【2】
loading...

白莎莉齜牙笑了笑,還是有點不放心,試探地說:


“紅玉啊,至於那個那個陳默天……你不傷心了?”


肖紅玉愣了下,低頭,囁嚅道,


“傷心啊……不過,我總不能一輩子都在傷心裏過吧。我吧,我、我也不是喜歡他,我就是……我就是覺得被他欺騙被他玩弄,覺得很虧罷了。真的。我真的不喜歡他。我喜歡我家學長……現在,反正已經這樣了,也看清楚了他的真麵目,我剛剛也哭過了,哭夠了,現在,從現在開始,我就當不曾認識陳默天那個人,就當做世界沒有他這個人好了。”


肖紅玉長篇大論著,鼻頭又覺得酸溜溜的了,她就使勁揉了揉鼻子。


肖紅玉,你不能太愛哭!


你要堅強!


白莎莉怔了下,那才笑了。


“不愧是我們的肖紅玉啊,果然是複原能力超強。這下子我就放心了!”


肖紅玉假裝笑笑,“放心吧,放心吧,我沒事的!對了,我發生了這麽大的事情,你竟然都沒有通知藍海心那貨?”


“通知了,哦,是沒有打通她的電話,從昨晚你住進醫院我就給她打電話了,關機,找不到她人。”


“哇呀呀,她的死黨住院了,她都不來看望我!氣死我了!走,咱們找她算賬去,讓她請咱們吃大餐去!”


肖紅玉努力讓自己顯得快樂一些,自然一些,所以笑容都做得很誇張。


可是她自己不知道,她這個表情,讓別人看起來,是多麽的僵硬。


笑,比哭都難看。


就是指現在的肖紅玉。


白莎莉突然想到了,說,“哎呀,紅玉啊,剛才金少爺走了之後,就再沒有回來啊,我看他剛才的樣子,好像狀態很不好。你要不要給他打個電話問問啊,畢竟是人家一直在幫你,連這個醫院都是他安排的,住院費也都是他來拿的。”


肖紅玉歎口氣,她其實模糊地知道,金勳為什麽走掉。


肖紅玉點點頭,拿出來手機,給金勳撥過去。


其實,當她看到陳默天給她買的這個新手機時,她就不自覺地開始心痛了。


原來,心這個玩意,在較真的時候,是完全不聽主人支配的。


就如現在,她肖紅玉已經命令心髒不許再想某個人了,可是那顆心,還是會自作主張就去想。


想到了他,心就會很痛很傷。


金勳獨自站在天台上吹著風,一吹就是幾個小時,他幾乎成了傷心的雕塑。


直到兜裏手機響起來,他聽到了那首愛情歌曲,他才突然醒悟過來。


那首愛情歌曲……他隻給一個人專門設定。


“嗯?”金勳不敢置信,翻看來電顯示。


果然是肖紅玉!他的小寶貝!


說真的,很激動。


因為,肖紅玉幾乎不會主動給他打電話。


別的女人知道了金少的手機號碼之後,恨不得一天幾百通的愛情電話粥,或者發幾十天短信訴衷情。


隻有肖紅玉,對他不理不睬,將他打入了冷宮。


“喂?”金勳吸口氣,努力讓自己語氣輕快些。


愛上一個人是不是就會這樣子?


不管自己心底多麽得苦,多麽得痛,都不想讓愛的人知道,讓她跟著擔心。


“阿勳啊,你在哪裏呢?”


肖紅玉柔柔的聲音鑽進金勳的耳朵裏,金勳差點就軟下去。


“額,啊,我啊,嗬嗬,我在天台透透氣,怎麽了?”


“你不遠吧?”


“不遠,不遠!當然不遠!我離你的病房非常近!你有事你就說!”


真是丟臉,他堂堂的金少爺,在女人跟前哪裏如此卑躬屈膝過?


恨不得像是狗腿子一樣給人家辦事。


“哦,那你回來吧,我想辦理出院了,反正也沒有什麽事了,我想回家了。”


“出院啊,這麽急啊,是不是再多住幾天,等到身體徹底沒事了再說?”


“不要了,我真沒事了,醫生也說我可以出院的,我在這裏沒意思,我想回家。”


“哦,那好,那好!我馬上就趕回去!”


金勳忙不迭地應著,扣斷電話,馬上急匆匆就轉身跑。


嘭!一聲,他因為著急,一頭撞在了玻璃門上,裝得他齜牙咧嘴的吸冷氣。


丟了手裏的煙,金勳闊步在醫院走廊上走著。


走著走著,他猛然停下來,左右看了看,先找到一個洗手間,對著鏡子照了照,整理了下發型。


然後好好地洗了洗手,那才繼續向肖紅玉的病房走。


突然,他看到一個小護士叫著口香糖,他想到了什麽,馬上走過去,淺淺一笑,風情萬種:


“美女,你還沒有口香糖?借我一塊唄?”


(⊙_⊙)小護士嚇了一跳,一抬頭,竟然看到了一張麵如冠玉的美極了的臉,頓時羞得滿臉通紅。


也結巴了,“有、還有一塊……”


金勳又一笑,直接電暈了人家小姑娘,他施施然將自己白皙的手往前一伸。


小護士呆呆地將口香糖放在他細軟的手心裏,眼睛冒著桃花,嘴巴微微張著,就差流口水了。


金勳撥開口香糖,丟進他的嘴巴裏,“謝謝了。”


抬步就走。


獨獨留下送給她一支口香糖的小護士,成了望夫崖。


他可不能讓肖紅玉聞到他嘴巴裏的煙味,太有損他的美好形象。


“嗨~~~”金勳風流地笑著,推開了肖紅玉的病房門。


肖紅玉心底對金勳既有感激,又有歉意。


感激金勳跳下海去救他,當然,她也知道,當著金勳提到陳默天,也是對金勳的一種傷害,所以又有點歉意。


肖紅玉竭力送給金勳一個燦爛地笑容,說,“你跑去哪裏了?我現在可以支使的車夫可是不多了。走吧,我可不想再在醫院裏多呆了,太枯燥了。”


金勳癡癡地看著肖紅玉,心跳加快。


那是一種無法自控的化學反應。


他的小紅玉不需要對他多麽迎合,隻需要稍微給他一點陽光,他就可以百花盛放了。


“嗬嗬,好啊,我就樂意當我家小寶貝的車夫,專職車夫!走,咱們不住院了,挺沒勁的,走了,回家嘍。”


金勳一高興,又來勁了,走過去,摟著肖紅玉的肩膀,就彎了腰,“唄!”一下,在肖紅玉的臉蛋上清脆地親了一口。


白莎莉撇了撇嘴,趕緊轉過去頭,裝作沒有看到。


肖紅玉紅著臉,用手抹了抹被金勳親過的地方,狠狠瞪了金勳一眼。


金勳咧嘴,吐吐舌頭,小聲說,“對不起啊,我又忘形了……要不你就對我變本加厲?親我兩下?”


“囉嗦死了!走啦,出院!!”


肖紅玉害羞加無奈地打了金勳一下,率先走出了病房。


白莎莉和金勳互相對視一眼,白莎莉齜牙笑,小聲說,“加油!你該來個更猛點的!”


金勳壞壞一笑,也小聲說,“下次一定來更猛的!爭取拿下紅玉小丫頭,嗬嗬。”


氣氛很融洽。


金勳有一種打入敵人內部的感覺,樂滋滋地和白莎莉一左一右護著肖紅玉,走出了病房樓。


***


王芬芬拿著電視機遙控器,已經無聊透頂地換了無數遍電視台,她時不時偷眼看看站在窗邊的男人。


也真服他的氣了。


他堅持做完陪在這個病房裏,睡在另一張床上。


她昨晚就問過他,她明明都沒有什麽事,為什麽還要住在醫院。


他幾乎不想說話,隻是簡單地說:必須住。


而今天,他丟下了公司的事情,堅持呆在這間病房裏,卻不和她說一個字,固執地杵在窗前,看著窗外。


仿佛雕塑一樣。


若非體力強大,誰能夠這樣支撐。


“我說,陳總,我們為什麽還在醫院呆著?”


王芬芬終於憋不住了,再次問這個問題。


“喊我默天。”陳默天淡淡地說。


王芬芬冷笑著,“喲,至於嗎?這裏又沒有別人,還需要這樣演戲嗎?”


其實,王芬芬在心底祈禱著,希望陳默天會說:


其實,芬芬,我也是有些喜歡你的,我希望我們倆的關係可以繼續發展一下。


諸如此類的話……


可是陳默天隻是冷冷地說,“朱莉安娜是個非常精明的女人,她練武多年,有著超乎常人的明銳的感受力。你要習慣喊我默天,免得出現紕漏。”


王芬芬的火氣,頓時一冒三丈!


“真是不容易啊,默天,你為了保住那個肖紅玉,你竟然這麽周折!我是不是該稱讚你太過城府?”


陳默天的脊背猛然一凜,緩緩轉過身子,冷颼颼地盯著王芬芬。


王芬芬被陳默天那鯊魚一樣的目光,看得渾身發毛,有一種腳下冒寒氣的感覺。


她開始後悔了,不該惹怒陳默天這種狠毒狠戾的男人。


王芬芬抖著眼睫毛,有些發怯地找補,“我、我其實意思是說……”


“你沒有權利發表任何你的意思!你不能有意思!”陳默天惡狠狠地打斷了她,聲調不高,說話的語速還有點慢,可是說出來的話,卻威力懾人!


王芬芬頓時冰凍在當場!


大睜著眼睛,血液都被嚇得凝固了。


陳默天眯了眯眼,“我隻需要你的全力配合,而不需要一個有主見有頭腦的累贅!你的明白?”


王芬芬渾身僵硬,感覺毛骨悚然的,呆呆地點點頭,“明、明白……”


陳默天閉合了一下眼皮,再次轉過去身子,又立在了窗前,看著外麵。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