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3章:我對你一見鍾情,嫁給我【3】
loading...

他的笑容,就仿佛劇毒的毒藥!


你會非常樂意地自動吃下去,卻又被那劇毒傷得奄奄一息。


陳默天摟緊了王芬芬,掰著她發抖的腦袋歪在他的胸膛上,然後放大聲音,朗朗說道,


“我對你一見鍾情了,芬芬。我從未這樣深深地迷戀哪個女人,你是第一個,也是唯一一個!我要娶你!”


王芬芬僵硬地靠在陳默天的懷裏,心底的滋味五味雜陳。


這時候,一直潛伏在他們倆身邊的一個男人,嗖嗖地跑開了。


陳默天的眸子挑了挑,煞是風情迷人,他鬆開了王芬芬,冷笑了下。


現在,那個偷聽的家夥,應該很快就會將他喜歡王芬芬的話傳給朱莉安娜吧。


陳默天麵對著大海,一張俊臉都充滿了殺氣和寒氣。


王芬芬糾結地看了看陳默天那冷酷的側臉,微微戰栗了下。


這才是這個男人隱藏的真麵目吧?


像是鯊魚一樣,嗜血而又凶猛!無情而又狠毒!


叮咚!


陳默天手機裏震顫了幾下,還有一個信息提示音。


停了幾秒,陳默天緩緩拿出來手機,翻開,去看。


肖紅玉的頭像出現在手機屏幕上。


她齜牙壞笑著,純純的大眼睛微微彎著,一臉孩子氣的稚嫩,撅著肉乎乎的圓唇,唧唧歪歪地說了一通。


“哧哧……這個傻丫頭……”


陳默天嚴肅的臉上,突然綻開了一朵燦爛的笑容,燦若星辰!


王芬芬不敢置信地看呆了!


原來,他真正地開心地笑起來,是這麽得英俊迷人啊!


可陳默天僅僅是笑了兩聲,他就猛然板正了臉。


那個丫頭說在哪裏?


她身後那是什麽背景?


遊輪?熟悉的紅地毯?


難道……那個丫頭現在也在這艘遊輪上?


陳默天猛然撐大了眸子,一抹倉惶從他臉上快速劃過。


“shit!”


陳默天禁不住焦急地罵了一句,完全沒有了方才的運籌帷幄和冷靜沉穩。


王芬芬一臉愁緒,掃了掃陳默天。


哼,這個鯊魚男人還有著急的事嗎?


正尚且能夠壓住性子,插著褲兜在甲板上溜達的朱莉安娜,突然發現她的一個手下像是偷了油的老鼠一樣,急嗖嗖地向她跑來。


“小、小姐……”


“嗯,你看你急的臭樣子,天塌下來你也別慌啊,說事,有事說事!”


那個手下拍著胸口,很誇張的嚴重的語氣說,


“這下子可麻煩了啊!我剛剛聽到陳默天跟王芬芬表白,說對她一見鍾情,很喜歡她,還說讓王芬芬將來嫁給他。”


“你說什麽!!”朱莉安娜一個沉不住氣,一把扯下來了大墨鏡,氣得眼珠子瞪老大。


“一見鍾情?嫁給他?媽的!陳默天真的那樣說了?”


手下被火氣旺盛的朱莉安娜提起來了衣服前襟,他頓時覺得呼吸困難,


“小姐……千真萬確……我親耳所聽到的!陳默天完全被那個王芬芬給迷住了!跟她甜言蜜語的,小姐如果聽到了那些話,你一定會氣死的。”


哇呀呀呀……


朱莉安娜已經氣得七竅生煙了!


她嘎嘣咬著牙齒,拳頭攥得死死的。


“該死的陳默天!他瞧不上我,我以為他眼光多高,原來是看上了王芬芬這種貨色!還說什麽一見鍾情,說什麽嫁給他,我呸!有我在,你們休想得逞!”


朱莉安娜氣得使勁跺著腳,然後就捋起袖子,惡狠狠地向前麵走去。


她要去捉奸去!


敢勾搭她朱莉安娜的男人,殺無赦!


她要活剮了那個王芬芬!


姓王的,你給我等著!


朱莉安娜氣厥厥地向陳默天那邊狂走。


而肖紅玉和白莎莉也正從另一個方向緩緩向陳默天那邊靠近。


肖紅玉還一邊和白莎莉欣賞著景色,一邊吃著蛋糕,說著:


“剛才那兩個女人真是風騷啊,都把衣服領口弄得那麽低。”


白莎莉也撇嘴,一嘴的食物,唔儂,“哼,金少爺真是花心,就像是楚留香一樣,一看就是個擅長勾搭女人的主子。喂,我怎麽覺得這種人非常不可靠呢?海心還說這個金少爺不錯,我不喜歡他。”


肖紅玉不以為意地搖搖頭,“唉,其實他花不花心,也和我沒有關係,隨他去唄。”


“可是他在追你啊。”


“嗨,我又不想讓他追。”


陳默天有些慌張了,呼吸也灼熱起來,快速給康仔打過去了電話。


那邊剛剛接通,他就焦急地說,“怎麽回事,紅玉也來了這裏嗎?”


康仔愣了下,趕緊說,“是啊,我還沒有來得及向你匯報這件事,是金少爺帶著她……”


“我不管你用什麽方法,你給我拖走她!不能讓她見到我……”


“可是少爺……”


陳默天還想說什麽,眼角一下子瞥到了疾走過去的朱莉安娜,馬上扣斷了手機,轉身就將王芬芬摟在了懷裏。


朱莉安娜一抬頭,就看到了讓她發狂發瘋的景象!


陳默天摟著那個王芬芬的腰,另一隻手竟然去撫摸她的一隻胸,低著頭,深情地看著王芬芬,看那副架勢,仿佛下一秒就會覆過去,親吻王芬芬!


朱莉安娜看著這刺眼的一幕,她感覺全身的血液都在往腦袋上湧。


她雙目赤紅,呼吸激烈,拳頭攥得嘎吱響。


該死的……啊啊啊啊啊……


“陳默天!你在幹什麽!”


朱莉安娜舉著拳頭,氣勢洶洶地嚎叫著,快速走了過去!


陳默天依舊親密地摟著王芬芬,薄唇擦著王芬芬的臉腮而過,在外人看來,陳默天分明是剛剛輕吻過王芬芬的臉腮!


王芬芬嗅著近在咫尺的男人吐出來的清香,她禁不住心蕩神搖。


明明知道他是在利用自己,明明知道他現在隻不過就是做戲,可是她,依舊難以遏製地激動!


就連他象征性的輕輕扣在她胸口的手,也仿佛帶著電流,使得她渾身輕顫。


如果……


不管是不是做戲,不管是不是被利用……


如果,可以和他歡愛一場……


她也認了!


王芬芬快速抖著的眼睛裏,充滿了少女的霧靄。


“陳默天!你在搞什麽!知不知道你把我氣瘋了會是什麽下場!”


朱莉安娜一麵狂走,一麵指著陳默天大叫著。


她尖利的嗓音,應著海風,飄散在這塊空曠的甲板上。


陳默天聞聲,緩緩側轉過他那流線柔媚的臉,微微眯眼,露出一份吃驚的樣子,眯著朱莉安娜。


輕聲吸氣,“你怎麽來了?”


王芬芬先是癡癡地看了看陳默天秀美的下巴,那才緩緩轉臉,看著走近的女人。


朱莉安娜已經從王芬芬失神的五官上,看到了動情!


媽的!是不是她不來,這兩個人就要在這裏搞一場激烈的露天情事?


氣死她了!


這個金發碧眼的女人會武功!!


這是王芬芬看到朱莉安娜第一眼時,得出的結論!


看這個女人的步速,她肌肉彈性很好,反應力超強,應該屬於練武功練了很久的人。


王芬芬靠在陳默天的懷裏,微微張開了嘴唇,已經將朱莉安娜的實力分析了一遍。


難道……陳默天讓自己對付的人,會是這個老外?


朱莉安娜站在陳默天和王芬芬五米外,站定,氣得劇烈喘息著,叫嚷道,


“你們倆,你們倆為什麽還抱在一起!還不快點分開!陳默天,你故意不接我電話,還說什麽會給我回電話的,可是你給我回了嗎?你根本就沒有給我回電話!你說你工作忙,你忙個屁!你這不是跑到這裏來,勾搭女人了嗎?怎麽著,你看上這個女人了?你還想娶她?”


朱莉安娜張牙舞爪地瘋叫著。


如果不是因為陳默天的氣場太強大,她早就奔過去,撕開這兩個人了。


該死的,竟然摟抱得那麽緊,還有這個陳默天,竟然這時候了,一隻手還摸著那個王芬芬的奶,難道她朱莉安娜的胸很小嗎?他若想摸,也可以來摸她的嘛!


陳默天挑了挑眉骨,目光轉而平淡如水,“真巧啊,朱莉安娜小姐,我沒有想到,你也喜歡遊輪的節目。”


“什麽遊輪不遊輪的!這不是問題的關鍵!”


“關鍵是什麽呢,朱莉安娜小姐?”


“你明明知道!你還跟我繞圈子!陳默天,我朱莉安娜怎麽說,也是黑手黨的老一,我專門從意大利跑了來,你以為我就這麽閑?我如果不是為了你,我才不會千裏迢迢趕到這裏!我看上你了,你為什麽不珍惜我?難道你父親沒有告訴你,他已經同意了我們倆的婚事嗎?”


陳默天擁著王芬芬,笑得清脆而優雅,


“嗬嗬嗬,是啊,我父親是同意了,可是,搞清楚,我才是當事人,我還沒有同意呢。”


“你!你什麽意思?你敢拒絕我?我哪裏不好了?我比這個女人不是強多了!她有什麽,我就有什麽!可是我朱莉安娜擁有的,未必是這個女人能夠有的!”


陳默天略略點頭,貌似有些同意朱莉安娜的話,可是接下來款款說出來的話,確實無比的冰冷。


“我的心,就隻有那麽一點點,不可能裝下再多的人了。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