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6章:被人坑害的小紅玉【2】
loading...

台上的教授,台下的各個高管,都用無奈的目光去瞪肖紅玉。


不過這回他們沒法瞪肖紅玉了,因為肖紅玉腦袋埋在桌子下麵,這些人都沒有看到她。


招生辦的老師,又耐著性子,又用極其溫柔的聲音,重新說了一遍。


肖紅玉終於聽懂了。


天哪,她被歐文大學錄取了!


而且是人家歐文大學招生辦的老師親自打電話告訴她的!


學校工作出現了漏洞,才把她給漏招的……


她被錄取到美術係了!


雖然,她並沒有報考這個專業,也沒有進行過美術專業的小考……


這個時候,肖紅玉哪裏有空去思考這些細枝末節,總之的總之,一句話,她考上歐文大學了!


就是個狗屎專業好吧,她也是歐文大學的一份子了啊!


“耶耶耶——!!!!”肖紅玉竭力歡呼起來,興奮地想要跳起來。


就聽到悶悶的“嘭!”一聲,肖紅玉忘記自己是在桌子底下的事了,她的腦袋狠狠碰在了桌子上。


“哎喲喂……疼死我了!”


肖紅玉疼得捂著腦袋,蜷縮在桌子下麵,撇著嘴吸冷氣。


嗚嗚嗚,痛死了哦,腦袋有沒有撞出來一個大包啊?


教授和全體學員都無語中……


肖紅玉跌跌撞撞地跑了出去,腦袋很疼,想哭,可是心情很好,又想笑。


於是,她像是個瘋子一樣,嗚咽著、大號著向那邊的藍海心奔去。


才不管人家兩個人吻得正是溫度高漲時,她一個猛子紮到了兩個人中間,一竄一竄的,抱著藍海心尖叫。


“啊啊啊啊……海心,海心!海心!”


雷蕭克用他的舌尖舔了舔自己的嘴唇,尚且意猶未盡,尚未滿足,蹙著眉頭有些不滿地睨著突然多出來的肖紅玉。


這個姓肖的,真是讓人不喜歡。


她眼睛都是白長的嗎,難道看不到她現在的出現,是多麽的不道德嗎?


要知道,他吻了藍海心那個女人這麽久,才算哄了她,晚飯後一起看電影。


哼哼,那個電影院的情侶包間可是什麽事情都不耽誤做的……


關鍵時刻的關鍵時刻,這個姓肖的丫頭撞了過來。


藍海心迷迷糊糊地張開雙眸,有些迷茫地看著肖紅玉在她跟前歡呼雀躍著。


“怎、怎麽了?”


拜托,紅玉這丫頭隻是一個勁地喊著她名字,就是別的一個字也不說,急死人了。


唉,她剛剛被雷蕭克那個混蛋的狂吻,給吻得東西南北都不知道了。


有點丟臉,她剛才貌似抖著雙腿,像是小貓一樣亂哼唧了。


下麵……竟然也被撩撥得……濕了……


現在肖紅玉像是猴子一樣跳在她眼前,她的心底卻一直在想著:


該死的,為什麽雷混蛋的吻功這麽強?他曾經吻過多少個女人啊,才練就出如此爐火純青的吻功!


“海心啊,我好激動,好激動啊好激動,我要死掉了,我啊我不能活了啊,啊啊啊,你不知道現在我有多興奮……”


“打住!!”


藍海心直接一巴掌橫在癲狂的肖紅玉眼前,果斷地截住了那丫頭的無效重複,


“直接說,到底是什麽事。”


肖紅玉先是捂著腦袋疼得打一個哆嗦,然後才咧著大嘴巴,憨憨地笑著說:


“嘿嘿,嘿嘿……剛剛……歐文大學……給我打電話……錄取我了……嘿嘿,嘿嘿……”


肖紅玉說著,口水都要淌出來了。


藍海心眼睛猛一撐大,明白過來,也尖叫一聲,抱住了肖紅玉,


“真的啊?錄取你了啊?”


“嗯嗯!千真那個……萬確!”


肖紅玉得意地狂點頭。


“哈哈哈哈哈……太好了!”藍海心使勁拍打著肖紅玉的腦袋,疼得肖紅玉眼淚都掉下來了。


“哎呀,你別打我腦袋啊,這上麵有個大包呢!”


“啊,對不起啊,我不知道你那裏長了一個包……”


“不是長得啦,是剛剛碰到桌子上了……”


兩個丫頭湊在一起說著不著邊際的話,一會兒又咯咯笑起來。


隻有雷蕭克蹙著眉頭自言自語著,“歐文大學?那不是默天有工程的學校嗎?難道和默天有關?”


藍海心樂得嘎嘎的,比她自己考上歐文還要開心。


她對著旁邊的雷蕭克吩咐,“你去給我們倆買點飲料去,口渴死了。”


雷蕭克挑挑眉骨。行啊,這女人,竟然開始支使他雷大少爺了。


“你們想喝什麽?”


肖紅玉咧著嘴巴傻笑著,吸吸鼻涕,說,“檸檬水,謝謝。”


藍海心說,“我喝橙汁。”


這時候,就聽到旁邊飄過來一個好聽的聲音,說:


“最最好喝的酸梅汁來啦!”


然後,金勳就拿著三杯酸梅汁亮相了。


“哇!我正想喝這個呢!”肖紅玉搶過去一杯,放在嘴裏。


藍海心也抓過去一杯,瞪了雷蕭克一眼,說,


“你也像人家金少學一學,看看人家多會辦事,這也有點追女孩子的樣子嘛,哪裏像你,一點不自覺。”


雷蕭克歎口氣,摸著自己鼻子抱怨,“我哪裏能夠比得過他?阿勳這小子可是追女孩子的高手,多少美女壞在他手裏啊,我多純啊!”


“你胡扯什麽呢,你才是追女孩子的高手呢!”金勳嚇得臉色一變,惟恐肖紅玉聽了這話會在意,轉身就打了雷蕭克一拳,又怕他繼續說什麽,趕緊將最後那杯酸梅汁塞進了雷蕭克的嘴巴裏。


肖紅玉其實哪裏注意到這些細節,她現在處於高度興奮期。


她眯著貓兒眼,一麵喝著酸梅汁,一麵放大話,


“這幾天,我就在咱們同學群裏發邀請,我請客!”


金勳還不知道發生了什麽,懵懂地看了看雷蕭克。


雷蕭克就解釋道,“哦,你家紅玉同學,考上了歐文大學了。她高興著呢。”


金勳也高興地眼睛放光,“真的啊?你考上了歐文?”


肖紅玉得意地左右扭著身子,啦啦啦地笑著,“是啊,考上了!我厲害吧,哈哈哈……”


“太好了!你在你同學群裏發邀請吧,我給你安排飯店,請你們同學吃飯。”


藍海心跳出來,使勁擺手阻止著,“請什麽客啊,堅決不能請!噢,憑什麽讓那些個龜孫們吃我們的東西啊?不請!平時也沒有對我們紅玉好哪裏,憑什麽請他們吃東西!不能請啊!”


雷蕭克笑噴了,“藍海心,我才發現,你這麽葛朗台啊!”


藍海心翻了個白眼,“那是!知道了吧,跟了本小姐,你家的銀子全都保住了!”


哈哈哈哈……幾個人全都笑起來了。


陳默天到了下班時間,仍舊忙碌著。


幾個高管在他辦公室裏依舊開著小會議。


朱莉安娜又給他打了幾個電話,陳默天拒絕了好幾通之後,一看朱莉安娜像是瘋子一樣,不斷地打,隻能歎口氣,接聽了。


“嗯,說。”


他冷冷地說。


朱莉安娜嗷嗷地叫起來,“我給你打了這麽多電話,你為什麽不接?你是故意不接的吧!”


一聽朱莉安娜那語氣,簡直就是失心瘋一樣。


陳默天掃視了一眼他房間裏的高管,淡淡的說,“我待會給你回電話,我現在正在開會。”


說完,直接扣斷,然後就關機了。


陳默天抬手,示意剛才發言的人繼續說,他的心卻沉了下去。


如此看來,這個朱莉安娜的脾氣是那種不達目的不罷休的性格,如果得不到她想要的,她會惱羞成怒,會毀天滅地。


這會子,就是陳默天在試探她的性格底限。


知己知彼,才能夠百戰百勝。


這樣子性格的人,最大的特點是,控製欲強,占有欲強。


陳默天貌似在聽著會議,可是心思卻跑得很遠很遠。


終於,這次小型會議結束了,一個個高管都陸續走了出去。


陳默天站起身來,略略伸展一下四肢,開始在房間裏來回地踱步。


當當當……


陳默天停下步子,麵對著落地窗,俯瞰著下麵形如螻蟻的眾生,說,


“進來。”


門開了,康仔沉穩地邁步進來,關上門,看著少爺那健碩的身姿,


說:“少爺,全都準備好了。”


“嗯。”


陳默天應著,轉過身來,掃了康仔一眼,說,“你先出去,我換一下衣服,馬上來。”


“是,少爺。”


康仔訓練有素地悄聲走了出去。


走出去,站在原來肖紅玉所謂的辦公地點,總裁辦公室門口的夾道裏,沉思。


也不知道少爺想幹什麽……還以為他真的愛上了肖紅玉,看他們倆那副熱乎的樣子……


卻不料……


自己還是不太了解少爺啊。


“唉……”


康仔微微歎息。


竟然情不自禁為肖紅玉那個傻丫頭開始難過。


那麽單純的小女孩,一開始就不該和他們少爺這種複雜的人相遇。


陳默天換了一身米白色的休閑服,連鞋子都是配色的米白色,本來就白皙絕美的臉,被這身著裝襯托得更是光彩奪目。


陳默天走出來那一瞬間,連康仔都看癡了好幾秒鍾。


少爺真帥啊!


哪個女人見了少爺能夠不花癡呢?


“走吧。”陳默天清冷地說著,康仔馬上跟上。


一行人,依舊是幾輛車,浩浩蕩蕩地駛在街上。


一直開到了海港碼頭,那裏已經停了很多豪華汽車,一溜煙的紅地毯鋪出來很遠。


遠遠的,就可以看到岸邊停靠著的豪華遊輪上麵的星星點點的光影。


剛剛接近傍晚,這艘豪華遊輪已經顯現出它夜色中的迷人。


康仔下了車,趕緊恭敬地給陳默天打開車門,陳默天那雙鋥亮的嶄新的米白色的鞋子先踩在紅地毯上,然後,頎長優雅的身姿從車裏鑽了出來。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