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4章:我想要的男人必須要得到【7】
loading...

陳默天連拉帶摟的將肖紅玉弄上了汽車,他馬上坐在肖紅玉身邊,緊緊地摟著她。


康仔上了副駕駛,很多正虎堂的小子們正在追趕偷襲人員,周圍的氣氛非常嚴峻,隻有肖紅玉覺不出來什麽。


“少爺,剛才……”


“開車!”


陳默天冷冷地打斷了康仔的話。


他不想當著肖紅玉談論有關剛才暗殺的事情!


這時候,陳默天的手機響了,他哪裏有心情去接什麽電話,腦子裏一直在盤旋著一個問題:剛才的偷襲是誰幹的?誰衝著誰來得?


是衝著自己來的嗎?


如果是這樣,那倒還無所謂,他陳默天不怕任何人的偷襲。


血雨腥風裏,他經過的太多了。


可是……


萬一……這件事,是衝著肖紅玉來了……


那事情可就太棘手了!


“你的手機響了,你倒是快接啊。”


肖紅玉推了推沉思中的陳默天。


“嗯。”


陳默天看了一眼肖紅玉那澄淨的小臉,拿出來手機,一看來電顯示,他立刻眯緊了眸子。


竟然是陳老爺子!


如果猜得不錯的話……今天這事……


“喂……”陳默天的聲音,冷颼颼的。


陳老爺子柔和的聲音響起:


“嗬嗬,默天啊,剛剛送給你的禮物怎麽樣,還不錯吧?我覺得,以你的武功和反應力,那肯定傷不到你的……”


陳默天的牙齒,已經咬得死死的了!


果然是父親派人做的!


陳默天勉強發出來聲音,“您是想要考驗我的反應力?”


“當然不是,你這麽聰明的一個孩子,你應該明白,我是衝著誰去的。”


“您……”


“嗯,沒錯的,就是衝著你的肖紅玉去的。”


陳老爺子說著話,依舊可以輕輕澆灌著他的一棵花草,一臉的淡漠。


陳默天聽著父親那儒雅的聲調,牙齒咬得死死的。


父親總是這樣子。


外麵看上去也是在笑,說話也不發火,總是輕輕柔柔的,不了解的人,還以為他是個很好脾氣的人。


其實,在他身邊伺候久了人都知道,老爺子越是輕笑著,越是下的手狠毒!


就像現在,聽著電話裏他那輕揚的聲音,還帶著絲絲的笑意,你會以為,他在和你說一件什麽很開心的事情。


而這件事,竟然是輕易就奪去一個人的性命這樣殘忍的事情!


換做對象是別人,陳默天才不會當回事。


畢竟,小陳同誌繼承了他爹的血性,或者更為殘忍冷酷。


可是……


這回麵對的是……他的小東西,肖紅玉。


陳默天頓時揪緊了一顆心,呼吸都停滯了。


他想吼他父親一頓,怒斥他這樣做是多麽的卑鄙……


可是,肖紅玉就呆在他身邊。


倚靠著他的身體,那個丫頭正傻乎乎地左看看,右看看。


她那副童真的表情,讓陳默天心軟了又軟。


於是陳默天吞下去他滿腹的怒火,強忍著咆哮的衝動,


輕喚地說,“我覺得您這樣子做是完全沒有必要的……”


“嗬嗬,是嗎?我覺得有些人是該提醒一下的。”


陳默天的臉,青了青,“嗯,您已經很好的提醒到了,而且不會出現您擔心的情況。”


陳老爺子放下噴水壺,直起腰來,輕笑著,“但願如此吧。啊,朱莉安娜說,她自己住在酒店裏,非常的寂寞,你知道該怎麽做了?”


陳默天深深吸了口氣,轉而冷笑起來,“您管得可真細致周到啊!”


說完,他直接扣斷了電話。


氣死他了!


他父親竟然幹涉到這種程度!


為了讓他將精力轉到朱莉安娜那邊去,就用殺死肖紅玉當作威脅。


什麽朱莉安娜很寂寞……靠,寂寞死她關他什麽事!她願意死就死去!


陳默天已經暗暗在心底謀劃了一些計劃……


“那個是什麽啊?你看啊,白色的那個東西……看著好奇怪哦。”


肖紅玉用胳膊戳了戳身邊的陳默天,絲毫沒有注意,此刻的男人,是多麽的冰冷徹骨。


陳默天臉上的寒氣瞬間就消失了,繼而浮上來一層暖笑,他俯過去身子,摟著肖紅玉,挨著她,嗅著她身上那股子小孩子的果香,一起向外麵看。


“哦,那個啊,是市政府去年建的一些浮雕,你要不要去看看?”


如果她說要,他會馬上讓汽車停下。


別管這裏是不是可以停車的區域。


“浮雕啊,才不想看呢,我還以為是***術展覽呢。”


肖紅玉癟癟嘴,搖了搖腦袋。


被陳默天嵌在懷裏,有一種說不盡的溫暖和安全感。


就感覺吧,靠在他身上,她就什麽都不用管了。


陳默天從肖紅玉的上方,低頭看,真好看到了她領口裏麵,那一抹深深的誘人的勾。


“丫頭……”


陳默天半啞著嗓子貼在肖紅玉耳畔呢喃著。


“唔?什麽?”


肖紅玉仍舊看著窗外的景色,憨憨地應了聲。


她根本不知道,伏在她身上的男人,此刻的目光,正毒毒地看著她某個地方。


“丫頭,你長得真肥啊。”


陳默天讚歎。


“肥?你胡說!我根本就不胖!我才一百斤而已。”


其實人家藍海心比她還輕幾斤……她這個體重,一百斤,確實也不算很瘦了。


陳默天抿唇笑,“我是說,你某兩個東西,長得真肥啊。”


哦?肖紅玉撐大眼睛,沒有聽懂。


某兩個……東西……


哪兩個啊?


肖紅玉撅起嘴巴,有些古怪地看著陳默天那邪笑的臉,然後笨笨地順著他的目光,低頭看了看自己……


“啊……”肖紅玉一隻小爪子捂住了胸口,嘴巴撅得更高了,狠狠地瞪著陳默天,嚷嚷:


“你真是的,你這人算是完蛋了,你太色了,太壞了,這樣的人怎麽還當總裁,當什麽精英啊。社會在退步啊!”


康仔坐在前麵聽得嘴角抽搐。


靠了,這丫頭膽子可真大,竟敢這樣子不客氣的窩囊他們少爺……


如果換了別人,他們少爺早就臉一黑,一個命令下去,要了誰的小命了。


辱罵正虎堂的當家少主子色、壞……這罪名可不小。


可是……


陳默天聽了肖紅玉的話,竟然嗬嗬嗬輕笑起來。


粉紅的性感薄唇輕輕磨蹭著肖紅玉的耳朵,弄得肖紅玉癢癢極了,又害羞,擰著小身子。


“我壞,我色,也隻對你一個人啊,你再喊,別人也都不知道的,沒人信你的話。嗬嗬。”


肖紅玉氣得鼓著腮幫,忿忿地喘,“哼,所以說,壞蛋都隱藏得太深了!可惡啊!我這樣的小老百姓可怎麽活啊!”


陳默天一隻手輕輕撫摸著肖紅玉的頭發,眯著眼睛,眯縫著前方。


心底想著:誰想幹涉我的路,我都不允許!


我想要的人,我想要得到的,誰也攔不住!


將肖紅玉送回到學習的地方,陳默天並沒有下車。


他怕被無關緊要的人看到,又會帶給肖紅玉很多麻煩。


肖紅玉正要下車,卻被陳默天一把拉住了。


他眸子深深地看著她,輕聲說,“關於上歐文大學的事,答應我,不要再繼續傷心了,嗯?我相信,我會賭贏的。”


“額……你不說歐文的事,我都要忘了,現在被你一提,我又想難過了。”肖紅玉聳了聳鼻頭,很可愛的小樣子。


陳默天捏了捏她的小耳朵,笑著說,“為了防止我贏了之後,你還是處於物質匱乏的狀態,你今晚在電腦上找找有關的知識,學習下,為你的賭輸提前做好準備。”


肖紅玉癟臉,“什麽賭輸啊?”


她又給忘了……


陳默天啞然失笑,這個迷糊的小東西!


“如果你能夠接到歐文的通知書,你就要給我跳……還要……”


肖紅玉那才猛然想起來,臉蛋也燒紅了,嘴唇顫了顫,


“你還記著這事呢!不是說著玩的嗎?”


“別的事都可以忘,唯獨這個好玩的事,是萬萬不可以忘的,嗬嗬嗬。”


嗬嗬,又嗬嗬!


該死的陳壞熊,一旦這樣嗬嗬笑起來,就讓人覺得他詭計多端的。


她就會有一種被坑死的錯覺。


陳默天拍了肖紅玉肥肥的屁屁一下,說,“別忘了好好加強學習啊。”


這個“學習”可就是歧義了。


是指樓上的高管培訓呢?


還是指……床上那什麽的技巧學習呢?


肖紅玉古怪地剜了陳默天一眼,撅著嘴巴,歪歪地上了樓。


“康仔,回公司先。”


陳默天一直淺笑著目送著肖紅玉消失,他臉上的笑容那才像是橡皮擦擦過一樣,瞬間消失了。


冰山臉冷得嚇人。


哼,老爺子,你以為我還是十八九歲時嗎?


任你左右?


我敬重你,可並不是完全聽命於你。


朱莉安娜給陳默天打了兩個電話,陳默天全都拒絕接聽了。


他現在不能聽到朱莉安娜的聲音,他怕他一聽她的聲音,他就會遏製不住自己的情緒,會狂躁將她吼一頓。


到了公司辦公室,一群高管等著陳默天接見,請示匯報工作。


“一個都不見,都等著,等我招呼。”


陳默天涼涼地說著,臉上一層淡淡的殺氣。


“好的,陳總。”


素真姐吐吐舌頭,抱著一堆報表看了看外麵等候的這群諸侯。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