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7章:兩個男人和一個女人的夜晚【8】
loading...

金勳點頭笑著,“是啊,陪紅玉來參加培訓班的。”


肖紅玉走到藍海心身邊,拉過去藍海心,納悶的悄悄地問,“你怎麽和他在一起?你們倆關係這麽融洽了?”


“融洽?鬼老子的,你哪隻眼睛看到我和他……那個混蛋融洽了?”


藍海心一半臉發紅,一半臉發白。


惡狠狠地瞪了雷蕭克一眼。


“不是嗎?剛剛在遠處看著你們倆,那樣……很親密的樣子。”


藍海心咬緊了牙齒,發著狠,“狗屁親密!我真想……真想閹了他!狗日的!”


肖紅玉被藍海心那副惡狠狠的樣子嚇了一跳。


真是的,至於嗎?竟然到了要閹掉人家的境地?


“他又怎麽著你了啊,瞧你把他給恨得……”


藍海心聽了肖紅玉這隨口一問,突然間,臉就通紅了。


忍了幾忍,她還是憤恨地含混地說,


“總之,他就是個該千刀萬剮的混球!好了,不說他了,你來這裏幹什麽呢?”


肖紅玉撓撓頭皮,悶悶地說,“其實我根本不想來的,學習什麽狗屎培訓班啊,少拿我開涮了。”


“啊啊啊啊!”藍海心頓時高聲叫嚷起來,手指頭指著肖紅玉的鼻尖,“怎麽,你也是來學高管培訓班?”


肖紅玉撐大眼睛,有點結巴了,“你什麽意思?你、你不是也來學這個吧?”


藍海心蹙眉頭,纖纖細指,猛然指向那邊的雷蕭克,控訴:


“是他!他今早非讓我來學這個什麽爛培訓班!我不想來的,他就死拉硬拽將我弄來……”


(⊙_⊙)肖紅玉歪歪小腦袋,有些迷糊了。


這個高管培訓班難道像是爛白菜,誰想買都可以的?


雷蕭克摸著鼻子清雅地笑起來:


“說起來啊,海心你還應該感謝人家紅玉的,如果不是紅玉來,你哪有機會來參加這個高端的培訓?


紅玉啊,今早默天給我打電話,說讓海心陪著你一起學習,免得你寂寞。默天沒有海心的聯係方式,派我去找海心,結果我們倆正好在……”


藍海心一聽這話頭,馬上截斷雷蕭克的話,嚷嚷道,“紅玉啊!我們倆一起去學習吧!既然不是什麽壞事,又有我們倆一起作伴,那就去吧!走啦走啦!”


肖紅玉還沒有聽太懂雷蕭克的後麵的話,就被藍海心稀裏糊塗地拉著上了樓。


原來,陳默天怕肖紅玉來參加這個培訓班寂寞,就多弄了個名額,讓藍海心一起來參加,這樣兩個丫頭可以互相作伴,還可以讓藍海心監督著肖紅玉,最起碼,有藍海心在這裏當電燈泡,金勳是沒法明目張膽地胡來的。


所以說,繞來繞去,最最工於心計的人還是陳默天。


金勳和雷蕭克送進去了兩個小女人,站在會場外麵吸著煙,散漫地聊天。


雷蕭克打量了一下金勳,問,“昨晚……她在你那裏過的夜?”


“嗯哪。”金勳點點頭,吸了口煙,形態妖媚而瀟灑。


“行啊你,阿勳,這不是已經將這個肖紅玉搞到手了嗎?”


“屁!”金勳翻翻白眼。


雷蕭克詫異,“怎麽?不都在你家裏過夜了嗎?你別告訴我,她正好昨晚來了大姨媽。”


“那倒不是……而是,關鍵時刻,默天闖去了。我今早才知道,我家的門衛都被他打昏了。靠了,我連摸都沒摸到呢,就那樣被打斷了,懊惱極了。”


金勳吐了吐煙絲,從鼻子裏噴出來幾個煙圈。


連吸煙都很帥的男人,杵在這人來人往的地方,又唇紅齒白的,煞是引人矚目。


妖美的金勳和英俊的雷蕭克湊在這裏,引來很多女人的駐足偷看。


“哈,你說什麽?默天去了?哈哈……”


雷蕭克像是聽到了天大的奇聞,忍不住笑起來,


“哈哈,你真是糗到家了,沒有吃到肉,還被默天當做偷腥者要懲罰吧?”


雷蕭克在腦子裏暗暗想象著當時的情景,就忍不住要笑。


可憐的阿勳,強大的默天……


“還好,他生氣,我就不生氣嗎?我們倆晚上喝酒的時候,把話說開了,還是兄弟,隻是,仍舊要公平競爭肖紅玉。”


雷蕭克幾分吃驚地撐大眼睛,“哎呀,默天好仁義啊,他竟然又願意和你做回兄弟了?”


“靠,我就不仁義嗎?”


雷蕭克搖著頭,“真不知道你們倆哪裏出了問題,那個肖紅玉好哪裏啊,不就是長得水嫩點,眼睛大一點,身材萌一點……”


“行了行了行了,一點一點的,我都害怕你也看上紅玉了,我可不能再增加一個兄弟情敵了!”


雷蕭克不屑地撇嘴,“我至於嗎我?我還和你們哥倆搶食吃?我太沒出息了吧?告訴你們,我才看不上肖紅玉那種單純稚氣的丫頭呢,不好玩。”


金勳斜睨著雷蕭克,“切,你是典型的吃不著葡萄說葡萄酸吧。”


“切,真是的,不是每個人的眼光都和你們一樣的。我覺得藍海心那樣彪悍的女人才叫有趣……”


雷蕭克不由自主說出來的話,他說完也嚇了一跳。


金勳撐大眼睛,審視著雷蕭克,“藍海心?你喜歡上了藍海心?”


雷蕭克的臉黑了黑,恨不得扇自己幾巴掌,嘰咕著,“我什麽都沒說啊我。”


金勳極少關心自己以外的事情,比如現在,他心裏想的,都是他和肖紅玉將來如何如何。


他壓根就沒有想過去問一問雷蕭克,昨晚他有沒有把藍海心送回家。


倒是雷蕭克先提起來,


“咦?昨晚……逸軒有沒有把人家那個白什麽的小姑娘送回家啊?”


金勳直接就說,“他不送她回家他能把她弄到哪裏去?真是的,肯定送回去了啊。你放心,逸軒是個刀子嘴豆付心,他心軟著呢,他總不能把一個花季少女丟在大街上吧,哈哈。”


有幾個女人試探著走到這二人身邊,其中兩個女人捧著一臉的桃花,癡癡地仰望著貌若潘安的金勳,怯怯地說:


“這位帥哥……能不能認識一下啊……”


人家的話還沒有說完,就換來金勳的豎眉一瞪眼,衝衝地說,“走開啦!讓我老婆看到了,我跳進黃河也洗不清了!快走快走開啦!”


揮舞著兩手,就像是轟趕蒼蠅。


嗚嗚嗚……幾個好容易鼓足勇氣上來的女人,全都捂著臉哭著跑開了。


雷蕭克“噴兒!”就笑了,“你老婆?小子,你什麽時候有的老婆啊?”


“這不是……在裏麵學習呢嘛。”


雷蕭克扯了扯嘴角,一頭黑線,“那肖紅玉是你老婆?你也不怕默天聽到了給你幾拳?”


金勳齜牙笑,“女朋友嘛,不都喊老婆?哎呀呀,上帝啊,求你了,你就讓我得到紅玉吧,我求你了啊。”


“得,得,寒磣死我了,我這都被你弄得起雞皮疙瘩了。咱們的上帝不聽撒嬌話。”


雷蕭克摸出來上手機,不放心地給劉逸軒打過去電話,嘀咕著,


“我就怕逸軒中途丟了人家白什麽的小姑娘,逸軒素來討厭異性,尤其是喝醉了的髒的家夥,萬一他丟了人家,出了什麽事,咱們怎麽和裏麵這兩個丫頭交代啊……喂?逸軒啊……嗯,是我啊,蕭克。”


那邊顯然已經接通了,雷蕭克站直了通著電話。


“嗯,昨晚……那個白什麽的女孩子你送她回家了嗎…………什麽!!你說什麽!!!…………”


雷蕭克一連兩遍拔高嗓門的“什麽”著實引起了金勳的注意,金勳也站直了,撐圓了琉璃一樣的眸子,一眨不眨地看著雷蕭克,


“怎麽了?發生什麽事了?難道逸軒真的把人家丟在半夜的大街上了?不是吧?逸軒那麽狠心?娘哎,真要是這樣,紅玉會不會殺了我?”


雷蕭克扣斷電話,眼睛撐得很圓很圓,狠狠倒吸了一口氣,驚叫道:


“太陽,打西邊出來了啊!”


“怎麽?”


“逸軒……竟然……跟我們倆一樣,把女人帶回自己家裏去了!”


“啊!”(⊙_⊙)金勳也萬分吃驚,眨巴眨巴幾下眼睛,他又皺起臉,拍打著雷蕭克的胳膊,沉吟,


“不對,不對……你剛才說什麽?跟我們倆一樣……把女人帶回自己家裏去了?這麽說來……你昨晚把藍海心帶回你家了?!”


嘎。(⊙_⊙)


雷蕭克一下子怔在那裏。


狠狠咬住自己下嘴唇。天哪,他怎麽一不小心就吐露出來了呢?


金勳盯著雷蕭克,雷蕭克瞄著金勳,兩個兄弟之間,流淌著詭異的沉默的空氣。


***


藍海心和肖紅玉坐在一起,左扭扭,右扭扭。


肖紅玉是個很乖的孩子,聽課時都很認真,可是身邊的藍海心像是毛毛蟲一樣不停歇,她最後也受不了了。


“海心啊,你到底怎麽了啊,你是不是屁股上長了痔瘡了啊,你來回地亂動什麽哦?”


“你才長了痔瘡呢!你就不能說點好話?你咒我呢?”


藍海心狠狠瞪了一眼肖紅玉。


兩個人的小臉都湊在一起,咬著耳朵說著悄悄話,唯恐被台上麵的什麽旅美教授發現了。


“那你……為什麽總是動來動去的,好像哪裏很癢癢似的。”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