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6章:兩個男人和一個女人的夜晚【7】
loading...

肖紅玉那才鬆了一口氣,不過還是覺得害羞,紅著臉,囁嚅,“不好意思啊,我昨晚喝多了……我以後會注意的,太丟臉了。”


金勳就笑得燦爛,“沒事的,沒事的,不丟臉,一點也不丟臉。人嘛,不開心的時候大都去喝醉的,可以理解。你那幾個朋友我都安排人把她們送走了。你放心就好。”


陳默天淡淡掃了肖紅玉幾眼,說,“阿勳,你先回避一下,我有幾句話要跟紅玉講一講。”


金勳嘴角開始抽搐。


他當然不想回避了!


靠了,在他家裏,他竟然要回避?


肖紅玉吃驚地抬眸看著陳默天,顯然,她很好奇陳默天要說給她的內容。


金勳不想肖紅玉失望,就點點頭,“好吧……不過!你不許對紅玉做什麽不軌的事情!”


肖紅玉騰地重新更加臉紅了。


要死啊,不軌的事情剛才已經做完了!


陳默天淡笑,“好好好,我會銘記金少的訓導的,可以了吧?放心,我就說幾句話而已。”


金勳那才看看肖紅玉,很不情願地走了出去。


房間裏隻剩下了肖紅玉和陳默天。


肖紅玉突然就覺得悲從中來,眼淚汪汪的了。


剛剛在情動時,在慌亂中,她竟然都忘記了陳默天對自己的態度。


他明明不在乎自己,明明將自己視若無物,卻在今早……又那樣子欺負她!


看來,她在他的心裏,隻不過就是個*的工具!


果然是他的小玩具啊……


即便他曾有否認,不過行動說明了一切。


現在,一切都冷靜了下來,她才想到,自己目前的身份,是多麽的尷尬,多麽的可笑!


再去想剛剛的*,就覺得那等於在狠狠扇她的臉。


而更為恥辱的是,她竟然在這種侵犯中,還嚐到了屬於女人的快樂。


所以,這一刻,肖紅玉開始憎恨陳默天,更加憎恨自己的沒出息。


“你、你到底把我當做了什麽?隨意被你欺侮的小玩具嗎?你都有了那個朱莉安娜了,你幹嘛還繼續來欺負我?以後你不要再碰我了,你饑渴你去找你的朱莉安娜去,反正你和我是無關的兩個人了。今天我們把話說清楚,說明白,你以後不要再來招惹我了。”


陳默天的心,被一記悶錘,敲得來回震蕩。


這是原來從來不曾有過的。


原來他有過的那些女人們,不管怎麽哭,怎麽鬧,怎麽耍媚,都不曾使得他的心有過一絲波瀾!


而肖紅玉這番話,竟然撼得他的心,都跟著哆嗦。


陳默天穩了穩心神,說,“我現在正式跟你說,你不是我的小玩具,你是我陳默天的女人!”


“哼,我才不要做你的女人呢,我沒那種高尚的境界,你別搭理我了,算我求你了。”


“那不行。你身上有我的烙印,我不能將你給別人。不是說好了還有三個月的期限嗎?你不能說話不算數。”


“你都有朱莉安娜了……”


“我和她,隻不過就是逢場作戲……”


“少說逢場作戲這個詞,男人們都喜歡用這個詞來忽悠女人!人家朱莉安娜都說了,你們倆要傳出來好消息了,是要結婚了吧?既然你都要結婚了,我們那個三個月的說法直接無效了。”


“她說結婚就結婚?如果是她和豬去結婚,那麽當然她說了算。可是要和我結婚,那可就不是她一個人能夠說了算的!我和她隻是工作合作關係。”


“切,誰信啊。反正你以後不要招惹我就對了。”


“那我可做不到……”陳默天輕笑著,賴皮地擁緊了肖紅玉,大手揉著她的豐滿,舔著臉說,


“我現在就你一個女人,不招惹你,我找誰愛愛去啊,你總不能看著我饑渴死吧?好了,你堅信一點就好,我仍舊在追求肖紅玉。”


肖紅玉被陳默天那熟稔的挑撥弄得渾身發熱,臉蛋紅得要滴水,推卻著強壯威武的男人,


說,“你別這樣子……我不想再和你有瓜葛了……”


“不有不行!還有我告訴你,你不要傻乎乎的亂喝酒,你知道我昨晚為什麽闖到金勳的家裏來嗎?你這個大傻蛋,如果我來晚一些,你就被金勳給吃掉了!金勳是個正常的男人,你以後在他跟前有點防範意識。”


肖紅玉嚇一跳,略略一想,如果她喝醉時,再被金勳給稀裏糊塗地吃掉……那她的人生可就太悲催太悲催了。


於是,肖紅玉驚出來一身冷汗,乖乖地點頭,“哦,哦,我知道了。”


像是個乖學生應答後,她那才反應過來,瞪圓眼睛煩躁地抱怨,


“我怎麽樣,不用你管啦!用得著你教訓我嗎?我願意怎麽樣就怎麽樣!”


陳默天一手捏了捏肖紅玉的腮幫,眯眼說,“如果你敢和別的男人打情罵俏,我就會狠狠地懲罰你!”


肖紅玉渾身一個寒噤。


突然就想到,那天晚上,他發怒火後,對她進行的殘暴的一夜虐身……後怕啊……


小嘴嘟起來,拿這個賴皮兼腹黑兼凶暴的男人很無奈,嘀咕著:


“你憑什麽懲罰我啊……我又不是你什麽人……要懲罰你去懲罰你的朱莉安娜去啊。”


“嗬嗬,我就懲罰你,我就管你,誰讓你是我的女人來著……肖紅玉,你一口一個朱莉安娜,你真的會讓我以為,你很嫉妒她的。”


肖紅玉猛地一怔。


是嗎?她在內心世界是嫉妒朱莉安娜的嗎?


不是吧……她不要那麽丟臉啊!


“才、才沒有呢!”


肖紅玉鼓著粉紅色的腮幫,還有她那特有的一抹嬰兒肥,怎麽看怎麽俏姣可愛,引得陳默天一腔柔情四溢,低頭,挑起她的下巴,沉醉地呢喃著,


“記住,我還在追求你……記住……”


接著,薄唇貼上了她的粉唇,一番熱烈的融合。


肖紅玉在陳默天那輕柔似風的柔情裏,竟然不小心就沉淪了。


沉迷在他的吻之中。


突然,陳默天迅速離開了她的嘴唇,將她摁在他胸口趴著,他迅速拿出來兜裏的手機,接通。


“嗯,是嗎?朱莉安娜去了公司嗎?那好,逸軒,你先接待她,就說不知道我的去向。我馬上趕回公司。”


肖紅玉的小臉皺了起來。


聽這話,分明是朱莉安娜又去了公司。


因為她去了公司,所以陳壞熊要馬上趕回公司去。


陳默天扳著她的肩膀,就像是哄小孩子一樣哄著她說,“丫頭,我要回公司了,有急事要處理。今天你要去參加高管培訓班,我讓康仔送你過去。”


“我、我才不要參加那個破班呢!”


“必須去!不去就不發你工資了。”


“哦?我都辭職了,還發我工資啊。”


肖紅玉的思維很快就被“工資”二字給帶跑了。


“當然了,不發你工資,你大學的學費哪裏出啊。放心,你去參加培訓班也算是在上班,照發工資。乖啊,我先走了。”


拍了拍肖紅玉的臉蛋,陳默天急匆匆向外走。


門外站著的金勳,一個彈簧彈起來,撐大眼睛看著陳默天和肖紅玉。


似乎想要從兩個人的表情上,探出來剛才他們有做過什麽說過什麽似的。


陳默天拍了一下金勳的肩膀,快速地說,“公司有急事,我必須要走了。這些天,這丫頭要去參加高管培訓班,你監督著她的學習進程,不要讓她落了課。我先走了。”


金勳應著,“好嘞,放心吧,有我在,紅玉一定好好的。”


隻要讓他陪著肖紅玉,幹什麽都行,上刀山下火海他都樂意!


陳默天深深地看了一眼肖紅玉,匆匆地下了樓。


肖紅玉凝視著漸漸消失的頎長的身影,有些失神。


金勳陪著肖紅玉吃過了早餐,然後打發走了康仔,送了肖紅玉去那個培訓班。


“我真的不想去參加這個什麽培訓班啦!”


“去吧去吧,這種培訓班對於找工作很好的,而且也不是一般人可以去的,默天讓你去參加這個班,對你沒壞處的,我也讚成你去參加。”


陳默天讚成,他金勳也讚成,天哪,難道她肖紅玉的人生是要別人來操縱的嗎?


在培訓班的樓下,肖紅玉竟然看到了熟人。


“咦?那不是海心嗎?我看錯了嗎?”


肖紅玉揉了揉眼睛,還是確定,那邊和一個高大男人揉來打去的小女人,正是她的死黨,藍海心。


“咦,海心為什麽也在這裏?”


金勳眯了眯眼一看,樂了,“哈哈,那不是蕭克嗎?原來他們倆在一起啊!”


天哪,海心竟然和那個雷什麽的在一起?


她不是背後都喊人家雷蕭克叫雷壞蛋嗎?


那為什麽一大早還和他在一起……打情罵俏?


肖紅玉和金勳的眼裏,那邊藍海心在雷蕭克懷裏又捶又打的行為,直接定義為:


打情罵俏。


“海心!海心!”


肖紅玉小跑過去,搖著手,喊道。


“嗯?”藍海心嚇一跳,轉頭,看到了肖紅玉,她的臉,率先可疑地紅透了。


“啊,紅玉?你怎麽來了?”


藍海心一臉驚惶。


雷蕭克也轉臉,看到了金勳,便笑一笑、


“嗨,阿勳,你們也來了啊。”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