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3章:愛得血脈激流愛得狂放【2】
loading...

藍海心滿不在乎,“你這個人的這種思想我最最瞧不起了,什麽**不**的,現在這個社會,**值個屁錢啊,沒聽說嗎,想去找**,估計幼稚園能夠找到。現在了,誰還那麽在乎這層膜啊,也就是你唄,死心眼,覺得這是多麽重要的事情。你去看看咱們班裏,胡亂談戀愛的,哪還有**啊。傻子啊你~!行了啊,別再因為這件事糾結了。我反而覺得,一個男人如果真心喜歡你,真心愛你,他才不會在乎你過去怎麽樣,死死揪著**膜不放的男人不是真的喜歡你,他隻不過就是有著**情結的自私鬼罷了。哦,男人們成天在外麵左摟右抱的,睡了一個又一個女人,憑什麽要求女人一生隻能有一個男人啊,這也太不公平了吧。還有啊,我不是跟你說過了嗎,很多女生都是這樣子的,在嫁人之前,弄個**膜修複術,到時候,如果莫學長真的被你拿下,你就也去做個修複術唄,這還叫事啊。”


藍海心的一番長篇大論,將肖紅玉說的一頭冷汗。


“我、我總覺得……騙人家……總歸不是好的……”


“傻子!肖紅玉你就是個十足的傻子!別跟別人說,你是我的死黨!丟我的臉!”


兩個人又胡亂聊了一會兒,藍海心就回家了。


肖曉萌下班後,看到姐姐肖紅玉回來了,高興地尖叫著撲過去,“肖紅玉你回來的正好,我這幾天正好饑荒著呢,沒錢了,都沒錢吃飯了,你借我點唄。”


說是借,從來沒有還過。


“咱爸給我的零花錢,我不都給了你一半了嗎,你又花完了?”


“嗯嗯,前幾天買了一個唇膏,都花完了,你再借我點嘛,將來一定連本帶息都給你。”


肖紅玉歎息著,從她錢夾裏拿出來兩張票,給了肖曉萌。


給完了錢,肖紅玉那才恨得牙根癢癢,“靠了,死妮子,跟我要錢都不知道喊我一個姐姐啊!”


肖曉萌得逞了,攥著錢躲進了房裏,嘿嘿笑著,“誰讓你不長個子呢,你比我高了,我一定喊你姐姐。”


這是什麽道理,喊姐姐還必須按照個頭來。


肖爸回家時,已經是晚上九點多了,他下了班,和同事先去蹲地攤喝了些酒,回來時踉踉蹌蹌的,直接就進了他的臥房。


“爸,給你喝點水,喝點水再睡覺。”


肖紅玉端著一杯溫水,送到她爸爸嘴邊。


肖爸迷迷糊糊的,“哦”的應著,半起身,喝下去了水,然後倒頭就睡。


呼嚕天,呼嚕地。


肖紅玉給她爸爸扯下來襪子,又撿起來丟在地上的襯衣,去了陽台洗衣服。


洗完衣服就拖地,擦桌子,將家裏收拾得差不多利索點了,肖紅玉那才洗了個蘋果,胡亂啃著吃。


哎呀,累死了啊,做家務是很考量人的體能的。


突然想到了陳壞熊,那個家夥力氣大得很,而且體力超級綿長、持久,如果讓他洗衣服,估計他不會覺得累,而且三下五除二就揉完了。


誒,自己為什麽要想到陳壞熊?為什麽要想他?


肖紅玉歎息一聲,幽幽的。畢竟,她是無法憎恨起陳默天的。


韓國歌聲響了起來,肖紅玉渾身一顫,趕緊地找到新手機,壓低聲音說,“喂,哪位?”


“我。”


陳默天疲憊的聲音響起。


“哦,陳總啊,這麽晚了還打電話幹什麽?”


“嗬嗬,你這個小豬,又忘了?我不是說了嗎,晚上空了就來看你。”


“啊?”肖紅玉以為那是陳默天隨口說說的呢。


“你出來吧,我就在你家胡同口呢。車就不開進去了。”


“什麽什麽?胡同口?”天哪,肖紅玉慌了,趕緊地找了鑰匙,啃著蘋果就跑了出去。


啪嗒啪嗒……肖紅玉直接就跑到了胡同口。


上氣不接下氣地喘著。


胡同口那盞高高的路燈,燈光不算很明亮,因為時間久了,燈泡都陳舊了,散發出淡淡的昏黃的光芒。


一圈光線下麵,停著一輛威武的越野豪車。


而車邊,斜站著陳默天,他單手插兜,向前伸著他長長的腿,一手夾著香煙,在緩緩地吸。


今天工作太累了,吸煙解解乏。


“陳、陳總,你真的來了啊。”


肖紅玉拍著胸口,呼喘著。


md!陳默天這廝真是帥得冒泡泡啊,那英俊的臉龐,讓人看了隻想流口水。


真是不敢置信,她肖紅玉竟然能夠將這麽帥的精英男人給吃下肚……有點像是神話。


陳默天微微轉身,馬上就丟了香煙,雖然隻是吸了一半。


“來了啊,不是說了嗎,要過來看看你,當然要來了。”


陳默天向前走過去幾步,走到肖紅玉身前,伸手,摸了摸肖紅玉的頭發。


肖紅玉駭得低頭,縮了縮脖子。


聳聳鼻頭,一股股淡淡的清香從陳默天身上飄散過來,那團專屬於他的清香,將她整個的包圍了。


陳默天眯眼,看著鼻子下麵的小女孩,想笑。


她穿的這是什麽?她在家裏穿的家居服嗎?


淺藍色的吊帶,同樣圖案的帶著花邊的小短褲。


露著她肉呼呼的雪白的膀子,露著她白嫩嫩的大腿。


像是一隻洗白白的小豬,白得晃眼睛。


他知道,她的肌膚非常的白。


尤其……是脫光了,躺在床上,更加襯托得白裏透紅,美不勝收。


略略這樣往色裏一想,陳默天就有些發熱,小腹繃緊了幾分,一團火氣在悄悄地升起。


陳默天突然俯下身去,將他那一米九的個子,彎下腰,和肖紅玉平視。


俊臉逼近她的臉,害得肖紅玉頓時不知道怎麽呼吸了。


乖乖哦,他的眼睛好迷人哦。


還有他的嘴唇,薄薄的,粉紅的,很是性感。


“你、你幹嘛?”


陳默天邪性地笑笑,“你的蘋果我吃幾口,行不行?”


“啥?你說什麽?”肖紅玉以為她聽錯了,陳默天說什麽蘋果?


陳默天微微張嘴,在肖紅玉目瞪口呆中,哢嚓,咬了肖紅玉手裏的蘋果一口。


(⊙_⊙)肖紅玉看了看她手裏的蘋果,又看了看細細品味蘋果滋味的陳默天,差點暈過去!


天哪,地哪,讓她死了吧!


這、這個蘋果……已經被她狗啃得亂七八糟的,這裏一口,那裏一口,難看至極了!


陳大總裁……竟然都不嫌她髒,跟著也咬了一口。


“嗯,還是挺甜的,我都口渴了,剩下的都給我吃了吧。”


陳默天才不管肖紅玉震驚成什麽模樣,從她手裏奪過去爛乎乎的蘋果,他開心地吃起來。


肖紅玉動了動她的手,空空如也了,她抬起來小臉,木呆呆地看著如同星辰一般明亮耀眼的美男人,高雅的吃著蘋果。


陳默天自己都覺得奇怪死了。


他從小就有些潔癖,別管什麽東西,隻要是別人動過的,他都會惡心都會嫌髒。


他從來不曾和任何人分享過勺子、筷子。


別人吃過的東西,他一口都不曾動過。


上小學的時候,金勳抱進去半隻西瓜,劉逸軒、雷蕭克他們三個一人一把勺子,一起挖著西瓜吃。


隻有陳默天,他幹幹的舉著他自己的勺子,一口也不吃。


潔癖,也說不上什麽好或者壞,隻不過就是人的一種習慣吧。


卻想不到……


他活了二十六歲了,竟然突然不嫌棄人了。


他在肖紅玉身上,已經開辟了很多個第一次。


第一次親吻女人,第一次遷就女人,第一次為女人吃醋,第一次為女人做足夠細致的前戲……


隻不過……這丫頭啃蘋果,啃得真是太沒道德了。


她這裏一口那裏一口,將一隻很好看的蘋果咬得麵目全非。


陳默天吃完了蘋果,拿出來濕巾,擦了擦手。


他笑著彎了腰,“努,幫我擦擦嘴。”


遞過去濕巾,深邃的眸子盯著肖紅玉。


肖紅玉的臉紅了,別過去臉,不好意思地說,“你不是自己有手嗎?”


“我要你給我擦。”


“算了吧,那濕巾都擦過手了,不能再擦嘴了。別擦了……”


陳默天二話不說,扳過來她的小臉,俯衝過去,吻住了肖紅玉。


已經習慣性的將她霸道的攬進他懷裏,揉搓著。


吻,依舊是那麽火熱,那麽狂放。


肖紅玉開始還有點發懵,漸漸的,她竟然也懂得回吻他了。


你不回吻他,他便會嗦得你舌頭整個都是麻的,吻得很用力。


你若小小地回應一下他,他會猛然變得柔情似水,猛然放緩了進程,仿佛在享受她的給予。


陳默天本來隻是想要淺淺的吻一下她,就離開。


可是……一旦擁抱著肖紅玉那軟軟的小身子……


他就有些不能自持了。


什麽疲憊,什麽勞累,什麽困乏,全都一瞬間都煙消雲散了。


代替而來的,是在小腹處,來回翻滾著的熱浪。一浪浪地往上湧。


這樣吻她,吻不夠。


那樣吻她,依舊吻不夠。


最後,直把肖紅玉吻得氣息混亂,嬌喘吟吟,小爪子死死抓著他的衣服,要歪要歪的。


陳默天離開她的唇,低著頭,將她摟進他懷裏,他靠在她的肩膀上巨喘。


該死的,下麵……堅硬了。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