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1章:轉了性的男人更可怕【4】
loading...

肖紅玉長歎一口氣,悲催地說,“我還能怎樣?我又不會絕世武功,我又打不死陳默天。我隻有受欺負的命。”


肖紅玉將後來的事情,簡略的講了講,當然,講到陳默天在床上對她的追剿,肖紅玉自然是省略了再省略。


藍海心聽得眼睛撐圓,聽完了肖紅玉的講述,她竟然很不講義氣地感慨道:


“哇靠,陳默天那廝的活動能力好強大哦!如果能夠讓我享受一次,那我也今生無悔了。”


啪!肖紅玉氣憤地打了一下藍海心。


“你個沒良心的,你的鐵杆都要被他摧殘致死了,你還有臉對著那個狂徒發騷?真差勁!”


藍海心吞吞口水,說,“說真的,陳默天那種男人,真是太過於完美了。又美又壯,又會武功,性格又強勢……”


“喂喂喂,讓你誇他呢?”


“哦哦,就是吧,太暴虐了!簡直是暴君再現啊!昨晚嚇死我和莎莉了,你不知道,我們倆在門外看得,雙腿都發抖。後來救護車來了,我還幫著把金少爺送到車上,還扶著那個雷混蛋呢。陳默天那一腳真夠狠的,雷混蛋那麽壯,都被踢得走路一瘸一拐的。”


肖紅玉聽得一頭霧水,“慢著慢著,雷混蛋……那是誰啊?”


“哦,不就是金勳的那個好朋友,雷什麽的家夥嗎?”


“你喊人家雷混蛋?你真的和他結仇了?”


“當然了!雖說昨天有點憐憫他,可是我和他絕絕對對是仇敵啊!”


“你不是見了帥哥就眼冒桃花嗎?我看那個雷什麽的男的,長得也很帥啊!”


“帥個屁啊,我就看著他不順眼!尾巴翹到天上的死樣子,惡心死了!哼,在我跟前那麽牛叉哄哄的,結果怎麽樣,被你家默天同誌一腳就給踢殘廢了吧,哈哈哈。”


肖紅玉擦擦冷汗。


海心這女人,還真夠毒辣的。


“喂,什麽我家默天啊,陳默天可不是我的!我討厭死他了,就知道使勁欺負我。今天還發什麽神經,開始送花變溫柔什麽的,搞不懂他。”


藍海心突然拍著腦袋說,“對了!你出差的時候,莫輕揚不是在家裏辦生日聚會嗎?他那天見到我,還專門告訴我,說等你回來,要你跟他聯係呢。對了,莫學長還追著我,問了好多你的事情呢。”


肖紅玉的眼睛馬上就亮了,“真的嗎?莫學長問我了?”


“嗯,是啊,我看他那副關心你的樣子,我都要以為,他喜歡你呢!”


真是說曹操,曹操到。這時候,肖紅玉的手機響了,她拿起來一看,竟然是莫輕揚!


肖紅玉一看來電的名字,她先嚇傻了。


藍海心湊過去,就催促她,“你這個傻貓,你快點接啊!人家等不及你接,扣斷了怎麽辦?”


肖紅玉趕緊接通了,“喂?”


“紅玉啊,回來了嗎?”莫輕揚輕柔的聲調傳了過來,肖紅玉似乎可以聯想到,清秀的莫輕揚正淺淺笑著。


“嗯嗯,是啊,我回來了!”


肖紅玉傻乎乎的,對著空氣使勁點頭,好像人家能夠看到似的。


“一起出來喝杯咖啡吧?”


“啊?”肖紅玉大吃一驚。


天哪,這是什麽風水了啊,莫輕揚學長竟然都開始邀請她喝咖啡了?


“沒空嗎?”


“不、不是的,有空有空,我非常有空!”


於是莫輕揚約了肖紅玉在街角的小咖啡廳見個麵。


扣斷電話,肖紅玉都處於思維飄忽的狀態。


“莫學長竟然都約我出去喝咖啡了哦……”肖紅玉癡癡地說著。


藍海心喜歡吃蘿卜,已經找到了肖家的蘿卜,洗幹淨了開始哢嚓吃了,“喂,還有我哦,莫學長也邀請我去了,你不用自作多情。”


肖紅玉狠狠瞪了一眼藍海心,“真是的,你不打擊我你就難受是吧?我都是一個失身女青年了,你就不能讓我持有一點幻想?”


藍海心齜牙笑。


兩個女孩子手牽手往街角的咖啡廳走去,殊不知,在她們身後,悄悄跟隨著幾個人。


離開肖紅玉後,金勳乘坐電梯往樓上去。


他情緒很激動,無法自控,使勁喘息著,死死瞪著電梯某個點。


他這個樣子,嚇得幾個秘書全都不知所措。


而這次的會議,金勳的狀態十分糟糕。


他一直遊神在外,根本就沒有去聽會議上任何一個人的發言。


直到秘書碰了一下他,他嚇了一跳,猛地轉臉去看秘書,他那才發現,他竟然自己將手裏的派克筆給掰成了兩截。


“該您發言了……”


秘書小聲說。


嗡嗡……(⊙_⊙)金勳腦子一下子歸於了白茫茫一大片。


腦子裏出現的,無非還是剛才肖紅玉在陳默天懷裏巧笑嫣然的樣子!


以及陳默天放在肖紅玉腰間的手!


“咣!”金勳突然站了起來,弄出來很響的聲音,嚇了所有與會人員一跳,都紛紛瞠目去看這位年輕瀟灑的金董。


“對不起,我先離開一下,你們繼續。”


金勳匆匆地說著,疾疾向外麵衝去。


呼呼呼……他來到通風口,難受地使勁呼吸著。


心情很亂很沉重,很煩躁,很不知所措。


想哭。


一個花叢中玩慣的花花公子,竟然被肖紅玉這件事折磨得想哭。


原來……真心喜歡上一個女孩子,竟然會這麽痛!


***


肖紅玉和藍海心手牽手來到了那個不起眼的小咖啡廳。


“海心啊,我有點不敢進了哦,我的心跳怎麽這樣快啊,我怕我還有見到學長,我就先要眩暈過去了,緊張死了啊!”


肖紅玉癟著小臉,死死摳著藍海心的手,在咖啡店門口猶疑。


“真沒用!就你這個膽量,還怎麽去追求學長啊?”


藍海心不以為意地甩甩頭發,嚇唬肖紅玉,“喂,你如果不進去,那麽將來莫學長被我追到手,你可別哭別鬧啊。”


“朋友之夫不可追!你連我家學長都不放過啊!死妮子!”


肖紅玉一挺胸脯,拉著藍海心走了進去。


因為肖紅玉是堵著氣走進去的,走得很快,連腦袋都不興抬著的,結果一進去,差點撞到一個人。


多虧藍海心及時拉住了她,她才沒有一腦門的投懷送抱。


“嗬嗬,正要去迎接你們呢,可巧,你們就來了。”


在肖紅玉頭頂,響起來一個男人溫柔的聲音。


嘎。(⊙_⊙)肖紅玉直接僵住了全身。


她還沒有抬起腦袋,先聽到這份清雅的聲音,她就酥了半截身子。


是她的學長啊!


“學長,你是不是非常想念我們倆啊,所以都要來迎接我們了?”


藍海心擅長開玩笑,笑嘻嘻地打趣著莫輕揚。


莫輕揚整張臉都紅了下,微微有些不好意思,快速瞥了一眼肖紅玉,尷尬地向裏麵伸手,“來,到這邊坐。”


肖紅玉那才抬起頭,咬著嘴唇,偷偷甜蜜地瞅著莫輕揚的背影。


“喂,丫頭,剛才學長看你了哦。”藍海心咬著肖紅玉的耳朵小聲說。


肖紅玉馬上狠狠瞪了一眼藍海心,也掐著聲音說,“你小點聲啦,讓人家聽到,多沒臉。”


三個人坐好,肖紅玉心情激動地看著莫輕揚,她還有種做夢的感覺。


天哪,她高中三年一直暗戀的學長,竟然破天荒第一次請她喝咖啡了!


原來的時候,他們倆可是連話都沒有說過幾句的。


他們說過的話可以總結為以下幾種:


“學長,這是你掉的東西嗎?”


“哦,謝謝你同學。”


“不客氣的。”


“再見。”


………………


肖紅玉掐了自己的手心一下,用那份清晰的疼痛來告訴自己,這一切,都不是做夢,而是真實的!


正要說話,電話響了,那是一首目前很流行的歌曲,韓國歌。


起先,肖紅玉都沒有意識到,那是她自己的手機在響。


她還以為是這個咖啡店裏播放的輕音樂呢。


直到藍海心和莫輕揚都看著她,藍海心捅了捅,提醒,“丫頭,你的手機在響吧,快接啊!”


“啊?我的手機?我的麽?”肖紅玉一臉懵懂,打開包包翻了翻,才看到一隻在跳躍的新手機。


冷汗。


果然是她的手機,這個新東西,她還沒有適應它的聲音。


肖紅玉拿出來手機,接通。


“喂?誰啊?”


“你說呢?”


陳默天沉穩的聲音響起。


“哦、哦,是你啊,陳總。”


肖紅玉稍微緊張了那麽一下。


具體為什麽聽到陳默天的聲音會緊張,她自己也不曉得。


那是一種……背著老公在外麵*的緊張……


陳默天剛剛從一個幾國會議中撤出來,接過去秘書隨行秘書素真姐遞過去的一杯濃茶,陳默天朝素真姐略一頷首,素真姐當然明白什麽意思,馬上悄悄地退出了這間休息室,關上房門。


陳默天那才吸口氣,問,“玉丫頭,在哪兒呢你?”


肖紅玉轉轉眼珠子,有點結巴,“我、我啊,我和海心在外麵玩呢。有事嗎你?”


陳默天微微蹙眉。


這個丫頭,傻乎乎的,也想著說謊?


他都已經接到屬下的消息了,她此刻正在她家街角的咖啡店,和她那個什麽學長見麵。


她竟然不敢承認!


沒有惱怒,陳默天竟然有些輕輕的喜悅。


這個丫頭,是不是懂得忌諱他了?


這說明,她已經開始有點身為他女人的覺悟了。


“沒事,就是想聽聽你的聲音,解除一下我冗長會議的疲勞。”陳默天淡淡地說著,呷了一口濃茶。


肖紅玉癟癟臉。


不是吧?陳壞熊那個比轉輪都要忙碌的工作機器,還有閑空管她?


不過……“想聽聽你的聲音”這個說辭,很讓人心動。


“哦,你注意下休息,別太累。”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