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0章:轉了性的男人更可怕【3】
loading...

等到陳默天和肖紅玉走到金勳跟前時,金勳已經嘴唇都蒼白無血了。


他使勁克製著自己,不要衝過去,將肖紅玉狠狠拉進自己懷裏的欲望。


甚至於,他都想要跳過去,一拳頭打飛陳默天。


他什麽都不能做,他隻能用執著而堅定的目光,死死盯著肖紅玉,咬緊了牙關。


紅玉,我的小寶貝,我發誓,我要用盡我所有的能量和努力,來得到你的心。


紅玉,會不會有那麽一天,你會愛上我呢?


我期待著……


“嗨,阿勳,真巧啊,在這裏都能夠遇到你啊。”


陳默天笑得燦爛。


金勳深情地看著肖紅玉,嗓子眼裏突然就覺得酸溜溜的,


“紅玉,昨晚……你還好吧?”


陳默天的臉,微微沉了沉。


這個金勳,他竟然直接忽視了他的話。


一提到昨晚,肖紅玉就禁不住蹙起小眉頭。


昨晚……怎麽講啊,難道要告訴金少爺,她昨晚幾乎一夜都沒有睡,都在被某人狠狠折磨著嗎?


當然不能說!太丟臉!這種話,她至死也不會說的。


肖紅玉苦笑一下,“嗯,還好啦。”


金勳吸口氣,低聲而快速地說,“紅玉,不管你原來怎麽樣,我不在乎你的過去,我仍舊喜歡你,我會一直喜歡你,真的,我下定決心了我要……”


“阿勳!有沒有副作用很小的避孕藥,介紹一下。”


陳默天冷冷地打斷了金勳的話,將一個殘忍的利劍,狠狠刺入金勳的心。


避孕藥?!(⊙_⊙)


金勳有些發懵。


呼吸一下子急促起來,驚慌地看了看陳默天幽深含笑的眸子,又低頭看了看一臉單純的肖紅玉,突然一口氣就提不上來了。


如果不是撐著,他絕對可以嘔出來一口鮮血!


肖紅玉皺起小臉。


真是的,陳壞熊這人的臉皮到底有多厚啊,他竟然在這個場合,當著這麽多人,說什麽避孕藥,真是對他無語了。


肖紅玉發現金勳的左臂在抖得厲害,她禁不住猛地向前兩步,掙脫開陳默天,一下子扶住了金勳的胳膊,緊張地問:


“金少爺,你的胳膊沒事吧?昨天我看到傷口又流血了,是不是傷口又撕裂了?現在,還痛不痛?你有沒有看醫生啊?”


肖紅玉那無法掩飾的關切,讓金勳心底稍微舒服那麽一點。


於此同時,陳默天的臉,黑了黑。


死丫頭,她竟然還是對金勳這麽緊張!


昨晚怎麽跟他保證的,看來這個沒心沒肺的女人,又忘得一幹二淨了吧。


明明知道肖紅玉現在對於金勳沒有多少男女之情,有的,隻是感激之情,可是陳默天還是看著此情此景,氣衝牛鬥。


金勳輕輕撫摸了一下肖紅玉的臉,他那個快速輕柔的動作,讓陳默天捏緊了拳頭,差點就一拳頭打過去了。


如果肖紅玉閉上眼睛,捂上耳朵,他絕對會狠狠揍一頓金勳。


死小子,當著他的麵,他都敢調戲肖紅玉!


金勳苦笑了一下,輕輕說,“沒事的,你放心好了,我的胳膊沒事的。如果我下次換時,你去陪著我,我想會好得更快一些。”


金勳想要克製感情,可是一旦麵對肖紅玉,他就想要和她撒嬌、耍賴皮、撒歡。


肖紅玉雖然是個單純的傻丫頭,可是她卻又有強大的一麵。


她就像是個小太陽,從她身上,散發出來一波波強力的溫暖。


那份溫暖,讓金勳趨之若鶩,讓他情難自禁。


陳默天一張臉鐵青,眸子噴火。


肖紅玉馬上說,“哦,是嗎?如果我有空,我一定去陪著你。你這傷,還是為了救我才落下的啊!你要注意好好休息啊!”


金勳淡淡地瞟了一眼陳默天,將他的怒火都收進眼裏,對著肖紅玉笑笑,“嗯,為了你,我也會好好保重身體的。”


秘書提醒金勳,“金董,會議時間剩餘不多了,您看……”


“嗯,紅玉,我先上去開會去了,有時間給你電話。”


“哦,好的,注意你的胳膊啊!”


肖紅玉重新交代一遍。


陳默天危險地眯了眯眼。


金勳抬眼皮,和陳默天對視,兩個男人的目光,在空氣中打出來劈裏啪啦的火花。


那火花,意味著戰鬥,意味著硝煙,意味著較量。


肖紅玉目送著金勳的身影消失,那才緩緩轉身,一下子就被陳默天一臉的清冷所嚇到。


“你怎麽了?又生氣了?”


肖紅玉實在覺得陳默天太過計較,難道吃過分的醋,也是男人喜歡女人的一個表現嗎?


陳默天吐口氣,換上來一臉輕鬆,說,“沒有啊,我不生氣啊,反正我知道你並不喜歡他。”


肖紅玉根本就沒有聽陳默天說什麽,她自顧自蹙著眉頭說,“哎呀,看上去他的胳膊很嚴重哦,都是因為我才受傷的,我挺擔心他胳膊的恢複的。”


康仔咧了咧,盡量向後撤了撤。


很明顯嘛,少爺因為肖紅玉這些話,又嚴重不高興了。


給肖紅玉買下了新款手機,陳默天就將肖紅玉送回了家。


“康仔,派人看著點她,如果金勳靠近她,馬上匯報給我。”


陳默天坐在汽車上,淡淡地吩咐著。


康仔愣了下,馬上應道,“知道了,少爺!”


冷汗啊,至於嗎,不就是一個女人嗎,看把少爺緊張的樣子。


“對了,少爺,意大利那邊傳過來消息,說是朱莉安娜小姐將在近期來中國。”


陳默天蹙起眉頭,“那女人來中國幹什麽?”


其實,陳默天已然領悟到了緣由,他太過聰慧。


康仔說,“那邊傳過來消息,說是要來調查一下國內的市場。”


“哼,調查個頭啊,有什麽可以調查的,這女人真是讓人無語。”


陳默天說著,將脊背靠在座椅靠背上,微微閉上眼睛,靜靜地思考著。


有那麽多計劃需要去想,去編織,去進行……


網,終歸是要一點點收起來的。


不管,到最後,傷害到誰,他都要狠心地付諸實施下去!


想到這裏,陳默天禁不住微微歎息了一聲。


不知道,到時候,他會不會心軟。


他又覺得可笑,自問:


陳默天,你還有心嗎?或者說,你還可以有心的存在嗎?


麵對他的女兒,你還能夠坦然地享受下去嗎?


一絲傷痛和慘然,從陳默天秀美的臉上劃過。


肖紅玉回到家裏,先把衣服洗幹淨,她出差了,家裏隻剩下了妹妹和爸爸,爸爸沒空洗衣服,想不到肖曉萌這個家夥也懶得不洗,家裏的衣服簡直成了小山了。


肖紅玉吭哧吭哧地洗了好久,才將積攢下來的髒衣服全都洗幹淨晾上了。


這時候,就聽到山響的敲門聲,不能叫敲門,而是跺門。


“肖紅玉!紅玉!你在家裏嗎?在家裏嗎?”


藍海心的聲音在外麵囂張著。


肖紅玉連手都來不及擦,就一溜小跑著過去開門,“在家!我在家!來了啊,這就開門!”


打開門,藍海心上來就給了肖紅玉一個爆栗子,敲得肖紅玉腦殼生疼生疼的。


“你這個死丫頭,你聾了嗎?我敲門都敲了快十分鍾了!你都沒聽到嗎?”


肖紅玉揉著自己腦袋,撅嘴說,“我在陽台上洗衣服呢,沒聽到。你喝什麽?果汁?還是白開水?”


“來杯白開水吧,我渴死了。”藍海心大咧咧地坐下,接過去肖紅玉遞給她的水,一口氣喝光。


“丫頭,咱們的高考成績出來了。”


“啊!真的啊!哈哈哈哈……”肖紅玉吃驚了一下,馬上就歡呼起來。


歡呼完了,那才想起來關鍵問題,“姐姐啊,我考多少分啊。”


藍海心就笑噴了,“你這才想到你的成績啊。我考了610,你考了580。”


肖紅玉睜大著眼睛,傻了一會子,那才憤憤不平地叫道,“哎呀,憑什麽你別我考得好那麽多?”


藍海心翹著二郎腿,樂嘻嘻地說,“沒法啊,人長得美,又聰明,擋都擋不住啊。”


兩個人的成績雖然不是很好的,不過,在班裏也不算最差的。


藍海心的成績不成問題了,報考歐文大學不在話下。


可是肖紅玉的成績,就在線上一滴滴,有點玄。


兩個人早就想好了,報考歐文大學,人家藍海心省事了,直接報了歐文。


可是肖紅玉就發愁了。


“我到底報不報歐文大學啊?我這成績……會不會被刷下去啊。”


藍海心也跟著發愁,“最好你能夠考上歐文,否則沒有你,我一個人在歐文,多沒有意思啊。再說了,你的莫輕揚學長可是在歐文,你不去歐文,你可就見不到莫學長了。”


最後那句話算是真正刺激到了肖紅玉。


肖紅玉不知道什麽是真正的愛情,但是她向往莫輕揚已經成了她的一個習慣,以莫輕揚為中心,向著他的方向走,也成了肖紅玉的一個動力。


“就這樣了!我就隻報一個誌願!非歐文不上了!哼!我家莫學長,我來了!”


肖紅玉舉著拳頭,在電腦上點了歐文大學。


報考學校塵埃落定,藍海心那才想起來,問,“對了,紅玉,昨晚你怎麽樣啊?你被陳默天扛走了之後,後來怎麽樣啊?”


肖紅玉長歎一口氣,悲催地說,“我還能怎樣?我又不會絕世武功,我又打不死陳默天。我隻有受欺負的命。”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