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9章:轉了性的男人更可怕【2】
loading...

陳默天輕笑著打趣,肖紅玉當然習慣性地撇撇嘴,翻翻白眼。


陳默天悄悄地抬起手腕看了看時間,又垂下眼眉,淡淡瞥了一眼肖紅玉。


他沒有告訴肖紅玉,這個商城,是金勳建立的,隻不過,這裏麵有陳默天一部分股份,所以他偶爾會過來蒞臨一下董事會,給某個活動剪個彩之類的,所以這裏的服務員大都認識他。


來這裏……可不是無目的地來的。


因為,一個小時之前,他接到電話,說金勳出了院,將會來商城參加一個什麽必須到位的會議。


金勳,既然你向我宣戰了,我還能夠坐視不理嗎?


陳默天手裏把玩著他的手機,時不時翻出來那條短信看一眼。


“默天,如果紅玉和兄弟隻能二選一,那好,我選擇紅玉。我會盡力得到紅玉的心。你敢和我比試嗎?”


————金勳。


哼,阿勳,你竟然為了肖紅玉,要和我決裂嗎?


比試?


嗬嗬,好啊,盡管來!這世上,還沒有我陳默天懼怕的事情!


陳默天才不會給金勳回短信,他打心裏就不把金勳當回事。


不過,一想到金勳捧著肖紅玉熱吻的情景……他的心,就狠狠地刺痛!


這個仇,總要報的!


阿勳,你小子平常不靠譜也就罷了,可是你這回……惹到的是我的女人,我的小紅魚……那我就真的不能不治一治你了。


回轉思緒,陳默天低頭去看懷裏擁著的小女孩。


肖紅玉將櫃台上的幾個手機挨個都打開了,摁了一遍,還是沒有決定要哪個。


“選好哪款了嗎?”


陳默天將他的手,從她肩膀,漸漸滑到了她的腰肢上,攏緊。


她小巧玲瓏的身子,曲線柔美,正好和他的身體契合在一起。


肖紅玉搖搖頭,嘰咕著,“這些……都太貴了啊,我不要那麽貴的,一般點的就好,一千塊左右的就行了。”


“嗬嗬……”陳默天輕笑起來,他的小女人總是會不經意間說出來很可愛的話,引得他心情轉好,“咱們不考慮價錢,行不行?貴,又不花你的錢。”


“可是我還是負債人呢,我還欠著你一百萬呢……”


“你忘了麽,在意大利,我就將你的這個欠債一筆勾銷了,等到去了公司,我就讓你親手燒了我們那個合約。”


“可是……”


“還有什麽可是的啊,你現在是我陳默天的女人,花我的錢,這叫天經地義。你不花我的錢,我還心裏不舒服呢。別忘了,你可是答應我了,要給我三個月時間,來讓我感動你。”


麵對陳默天精湛的口才,肖紅玉無言以對。


三個月的時間,哪裏是她答應他的啊,那也是他高壓政策下的一個逼迫好不好?


肖紅玉皺了皺小臉,“可是我還是覺得這些手機都太貴了。我一個學生,沒必要用那麽好的手機。”


“錯。你現在雖然是個學生,卻是個非比尋常的學生,因為你首先是我陳默天的女人。我的女人,必須用最好的東西。”


肖紅玉的臉,綠了綠。


不要動不動就“我陳默天的女人”放在嘴巴邊,行不?


“那就……選這個吧。”


肖紅玉指了指櫃台下麵某一款手機說。


陳默天也彎腰,身影幾乎和肖紅玉的身影重疊在一起,往下看了看,啞然失笑,


“這個手機才九百塊啊!太便宜了!不行不行!”


肖紅玉不耐煩了,“那到底是你選手機,還是我選啊?”


“嗯,那就還是我來選吧,如果放了權讓你去選,估計你要給自己選個很糟糕的。我的錢,花多少在你身上,我都樂意。”


陳默天脫口而出的甜蜜話,還是將肖紅玉擊打得懵懵的。


天哪,不要這樣行不行,她真的會被他弄迷糊的。


陳默天低頭,很快地在肖紅玉頭發上親了一下,對著服務員說,“來,拿這款吧。”


“陳總好眼光啊,這款手機是剛剛出的最新款,功能全麵,性能好極了。”


肖紅玉吐吐舌頭,嘰咕,“當然了,錢也是最好的,天哪,一個手機這麽貴啊。”


將近一萬塊了……她心疼死了!


插上了肖紅玉原來的手機卡,打開了新手機,陳默天將手機遞進肖紅玉的手裏,哄小孩子一樣的語氣說,“來來,自己操作一下你的新夥伴。”


肖紅玉畢竟是個小孩子心性,拿到了新東西,當然滿心喜悅和好奇,馬上就點著各種鍵,嚐試著玩起來。


陳默天略略向前麵打量過去,看到了一個熟悉的身影跨進來。


他馬上摟緊了肖紅玉的腰,他俯身,彎腰,將他的臉,貼到肖紅玉的臉腮邊,幾乎嘴唇親著肖紅玉的臉了,說,“你會不會玩啊?搞不懂吧?嗬嗬。”


肖紅玉小腦袋都沒抬,就不服氣地說,“我當然會玩啦,這還不是小意思,你少小瞧人了啊!”


四個秘書陪同著走進來的金勳,本來應該直接往那邊的貴賓電梯走去的,卻一下子先看到了一樓櫃台邊那囂張的一群人。


想看不到,都不太可能。


十幾個人的保鏢設置,太醒目了吧。


嘎!(⊙_⊙)


金勳一下子僵住步子,整個人傻在了當場!


他看到了誰?


看到了誰啊!!


金勳的眸子,撐得大大的。


仍舊吊著的左臂,微微地顫抖著。


那不是肖紅玉嗎?


他的小寶貝……


金勳的心頭,頓時酸酸澀澀的,好像有誰,用匕首,狠狠挖了他幾刀。


“金董……請這邊走……”


金勳的秘書發現金勳不動彈了,就湊在他身邊,小聲地提醒他。


可是金勳置若罔聞!


依舊保持著一副受驚的表情,睜著大大的流目,很受傷地看著前方某一處。


肖紅玉在默天的懷裏笑著!


像個嬰兒般,純淨地笑著!


他們倆在一起看著什麽,他們倆的臉,親密地湊在一起,仿佛默天在親吻肖紅玉。


他的手,勾在肖紅玉的腰上,兩個人親熱得比所有情侶都親熱!


金勳的眼底,一片慘白。


誰來告訴他,此刻,誰可以救贖他可憐的心髒?


金勳整個身子,都在瑟瑟發抖。


秘書終於發現了少董的不對勁,輕輕推了一下金勳,緊張地問:


“金董,到底怎麽了?是不是哪裏不舒服?”


金勳那才猛然一個激靈,大喘著,一臉恍惚。


“沒……我沒事……就是看到了幾個熟人……”


秘書順著金勳的目光看過去,恍然大悟,“哦,那不是陳總嗎?真巧啊,陳總今天也來商城了啊!金董,要不要過去跟陳總打個招呼?”


金勳頓時滿心慌亂。


讓他直接麵對默天和肖紅玉的親親我我嗎?


他有那麽勇氣嗎?


難道要他見到他們倆,他裝作什麽都沒有發生一樣,問候一句:嗨,好巧啊,在這裏遇到你們。


還是……讓他抓著肖紅玉的手,哭訴:紅玉,為什麽你選默天,不選我?


這兩個場景……都是他不想去麵對的!


金勳猛一晃頭,斷然拒絕,“還是不要過去打招呼了,我們的會議時間也很緊張了,走吧。”


“哦,好的。”秘書當然毫無異議,點點頭。


金勳,你想逃,可是有人是不會讓你逃掉的!


陳默天突然抬起頭,仿佛剛剛看到金勳一般,朝著金勳露出一抹微笑,抬起手來微微一搖,


“阿勳,真是你啊,這可是巧很了啊!”


陳默天“熱情”地招呼,讓金勳整個人都死在了那裏。


肖紅玉聽到“阿勳”,嚇一跳,趕緊抬起腦袋,四下裏尋找。


終於,她看到了仍舊吊著胳膊的金勳。


看到了金勳那一臉的倉惶、傷痛,也看到了金勳那慘白慘白的臉。


肖紅玉的心,就在看到金勳這副模樣時,忍不住狠狠一酸!


是不是因為胳膊流血過多,才導致他的臉色這麽難看?


“金少爺!”肖紅玉蹙著眉頭,微微擔心地朝金勳喊道。


金勳很僵硬地彎起嘴角,用了一個很難看的笑容,點點頭,“紅玉,默天。”


康仔揉了揉太陽穴。


果然,少爺果然是有備而來。


從小和少爺一起長大,他太了解少爺的脾性了。


少爺從來不會做無意義的事情,也不會打無準備的仗。


和他們少爺較量,金少爺的城府未免淺了點。


隻不過,康仔實在沒有料到,少爺和金少兩個好朋友,竟然真的會為了一個女人,而翻臉不認人了。


這在少爺那裏,已經算是詭異了。


放在花花大少金勳那裏,更是詭異。


兩個男人,原來都是將女人不當回事的人,卻同時為了一個女人,而較起真來。


“紅玉啊,你不是還一直擔心阿勳嗎,瞧,多巧啊,阿勳正好來這裏,我們過去跟他說幾句話吧。”


陳默天無比“體貼”地說著,抬眼,朝著金勳露出一抹犀利的微笑,摟著肖紅玉的腰,向金勳走了過去。


金勳的心髒,隨著肖紅玉的接近,而怦怦怦加速地狂跳起來。


金勳的秘書禁不住伸手扶住了金勳。


不扶著少董不行啊,少董的身子已然在狂抖了。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