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8章:轉了性的男人更可怕【1】
loading...

陳默天的肩膀,猛然抖了抖。


他緩緩轉身,一臉的傷痛。


“紅玉,這些……都不是我想要的。”


“我承認,我昨天非常過分……”


“可是我那樣子反應,全都是因為,我太在乎你!”


“我看到你和金勳摟抱在一起,你和他親吻,我的心都碎了,我要氣瘋了,我要氣死了!”


“我不想承認,我很喜歡你,我更不想承認,我因為你,已經吃下去了幾壇子的老陳醋了!”


“如果我不喜歡你,我不愛你,我為什麽要因為你,而和金勳我的好兄弟反目成仇?”


“這一切的錯誤,全都源於我喜歡你!”


陳默天說著,輕輕走到肖紅玉身邊,緩緩地跪下,捧了她的小手,握在他的手心裏,輕輕地說,


“紅玉,我愛上你了,怎麽辦?你告訴我,我在反複的抗爭中,依舊不可救藥地愛上了你,我該怎麽辦?”


(⊙_⊙)肖紅玉被陳默天這番劈頭蓋臉的表白,震得腦子嗡嗡的。


肖紅玉大睜著透明的眸子,不敢置信地看著和她一般高的跪著的男人。


呼吸盡無!


陳默天這樣一個強悍、暴戾的男人,突然之間,變成了繞指柔,變成了潺潺的小溪,變成了溫柔的絲綢……


這讓肖紅玉著實……措手不及。


她實在無法將昨晚豺狼虎豹一般的強悍男人,與現在這個溫柔似水的男人聯係在一起。


不過……陳默天真是個很好的演員。


他現在這副樣子,著實讓人無法拒絕!


“陳總……可我不喜歡你……我隻求你別再像昨晚那樣強迫我就好,從今往後,你還是你,我還是我,這樣子行不行?”


“不行。”陳默天幹脆地拒絕。


肖紅玉的小臉馬上垮了下去。


不行那你還說這麽多廢話幹什麽!


繼續扮演你的大灰狼不就成了嗎!


陳默天突然拿起來肖紅玉的手,放在他嘴唇邊,他清冽的嘴唇輕輕吻了吻她的手,那份柔情蜜意,害得肖紅玉渾身起了雞皮疙瘩。


“我喜歡你,我愛你,我就不想讓你將我排斥在外。”


“紅玉,我要你給我一段時間,讓你愛上我的時間。”


“我保證,三個月,如果你還愛不上我,我絕對不會再強留你。”


三個月……


肖紅玉咬著嘴唇,想到的是,“那,這三個月,你還要像昨晚那樣……強迫我和你……睡覺?”


*這個詞,她高低不好意思說出口啊。


比試臉皮厚不厚,陳壞熊絕對是拿第一名的。


陳默天咧嘴壞笑幾分,“因為愛你,才會想要和你做……這是因果關係……”


“你的意思是……還是要繼續……”


那樣那樣強迫她?


“我爭取征求你的同意或者默許,或者你有興致、有反應再……”


肖紅玉的臉,一下子紅透了。


她保證她不會同意,也不會默許,但是……她還真的很難保證,她不會有反應……


陳壞熊在那方麵的技巧那麽高超……她每每都會情不自禁就淪陷進去……


這事、這事……不是意誌力可以當家的吧、


陳壞熊確實足夠陰險啊,他這樣子說話,不就等於給他自己找足了繼續欺負她、強迫她的理由?


真是一隻狡猾的狐狸!


從她一開始認識他,他就是個擅長挖坑坑害她的壞家夥!


不過……話說回來,陳默天這樣一放軟語氣,放低身段,她還真的拿他無計可施。


恨不起他來啊。


這就叫什麽?打一巴掌給個甜棗。


肖紅玉發呆的空隙,她沒有看到,陳默天隱藏的詭笑。


陳默天輕輕拉起來肖紅玉,說,“走吧,出去逛逛街,陪你買一個新手機。”


昨晚,他一氣之下,將她的笨笨手機給摔碎了。


肖紅玉拒絕,“不用買新的了。”


“我這個人不喜歡做事情虎頭蛇尾,該負責的,我一定會負全責。走吧。”


陳默天牽著肖紅玉的手,慢慢走下樓梯。


他走了幾步,就回頭對著她莞爾一笑,那份柔情,真是無法用語言來形容。


康仔站在門口,悄悄看著如此這般的少爺,他都禁不住嘴角抽搐。


汗死,這哪裏是少爺的作風?


溫柔得膩死人哦。


不知道少爺又在盤算什麽?


肖紅玉看到偌大的客廳,突然就想到了昨晚的那個方一涵。


“對了,昨晚上打我的那個女人,她怎麽樣了?”


陳默天的眉宇,禁不住輕輕一皺。


不過他一直擅長隱藏情緒,雲淡風輕的一個笑容,慢條斯理地說:


“哦,她啊,當然是安全送她回家了。怎麽,你想見見她?”


“見她?當然不是了。我就是隨口問問。”


肖紅玉禁不住又不怕死地說,“金勳金少爺怎麽樣了?他的胳膊可是因為我才受傷的。”


陳默天的臉,一瞬間就黑了下來,陰沉得厲害!


康仔在不遠處,都禁不住被凍得渾身抖了抖。、


這個肖紅玉,還真是說話不動腦子,哪壺不開提哪壺啊。


她大概不知道,今天中午,少爺還專門去了醫院,示威一場。


少爺肯定又要大發雷霆了……


可是,讓康仔出乎意料的是,陳默天用短短兩秒鍾的時間,就修整好了他的表情。


如春風般淺笑,“阿勳啊,沒事的,我中午去看過他了,傷都無大礙,要不要我們一起去看看他?”


肖紅玉嘴角都抽了抽。


不是吧?這轉變得也太快了吧?


這還是昨晚逼著她向他賭咒發誓見到金勳就遠離的陳壞熊嗎?


他沒被雷擊吧,怎麽突然變得這麽不像他了?


“你不介意我和金少爺見麵了?”


肖紅玉小心翼翼地問著,偷偷打量著陳默天那俊美的側麵。


抓著肖紅玉小手的那隻大手,微微加緊了一些。


“當然不介意。”陳默天轉臉,眯了眯豹子眼,補充,“當然,要我們倆一起去。”


就說嘛,就說鱷魚不會有好心眼的吧,他們倆一起去看望金少爺,好像向人家示威似的,即便她不喜歡金少爺,不過人家也是她的救命惡人,總不能去刺激人家的心吧。


陳默天親自給肖紅玉打開車門,猝不及防地抱起肖紅玉,將她輕輕放進汽車。


肖紅玉萬分驚訝地看著陳默天,摸著自己胳膊上蹦出來的雞皮疙瘩。


如果不是她仍舊腰酸腿疼著,她真的會以為昨晚是個夢。


陳壞熊……是不是被鬼附體了?


連康仔看著這樣細心體貼的少爺,也禁不住一頭黑線。


少爺突然這樣子……身為他多年的親信,連他康仔也搞不清楚少爺的真實目的了。


但是,康仔他可以斷定一點:


少爺,絕對不會做無意義的事情!


陳默天轉身,背對著肖紅玉,一臉的柔情全都消失殆盡。


隨之替代而來的,是一臉冷酷的戾氣。


“哎呀,壞了!壞了壞了壞了!我這下子死定了!我昨晚沒有回家住,竟然也忘了給家裏編個謊話了!死了死了死了,我老爹會殺了我的!”


路上,肖紅玉那才拍著腦袋想到這一點。


昨夜的徹夜不歸……對於一個高中畢業生來說,是不是太過分了?


陳默天開著車,淡淡地說,“已經替你打過電話了。”


“啊?”肖紅玉撐大眼睛,“誰打的?”


“我讓康仔打過電話了,說你要在公司加班,有三薪獎勵,不回去了,你妹妹接的,很開心的說知道了。”


開心?


那個認錢不認人的肖曉萌!


一聽說姐姐三薪,即便是她姐姐被賣到窯子裏,估計她都會樂得鼓掌。


這個薄情寡義的丫頭啊……


肖紅玉不得不承認,陳默天是個心思縝密的人,這些小事,他都可以考慮周到。


他的腦袋瓜子,應該比電腦都靈光吧。


一溜汽車先後停在了最大的購物商場門口,沒有人敢過來阻攔,告訴這些人,這門口不允許隨便停車。


都不傻,僅僅是看看這一溜車的車牌號碼,都知道這是惹不起的人。


陳默天下了車,給肖紅玉打開車門,不等肖紅玉有動作,他先托抱著肖紅玉,將她輕輕抱了出來。


“哎哎呀,不用抱著我了,我又不是殘疾人,放下我啊!”


陳默天輕輕放下肖紅玉,貼著她耳朵哈氣,“這不是覺得你下麵還疼嗎?”


肖紅玉羞得咬牙切齒,“你才疼呢!”


陳默天輕輕笑起來,捉住肖紅玉的一隻小手,將她帶進他懷裏,那專屬於他的動作還是依舊霸道。


“我不疼,我很爽。”


肖紅玉決定不再理會這個色家夥了。


反正是他說話,就沒有幾句是正經八百的。


一樓就有賣手機的賣場,康仔帶著幾個人在前麵當做開路先鋒,屏蔽一些亂七八糟的人。


陳默天身後還有十幾個小弟,保護著陳默天。


這群人一旦進入商城,立刻引起二樓三樓顧客的矚目。


“天哪,那是黑社會老大嘛?好有派頭啊!”


“什麽啊,你見過這麽年輕貌美的黑社會嗎?看過電視沒?黑社會都是那種很老很壯很醜的男人當老大!”


“為什麽那麽多人圍著他啊!”


“那是保鏢,拜托了,沒吃過豬頭,你還沒見過豬跑嗎?”


“他摟著的女孩子真是太好命了,為什麽她就可以傍上這麽有錢有貌的主兒?”


一些逛街的女孩子吐沫星子滿天飛地議論著。


無非,都是對於陳默天美貌的垂涎,對於肖紅玉的嫉恨。


肖紅玉早就發覺了周圍視線的高熱和不尋常,她趕緊往外掙了掙,不想和陳默天在公眾場合保持這種親密度,怎奈,陳默天就是不放開她。


“喂,我們倆不要這樣子緊挨著,離遠一點行不行?稍微遠一點就成。”


“為什麽要離遠?我們倆都發生關係了,你身體哪裏我不了解?換句話說,我身體哪裏你不了解?我們都這樣了,還有必要保持距離嗎?”


肖紅玉的耳朵都紅了。


陳默天就擅長用下流話堵她的嘴。


而她偏偏還就對這種下流話不敢搭茬。


陳默天風流蘊藉的發絲斜斜地遮著他的額頭,他那雙幽深如潭的眸子,楚楚動人。


“來,過來看看,喜歡什麽品牌的手機,喜歡什麽款式的,隨便你選。”


陳默天擁著肖紅玉,湊到手機的櫃台前,纖長的手指敲了敲玻璃。


肖紅玉撅著嘴巴,湊到櫃台前,往下看。


“哦,我絕對都無所謂吧,我不太挑的。”


“服務員,把這裏好的、貴的手機都拿出來,女孩子用的。”


陳默天淡淡地說著,信手給肖紅玉攏了攏發絲。


他那個動作溫柔的哦,不知道殺死了多少個少女的心。


“是,陳總。”


服務員對著陳默天頷首微笑,非常的諂媚。


陳總?


肖紅玉納罕,“她為什麽認識你?”


“嗬嗬,你男人很受歡迎嘛,萬眾矚目的鑽石王老五嘛。”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