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4章:三個人的相見暴風驟雨【8】
loading...

本來看稀奇的下人們,發現陳默天突然那麽陰森森的可怖的樣子,全都撒丫子嚇跑了。


方才,少爺對著那個小女孩子發火時,雖然聲音很響亮,動靜搞得很大,可是……


卻遠遠不及現在這種無聲的低氣壓可怕得很!


方一涵又不傻,她當然也能夠清楚地感覺到,陳默天犀利眸風裏毫不隱藏的殺氣。


“默、默天……我……”


方一涵幹巴巴地笑了下。


“啪!”陳默天一揚手,幹脆利索、心狠手辣地給了方一涵一巴掌。


這一掌,他當然加上了精深的內力,直接打得方一涵跌出去,趴在地板上,地板上有一口鮮血。


“嗚嗚……”方一涵一嘴鮮血,貌似牙齒都有二顆在鬆動。


那一巴掌,也把肖紅玉嚇了一跳,眉毛都禁不住跳了跳,手一鬆,捂在臉上的冰袋就往下滑。


康仔一直目不轉睛地盯著這丫頭,手很快就捂上去,幫著肖紅玉托住了冰袋,暗暗擦冷汗。


死丫頭,沒心沒肺的,自己臉腫得像是豬頭,還有心看別人的戲碼。


肖紅玉吐吐舌頭,轉臉看了一眼康仔,那表情,明顯是被陳默天的暴力嚇到了。


“天哪,陳壞熊連他老婆都打啊!他都打女人啊!”


肖紅玉小聲跟康仔嘀咕。


康仔翻了翻白眼,切了一聲,“誰跟你說,那個女人是我們少爺的老婆?她做夢呢吧,我們少爺才不會娶她。”


“她不是陳壞熊的老婆,為什麽她會在這裏?這不是陳壞熊的家嗎?”


“你不要一口一個陳壞熊!在這裏的女人就一定會是女主人嗎?來的女人多了,不都是曇花一現。”


肖紅玉明白了,這些女人,來來去去的,都是陳壞熊的小玩具。


就跟自己一個意思,一個身份……肖紅玉突然覺得心頭酸溜溜的。


“嗚嗚,默天,為什麽打我?”方一涵含著一嘴的鮮血哭泣,煞是可憐。


陳默天接過去仆人給他的濕毛巾,輕輕地擦拭著他的手,仿佛剛才扇了方一涵那一巴掌,已然弄髒了他的手一樣,淡淡的、冷冷地說,“跟你說過了,你不配喊我默天。”


“嗚嗚,如果是因為這個,我以後改,我記住了,好不好?”


“當然……很不好!”陳默天陰厲地一笑,狹長的眸子閃過一份暴虐的光澤,“你打了我的女人,我會放過你麽?”


“啊!她、她……她對你不敬……”


“我樂意!”陳默天搶白過去,“我樂意讓她對我不敬,幹你何事?我還不曾舍得打她一下,動她一指頭,你倒是爽快的很,那麽用力扇了我女人一巴掌。嗬嗬嗬,你很膽大啊,方一涵,聽說過一句話嗎,那就是,打在她身,痛在我心……你都讓我的心不得勁了,你說我會放過你嗎?”


方一涵越聽,眼睛撐得越大,現在,她連她疼痛的腮幫都顧不上了,現在,劈頭蓋臉的是對死亡的恐懼。


想不到……陳默天會那個屁大點的女孩子……如此上心!


“陳少,我是方家的大小姐,我知道我今天做錯了,請你看在方家的麵子上,饒過我這一次,好不好?”


陳默天突然爆發了輕笑,“嗬嗬嗬……這真是好笑死了……我給我的女人報仇解恨,我還管你姓什麽嗎?方家怎麽了?在我的眼裏,狗屁不是!我讓你留在這裏,不是因為你姓方,而是不想我家老爺子氣出病來,誰想到,你還真把自己當個人看了?你這真是老虎頭上捉虱子,自尋死路啊!”


方一涵真的嚇癱了,抱著陳默天的鞋子哀求,“我知道錯了,我錯了,我給她磕頭,讓她打我,讓她使勁打我,好不好?”


肖紅玉在沙發上扭著脖子看著這一幕,瘮得直咧嘴。


天哪,陳壞熊的小玩具,結局就是如此悲劇啊!


是不是將來她也有一天是這種待遇?嗚嗚嗚……


陳默天狠狠一腳踢開了方一涵,鷹目流轉,“來啊,把咱們養的那幾隻小綿羊弄過來。”


“是!少爺!”


外麵幾個小子粗粗的應著,不一會兒,就聽到呼哧呼哧動物那粗獷的喘息聲。


“啊……”方一涵一轉臉,看到了四條高大凶惡的藏獒,抱著頭就尖叫起來。


“啊……”肖紅玉在沙發上也嚇得叫起來,一骨碌從沙發上滾下去,嚇得瑟瑟發抖。


那是什麽動物?那麽高大,那麽魁梧,別告訴她,那是狗……哪裏有這麽龐大的狗啊!


可惡啊,陳壞熊真是可惡極了啊。人家養狗都是養個吉娃娃那種小丁點的,他卻養這種比老虎都嚇人的家夥。


陳默天淡淡地說,“看著手表,咱們的小綿羊興許也餓了,讓這幾條小綿羊盡情親吻方小姐五分鍾。方小姐再喜歡它們,你們也要把準時間啊,五分鍾,別累著咱們方小姐。”


“是!”


“啊!不!陳先生!不要啊!我求求你了,不要這樣啊!我錯了!我真的錯了!求求你了,嗚嗚嗚嗚,不要這樣殘忍的對待我啊……”


方一涵當然明白,陳默天嘴巴裏所說的“親吻”意味著什麽。


方一涵徹底崩潰了,跪在陳默天腳邊,使勁磕著頭,然後她又爬了兩步,向著那邊的肖紅玉狠狠地磕頭,哭著喊,“美女啊,美女你饒了我吧,我求求你了,你就是怎麽打我我都沒有怨言啊,美女,我求你了,求你替我求個情啊……”


肖紅玉也嚇壞了,手腳哆嗦,她好害怕那四條呼哧呼哧噴著粗氣的動物啊。


“陳、陳總……她既然都道歉了,就放過她吧……這四個東西弄出去吧,嚇人,太嚇人了……”


肖紅玉說話的聲音都走調了,小臉一邊腫得通紅,一邊嚇得煞白。


陳默天微微蹙眉,轉臉,注意到了肖紅玉嚇壞的樣子。


嗯,當著紅玉製裁方一涵,未免會給這丫頭留下他很血腥的壞印象……


陳默天輕輕一笑,給手下人使了個眼色,輕柔地說,“那好吧,既然我女人原諒你了,那就饒你這一次,去,送方小姐離開這裏。”


“謝謝你,謝謝陳總!謝謝你們!謝謝,謝謝!”


方一涵鼻涕眼淚一臉,使勁磕著頭,狼狽得不像樣子了。


陳默天淡淡地瞟了一眼方一涵,一擺手,幾個手下馬上架著方一涵就出去了。


康仔當然看懂了他們少爺的眼色,唉,那個可憐的方小姐啊,她真是太自以為是了,她以為她是誰?


不過說起來,也算是她倒黴。


其實,一直以來,在他們少爺眼裏,就沒有非常重要的女人。


如果方一涵打的是緹娜,或者少爺原來那些女人,少爺才不會管,估計連看都不會看。


誰讓方一涵偏偏打的人是肖紅玉呢?


肖紅玉……可不是個尋常人!


這是個非常特例的女人!


康仔撇著嘴,暗暗歎息。


肖紅玉拍著胸口,驚恐地看著那四條龐大的藏獒拽拽地出去了,她那才驚魂未定地吐出來長長的一口氣。


“媽呀,嚇死人了啊,那是什麽怪物啊,長得真凶惡。”


不過……貌似再凶惡,也沒有陳壞熊凶惡。


康仔發現冰袋掉下來了,嚇得趕緊推上去,嘰咕,“小祖宗,求你了,把你的冰袋捂好,這可是要命的事啊!”


肖紅玉捂著冰袋,席地毯而坐。


陳默天已經徹底洗幹淨了手,將毛巾往一個仆人那裏一丟,擺了擺手,淡淡地吩咐,“你們……都先回避吧。”


康仔聞聽說,立刻露出白牙,齜牙笑了。


好好好,他現在最樂意回避了!


回避了好啊,回避了他就安全了。


誰願意摻和他們倆的事情啊。


“是,少爺!”


康仔樂嘻嘻地跑了出去。


仆人們也都退出去了。


偌大的客廳裏,除了能夠聽到滴答滴答鍾表的走時聲,就沒有其他聲音了。


肖紅玉突然就覺得非常詭異,詭異得讓她毛骨悚然的。


她稀裏糊塗地跳起來,一轉身,就看到了三米外,沉靜地盯著她看的陳默天。


“啊!”肖紅玉嚇得尖叫一聲,渾身抖了一下。


這,純粹就是下意識的行為。


害怕陳默天……真的很怕他。


他武功高強,殺人輕鬆,下手狠毒,冷心冷麵,咆哮起來像是狂獅……


總之的總之,麵對著陳默天,她太沒有優勢了。


她也就是個挨打受氣的份兒……


肖紅玉幹笑一下,“那個……天也不早了,陳總,我也該告辭了……嗬嗬,你不用送了,真的,不用送了……”


肖紅玉咧了咧嘴,僵硬地挪動著步子,盡量遠離陳默天,一點點向外挪。


“你站住。”


陳默天輕輕地說著,同時微微轉身,看著想要逃之夭夭的肖紅玉。


“啊?還有什麽事啊,陳總?他們都走了,我也該走了,你好好休息吧。”


陳默天仿佛聽到了什麽好笑的事情,譏諷地一笑,翻起魅惑的眼眸,盯著肖紅玉,說:


“丫頭,貌似……我們倆之間,還沒有算清帳吧。”


嗝兒!(⊙_⊙)肖紅玉被嚇得雙腿開始沒出息地發顫了。


“算、算什麽賬啊?我、我們哪有什麽帳可以算?”


靠靠滴,這個陳壞熊白長這麽漂亮了,純粹就是個浪費,壞人為什麽要長得這麽迷人啊啊啊!


“陳總,你真會開玩笑……嗬嗬,太逗了……我們剛才不是已經把該說的都說完了嗎?”


“陳總啊,你看外麵都黑天了,是該休息的時間了,你的時間也挺寶貴的,我就不耽誤你了,拜拜了。”


肖紅玉一看,陳默天眯著眼睛,正緩緩地向她靠近過來,她嚇得嘴唇都抖了,慌裏慌張地說,“陳總!你不用送了,真的不必送了!”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