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9章:三個人的相見暴風驟雨【3】
loading...

房間裏響起鼓掌聲,還有看熱鬧的笑聲。


雷蕭克將胳膊攤在沙發上,寬慰地看著那邊接吻的兩個人。


當然,他看出來了,人家肖紅玉壓根就是被迫的,人家現在還在金勳的懷裏亂掙呢。


唉,阿勳這小子真是悲催,第一次遇到拒絕他的女孩子吧。


陳默天講完電話,轉身,很自然地拿起酒杯,拿著酒杯往嘴邊送,一麵緩緩抬起眸子。


(⊙_⊙)


他看到了什麽!!!


啪——!!!


一個清脆的聲音,陳默天直接狠狠捏碎了手裏的酒杯!


酒流淌在陳默天的手上,陳默天的手指尖透著斑斑點點的血跡。


呼哧!一下子,陳默天直接像是颶風一樣,猛然站立了起來。


眸子,瞪得很大很大。


眸間,在短短瞬間,刮過去一陣陣狂風。


“啊!默天!你怎麽了?”


雷蕭克嚇一跳,他詫異地看著陳默天反常的表現,看了看陳默天流血的手,又看了看陳默天那殺人的目光。


雷蕭克嚇一跳,他詫異地看著陳默天反常的表現,看了看陳默天流血的手,又看了看陳默天那殺人的目光。


額……所有人的視線,全都集中到了陳默天身上。


連金勳也停下了動作,舔舔嘴唇,轉臉,詫異地看著陳默天。


呼哧呼哧呼哧……陳默天死死瞪著金勳懷裏的肖紅玉,胸膛劇烈地起伏著,呼吸那麽粗獷而急促。


即便手指尖在滴答著鮮血,他都兀自不覺,拳頭,在腿邊一點點攥緊了。


肖紅玉懊惱極了,竟然當著這麽多人,被這個金勳強吻,靠了,如果不是因為他救過自己,胳膊還有傷,她真想狠狠咬他幾口。


肖紅玉氣鼓鼓地抬頭,一臉惱羞成怒的緋紅,一抬臉,竟然看到了暴戾殺氣的陳默天。


“嗬!”肖紅玉身子狠狠一抖,眸子瞪圓,不敢置信地揉了揉眼睛。


不是吧?她不是在做夢吧,為什麽……她竟然會在這裏看到了陳默天?


媽呀!她不會這麽倒黴吧。


冷汗,一滴滴從肖紅玉額頭上滑了下來。


陳默天在那一瞬間,腦子裏劃過無數個念頭。


肖紅玉!竟然是肖紅玉!


阿勳心心念念的喜歡的女孩子,竟然是肖紅玉!!


上帝,你還能夠再捉邪點嗎?


吻、吻、吻、吻……媽的,金勳這個小子竟然吻了肖紅玉!


驚濤拍岸的狂怒,一瞬間就席卷了陳默天!


是的,除了憤怒,他沒有別的情緒了!


憤怒!要殺死無數人的憤怒!


肖紅玉,你竟敢和別的男人……接吻!


誰給你的這個膽子!


金勳尚且不知道風雲變幻了,仍舊笑嘻嘻地對著陳默天說,“默天啊,我給你介紹一下,這就是我的女朋友,肖紅玉。紅玉,這是我最好的朋友,默天。”


肖紅玉聽到默天兩個字時,身子又抖了抖,滿臉驚慌地往後退了退,一個字也說不出來。


難道要她說,嗨,晚上好啊,陳總。


還是要說,真巧啊,陳總,這個世界真小啊。


天哪,她哪裏能夠跟一個和自己發生過男女關係的上司,說出這等無厘頭的話?


死神啊,你現在帶走我吧。


陳默天眯了眯眼睛,一臉陰鷙,無數殺氣在他額間回旋,他冷笑一聲,


“哼!是嗎?”


這簡單的幾個字,已經明顯地將他不悅的情緒透露出來,頓時,整個房間的空氣,驟然降低!


寒氣逼人,零下幾十度的跡象,結冰了。


金勳皺了皺眉頭,仍舊不知死活地摟著肖紅玉,望著陳默天那陰沉的俊臉,莫名其妙地笑笑,“哈,怎麽了?默天?為什麽這種表情?”


雷蕭克也蹙起眉頭,越發覺得瘮得慌,緩緩站了起來,去拉陳默天的胳膊,“默天……怎麽……”


啪!


陳默天狠狠甩開了雷蕭克的手,力道之大,令雷蕭克暗暗咋舌。


從陳默天的力道來看,就知道,他這回的怒火,非同小可!


肖紅玉已經嚇得腿都軟了,癟著小臉,縮著脖子,很想就此遁形。


怎麽辦,怎麽辦,看著陳壞熊那張臉,肯定是要打死她的樣子啊。


房間裏的氣氛,完全僵住了,凍結了。


所有人都嚇壞了,因為陳默天突然之間可怕的眼神,而嚇得動也不敢動,大氣不敢出。


陳默天眼睛像是利劍,幾乎可以冷冰冰的穿透了金勳。


他咬緊了薄唇,突然伸手,拿起來一瓶酒,“啪!”狠狠摔在地上,酒水四溢,玻璃橫飛。


“啊……”肖紅玉被陳默天突然之間的狂獅動作,嚇得尖叫一聲。


所有人都被嚇得渾身抖了抖。


咣!接著,陳默天一腳就跺翻了一張桌子,稀裏嘩啦的東西摔得滿地都是。


雷蕭克也被陳默天嚇住了。


“默、默天,默天啊,有話好好說……”


暗暗的,雷蕭克意識到什麽,一個很可怕的猜測,劃過他的腦子。


金勳瞪大眼睛,疑惑地盯著陳默天。


“默天,你到底怎麽回事。你不要嚇壞了我女朋友。”


說著,金勳摟了摟肖紅玉,將她往身後送了送。


陳默天暴怒地冷笑著,一步步走過去,“你女朋友?你說她是你女朋友?”


陳默天咬牙切齒的說著,一把抓住了金勳的衣服前襟,用力向上一提!


那麽高大精壯的金勳,竟然就被陳默天給提了起來。


“啊……”肖紅玉嚇得手腳都哆嗦了。


屋裏所有的人,全都驚得一口氣站了起來。


雷蕭克驚呼,“默天!你做什麽啊!”


雷蕭克疾步跑過去,死死抓住陳默天的手,焦急地喊道,“默天!你瘋了嗎?你這是幹什麽!你不可以傷害阿勳的啊!”


陳默天的眸子,深了又深,變換了好多個顏色,終於,他憤恨地吐了口氣,將金勳狠狠放下。


即便這樣,金勳還是被他摔得一下子坐在了地板上,正好碰到了他受傷的左臂。


“額啊……”金勳疼得死死皺著臉。


金勳坐在地上,馬上下意識去抱著左臂受傷處,不斷地吸著冷氣,因為傷口撕裂開來,他疼得冷汗一下子就滑了下來。


白色的紗布,慢慢旋開了紅色,紅色一點點加重,加深!


“啊!你的胳膊!傷口又開了吧?慢點慢點……”


肖紅玉一見到那鮮紅的血,馬上就禁不住心尖都在疼,她這個人素來就心軟,看不得別人流血流淚的,看到別人流血,她先嚇軟腿了。


肖紅玉嘶嘶地也吸著冷氣,小心地扶著金勳,慢慢站起來。


雷蕭克也湊過去,攙扶著金勳,看著金勳滲血的胳膊,擔心地問,“怎麽樣?要不要馬上去醫院?”


金勳看了一眼肖紅玉,不想她太擔心,搖搖頭,慘白著臉,苦笑,“沒事。”


陳默天一直眯著眼睛,咬著牙,凶巴巴地瞪著肖紅玉和金勳。


“肖、紅、玉,你很心疼他?”


陳默天冷颼颼地質問。


一字一句,很慢很慢,也同樣寒徹逼人!


肖紅玉抬起臉,看著震怒的陳默天,嘰咕,“你這是幹什麽啊,不是他的好朋友嗎,那你幹嘛那樣摔他?他的胳膊上有好長一個口子,你怎麽可以這樣對待一個病人啊!真是的,看到了嗎,都被你弄得流血了!”


陳默天直接就拔高聲音,獅吼過去,“我問你,是不是心疼他!!!”


因為發怒,他本來就白皙的臉,此刻白得瘮人,透著一份冷血的青白色。


眸子更深更毒,幾根血絲在他眼白上突起著,一簇簇嗜血的火苗在他眼裏跳躍。


如此失態,如此狂怒的陳默天,都是雷蕭克和金勳不曾見到的。


就像是……地獄的魔王終於發飆了,走火入魔一般的狂暴。


肖紅玉被他吼得,渾身顫抖著,眼淚汪汪的。隻剩下了害怕,哪裏還能夠說出來一個字。


金勳歎口氣,將肖紅玉攏在他身後,盯著陳默天,沉沉地說,


“默天,你到底怎麽了,有話說清楚,你衝著我女友發什麽火?我讓你說清楚,你為什麽突然變成這樣!誰得罪你了!”


其實,陳默天如此反常失控的表現,也讓金勳暗暗感覺到一些什麽,隻不過,他不想往那個崩潰的方向去想。


“哈!你女朋友?你太可笑了!肖紅玉是你女朋友?肖紅玉,你親口告訴他,你到底是不是他的女朋友!你倒是說啊!”


陳默天冷笑連連,手臂抬起來,一下下重重的凶狠地指著肖紅玉,說一句,就指一下。那副樣子,真像要將肖紅玉給弄死似的。


轟……雷蕭克心頭那不祥的預感,開始了報警。


天哪,不要啊,不要那樣子戲劇性啊!


那會不會出人命啊……


金勳淡淡地轉臉看著肖紅玉,想了一下,深吸一口氣,再去看陳默天,顫聲說,“別逼她,有話,你直接說給我。我聽著!”


陳默天強忍著將要噴出胸膛的怒火,深深地喘息,再次烈烈地吐氣,陰冷地說,“好,我來說!金勳,你這個女朋友,是我陳默天的助理,而且是搞上床的助理!聽懂了嗎?你現在聽懂了嗎?”


嗬——所有人,全都驚得狠狠驚呼。


雷蕭克馬上就用拳頭狠狠敲著自己腦殼。


真的是……不幸撞車了……


這事……太讓人頭疼了。


“什、什麽?”金勳的聲音抖起來,右手也在抖,大口喘息著,猛地去看肖紅玉,好看的眼睛使勁眨著,“你說什麽?紅、紅玉是……是你所說的那個初什麽……”


陳默天狠狠抿著唇,咬著牙,重重地點頭,“正是!!”


肖紅玉慘白著臉,渾身哆嗦著,站在那裏,整個人都呆呆的,長長的眼睫毛不斷地顫抖著。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