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5章:我可還沒吃飽【6】
loading...

“啊……給我毯子!”


肖紅玉怪叫一聲,使勁將毯子往自己身上裹了裹。


陳默天就嗬嗬地輕笑起來。


船,依舊在緩緩前行。


康仔依舊坐在二人的對麵,低頭看著他的電腦。


兩個人裹著一條毛毯,坐在一起。


肖紅玉感覺到某隻毛手向她探來,


停在了她的腰間。


肖紅玉瞥了一眼陳默天,人家才不看她,


恍如什麽事情都沒有發生一樣。


唉,腰就腰吧,隨他去了,覺都睡過了,還怕他摸個腰嗎?


肖紅玉對於陳默天這個侵犯動作,聽之任之了。


可是接下來……


他的另一隻手,赫然越過了她的裙子,


鑽進她的裙底,竟然摸到了她的腿間!


天哪,不是吧……他要幹什麽?


肖紅玉先是快速看了一眼康仔,那才驚慌地去攔截。


她抓住了他的手。


肖紅玉驚得眼皮都在顫抖。


乖乖滴,這個小子,鬼膽的太大了吧!


誰料到,下一秒,陳默天就用扳著她膀子的那隻手,一下子扳住了她的大臂,


她的胳膊馬上麻了,動不了了,


而這邊這隻手想要過去協助,


又被他身子別在了身後。


就這樣,陳默天用上了他的武功底子,輕鬆製住了肖紅玉,


然後……堂而皇之地將他的手……探了過去。


幾分鍾之後……又是幾分鍾……


而肖紅玉吞了好幾口口水,


顫抖著嘴唇一眼一眼地去看陳默天。


陳默天似乎感覺到了她那份灼熱的目光,看向她,


用一種非常霧氣蒙蒙的目光看著她,裝作很好奇地問:


“你怎麽了?想說什麽嗎?


有話你就說嘛,幹嘛這份難耐的表情?”


肖紅玉狠狠咬緊了嘴唇。


靠靠滴!


死陳默天!


你這個超級大混蛋啊啊啊啊啊!


你讓我怎麽說!怎麽說!


難道要我說,喂,混蛋,將你的手,從我腿之間拿走!


難道要我說,陳默天,你的手在我腿裏麵,動什麽動!滾開啊!


嗚嗚嗚,這話,可怎麽說?


這個混蛋,明明知道她的目光是什麽意思,那是討伐,那是責難,那是氣憤!


他卻還故意裝作不知道,那樣欠扁地問她。嗚嗚嗚……&


“你……你不覺得熱嗎?”


肖紅玉忍了又忍,臉部痙攣著結結巴巴地說。


靠了,他的手,真是惡心啊,


就那樣鑽進她的裙子裏,撩起她的小內內,


往她本來就酸痛的地方……侵犯!


肖紅玉被他的動作,搞得眉毛都在哆嗦。


“熱?不熱啊,我絕對正正好好,我覺得感覺很不錯。


怎麽?你熱嗎?”


陳默天笑得壞壞的。


突然,他的手,略略加了點力氣,


馬上!


肖紅玉“嗯啊!”一聲嚶嚀,身子馬上就軟了,


一下子撲進了陳默天的懷裏。


下麵……麻酥酥的……她沒臉活了啊!


陳默天就此一手摟住她肩膀,


沉笑著說,“哦,原來你是累了啊,那你就閉上眼睛歇一歇先。”


歇你個大頭鬼啊!


讓你攪得哪裏能夠閉上眼睛?


想要叫啊,想要扭身子啊,想要大口大口的喘息啊!


“停、停、停手啊……拜托你停下啊……


別弄了……要瘋了啊……”


肖紅玉無力的趴在陳默天的耳邊,小聲小氣地哀求著。


陳默天輕輕地側轉一點臉,


他的臉頰,就那樣貼著她的臉,


兩個人耳鬢廝磨,無比和諧親密的景象。


他詭笑,清冽的口氣噴在她腮上,癢癢的,


“聽不懂你說什麽哦,你讓我停下……什麽?”


而遮擋在毯子下麵的他的手,仍舊在不懈的繚繞著……


肖紅玉呼吸都是斷斷續續的,熱烈烈的,


她真怕她下一秒就忍不住,破裂、零碎的呻吟就從嘴巴裏冒出來,


她真怕啊……


很可憐地在陳默天耳邊急促地遞著氣息,“求你了……


別再動了……我、我好難受……”


現在,她全身所有的神經,全都集中到了她那個敏感的地方,


他手指的靈動,他的輕重緩急,


全都牽扯了她的神經。


他沒動一下,她就禁不住大腿輕輕戰栗幾下,


該死的,他的手指是不是帶了魔法,


為什麽她現在隻想吟叫幾聲?


好熱,好熱,好熱啊……


“求你了,求你了啊……”


肖紅玉要哭了。


陳默天感覺到了指尖的潤滑,他心下一陣陣吸著氣,


充分體味著這個敏感丫頭的美好,


說,“哦,那你說,你愛我,然後親親我的嘴。”


“啊!什麽?”


(⊙_⊙)


肖紅玉瞪大眼睛,不敢置信。


這人,變態吧?


非要逼著人家說言不由衷的話,幹什麽!


“不是求我嗎?怎麽,不想說?”


陳默天挑了挑眼角,手上又改了個刁鑽點的角度……


稍微那麽一加力……


“啊……”肖紅玉渾身仿佛中了點擊,狠狠一個抖,


又忍不住哀鳴幾聲。


受不了了啊!


要死掉了啊!


肖紅玉抖著嘴角,急促地小喘著,


趕緊地說,“我愛你……”


然後撅起紅嘴,罩著陳默天的嘴角快速地親了下。


快如,蜻蜓點水。


陳默天淡淡一笑,“你說的什麽啊,你剛剛說的什麽啊,


聲音那麽小,我都沒有聽到。重新來。”


啊!


可惡啊可惡!


肖紅玉狠狠心,緊緊縮著兩腿,


將要崩潰地大叫道,


“我——愛——你!”


然後狠吸一口氣,使勁朝著陳默天的嘴,“吧唧!”一下,


親了一大口。


她剛要離開,陳默天一側臉,就狠狠捉住了她的唇,


帶動著她,又是一番熱烈地糾纏。


吻夠了,陳默天果然很“講信用”,


從她腿間撤走了作惡的手,


卻眼睛一抬,看著康仔,淡淡地問,


“肖紅玉剛才向我表白,這番良辰美景,不錄下來的話,康仔你真該叫豬頭。”


(⊙o⊙)…肖紅玉一臉懵懂,還沒有明白過來。


康仔這才抬起頭來,淺淺一笑,


將他手裏的上網本的大屏幕轉向陳默天,


當然,肖紅玉也可以看得見那大大的屏幕。


“少爺,放心,全程錄下了。你看。”


按了播放鍵,就看到裏麵,


一個齊劉海的女孩子,拚了命大叫著:我愛你!


然後,撅起嘴巴,親向人家絕美的男人……


額(⊙o⊙)…


這、這……


這是什麽狀況?


肖紅玉手指頭從毯子裏鑽出來,哆嗦著指著那平板電腦,


眼睛瞪得銅鈴般大而圓。


“陳、陳默天!這、這是……”


“某人在某天向我激情表白,這等千載難逢的好日子,


我一定要留作紀念啊。你覺得呢?


是不是畫麵拍得很唯美?


當然了,如果這個片子裏麵的女主長得太漂亮點就更好了。


對不對?嗬嗬嗬……”


肖紅玉徹底氣瘋了,嚎叫著,“姓陳的!你還能再壞點嗎?


我和你勢不兩立!我要殺了你!!!”


肖紅玉向前撲去……


噗通!再一次,肖紅玉悲催地落水了。


陳默天斜靠著船隻,一點也不著急,給肖紅玉丟下去一個救生圈,另一頭的線他扯在手裏,


輕笑著說,“紅玉啊,想不到你這麽喜歡河水啊,


其實遊遊泳有益於長個子的,嘖嘖,你那身高,也確實該多鍛煉鍛煉的。”


“啊啊啊啊!陳默天!我討厭你!討厭你!”


肖紅玉將腦袋圈在救生圈裏,拍著水大喊。


其實水裏蠻好的,水溫正好,清涼涼的,


她這樣被陳默天拽著,她整個身子漂在救生圈裏,很有趣的。


到岸了,陳默天覺得肖紅玉的氣也差不多消了,


應該在水裏也玩夠了。


就立在岸上,向水裏的肖紅玉伸過去手臂。


“來,我的小東西,該回去泡個熱水澡了,否則容易感冒。”


肖紅玉剛想遞過去她的小手,突然又躊躇了。


陳默天微微蹙眉,猜想著肖紅玉此刻的念頭,還是有些不解,就彎下腰,


小聲問她,“怎麽了?”


肖紅玉苦巴著小臉,臉蛋上又浮上來幾層紅雲,


瞄了瞄那邊幾米外的康仔,小肥爪子向陳默天招了招。


陳默天再次彎腰,將耳朵遞過去。


肖紅玉那才害羞地說,“哎呀……剛才在水裏泡著玩的時候……內褲給掉在河裏了……”


“啊?什麽?”


陳默天不敢置信地想笑地撐大好看的眸子。


“你小點聲啦!你還好意思說!都怨你!


你剛剛……給撥拉下去……很容易就滑下水裏了……”


陳默天咬著嘴唇,克製著大笑的衝動。


這個小丫頭,還真是洋相百出。


“康仔,再拿塊幹毯子來。”


“哦,給您。”


康仔又從船上找到了一塊幹爽的毯子,遞給了陳默天。


(⊙_⊙)肖紅玉愣了一下,看著毯子,氣呼呼地說:


“這不是還有毯子嗎?


那你剛才非要和我共用一條毯子,還說什麽隻有一條……”


陳默天蹙眉,假裝想一下的樣子,“哦,你是說毯子啊,


是啊,是有好多條的,可怎麽辦呢,


我就想讓船上隻有一條毯子,我們倆好裹一條啊,嗬嗬嗬。”


陳默天傾國傾城地笑著,水裏的肖紅玉真想抓爛他那張俊臉。


壞蛋,十足的壞蛋!社會的敗類!萬惡的資本家!


再氣憤,再義憤填膺,目前也隻能低頭做小。


沒法子啊,誰讓她目前是深陷囫圇呢。


如果就此這樣從水裏爬上岸,


裙子全都濕透了,緊貼著身子,


那下麵沒有了小內內……就一目了然了!


啊啊啊啊……都怪她剛才太貪玩了,


還學著人家海底世界的潛水員,玩什麽蹬水……結果……


悲催的。


最後,肖紅玉被陳默天裹在毯子裏,就像是裹了個肉粽子,


然後打橫抱在懷裏,隻露出來個她的小腦袋。


她覺得好別扭,想要將毯子扒開一點,露出點她的胳膊,


卻被陳默天喝止:“別亂動,你真的會感冒的。


到了別墅裏,直接將你丟進熱水裏泡個透。”


肖紅玉暗暗撇嘴。


陳大總裁,你這麽壞心眼的家夥,求你就不要再裝好人了。


切,你會真的關心我嗎?


雖然聽著那語氣,真的很逼真,仿佛你真的非常關心我身體似的,


不過……哼,在毯子下麵,你方才如何欺淩我的,我是不會忘記的!


陳默天屏蔽了所有人,


他獨自一人抱著肖紅玉回到了別墅,


踢開了房門,將肖紅玉放進浴盆裏,裏麵不知道誰已經提前放好了溫水。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