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業餘的?【3】
loading...

陳默天的臉又禁不住沉了沉,腦子裏不由自主就回想到她方才擠在桌子上時,露出的領口裏的那抹粉紅色的迷人的風景……唉……就說了機不可失失不再來的……他剛才應該報複性地狠狠狂吻她一會子才對的……


“肖紅玉同學,我想接受了十二年教育的你,應該已經理解了我剛才的話了吧?”陳默天緩緩從椅子上起身,邁著悠閑的步伐,一點點走向肖紅玉,他很優雅,很有氣度,走過來時,那副表情那副神態那個氣質,就像是帝王在散步一樣,可是!分明給她的那個氣場,就像是他要將她生吞活剝一樣,嚇得肖紅玉幾次想要狂衝出去,然後玩遁形。


“理、理解了……”


肖紅玉傻乎乎地點了點腦袋。


陳默天那一米八八的大塊頭已經逼到了她身前,肖紅玉下巴上掛著幾顆晶瑩的水珠,手裏還兀自拿著水杯,大睜著黑白分明的眸子,無措地抬臉仰視著他。


他太高,走近了,近在咫尺時,她就必須要仰起頭來。


悲催的!這男人,好好的,幹嘛要長得高?不嫌麻煩嗎?


她下巴上掛著的幾顆水珠,仿佛癢癢撓,在陳默天心頭撓著,撓得他呼吸有些亂,有些粗。


一隻手捏起來她的下巴,俊臉往下壓,鼻尖幾乎抵到她的鼻尖,嘴唇幾乎觸到她的嘴唇,輕輕地啟唇噴氣,“那你,說來聽聽,你理解了什麽。”


怦怦怦……肖紅玉感覺自己這一刻要死掉了。


好可怕啊!


這個陳大總裁年齡不大,長得還像是一幅畫,可為什麽逼近人的時候,眼光那麽嚇人?好像要吃人!


“理、理解了……你做鴨鴨一夜的價碼是一千萬……”


陳默天吸口氣,聲音往下走,“去掉那‘做鴨鴨’三個字!!”


“哦,哦……你一夜的價碼是一千萬……”


“嗯,什麽時候給錢?”


“我……我給不起啊……”


陳默天總算笑了,紅唇展展,“你當然給不起。你說,你該怎麽償還我這一千萬呢?”


兩個人的嘴唇離得太近了,他噴出來的清香的熱氣全都噴灑在了肖紅玉的臉上,烤得她一陣陣彌亂,眼睛都幾乎要睜不開。


“嗚嗚,陳總,你就給打個折扣吧?”


肖紅玉撇著嘴哭腔哀哀道。


陳默天猛然扭過去臉,不讓肖紅玉看到他的表情,偷偷笑了兩下。


哈哈,這個丫頭……太有趣了。打折扣?


再轉過去臉時,哪裏還會克製自己,陳默天略略調整了下臉部的角度,找準了方向,對著她的粉唇就狂撲了過去!


狂熱的吻住她,一手攏過去,攏住了她的腰肢,不讓她亂動,一手*她的發絲裏,輕輕地揉著。


小小的肖紅玉,就像是一隻小白兔,被這隻張牙舞爪的狼,完全嵌在了懷裏。


肖紅玉完全懵掉了!她何曾遇到過這種陣勢!


吻啊!還是狂吻!還是暴風驟雨般的烈吻!


她、她、她可是連初吻都不曾送出去過!


隻覺得嘴巴裏的舌頭完全不聽使喚了,被衝進來的他的舌,撩得亂七八糟的,一團團的火氣隨之襲來,她力圖推出去他,也是無濟於事,送也不送不走他,他的舌是鐵定了賴在她裏麵的。


最後,她哪裏還有一絲氣力,軟軟地扒著他的衣服,軟化在他懷裏,任他索取。


陳默天感覺自己腦袋秀逗掉了!


靠了,他為什麽要吻她?


吻也就吻吧,淺嚐即可也就是了,為毛會把這個吻變得這麽*,變得這麽冗長,變得這麽深入!


對這個傻丫頭,他憑什麽要這麽好?


吻起來她,將他的看家本領都拿出來了。暈死啊。


不過……說真的……這丫頭的嘴唇……滋味好好……吻起來,讓他有些不能自持,好像從小腹往上升騰起來一股股火焰,燒得他焦渴異常。


陳默天放開了肖紅玉之後,他那雙狹長的美眸散發著魔王的邪光,眼底一份貪念劃過,猩紅的眼瞼讓人心駭然,向著她的臉噴灑著一股股熱氣。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