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9章:想清醒的時候要了你【22】
loading...

電流,一波波,強悍地襲擊著她,


她感覺她整個人都飄到了天空中,


她情不自禁地輕哼著,扭動著,


仿佛在腦袋裏,劈裏啪啦一瞬間綻放了無數的煙花。


她是誰,他又是誰,都無關緊要了,


她隻知道,她要死了,她要快樂的死掉了。


她的小爪子下意識地一下下抓著他柔軟的頭發,抬起下巴,使勁喘息著。


陳默天眯了眯眼睛,渾身似火,全身的血液都在倒流,


他第一次如此珍視一個女人,伺候女人一直是陳默天所鄙視的,


他在男女之事上,一直像是個帝王一樣,隻是享受,從未付出過。


而今……他自己多不曉得他為什麽會這樣……


能為一個女人做的,他都做了。


吻遍了她的全身,小心翼翼地賣力地挑起著她全身的敏感點,


溫柔而又纏綿。


小東西,我是不是對你,已經足夠好了?


很顯然,肖紅玉這個沒有什麽經驗的小丫頭,完全臣服了,


她癱成了一汪春水,小臉因為情欲的撩起,而漲紅了小臉。


美得不可方物!


“你真是個誘惑男人變壞的小果子……”


他輕輕呢喃著,重新捧了她的臉,狂暴地親吻。


在小丫頭迷迷糊糊的,完全沉醉的時候,


悄悄抬起了她的腿……


她像是一條奶白的小魚兒,被他吻得七葷八素的。


突然!她耳邊傳來一聲野獸般粗獷的低嘯!


陳默天咬緊了貝齒,眯緊了眸子,


有力的勁腰,狠狠沉下去!!


一片緊致的溫熱,即刻就包圍了他。


讓他禁不住輕輕鬆口氣,一份份強烈的滿足感升上心頭。


“啊——好痛——唔唔……”


肖紅玉猛地撐大眼睛,哀叫一聲,可是不等她大哭,她的嘴巴就被他的吻封鎖了。


肖紅玉的小爪子開始敲打著壓在身上的男人,


她想要並緊雙腿,可是哪裏可以,他的身體完全占據了她的空間。


痛,痛,痛……好痛,好痛,痛死了!


為什麽會這麽疼?


為什麽啊?


不是經曆過第一次**了嗎?為毛還會這麽痛?


誰來給她解釋解釋?


肖紅玉一時間,痛得有些眩暈。


如果不是他的嘴唇堵住她的嘴,她要嚎啕大哭的。


而陳默天咬著牙停在那裏,她的初次,她的緊致,都讓他暫時不舍得繼續前進。


“唔唔唔……”肖紅玉像是八爪魚,兩隻腳也開始不安分了,一下下踢打著他的腰,她要他滾出去啊!


結果……她這個動作……徹底撩起來了陳默天強忍著的大火。


陳默天狠狠吐出來一口熱氣,嘶啞地粗喘著,


開始猛烈地在她身體裏馳騁。


每一次強悍的衝撞,都幾乎讓肖紅玉窒息過去,


她的小手,無力的推著他堅毅的胸膛,


卻根本推不開他一浪又一浪的狂攻。


她的叫聲,不受控製地飆升在房間裏。


好久好久……好久……


在肖紅玉以為她一定會死掉時,疼痛感竟然一點點遠去,


代替而來的,竟然是……一波波逐漸洶湧的……快意!


她想告訴他,她不想叫的,她不想太丟臉的,


可、可是……不叫貌似不行……


而現下……不讓她扭擺著身子,貌似也是不可能的……


就這樣,肖紅玉在他強悍的攻勢下,從活著變成了死過去,又從死過去轉而活過來……


當一切在洶湧澎湃地進行中時,她才知道,什麽羞恥感,什麽氣憤,什麽懊惱,全都統統被pia到了九霄雲外,你哪裏還有心思去考慮這些?


所有的動作和反應,全都是下意識的行為。


你需要的,隻有體會,再體會,不斷地服從著感官的感受,忘卻自己,忘卻所有,隻剩下兩具身體的翻滾。


又是很久很久很久……


肖紅玉趴在床上,咬著枕頭,哀怨地嘀咕,“我好累……好累好累……”


仍舊在辛苦工作的男人粗喘著哄她,“這就好了,這就好了……馬上……”


滾他的馬上吧!


他都說了好幾個馬上了,也沒有見馬上結束!


啊啊啊啊……她真的好困好累啊!


為毛他的體力那麽綿長持久?


為毛他就不覺得累?


氣死她了啊啊啊!


“不是說馬上就結束了嗎?為什麽還要……”


肖紅玉被他抱在身上,撇著小嘴看著精神矍鑠的男人。


她真想幾爪子抓爛他這張迷惑人心的俊臉啊!


她好累好累啊!


真的好累……雖然也有快樂……


“嗬嗬,馬上就結束,真的,這回是真的……”


終於,在他教給她,主動迎合他時,他才算放過了她。


他在她體內咆哮著,她華麗麗地累暈過去了。


陳默天滿足地離開她,渾身活力無限,仿佛每個神經,每個毛孔都在暢快地舒展著。


這丫頭,滋味真是棒極了。


低頭,在她小臉上親了又親,


那才輕輕抱起來她,去浴室裏給她清洗。


她柔軟地陷在他的懷裏,


仿佛一個無知的孩子,


那麽柔弱,那麽無助。


陳默天小心地給她清洗著,突然就看著她的小臉,怔住了。


“我……是不是對你……太殘忍了?”


這個念頭一瞬間占據了他的腦海,他有些不能呼吸,


卻又看了看她的小臉,咬緊了牙關。


夜,已經很深了。


外麵的空氣非常清涼,帶著一陣陣青草和泥土的清香。


陳默天穿著長款的睡衣,撐開露台的玻璃門,


站在歐式精美的露台上,


望著天上的星辰,眸如海。


啪嗒!


他點燃了一支香煙,


眯著遠處,深深吸了幾口,


繼而,嫋嫋煙霧四散開來,


將他這個雕塑一般俊美的人兒,籠罩在氤氳中。


他朝著冷空氣嘲笑了一番,


轉身,往裏麵看去。


橘色的台燈,一圈光暈下,


那個小巧玲瓏的小東西,蜷成一團,正睡著。


床單上,有一片觸目驚心的梅花,


鮮豔,而絕美。


“小東西,你這才完全屬於我了。”


他指尖點點紅光,與星光遙相輝映,那麽神秘,那麽寂寥。


他發絲輕輕飛揚,清麗邪性地笑著。


美得驚心動魄,而又暗香襲人。


沾染了一身夜晚的露水,他涼涼地步入房間。


褪去睡衣長袍,他那身精壯的身材暴露在空氣裏。


果然是絕色難求!


他像是獵豹一樣,輕輕走到床前,拉開絲被,


滑進去……摟住了那個溫熱的小東西,


緩緩閉上眸子,嗅著她身上淡雅的清香。


微微地歎息……


就這樣吧……就這樣吧……或許,可以彼此溫暖。


肖紅玉認為自己是做了一個荒唐的夢,絕對是的。


她睜開眼睛,長睫毛還在忽閃著,她就已經開始在屋子裏打量,尋找。


唔,沒有男人,沒有夢裏凶悍的陳壞熊。


房間裏隻有一個她。


哈哈,謝天謝地,還好那是個夢。


卻又冷汗了。媽媽的,她竟然也開始做春夢了嗎?


“唔,都白天了啊,讓我看看幾點了。”


肖紅玉轉身去拿床頭櫥上的小鍾表,卻在轉身那一刻,


“哎喲……好酸好痛啊……”


她整張小臉都皺成了團團,全身一時間都不能動了。


腿,稍微動一下,就酸得要命!


連著後腰也是酸疼的,她稍微提一口氣,都覺得全身的骨頭都被拆掉了,


好像是全身的零件被拆卸了。


自己怎麽了?


肖紅玉吸著冷氣,茫然地睜大眼睛。


疼……酸疼……兩條腿尤其地酸疼……


用心地去感受一下,確切的說,應該是……腿之間……那個部位……特別的疼!


“啊啊啊啊……不是吧?”


肖紅玉猛然驚叫起來,小手捂著臉,不敢置信地渾身發抖起來。


不會的,不會的,那不會是真的,應該是個夢,對,是夢,那是夢!


肖紅玉顫顫巍巍地,小心翼翼的,使勁祈禱著,輕輕掀開了絲被……


心驚膽寒地往床單上看過去……


呼呼呼……她大大地鬆了一口氣。


還好,還好……


還好床單是雪白雪白的。


哎呀呀,嚇死她了哦,她還以為她被……


冷汗,再冷汗。她又不是第一次了,即便什麽了,也不會有血啊!笨死自己了!


還好是虛驚一場。


天亮了嗎?


肖紅玉跳下床,正要往窗戶那邊走,又蹙起眉頭。


咦,不對啊,為什麽感覺身上涼涼的,缺少點什麽?


低頭一看……


“啊啊啊……為什麽我是什麽都沒穿的?為什麽我是赤條條的?為什麽?”


記憶,像是潮水一般,洶湧地向她湧來。


她吃晚飯,喝酒,和陳默天擺手道晚安……


她回到房間,高興地泡澡……


他突然冒了出來……可怕地退衣服……


與她身體貼合,她主動去吻他……


她被從門口抱到了床上,他邪笑著壓了下來……


“天哪,天哪,這是真的嗎?”


肖紅玉忍著腿間的酸澀,走到牆角,提起來地上的一堆床單……


一點點提起來,一點點攤開了去看……


“啊啊啊!”


終於,肖紅玉傻了眼。


她看到了什麽……


她看到了一朵豔麗的血花……


嗚嗚嗚……這說明什麽?


這說明!她昨晚確確實實和陳壞熊那啥那啥過了!


天哪,地哪,為什麽這樣子啊!


肖紅玉揉著自己頭發,開始萬分糾結。


她糾結的是……她分明記起來,昨晚是她主動先親吻他的!


“我就這麽沒出息,他那個混蛋朝我笑笑,我就淪陷了麽?太丟臉了吧?”


肖紅玉瘋狂地跺著腳,揉著頭發。


“你幹嘛呢這是?想把頭發全都揪光,當尼姑嗎?”


突然,某個男人清冽的聲音響在門口。


“啊!”肖紅玉嚇一跳,猛地向後一跳,張大眼睛去看。


隻見陳默天穿著一身武功服,明黃色的,看上去,他很像是一位古代的帝王,


很霸氣,很有殺氣,當然,也很帥氣。


肖紅玉看著陳默天那寬寬的肩膀,


竟然不由自主地想:咦?記得這小子那個地方確實很龐大啊……


稍微那麽胡亂想了一下,肖紅玉臉上就飛上了兩朵可疑的紅雲。


“你、你、你……我……我……”


肖紅玉一慌張,竟然不知道要說什麽了。


她是想說,喂,陳壞熊,昨晚我們倆的事情,是不是真的?


她還想說,喂,你告訴我,為什麽我和你都是第二次了,為毛我還有血?


頭可斷,血可流,有些話她就是沒勇氣說啊。


陳默天仿佛看透了她的心思一般,闊步向她走過來,嚇得肖紅玉下意識往後退了幾步。


他俯瞰著她,似笑非笑,“怎麽樣,睡得還好嗎?”


真客氣,真有涵養啊……


陳默天仿佛看透了她的心思一般,闊步向她走過來,嚇得肖紅玉下意識往後退了幾步。


他俯瞰著她,似笑非笑,“怎麽樣,睡得還好嗎?”


真客氣,真有涵養啊……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