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7章:想清醒的時候要了你【20】
loading...

耳朵裏全都是嘩啦啦的水聲,和女孩子嬌軟的笑聲。


那些混雜在一起的聲音,仿佛都在跟陳默天說:


來吧,來吧,來吧!


浴室裏麵香豔的畫麵一直刺激著他的大腦,


他看到了女人浮在水麵上的俏姣的粉紅,那個誘人的弧度,


引得他小腹灼熱灼熱的!


水淋淋,鮮嫩嫩,軟綿綿,豔麗麗的*在那邊水裏翻躍著、起伏著……


陳默天幽深的眸子眯了眯,抿嘴了薄唇,


手指一根根攥緊,烈烈地喘息著。


像是一隻伺機出擊的獵豹,他邁著無聲的堅韌的步子,


悄悄地滑進了浴室。


肖紅玉正玩得開心,全身上下,裏裏外外都泡得香噴噴的,軟綿綿的。


她微微皺了眉頭,吸了口冷氣。


咦?怎麽有點不對勁?


為什麽她有點頭重腳輕的眩暈感?


那種眩暈感,不是很明顯,可是會讓她有一絲絲的恍惚感。


而且……她突然覺得好熱!


好像是……血管裏的血液全都熱了起來,


心跳速度加快了,呼吸間都那麽困難,


她竟然要情不自禁去撫摸一下自己的胸,或者抓撓一下她的身體,


好像哪裏不對勁,有些騷亂。


我……我這是怎麽了?


“我沒有生病吧?好怪啊……”


肖紅玉抓了抓頭發,張圓嘴巴向外呼了兩口氣,自言自語著。


“你沒病。”


突然之間,猛不丁的,竟然有個男人在回答她!


“啊!”(⊙_⊙)肖紅玉嚇了一大跳,渾身一顫,溫水四溢,


她驚恐地張大眼睛,看著緩緩走到身前的高大的男人。


“你、你、你怎麽進來我房間了?你、你、你出去啊!”


是陳壞熊!


慢著……陳壞熊為什麽脫光了上衣?


為什麽現在正在解他的腰帶?


肖紅玉完全懵了,小手護著粉嫩的胸,渾身輕顫著,


卻同時發現更為可怕的事情是:


為什麽她突然湧上來一份強烈的渴望,想要去撫摸眼前男人的身體?


“我跟你說話呢!你倒是吱一聲啊!你出去!你出去啊!聽到沒有!”


肖紅玉驚恐地往水裏縮了縮,唯恐自己關鍵部位露出水麵,


被陳默天看了去。


陳默天呼吸加重了,每一道呼吸,幾乎都像是拉風箱一樣粗獷。


肖紅玉看著陳默天那張傾國傾城的俊臉,陡然覺得萬分恐怖。


他那犀利的眸子裏,霍然升起萬丈危險性的光芒。


她好怕,好怕……


當啷!一聲,陳默天將皮帶抽了出來,隨意丟在了地板上。


腰帶扣碰到瓷磚的聲音,刺得肖紅玉頭皮都在發麻。


“一個人洗澡多無趣,兩個人一起才好玩。”


陳默天終於說話了,聲音半是沙啞,半是低沉,


仿佛水藻,每一個字都搔癢著她的心尖。


肖紅玉被他的聲音電得渾身顫了顫。


為什麽突然之間……覺得很渴望他?


聽著他的聲音,她都會想噴鼻血,


看著他那雙幽深的眸子,她都要完全深陷進去。


為什麽會這樣?


她到底怎麽了?


“不、不行!哪有兩個人一起洗澡的?你、你出去!”


肖紅玉勉強叫著,卻在說話的時候,她本來尖銳的聲音,


卻不由自主,一點點變得那麽纏綿,那麽柔軟。仿佛貓咪的哼嚀。


柔柔的,嬌嬌的,嗲嗲的……


讓人誤會她在撒嬌,她在吟叫。


肖紅玉快速地眨巴著眼睛,呼吸加重,加快。


而她此刻,緋紅著臉蛋,水漉漉的眼睛裏露著她的驚慌失措,


雪白的肌膚在水裏似隱似現……這副模樣,直接秒殺了陳默天!


陳默天快速解著褲子,拉下去拉鏈,喃喃的:


“其實你很希望和我一起洗澡的,對不對?


你不想我走開的,你渴望我,對不對?”


他的聲線,仿佛巧克力,帶著濃烈的蠱惑性,繞進肖紅玉的耳朵裏,一點點滲透進去,一點點紮了根。


肖紅玉的耳朵裏就開始不停地回旋著他那低沉的聲音:


你渴望我……你渴望我……你渴望我……


肖紅玉使勁搖著腦袋,心,頓時亂成了一團。


慌張地吐露著,“不、不是的……不是那樣的……你、你出去……出去啊……”


可是她的聲音,越來越小,就像是小蚊子。


她哪裏知道,剛才陳默天給她喝的酒裏,摻了一點東西。


那是剛剛研發出來的一種藥,


隻放一點點,就可以強化人的*,


放大無數倍對異性的饑渴……


可以當做夫妻間情緒調和的小玩意,


當然,這藥對於有過經驗的男女來說,絕對是個好東西,


它會讓人們很快就進入了*的狀態。


將一場情事美化得非常浪漫而完美。


可是對於肖紅玉這種沒啥經驗的青澀的小人來說,


帶來的是莫名的恐慌。


她不了解自己身體的反應代表了什麽,


她隻是覺得有點奇怪,有些什麽都抓不住的惶恐感,


她會不知道如何駕馭這份突突突冒上來的烈火。


而肖紅玉這份茫然無措的慌張,看到陳默天的眼裏,


有反而成為了最大最強烈的誘惑!


激發了陳默天埋藏在心底深處的征服欲,


也將男人骨子裏的獸性推崇到了妖魔化的地步。


刷……褲子滑了下去。


再接著,內褲也被他褪到腳脖。


肖紅玉完全嚇呆了。


大睜著眼睛,大張著嘴巴,大口大口地急速地呼吸著,


看著某人灼熱昂揚的欲念,


她竟然傻傻的,挪不開視線!


就那樣,傻乎乎的、帶著被震驚的表情,癡癡地盯著陳默天的腰下。


看a片那僅僅是看片子,看,和真正的接觸,是絕對的兩碼事。


當陳默天的健壯*撞進肖紅玉的眼睛裏時,


肖紅玉直接石化掉了。


她被嚇壞了!


怦怦怦……肖紅玉左胸膛裏的那顆小心髒,幾乎要跳出來了。


她害羞,她驚慌,她想要閉上眼睛,或者扭過去頭,


可是這一刻,她竟然什麽都做不了了,


她就像是被孫悟空點了定身法,一動不動地盯著人家的關鍵部位,猛看!


更讓肖紅玉駭然的是,看著人家他的它,她竟然還吞了幾口口水……


啊啊啊啊啊,讓她死了好了,她為什麽會跳出來,上前摸一摸它的念頭?


陳默天享受著女人對他的癡癡的膜拜,前挪一步,


逼近了她的小臉,略略俯身,大手扣住了她的後腦勺,


柔風細雨地說,“喜歡它嗎?喜歡,就要它。”


嗡嗡嗡……


肖紅玉鬥雞眼了,近近的看著逼在嘴邊的某物,


腦袋直接就崩潰了。


“啊啊啊啊啊啊……”肖紅玉仗著僅剩的幾分清醒,推開了陳默天,


如果不是陳默天武功高,反應快,肖紅玉這一頓抓狂,估計就會掛到他。


肖紅玉像是鴕鳥一樣,想也不想,一頭鑽進了溫水裏。


將腦袋給泡進了水裏。


陳默天看著她光潔如玉的脊背,再看看她微微顫抖的臀,


輕輕笑了,誌得意滿地笑著。


長腿一跨,就此跨進了那個大浴盆裏。


嘩啦……水,又溢出來很多。


才不管肖紅玉抖成什麽樣子,長臂一撈,將她撈進他的懷裏,


他的手輕輕緩緩地遊走在她的肌膚上,他嘴唇貼到她耳邊,


溫柔地輕吻著她,一下,一下,仿佛毫無情欲之意。


熱氣卻出賣了他的隱忍,一浪浪灼熱地撲向她的麵門。


烤得她臉上火辣辣的熱。


“小東西……你害羞什麽哦,我們,不是早就做過愛了嗎?


既然都做過了,你還有什麽害羞的。嗯?”


肖紅玉在水裏也撐不住了,要憋死了,沒有氧氣了,


她呼啦一下鑽出腦袋,整張小臉都水淋淋的,霧蒙蒙的眸子望著陳默天。


她的胸口上,正扣著他一直貪婪的大手。


她的脊背,正貼在他的胸膛上,輕輕地蹭著。


肖紅玉大口大口地喘息著,陳默天就那樣咬牙堅忍著,不讓自己的臉上泄露一點他的心思。


溫柔地和煦地凝視著她。


仿佛,她不是在水裏撲騰,仿佛,她不是光著身子。


此刻的堅忍,是為了過後的狂虐。


肖紅玉的眸子裏,劃過驚慌,劃過倉皇,也劃過無措和無助。


“我……我……我難受……視線有點恍惚……身體有點發飄……口幹舌燥的……我病了……”


肖紅玉糾結著小臉,痛苦地呢喃著。


為什麽……他的手,捉弄著她的胸,她會那麽那麽地……舒服?


她變壞了嗎?還是她變色了?


希望被他撫摸,希望貼著身體,希望和他糾纏在一起,


甚至於……她希望看到他那個充血的強大,


她想……


陳默天眯起眼睛,藏起那兩團大火,輕柔地說:


“你想要什麽,告訴我,我都滿足你。好不好?”


這純粹就是蠱惑!


蠱惑她去犯錯誤!


他花瓣一樣的薄唇,那麽近,肖紅玉劇烈的喘息著,


有些失重的飄搖感,


她顫抖著長長的眼睫毛,不知道為什麽,


她就那樣主動向他貼了過去,


像是小獸一樣,呼呼地粗喘著,焦渴異常地吻住了他的嘴唇。


他的心,怦怦怦狂跳起來。


他的身體,因為她的這個小動作,而狠狠一顫!


全身的肌肉都調動了起來,都處於了臨界狀態。


可是,他強忍著,一動也沒動,


他不想這個時候打破整個計劃,他不能嚇跑了這個剛剛萌動的小東西。


肖紅玉都不曉得,自己為什麽會貼上了人家陳默天的嘴唇。


吻過了,像是蜻蜓點水一般,碰了下他的嘴唇之後,


她有些找不著北的倉惶,離開他的嘴唇,用混亂的視線去看他的眼睛。


全身的肌肉都調動了起來,都處於了臨界狀態。


可是,他強忍著,一動也沒動,


他不想這個時候打破整個計劃,他不能嚇跑了這個剛剛萌動的小東西。


肖紅玉都不曉得,自己為什麽會貼上了人家陳默天的嘴唇。


吻過了,像是蜻蜓點水一般,碰了下他的嘴唇之後,


她有些找不著北的倉惶,離開他的嘴唇,用混亂的視線去看他的眼睛。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