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1章:想清醒的時候要了你【14】
loading...

肖紅玉一拍腦袋,跳了起來。


瞧她這狗記性,一見到蘇曼溪,一說話,


就把正事給忘了。


她明天就要出國了,她可是舍不得放棄夜魅這裏的工作,


又不算很累,稍微運氣點,一晚上就可以掙到很多小費。


“曼溪姐啊,我必須馬上走了。


我今天晚上還有個大事呢,我要求一個人,讓他給我幫忙。


我怕那個瘋子等急了,先走了,那我就被催了。


我先走了啊,曼溪姐,哪天我給你電話,一起出來玩。”


蘇曼溪就拿著她那個固定的畫板,輕笑著,與肖紅玉擺手作別。


肖紅玉一路小跑,往夜魅衝去。


來到夜魅的門口,肖紅玉累得上氣不接下氣,


撫著胸口使勁喘息著。


“小寶貝,你可算來了啊!


我都要望穿秋水了!”


突然,跳過來一個人,首先就將肖紅玉給抱在了懷裏。


肖紅玉嚇了一跳,等到看到金勳那笑嘻嘻的俊臉時,


她才鬆了一口氣,“哎呀,你放開我啊,這樣子多熱啊!”


“熱嗎?哦,那老公給你降降溫。”


金勳說笑著,低頭,不由分說的,在肖紅玉的額頭上吻了一下,


並且,很色的伸出舌尖,在人家粉嫩的額頭上舔了一下。


“唔!你幹嘛啊!”


肖紅玉皺起小臉來,不太高興。


好惡心!那樣舔她額頭,像是狗狗。


肖紅玉真想舉起拳頭,朝著金勳那堅挺的鼻梁打過去一拳,


如果不是忌憚金勳身後的勢力以及不能打瘋子的後果,


肖紅玉早就付諸行動了。


瘋子啊,哪裏能夠跟瘋子一般見識?


瘋子殺了她,也是白殺啊!


瘋子太有優勢了!


“瞧把你熱得,是不是一路跑過來地?


你呀,就是讓我心疼。


你在哪裏,直接一個電話打過來,我過去接你嘛。


你摸摸看,我這心口窩都在縮,疼死了。”


金勳賴皮地扯起來肖紅玉的手,非讓人家捂到他左胸口上麵,去感覺他的心跳。


肖紅玉想抽回去手,可是沒有金勳的力氣大,弄得臉紅脖子粗的。


這叫什麽事啊,


她竟然被迫著去撫摸男人的身體?啊啊啊啊啊……


“感覺到我那裏在顫抖了嗎?”金勳笑嘻嘻的低頭逼視著肖紅玉。


“沒。隻覺得你這裏怦啊怦的一下下跳著。”


廢話!不跳那是死人!


“哎呀,人家說的是心情!


你有沒有感覺到,我這裏的心跳在為你心疼?”


肖紅玉撇嘴,一身雞皮疙瘩,搖搖頭,


“沒有覺出來……就覺得你這裏捂得有些發熱。”


金勳徹底泄氣了。


這丫頭,對於他大耍浪漫這一招,壓根不來電。


若是換了別的女人,早就被他這幅深情的表情,這番感人的話語,


給感動得渾身發軟了。


肖紅玉一見到金勳,就覺得一頭疙瘩,全身汗毛恨不得都要豎起來,


她撥拉開金勳的手,往夜魅裏麵走,


“哎呀,我先進去簽個到,免得今晚沒有了底薪。”


金勳跟過去一步,一下子抓住了她的手腕,將她重新又拉回他的話裏,


壞笑著說,“我去告你去。


你遲到了這麽久,你竟然還去簽到。


喂,知不知道你老公我是福星降臨?


來來來,接收點我的福氣,你就不會挨訓了。


五下福氣來啦!”


在肖紅玉聽得迷迷糊糊的時候,金勳就捧了她的小臉蛋,


高高撅起他的嘴唇,壓下來。


唄!一下,重重親了她的嘴唇一下。


接吻的聲音,像是拍電視劇一樣,特別清脆。


(⊙_⊙)肖紅玉的臉被人家捧在手心裏,整個人都嚇呆了。


在這夜魅的門口,人來人往的……


這個瘋子就這樣放肆?


“放開……唔唔……”


肖紅玉使勁扭著身子,想要推開金勳,


金勳別的本事沒有,轄製女人的本領早就練習的爐火純青,


他才不會讓小丫頭逃離出去,


扳著她的小臉,又一次快速地俯低身子,


唄!唄!唄!唄!


一連重重親了肖紅玉四下!


果然,他說是五次福氣,就親了她五次。


雖然沒有舌頭的參與,不過也親得肖紅玉滿臉通紅。


金勳戀戀不舍地放開肖紅玉,說,“真香啊……小寶貝,你所說的以身相許,到底在哪一天啊?我有些等不及了哦。”


肖紅玉氣得狠狠跺腳,叫道,“這是我的嘴唇,不是你的!


你不要動不動就親我!我很煩的!


你這個大瘋子,你瘋得這麽厲害啊!


你給我盡快看醫生去!讓你氣死了要!”


肖紅玉又打了金勳兩下,那才嘟嘟囔囔地往裏麵走,


一邊走,還用手背一麵蹭著嘴巴。


金勳愣在門口,然後就嗬嗬嗬地笑起來。


“是啊,小寶貝,我就是瘋了!


我要向全世界宣布,我金勳為了你丫頭徹底瘋掉了!


醫生?你就是我的醫生!


你什麽時候做了我的女人,我的病就全都好了!”


金勳狂放不羈地站在夜魅的門口,毫無顧忌地大喊大叫著,


嚇得來來去去的人都禁不住去看他。


一看,就先傻了眼。


這個男人,真的好帥好帥啊!


好有氣質哦,穿得真是時髦啊!


因為金勳狂追肖紅玉的緣故,領班也沒有敢抱怨肖紅玉。


肖紅玉樂得顛顛的,馬上就去送酒了,還賺了兩百塊的小費。


“紅玉!今天為什麽這樣開心啊?”


白莎莉朝肖紅玉走過去。


“當然啦,金少爺沒事了,出院了,我應該開心吧。


現在要去出國玩幾天了,也應該開心吧。


今晚雖然遲到了那麽多,竟然還給我記上了全勤,不是更應該開心嗎?


哈哈哈哈……”


肖紅玉朝白莎莉晃了晃剛剛賺到的兩百塊,得意極了。


白莎莉剛想笑,就看到了站在肖紅玉身後的金勳,她的笑容馬上就僵住了。


“金、金少爺……”


白莎莉結結巴巴的不敢直視金勳了。


第一金勳太耀眼了,太帥。


第二,金勳的腦袋是她碰的,她心虛。


金勳很淡很淡地瞟了一眼白莎莉,然後就將全部熱烈地目光放在了肖紅玉身上。


“小寶貝,跟著我去一趟,


我要將你介紹給我的好哥們,


我金勳的女朋友,當然要隆重介紹了!”


“啊!”(⊙_⊙)肖紅玉嚇得往後一退,先是驚恐地看了看白莎莉。


白莎莉也是受驚不小,也是撐大了眼睛吸了口冷氣。


想不到……金少爺對肖紅玉是認真的?


竟然想要介紹給自己的朋友……這就說明,他想要公開化他們倆的關係。


真不曉得,這是悲劇,還是喜劇。


“走啦,他們都等著你呢!


他們早就聽說了你,都急著見到你的廬山真麵目呢。


走啦,不要害羞了,你是我的女人,他們不會開你玩笑的。


你就躲在我懷裏就成,我寵著你。”


金勳甜甜笑著,向肖紅玉伸過去一隻白皙的手。


那是一隻潔淨、精致、保養得當的纖長的手,


骨節分明而勻稱,沒有一點繭子,


一看這隻手,就知道,他一直過著錦衣玉食的優等生活。


金勳那甜死人的話,白莎莉聽了都摸胳膊,哇哇,好多的雞皮疙瘩啊!


想不到這個金少爺,這麽會哄女人啊。


肖紅玉使勁搖著頭,往後退了一步,


說,“我、我不才不要去……我又不是你的什麽人,我為什麽要見你的朋友,


你別瘋了好不好,放了我吧,啊。”


金勳撅嘴又笑了,“壞家夥,你又故意傷我的心。


你是我的女朋友啊,將來是要嫁給我的啊,


你是我最最愛的人,也是我最最在乎的女人,


我當然要將你介紹給我的好朋友了。


走啦,別害羞了。”


金勳說著,眼睛裏仿佛流淌著柔情似水的柔波,


說得白莎莉都要飄飄然了。


天哪,好感動哦!


人家堂堂的大少爺,那麽有錢,那麽有地位,那麽帥,


人家竟然都向肖紅玉卑躬屈膝地說什麽,是他的最愛,是他最最在乎的,


哎呀呀,肖紅玉你還愣著個屁啊,快點跟著人家癡情帥哥走啦!


肖紅玉的腦袋都大條了。


天哪,這個金少爺是不是有病啊。


她根本就沒有答應過他,成為他的女朋友,


為什麽他還是這樣死纏爛打?


頭痛死了哦!


“不是害羞不害羞的問題,金少爺……


你聽我說,我和你根本就不是那種關係……”


不等肖紅玉解釋完,金勳直接一步跨過去,將肖紅玉打橫抱了起來。


“啊……你幹嘛啊,你放下我,放下我啊!”


肖紅玉驚恐的扯著金勳的衣服,在金勳的懷裏亂踢。


“莎莉姐,救救我啊,快點救救我啊!”


結果白莎莉完全看傻了眼,僵在原地,不停地嘟嚕著:


“哇噻,是公主抱哎,是真真正正的公主抱哎!好浪漫哦!”


公主抱個大頭鬼啊!


公主抱又怎麽樣,這也是她被強迫的啊!


死丫頭,先救她嘛。


肖紅玉向白莎莉呼叫著,被金勳抱著一點點走了進去。


“金、金少爺……我、我……不、不可以……”


肖紅玉急壞了,她小胳膊圈著金勳的脖子,


努力揚起臉來,混亂地哈著氣。


她想說,金少爺,我真的不能當你的女朋友,


金少爺,我們倆不是同一類人,不是同一路人。


金少爺,我有喜歡的人,我喜歡我家學長。


金少爺……


結果,因為金勳抱得她太緊了,走得太快了,


擠得肖紅玉一句完整的話都說不出來,隻剩下了哈熱氣了。


而偏偏,她的熱氣是恰巧哈在了金勳的耳垂上。


一個拐彎,前麵就是陳默天他們呆著的房間了,


金勳一個頓步,慣性作用,肖紅玉溫熱的小嘴巴,一下子擠在了金勳的耳垂上,


接著,就下意識地含住了金勳的珍珠耳垂。


“唔……”(⊙_⊙)肖紅玉眨巴下眼睛,有點發懵。


嘎!(⊙_⊙)


而金勳,則在一腳踢開8808房門時,整個人都僵住了。


從他的耳垂那裏……傳到他全身的熱氣……


一下子像是火山噴發,直接洶湧而出!


天哪,他的小女友主動親吻他了!


還是他那麽敏感的部位!靠……他要噴了。


嘭!他踢開房門的那一腳,確實驚到了裏麵的所有人。


在他們齊齊轉頭看向門外時,


卻發現,金勳渾身充斥著烈烈熔岩,


突然將懷裏的女人放下,摁在對麵的牆壁上,


他則低嘯一聲,直接撲了過去,


就像是大老虎撲倒一隻小白兔一樣,完全用他雄健的體魄蓋住了那個穿著製服的小身影,


還是他那麽敏感的部位!靠……他要噴了。


嘭!他踢開房門的那一腳,確實驚到了裏麵的所有人。


在他們齊齊轉頭看向門外時,


卻發現,金勳渾身充斥著烈烈熔岩,


突然將懷裏的女人放下,摁在對麵的牆壁上,


他則低嘯一聲,直接撲了過去,


就像是大老虎撲倒一隻小白兔一樣,完全用他雄健的體魄蓋住了那個穿著製服的小身影,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