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2章:想清醒的時候要了你【4】
loading...

誰來救救她啊!


她要昏厥過去了啊!


這個男人真的好帥好帥好帥啊!


好有氣場啊!


迷死人了哦!!!


藍海心去看陳默天的眼神,立刻就成了桃花一朵朵了。


肖紅玉聽了陳默天的話,撇撇嘴,


“喂,你都不知道我要去哪裏,


你怎麽知道是順路的?


我們不要你送的,你先走你的吧,


我們做公車就好了,公交車也快來了。


陳總,拜拜。”


肖紅玉彎了腰,朝車裏的陳默天眯著眼睛擺了擺手。


陳默天冷笑一聲。


拜拜什麽拜拜,


他不說再見,她想就這樣趕走他?


陳默天哢吧一下解開了安全帶,


下了車,走到了肖紅玉身前,


他這個動作可嚇壞了兩個女孩子。


肖紅玉更是嚇得深吸一口氣,身子向後仰,


仰臉望著陳默天那張寒冰俊臉,


結結巴巴地說,“你、你、你要幹什麽啊?”


藍海心一點點揚起她的下巴,天哪,這個男人這麽高啊!


好健美的身材哦!


這樣看上去,他的肩膀很寬,


很有料,應該有很多肌肉。


腰卻很細,穿著休閑服,可以看到他平滑的小腹。


唔,腿很長,筆直筆直的,


怎麽看,怎麽帥啊。


啊啊啊啊啊,怎麽辦啊,她真的被電到了啊!


藍海心托著自己的兩隻手,幾乎要用崇拜的眼光去看陳默天了。


陳默天向藍海心客套地點點頭,嘴角扯了扯,


算是一抹比較溫暖的微笑了,


還很禮節性地向藍海心伸過去手,說:


“你好,我是肖紅玉的老板,陳默天。


怎麽稱呼你?”


藍海心差點暈過去。


天哪,這是陳默天啊!


天一集團的老總啊!


那個傳奇性的人物啊!


藍海心趕緊在衣服上蹭了蹭自己的爪子,拿過去,


和陳默天輕輕握了一下手,


驚慌地說,“我、我叫藍海心,是肖紅玉的好朋友,


我們倆從小學就在一起上,最鐵了。”


陳默天瞥了一眼肖紅玉,淡淡一笑,說:


“哦,是這丫頭的死黨啊。


很高興認識你。


同樣是好朋友,為什麽差距這麽大?


肖紅玉,你朋友可是比你漂亮多了,


而且一看談吐,就知道你比你聰明多了。”


藍海心馬上飄飄然地托著臉腮,害羞地笑著說,


“嗬嗬嗬,哪裏啊,哪裏有陳總說的這麽好哦。”


肖紅玉撅起小嘴,很不服氣地揚了揚下巴,


惡狠狠地朝陳默天翻了個大白眼,


“哼!不興你這樣的啊,誇一個,還要順便打擊一個。


真討厭!!”


陳默天和藍海心一起笑起來。


陳默天跟藍海心說,“你們倆這是要去吃飯嗎?


去哪裏?走,我送你們過去吧。”


藍海心馬上高興地叫道,“那太好了啊!”


肖紅玉癟起小臉來,不情願地嘟囔,“好什麽好嘛,


我們自己坐公車家去不就好了嘛,


幹什麽讓他送啊?”


她才不要和這個陳壞熊在一起,


總覺得這個家夥太色了,動不動就占她便宜。


離得越遠,她才越發安全嘛!


再說了,這家夥的臉,說翻就翻,比如早上,


說著她那個茶杯的時候,還笑眯眯的,


她還沒有充分介紹完她那副畫,他就拉長了臉,


冰冷地將她掃地出門了。


這種生物呆久了,是要減壽命的啊!


藍海心甩開了肖紅玉的手,抱怨:


“什麽嘛,有車坐為什麽不坐?


再說了,這晌午頭這麽熱,


公車都等了十分鍾了,也沒見來,


難道你忍心把我曬成剛果人?


你倒是不怕曬,你丫的從小就不怕曬,


你那身肉再曬,兩天又回來了。”


陳默天暗裏偷笑。


藍海心說話直爽,很有意思。


肖紅玉狠狠地瞪了一眼藍海心,說,


“哎呀,人家陳總還有事呢,他的事情很多的,對不對啊,陳總?”


想不到陳默天這個該千刀的,卻偏偏搖著手說:


“沒事,沒事,我今天中午什麽事沒有。”


氣得肖紅玉真想拿起包包,砸得陳默天一頭疙瘩才好。


藍海心樂了,“你聽到了吧,人家陳總說人家沒事!


走吧,坐車去!太熱了這天!真是的!


有帥哥送過去,有好車坐著,不坐那是傻瓜哦!”


藍海心收起遮陽傘,陳默天趕緊親自給藍海心打開後門的車門,


藍海心毫不客氣地跨坐了上去。


陳默天用眼光看著肖紅玉,那意思是問:


你朋友都上車了,你怎麽辦?


肖紅玉嘟嚕了一句,“哼,上輩子欠你們的了!”


隻能氣哼哼地坐上了車。


陳默天暗暗慶幸,他多虧今天開了一輛四門開的車,


如果開他那輛威龍的跑車,


估計就沒法搭載這兩個活寶了。


藍海心上了車之後興奮不已,


左看看,右看看,這裏摸摸,那裏也摸摸。


“陳總啊,真是什麽車啊?”


車的牌子她可不認識。


“邁巴赫。”


“嗬!”藍海心狠狠抽了一口氣,眼睛瞪得溜圓。


這就是傳說中的邁巴赫?


好貴的車啊!


肖紅玉更加不懂車,閃動著大眼睛,


看著藍海心問,“什麽什麽鶴?”


藍海心白了她一眼,“邁巴赫啦!”


“哦,很貴嗎?”


“廢話!貴死了哦!把你賣了,估計都買不來一個輪子。”


肖紅玉點點頭,想到了陳默天經常開得那輛跑車就說,


“陳總你經常開得那個隻能坐兩個人的車,是不是沒有這車貴?”


“隻能坐兩個人的車?那是什麽牌子的車?”藍海心問。


肖紅玉當然不懂車牌子,搖了搖頭,


陳默天就回答她,說,“嗬嗬,那輛啊,是布加迪威龍。


紅玉,汽車的價錢,不是按照坐幾個人來算的。”


“啊啊啊啊!布加迪威龍?”


藍海心又被震了一家夥。


天哪,那才叫天價名車啊!


肖紅玉就覺得藍海心太過於屈服於陳默天了,


哦,他陳壞熊說讓她們上車,藍海心你就上車?


真是的!


藍海心你是見了帥哥就拔不動腿吧!


“你們要去哪裏?”陳默天從觀後鏡時不時地看幾眼肖紅玉的臉,問。


“美食街。”


肖紅玉懶洋洋地說。


“哦,去美食街吃飯嗎?那很好啊。就你們兩個人嗎?”


藍海心馬上說,“是啊,是啊,就我們兩個人啊,陳總,你是不是中午有應酬啊?”


“今天沒有應酬。”


藍海心馬上說,“那不如陳總和我們一起去吃飯吧?”


肖紅玉馬上攔著說,“哎呀,你喊人家幹什麽啊,


人家說不定還有其他約會呢,你看你這人,


就是沒事找事型的,陳總啊,嗬嗬,你不用理她,


我朋友她就這樣,超熱情。”


而且是見了帥哥,就萬分熱情。


肖紅玉狠狠瞪了一眼藍海心,


藍海心朝肖紅玉撇了撇嘴。


沒有想到,陳默天卻說,“好啊,正好我今天中午什麽事也沒有,


就和你們一起吃飯去吧。


你們想吃什麽,隨便點,我請客。”


“啊?不是吧?”肖紅玉一頭黑線,都要急哭了。


而藍海心卻一聲歡呼,高興地不得了,


接下來,藍海心就專心和陳默天討論,


哪裏的什麽菜比較好吃了。


肖紅玉就像是個氣包子,


暗地裏罵陳默天沒事找事,


也罵藍海心見了美男就癲狂。


最後,由藍海心敲定了吃飯的地點,


當然,還是美食街,


隻不過選了比較昂貴的日本菜。


肖紅玉一次都沒有去過日本菜館,


就在後麵嘟嚕著,“真是的,吃什麽日本菜,


小日本鬼子的飯,為什麽要去吃?


我可是非常愛國的啊!


要去你們去啦!”


而藍海心卻更加快速地回擊過去:


“你愛吃的很多蛋卷,還有章魚小丸子,


不都是日本貨嗎?


你最愛看的海賊王不也是日本拍的嗎?


這時候跟我說什麽愛國,真是鄙視你!


我告訴你,去吃日本菜,其實就是踐踏他們日本人,


讓他們跪著給我們服務,這樣子才有國人的尊嚴嘛!


懂什麽啊你,死丫頭!”


陳默天開著車偷笑。


肖紅玉鼓著腮幫,氣鼓鼓的。


說不過藍海心,隻能當啞巴了。


要吃日本菜倒是也無所謂,主要是不要跟著陳壞熊!!!


陳默天突然說:


“紅玉,我覺得吧,


海心是你最好的朋友,


你不該隱瞞你最好的朋友的,


這樣子可是對不起你朋友哦。”


陳默天這番模棱兩口的話,說的肖紅玉和藍海心一起撐大了眼睛。


什麽事隱瞞她了?


“你丫的有什麽事瞞著我呢?”


藍海心作勢要掐肖紅玉的脖子,威脅她。


肖紅玉嚇得趕緊揮手,說,“我哪裏有隱瞞你什麽啊!陳總,你倒是說說啊!”


陳默天薄唇微微揚起一點唇角,


不急不躁地說,“不就是我在追你這件事嗎?


海心啊,你也許不知道吧,


我現在正在追你這位好朋友哦,


怎麽說,我也算是她的男朋友了吧?


她不把我的身份介紹給你,不就是對你的一種隱瞞嗎?”


(⊙_⊙)


陳默天的話,令兩個女孩子一起瞪大了眼睛,


一起狠狠抽了一口氣!


藍海心大叫道,“好哇,肖紅玉!


你隻說你們倆有過一夜,卻沒有說,他在追你這件事!”


這回輪到陳默天冷汗了。


媽呀,原來肖紅玉連他們那混沌的一夜的事,都跟藍海心說起過了。


這個沒心眼的傻丫頭啊!


想不到女人竟然可以這樣子,連和男人開了房這樣私密的事情也會交談。


肖紅玉被藍海心嚇得縮成了一個小肉團團,


擺著手解釋,“不是他說的那個樣子的,


他是開玩笑的,不能當真的,


他昨晚貌似是跟我說,他喜歡我,


不過他隻說也許大概之類的話,


不能當真的。”


藍海心蹙起眉頭,又去看前麵開車的陳默天。


陳默天馬上輕笑著說,“嗬嗬,我沒有開玩笑,


我真的是當真的,我要追上肖紅玉。”


肖紅玉馬上驚嚇地叫道,“陳默天!你能不能不要這麽壞?


你就這麽想看到我被某個母夜叉撕碎?


靠了,我哪裏得罪過你啊?


你太狠了吧!


海心,海心,你聽我說,我親愛的海心啊,


這個家夥是跟我說過,他大概喜歡我,


但是我沒有讓他追我啊,我還沒有同意啊,


我不同意的話,他單方麵說是我男朋友,那怎麽能夠成立呢?


所以說,他說我隱瞞你,這句話,是絕絕對對不成立的!


還有啊,你長得比我還漂亮,


他為什麽不追你呢?


肖紅玉馬上驚嚇地叫道,“陳默天!你能不能不要這麽壞?


你就這麽想看到我被某個母夜叉撕碎?


靠了,我哪裏得罪過你啊?


你太狠了吧!


海心,海心,你聽我說,我親愛的海心啊,


這個家夥是跟我說過,他大概喜歡我,


但是我沒有讓他追我啊,我還沒有同意啊,


我不同意的話,他單方麵說是我男朋友,那怎麽能夠成立呢?


所以說,他說我隱瞞你,這句話,是絕絕對對不成立的!


還有啊,你長得比我還漂亮,


他為什麽不追你呢?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