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0章:想清醒的時候要了你【2】
loading...

唔,讓她找塊豆腐,一頭撞死得了。


肖紅玉不敢吱聲了,那邊傳來金勳輕輕地笑聲,


“小寶貝,你怎麽不說話了?


你是不是在擔心我的身體?


你擔心我的身體不能夠完成你的以身相許嗎?


你放心好了,你男人我強壯著呢,


再說了,我傷到的是頭,


又不是腰,你要多久我都能夠維持多久……


嗬嗬,中午,我讓人去接你?


你想在什麽地方以身相許呢?


浪漫的情侶套房?


還是我家裏?


還是很粗獷的大自然?


或者汽車上?


你說吧,我聽你的。”


金勳在醫院的病床上,已經樂得眼睛都笑彎了。


肖紅玉使勁擦了一把冷汗,


結結巴巴地說,“不、不是的……


不是你想的那樣子……


真的不是……


我、我、我剛才是在跟我朋友開玩笑的……


一個女同學……我們倆經常這樣說著玩地,


不是跟你說的,


金少爺,你別誤會啊……”


金勳撅嘴,嗔道,“小寶貝,你這樣子不認賬,


很讓我傷心的。


我的頭還是因為你才傷到的,我都是重病號了,


你竟然還這樣刺激我。


我不管,你說到了,就必須要做到。


今天中午,你必須以身相許給我!”


和女人打情罵俏,這可是金勳的長項。


陳默天這種男人,才不懂得什麽是打情罵俏,


陳默天從來不屑與此,


對女人,都是像帝王一樣,


因為身體的需求,招手即來,揮手即去。


而金勳就不同了,


金勳在圈子裏是出了名地會哄女人,


喜歡誰的時候,可以把全天下都拿來送給女人,


哄得女人迷迷瞪瞪的,疼愛女人疼得讓人驚羨。


和金勳在一起的女人,都會被金勳哄得幸福萬分,


可是金勳是個短性子的孩子,


喜歡過了,就會煩厭,


厭了之後就會毫不客氣地拋棄掉。


任你再跟他撒嬌、抱怨、威脅,


他都不再理會。


金勳坑害的女人,那可多了去了。


肖紅玉哪裏是金勳的對手?


立刻,肖紅玉被說得無話了,呆掉了。


金勳輕笑著催促,“小寶貝,中午我讓人去接你?”


肖紅玉的腦袋,轟地一下子爆炸了,


臉蛋也是通紅,


想也沒想,張口就說了出來:


“今天中午我有事,沒空,改天再說吧!”


“好!那就改天。


小寶貝,這可是你自己說的,


改天,嗬嗬嗬,改天你一定要以身相許給我……”


(⊙_⊙)肖紅玉直接傻掉了。


天哪,她剛才慌裏慌張,到底說了些什麽啊!


什麽叫改天再說啊!


呸,呸,呸!肖紅玉,你是頭豬!


咣!肖紅玉喘息著,扣斷了電話。


天哪,怎麽辦,怎麽辦啊!


這時候,幾個高層終於開完了會議,


從陳默天的辦公室裏走了出來。


適時的,通話機響了,


從裏麵傳過來陳默天那磁性低沉的聲音:


“紅玉,你給我進來。”


“啊?噢,這就來。”


肖紅玉還處在方才的“以身相許”的驚嚇之中,


穩了穩神,撓了撓頭皮,


站起身來。


禍從口出,禍從口出啊!


肖紅玉推開門,走進去,


“陳總,找我?”


陳默天正端著肖紅玉的那個水杯子,


似笑非笑地看著她,


教育她,“隻有我們倆的時候,不是告訴過你,


應該叫我什麽?”


哎呀呀,叫什麽不就是個稱號,


這麽講究幹什麽!


麻煩死了哦!


肖紅玉翻了翻白眼,努力想了一下,


別扭地說,“默天。”


“我是你的仇敵嗎?


為什麽喊得這麽冷?”


靠了,敲詐我一百萬,還不叫仇敵嗎?


雖然你小子向我表白了,說什麽你喜歡我,


那又如何?


喜歡我你就可以不要用一百萬來威脅我了嗎?


喜歡我你不是照樣欺負我,算計我?


肖紅玉堆上一臉假笑,然後扯起來嘴角,


用電視裏麵嗲死人的聲調,重新喊了一遍,


“默天~~~~~”


吐吐吐吐,她自己都要被自己惡心吐了。


“嗯,過來,讓我摟著親幾口。”


陳默天勾了勾手指,一副帝王的做派。


肖紅玉臉上的笑容馬上就消失了,


扳起來小臉,不悅地說,“你什麽意思?你把我當做什麽了?


這是工作場所!


我們是上下屬的關係!


再說了,你想親我就親?那我的麵子放哪裏?


有話快說,喊我來幹什麽?”


“嗬嗬嗬……”陳默天輕笑起來,


“這不是工作一陣子,有些累了嗎,


找你來開開心。”


肖紅玉的臉馬上就黑了,“哦,我是你的小玩具嘛?


喊我進來就是尋開心的?


真是的,沒見過這樣打擊別人的人,


太差勁了!陳默天你太差勁了!”


“哈哈哈哈……”陳默天大笑起來,


又落下視線,看了看手裏的杯子,


問,“這是你的杯子?”


“嗯,是我的杯子,怎麽了?”


不是他讓她用她的杯子給他沏茶的嗎?


怎麽,現在又嫌髒了嗎?


“如果你嫌髒,那我再給你弄個一次性的杯子去。”


“誰說嫌你髒了?”


陳默天淡笑,指著杯子上麵的畫,說:


“隻是,覺得你這個杯子很有趣,


這上麵畫的東西好幼稚啊,一看你就是個單純的傻丫頭。”


一說到肖紅玉傻,肖紅玉不樂意了,


不服氣地解釋起來,“上麵幼稚啊,


你到底懂不懂啊?


這是我自己畫的畫,這幅畫可是非常有意義的!


這個杯子雖然不貴,可是好歹也算是diy的藝術品,


你竟然說它幼稚,你是不是沒有一丁點的藝術細胞啊!真是的!”


陳默天也不生氣,湊過去薄唇,


喝了一口茶,


半眯著眼睛享受那口茶水的滋味,


那副表情,仿佛不是在品茶,而是在品味肖紅玉一樣,


整個神態、動作都帶著濃烈的情欲氣息,


看得肖紅玉心頭亂跳。


該死的,壞人憑什麽還要這麽帥!


帥得讓人很討厭哦!


“哦?是你自己畫的嗎?


那你說說看,這些畫是什麽意思?”


陳默天如此問著,一麵又喝了一口茶。


斜倚在椅子上,前伸著兩條長腿,半眯著眼,


一副極其慵懶而又貴氣的樣子。


肖紅玉一聽茶杯的畫的事,


馬上就來了興致,


她顛顛地跑過去,


趴在桌子前,


湊過去小臉,一隻爪子指著自己的那隻杯子,


一麵指一麵介紹:


“唔,你看到了嗎?


我這幅畫啊,底色是大雪紛飛,


上麵還配了一棵奇異的樹,


樹上還結了果子。


這畫可是有含義的哦,


大雪紛飛,蘊含著一個人的名字,


雪輕輕飛揚,那意思就是莫輕揚,


雪,也就是學,


意思就是指,我的學長莫輕揚。”


肖紅玉還在津津有味地說著,


聽到這裏,陳默天的臉,一下子就陰了下來。


攥著水杯的手骨,一點點發緊。


莫輕揚?哼!原來啊……


原來這個丫頭費力巴拉地畫了這麽一幅畫,印在水杯上,


就是要在每次喝水時,都來思念一次那個上什麽學長吧!


肖紅玉,你丫的又讓我生氣了!!很生氣!!!


肖紅玉可沒有注意到人家陳默天的臉色,


依舊沒心沒肺地樂嘻嘻地說著:


“那棵結了紅色果子的樹,當然就是指我了,


紅玉,紅玉嘛,那鮮紅的果子不就是指我嗎,


當然了,紅色的果子也預示了喜慶,也預示了有了結果的意思,


總體來說,意思就是,我和學長長相廝守,有了結果。”


陳默天越聽,臉色越難看。


肖紅玉吞吞吐沫,抬起臉來去陳默天,


說,“我是不是畫的很好?


我朋友藍海心當時都誇我畫的這幅畫超級有內涵呢!


是不是?是不是?


很棒吧?”


與肖紅玉的激動相對立的是陳默天的冰冷,


他寒著一張臉,暗暗憋著一股氣,


重重放下水杯,好像和那個水杯有仇似的,


眼皮一耷拉,看向桌麵上的文件,


冷冷地說,“出去。”


“啊?”(⊙_⊙)肖紅玉沒有反應過來,


呆在陳默天的身邊,有些不知所措。


正說得開開心心的呢,怎麽說出去就出去?


這是怎麽回事?


變臉也不興變得這麽快的吧?


陳默天不再看肖紅玉,快速寫著什麽,


用更加冷酷的語氣重複了一遍,“沒你的事了,你出去!”


“啊?噢……”出去就出去,摔什麽臉子嘛!


哼,以為當個老總你就了不起了?


真是差勁!


切!!!


沒涵養!沒風度!


照比她的學長莫輕揚差遠了!


她雖然和學長沒有說過多少話,


可是遠遠看著他,就知道他是那找很溫暖,很體貼人的男人,


臉上時常掛著一抹和煦的微笑。


哪裏像這個陳默天,拉長了臉就像是大家都欠他很多錢似的。


出去就出去!


肖紅玉一扭身子,當當當地走出去了。


她這邊剛剛一關門,陳默天就再也按捺不住了,


端起來那個水杯,眥目惡狠狠地盯著杯子,


發真狠,“雪地是你的學長?


結了果子的樹是你?


哼!好你個肖紅玉!


你的心思還挺深呢!


我讓你們倆長相廝守!”


陳默天直接將那個水杯給重重摔在了地上。


咣!一聲,水杯碎成了好幾塊。


因為陳默天是練習過武功的,而且屬於武功高手的級別,


一般人摔這種合成塑料都是摔不碎的,


可是陳默天太生氣了,不自覺就在摔杯子時用上了內功,


直接將那個極其結實的塑料水杯給震成了四分五裂。


茶葉潑了一地,茶水盡流。


摔完了水杯,陳默天還是不解氣,


在房間裏來回地踱步,


越想越氣憤!


肖紅玉暗戀的那個什麽狗屁學長叫什麽?


莫輕揚是吧?


一個上午,陳默天都沒有再喊肖紅玉進去,


肖紅玉著實閑了一會子,


先是接受了好幾家大型製衣廠的代表的報告,


還有布料的匯總版,


她很認真地將那近十家製衣廠的資料都看了一遍。


看得脖子也酸了,她才發現,她掛著的qq上麵有頭像在閃動。


“哦?這是誰啊?”


肖紅玉疑惑地打開一看,


天哪,竟然是她那位學長,莫輕揚!


【愛的人(長風一展)】:在做什麽呢?高考成績出來了嗎?打算報考哪所大學?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