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2章 大結局13
loading...

她上樓前已經跟他說了,有重要的事要談,他應該很快就會來了。


果然不出所料,她隻等了一會,便聽到了熟悉的腳步聲,上官馳推開臥室的門,眼中閃過驚詫,趕緊把門關了,打量怪物一樣打量她片刻,冷不丁來句:“你這是幹嗎?發 春了嗎?”


發 春……司徒雅差點沒氣得吐血,這家夥竟然用這麽粗 俗的詞語形容她。


她起身打開電視機,很快的,裏麵播放出了令人臉紅心跳的畫麵。


“老公,去洗澡,我等你……”


她柔媚的推了他一把,誰知上官馳調頭就走,卻不是走向浴室,而是往門外走。


“哎,你去哪?”


她一把拉住他,眼底盡顯困惑。


“去工作,一堆的事情要做。”


工作……這種時候,他竟然還有心情工作……司徒雅真的要吐血了。


她漲紅著臉:“你看到剛才那個女的沒有反應嗎?”


“沒有。”


“為什麽?!”


“為什麽要有反應?我又不認識她!”


“可……可她是女的……你可以……聯想到我!”


聽到這句話,上官馳饒有興趣,轉過身正對她,嘴角扯了一下:“怎麽聯想?”


“就是想到……呃……那個時候……跟我……”司徒雅的臉燙得可以煎熟一隻蛋。


“你的姿勢有她多樣嗎?”


“……”


“表情有她豐富嗎?”


“……”


“聲音有她撩 人嗎?”


“……”


“讓我怎麽聯想!”


“……”


上官馳轉身出去,司徒雅兩眼冒金星,徹底吐血了。


難道真的到了七年之癢?這種程度都能把持的住,事態不是一般地嚴重啊!


一次不成功再來一次,她沒有就此放棄,等到上官馳結束工作後,她以另一副麵貌東山再起。


上官馳一進門就看到司徒雅站在浴室門前,套著他的白襯衣,一身濕漉漉。長長的黑發濕了水,往後捋起來,露出光潔的額頭。發尖的水一滴接一滴跳下來,跳到他的心坎裏,泛起一波波漣漪。


身上的襯衫很薄,水濕透過後全把她嬌柔的曲線完整描繪出來,滲著水的曲線最是誘人,像鋪了露珠的水果,讓人遠遠地看一眼就想衝上前咬一口。


而在那襯衫下麵,是明晃晃的兩條大腿,肌膚細膩,肥瘦勻稱,有幾滴水珠正沿著腿上的輪廓滑下來,從大腿至小腿,滑至那細而圓潤的腳腕。


她竟然,用濕身誘惑他。


他站在原地沒動,她主動走向前,伸手勾住他的脖子,吻住了他的鼻梁。沿著線條往下探索,找到唇瓣,然後送進小舌,細細研磨,靜靜挑 逗。


很快,上官馳就被挑 逗起來。他已經忍無可忍,天知道,這三個小時他在書房連打 飛 機的心都有了,原本是想冷落她一段時間,讓她為自己不聽話的行為反思,可現在美 色當前,他竟輕而易舉的就被攻陷了,這讓他頹廢的意識到,自己這輩子,別想再逃出這女人的手掌心。


喘息聲在兩人間漸愈加速。


司徒雅開始解他的衣服,手摸上那起伏的胸膛,她的眼淚不知不覺流了下來,這個男人是愛她的,去它什麽七年之癢,去它什麽溫柔攻勢,這個男人是愛她,就是愛她的!


“小雅,你這個樣子,讓我怎麽繼續下去?”


上官馳抬起頭,有些哭笑不得。


“你繼續好了,不用管我。”


“你都哭成這樣了,我還繼續,那我跟禽獸有什麽區別?”


“你本來跟禽獸就沒區別,沒事,繼續吧,不管你是什麽,我都喜歡。”


她脫下自己身上的濕衣,攀上他的脖子,親吻他的耳垂。


上官馳呼吸急促,眼前這是一個致命的女人,他全身發燙,血液沸騰,每個細胞都在叫囂。這副身軀、這張臉容、這雙眉眼……這個女人的一切都能輕易直抵他心髒最柔軟的那一塊,用力把她扯近,低頭咬上那張思念已久的嘴。


司徒雅給予他最熱烈的回應。


新年來臨了,比起以往司徒雅和上官馳度過的新年,這個新年,充滿了非比尋常的意義,更是出奇的熱鬧,小孩子牙牙學語,傭人們張燈結彩,老夫人眉開眼笑。


司徒雅和上官馳陪著妹妹和妹夫打麻煩,晴晴已經懷孕了,季風把她寵的無法無天。


打了幾圈,小姑子把麻將一推:“不打了,不打了,錢都輸光了,你們這兩口子也真是的,我們是客人,怎麽能贏客人的錢?典型的資本家,周扒皮!”


司徒雅沒好氣的笑:“喲,你這才嫁出去幾天就把自己當客人啦?”


上官馳更是沒好氣:“別理她,這丫從小就白眼狼,走,咱倆上樓。”


到了樓上,司徒雅問上官馳:“上樓幹嗎?”


“你說幹嗎?一男一女,孤男寡女,還能幹嗎?”


司徒雅臉微微的燙,嬌羞的說:“馬上要吃年夜飯了,等晚上再……”


“新年快樂。”


上官馳突然從身後變出一份精美的禮盒,她猛得抬起頭,“你、你讓我上樓是送要禮物給我啊?”


“是啊,不然你以為呢?”上官馳促狹的笑笑:“哦,我知道了,司徒雅,你又在意 淫我了是不是?”


“……”


司徒雅打開禮盒,是全球限量版的一款鑽戒,有一個很好聽的名字‘真愛一生’盒子裏還夾了一張便利貼,她緩緩打開,撇見上官馳龍飛鳳舞的筆跡:“這一生最大的心願,就是和你談一場永不分手的戀愛,蹣跚漫步,夕陽西下,白頭到老,相濡以沫,然後輕撫你的臉龐輕聲說句:對你的感覺一直都在。”


她的眼眶瞬間就熱了,伸手抱住上官馳的脖子,感動的說:“老公,謝謝,謝謝你的寥寥數語,詮釋了對我一生的真愛……”


上官馳正要低頭親她時,房門被咚咚敲響:“哥,嫂子,吃年夜飯啦。”


兩人怔了怔,不約而同的笑了,他牽起他的手:“走吧,先吃飯去,晚上繼續。”


到了樓下季風正在架相機,司徒雅走過去問:“這幹嗎?要拍照嗎?”


“是啊,咱媽說今年家裏添了新成員,咱們來張團圓照。”


“站好隊伍啦,要拍照啦——”晴晴扯著喉嚨吆喝。


全家人圍到了一起,老夫人坐在正中央,一手抱一個孩子,晴晴和季風站在左側,司徒雅和上官馳站在右側。


在相機定格畫麵的瞬間,上官馳的手攬住了司徒雅的肩膀,將她緊緊貼到了自己身邊。


隨著“哢嚓”一聲,一副溫馨的畫麵被永遠定格。


愛情是什麽,愛情就是——


最美不是你在,而是時光都老去,你依然還在。


謝謝你,能夠讓我此生有幸遇見你。


謝謝你,能夠讓我一直愛你。


--願天下有情人終成眷屬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