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章 夢裏隻有你2
loading...

她立馬放下手中的衣服,疾步走到司徒嬌麵前,冷冷的問:“你怎麽會在這裏?”


“怎麽?這家商場是你老公開的嗎?”


司徒嬌比起幾年前,語言明顯犀利了許多,周身散發著一股陰涼的邪氣。


“我們談談吧。”


司徒雅考慮到她今非昔比,不想跟她硬碰硬,語氣便稍稍放軟了一些。


兩人來到商場附近的咖啡廳,司徒嬌撇了眼站在門外的兩名男人,諷刺的笑道:“上官馳對你還真是貼心,出門都給你弄兩個保鏢,難不成是怕你大白天的被人謀害了不成?”


“你這次為什麽回來?當初上官馳說的很清楚,不允許你們再踏入b市。”


“嗬,你們夫妻倆真是搞笑,剛才那家商場不是你們開的,這b市也不是你們建的,我憑什麽就不能出現了?”


“是回來報仇的嗎?”


司徒雅目光如炬的問。


“你說呢?”


“今天不是你第一次跟蹤我吧?”聯想到之前幾次的幻覺,她開始篤定今天的不期而遇絕對不是偶然。


“好幾次了,你不是早就察覺了,不然身邊也不會多兩條看門狗。”


司徒雅對她說話的態度十分不滿,冷聲質問:“你嫁給一個比自己大二十歲的老男人,就隻是為了回來對付我和上官馳嗎?”


“不完全是,還為了重振我們司徒家的雄風,家門不幸,出了你這麽個禍亂,總要由我來替父母撐起一片天。”


“說得大義凜然,我倒是想看看,你是如何撐起這一片天。”


“那咱們就走著瞧吧,司徒雅。”


司徒嬌揚起一抹令人毛骨悚然的笑,起身扭著楊柳細腰揚長而去,司徒雅深吸一口氣,告訴自己:我不生氣。手撫向腹部:我現在是最幸福的女人。


她知道想要讓司徒嬌改變主意比登天還難,於是她撥通了好友林愛的電話。


林愛接到電話後趕到了她所在的咖啡廳,司徒雅一直坐在那裏沒動。


“小雅,你這麽急著把我約出來有什麽事?”


“最近有見到你婆婆嗎?”


林愛怔了怔,搖頭:“沒有,怎麽了?”


“你上次不是說隻要你婆婆化險為夷,她就會離開b市去法國定居嗎?如今,她是否有遵守這個諾言?”


“好像沒聽她再提過。”


司徒雅嘲諷的笑笑:“所以林愛,你婆婆就是這樣一個人,她根本不會因為躲過一劫就迷途知返,相反的,她現在一定在磨刀霍霍的準備著對付上官馳。”


“小雅,你別擔心,我今晚回去就跟江佑南說,讓他阻止他母親再做壞事!”


“上次我沒能幫到你,這次我也不太好意思找你幫忙,可是現在事情有些棘手,司徒嬌回來了,她找了個大靠山,我很擔心上官馳會腹背受敵……”


司徒雅的眼圈紅了,林愛一把握住她的手:“小雅,我明白你的心情,我一定會想辦法幫你的,我向你保證,無論發生什麽,我都會站在你這邊。”


林愛的友情讓她覺得有些汗顏,因為她從來沒有想過為了林愛,而不與上官馳站在一邊。


跟林愛聊了一個多鍾頭,司徒雅接到婆婆的電話,她起身說:“我先走了,我們改天再見。”


“好,你們是要去哪裏嗎?”


“去查b超,我已經懷孕滿了三個半月,我婆婆迫切的想知道肚子裏懷的是男是女。”


林愛羨慕的點頭:“真幸福啊,搞得我都想趕緊懷上一個了。”


“那就懷一個呀。”


“正在努力。”


兩人邁出咖啡廳,不約而同的相視一笑。


司徒雅與婆婆在事先聯係好的醫院門口見了麵,婆婆牽著她的手往醫院裏走,一邊走一邊碎碎念:“到底是兩個男孩好呢,還是兩個女孩好呢,又否則是一男一女好呢……”


“媽,別念了,反正隻要不是兩個女孩都好。”她又不是不知道婆婆盼孫子盼的心切。


老夫人嗔她一眼:“可別這樣說,如今你的病已經痊愈,就算是兩個女孩也好,我可打算讓你再生個兩胞胎。”


“……”


司徒雅無語至極,真以為她有這麽神,每次都能生雙胞胎。


b超的結果很快下來,在被告知是龍鳳胎的時候,司徒雅一點也不意外,因為她的心裏一直都有這樣的感覺,她懷的肯定是一男一女,沒想到有時候準媽媽的直覺還是挺準的。


婆婆很高興,她也很高興,下午那會見到司徒嬌的陰霾心情一散而盡,她給上官馳打了通長途電話,上官馳得知結果後,比她們還要高興。


一周後,上官馳出差歸來,晚上躺在床上,兩個小別勝新婚的夫妻緊緊抱在一起,司徒雅說:“馳,這次出差順利嗎?”


上官馳故意騙她:“不太順利啊。”


“不太順利?怎麽會不太順利呢,我可是天天晚上都有夢到星星!”


“夢到星星幹嗎?”上官馳一頭霧水。


星相書上說的,隻要能夢到星星,事業就會很順利。


“哦,這樣啊,難怪我這次出差一點不順利……”


“我說了我已經夢到了。”


“你夢到有什麽用,做事業的人是我,我的夢都被你一個人霸占著,哪有夢到星星的機會。”


司徒雅撲哧一笑,喜滋滋的問:“這麽說,你每天晚上都夢到我了?”


“對啊,夢到你變得好醜,滿臉的祛斑,大腹便便走在街上零回頭率。”


“討厭,那你肯定有外遇了,都說女人懷孕的時候男人最容易出軌,你老實交代,你在迪拜都幹了什麽?晚上夢到我,是不是夢到我去捉 奸了……?”


“要我說實話嗎?”


“當然。”


上官馳一個翻身將她壓在身下:“夢到我們正在這樣。”他俯身吻住了她的唇,用力撬開了她的牙關,吸住了她的香舌。


“唔……”


司徒雅兩手掙紮著想將他推開,上官馳已經憋了很久,他漲紅著臉說:“老婆,醫生說懷孕前三個月不要有性生活,後麵就可以適當的做一做,我沒記錯吧?”


他壞壞的笑,弦外之音就是在提醒她,已經過了三個月,她可以小小的滿足他一下了。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