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章 幕後黑手曝醜聞1
loading...

司徒雅做完adiana指定她做的所有檢查項目後,便開始忐忑的等待檢查的結果,和在國內做檢查時心情一樣,即想快點知道,又害怕知道,那種矛盾又不安的心理真的無法言喻。


一個小時後,所有的檢查結果都出來了,司徒雅揣著一顆咚咚亂跳的心跟著婆婆進了adiana的辦公室,她的手心裏早已經汗濕一片,婆婆緊緊的抓著她的手,其實心裏比媳婦還要緊張。


身為一個財閥世家的一家之主,她比誰都清楚延續香火的重要性,嘴上說沒關係,那隻是為了減輕媳婦心裏的壓力,可是真要無法生育的話,沒關係這句話是沒辦法輕易說出來的。


當然,司徒雅心知肚明。


“adiana,結果怎麽樣?我媳婦真的是無法生育嗎?”


老夫人緊張的詢問老友,一顆心懸到了嗓子眼。


adiana指了指辦公桌的凳子:“先坐下再說。”


兩人坐了下來,開始仔細聆聽adiana的分析結果——


“根據檢查的五大項來看,司徒小姐並非是原發性不育,但是也不代表生育沒有問題。”


“啊?這是什麽意思?”


老夫人和媳婦麵麵相覷,即覺得是好消息又不像是好消息。


“也就是說,真正影響司徒小姐受孕的原因其實是你的子宮發育不良,也就是說你的子宮比起正常生育年齡的女性來說要小一點。”


“子宮小?可是我媳婦在國內檢查的兩家醫院都說是原發性不育呢?”


“這可能是她們虛張了,原發性不育治愈的希望是非常渺小的,但是子宮發育不良就不一樣了,已確定為子宮發育不良的患者,除個別屬先天發育障礙而難以治療外,絕大部分患者都能有較好的治療效果。”


“太過分了!”


老夫人一巴掌拍在桌上:“這些人真是吃了熊心豹子膽,竟敢糊弄我上官家,看我回去後怎麽收拾他們!”


“夕藺,你稍安勿燥,其實這樣的檢查結果對於那兩家醫院完全有借口推卸責任。”


“為什麽?”


“我剛已經說了,子宮小要先確定是不是屬於先天發育障礙,如果屬於先天發育障礙,那他們把它規劃到原發性不育也是沒有錯的。”


“那我媳婦到底是不是先天發育障礙呢?”


“這個暫時也不好確定,先治療一段時間看看效果才能知道。”


“如何治療?”


“先采用西藥治療,對造成子宮發育不良的因素加以確定、通過促進排卵的方法,使卵巢功能恢複,正常分泌雌、孕激素,從而刺激子宮的生長發育,一個月後你們過來複查,如果子宮明顯增長,就可以排除先天發育障礙的可能,再繼續服藥兩個月後,司徒小姐即可受孕。”


“太好了,太好了。”


老夫人一聽媳婦有受孕的希望,頓時心情大好,像個孩子似的在辦公室裏跳了起來。


“那如果服藥後子宮沒有增長呢?”


司徒雅一句冷靜的話,讓原本興奮的婆婆突然靜了下來,是啊,她隻往好的方麵想了,都忘了還有壞的方麵沒有考慮。


“那就隻能做好最壞的打算。”


“什麽?最壞的打算?”趙夕藺急了:“難道連你也沒有辦法嗎?我可是把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到你身上了?”


“夕藺,你先不要著急,先治療一個月看看,到時候我會根據你媳婦的恢複狀態全力以赴的。”


司徒雅視線睨向婆婆:“媽,就這樣吧,這樣的結果對我來說已經很好了,我們就聽從adiana醫師的安排,先進行西藥治療吧。”


“恩,好。”


老夫人點點頭,感激的對麵前和自己差不多年齡的好友說:“adiana,謝謝你了。”


司徒雅和婆婆在美國逗留六天後,才啟程回國,她把adiana開給她的藥全都藏在了密碼箱內,生怕回國後被上官馳發現。


上官馳接到司徒雅要回來的消息後,十分的高興,早早來到機場,等了兩個小時才等到他要等的人。


司徒雅遠遠的看到手捧鮮花的上官她,微笑著向他走過去,上官馳張開雙臂,她撲進了他懷裏,兩人緊緊相擁,像是分開了一年半載久別重逢的新婚夫妻。


“咦,光有媳婦的花嗎?我的花呢?”


老夫人明知兒子隻買了一束鮮花,還故意刁難他。


上官馳沒好氣的接過母親手裏的行李:“怎麽?跟自己媳婦吃醋嗎?”


“俗話說,娶了媳婦忘了娘,不是沒有道理的,眼前就是鮮明的例子。”


司徒雅抿嘴輕笑,把花遞到婆婆麵前:“給你吧,就當是你兒子買給你的。”


“不要,我才不會那麽沒骨氣,哼。”


老夫人頭一仰,便氣哄哄的率先向機場大廳外走去,司徒雅與上官馳相視一笑,無可奈何的跟了上去。


三個人一踏進家門,上官晴晴便不可思議的質問:“天哪,嫂子你是怎麽做到的?”


司徒雅有些不明所以:“什麽怎麽做到的?”


“你是怎麽做到在一個星期內把我愛瘋的老娘弄回來的?”


上官馳撲哧一笑,俯耳說:“看到沒有,我媽就是這樣一個人。”


司徒雅尷尬的笑笑:“還好吧,其實我沒做什麽,是媽想大家了。”


“哎喲喂,別肉麻了,我雞皮疙瘩掉一地。”


上官晴晴誇張的顫抖了一下,把一家都給逗笑了。


司徒雅原本心情不是很好,可是看到小姑子開朗的性格後心情驀然就好了許多,雖然對於季風她是如此不甘心,可至少她走出了那段陰霾的情傷。接受了季風不愛她的事實。


晚上,司徒雅洗了熱水澡出來後,上官馳一把從身後將她圈住,然後迫切的啃她的脖子,啃得她又麻又癢,卻使力掙紮:“馳,別這樣,不要這樣……”


上官馳停下了餓狼似的動作,目光灼熱的問她:“分開了一周,你都不想我嗎?”


“想啊。”


“哪裏想?”他不安份的手曖昧的指著她的心髒:“這裏想……”繼續下移:“還是這裏。”


司徒雅臉一紅,拍開他的手:“都想,但是……我做了這麽久飛機,有點累。”


她以為這句話根本製止不了上官馳的獸行,卻不料他沉思了片刻後,溫柔地點頭:“好,那就休息吧。”


上官馳彎腰將她抱到了床上,替她掩好被子,在她的額頭上印下寵溺的一吻,轉身便去了書房工作。


聽到耳邊傳來清脆的關門聲,司徒雅卻還是有點不敢相信,上官馳這樣就放過她了,實在有悖他平時霸道的個性。


躺在床上翻來覆去睡不著,想到藥還沒有吃,她掀開被子下床,像做賊似的打開密碼箱,迅速配好一小把藥丸,然後就著溫水一顆顆的送入了口中。


真的是很苦,可是心裏似乎更苦,美國之行給了她希望,可是對於未來,她並無太多的信心。


唐萱的存在始終像一根刺紮在她心裏,還有李甲富,雖然已經許久不曾來找她,但是她知道,他不會就此罷休,現在不來,總有一天,他還是會找上門來。


這些都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是她能否給上官馳生個一兒半女,一個女人無法生育,就不是一個完整的女人,一個家庭沒有孩子,同樣也不是一個完整的家庭。


站在窗邊胡思亂想了半天,身後的門開了,上官馳結束工作回來了,見她穿著睡衣站在窗前,生氣的拿了件外套披她到身上,說:“幾天不進醫院就好了傷疤忘了痛是不是?”


“現在天氣暖和了,又不冷。”


“再暖和也是晚上,即便是夏天的夜晚,都是容易著涼的。”


上官馳將她趕回了床上,警告道:“給我老老實實的待著,否者我可不保證洗了澡後會不會獸性大發。”


司徒雅或許是真被他這句話給震懾住了,之後便老老實實的躺在床上,直到上官馳洗完澡出來,她連身都沒翻一下。


“是不是我不在你睡不著?”


上官馳躺到她身邊,將她拉到自己腋下,抱著她柔聲問。


“也不是睡不著,就是你在的話可能會睡得踏實一點。”


“你們這次去美國玩得開心嗎?都去了哪些地方?”


司徒雅怔了怔,目光閃爍的回答:“去了好多地方。”


“好多地方是什麽地方?”


“反正有名的地方都去了?”


“有名的地方又是什麽地方?”


她無語了,要不要這麽打破砂鍋問到底的?


“你經常去美國出差,美國有哪些有名的地方你不知道嗎?”


“當然知道了,我隻是想知道你們都去了哪裏?”


“時代廣場、拉斯維加斯大道、迪斯尼公園、冒險島、尼亞加拉大瀑布……”


上官馳眉一挑:“喲,才五六天時間你們遊遍了大半個美國嘛?”


“對啊。”


“你們怎麽遊的?時間怎麽分配的?”


眼見他追問個不停,司徒雅怕被他發現了什麽端倪,便故意打個哈欠:“明天你去問媽吧,我困了,要睡了,晚安。”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