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32章 翡翠迷夢
loading...

聖潔的白色花朵被微風拂動,怡人的香味在花朵盛開之後便飄灑在空中,鼻尖輕嗅著這股香氣,衛兵和邪教徒的臉上紛紛露出了迷醉的神色。


於夢境中被悄然種下,在欲望的澆灌下生長,又因‘土壤’對生命的貪婪而打破了虛妄與現實的界限,最終破顱而出!


聞著那令人無比沉醉的香氣,衛兵和邪教徒們帶著一臉的幸福微笑倒在了地上,同時進入了甜美的夢鄉。


馬爾·羅哈斯的臉色已然變得漲紅無比,驚愕中帶著幾分憤怒的表情僵在了臉上,塞萬提斯可以感覺到這個家人全身上下的血液正在向著頭部倒灌。


忽然間,從純白色的花托開始,血色悄然浸染了那朵嬌嫩的花兒。


血絲在花朵上不斷向上生長,慢慢染紅了花托、花瓣,整朵花在短短的幾分鍾內就已經從‘聖潔’變成了‘妖豔’。


馬爾·羅哈斯的眼珠子又動了起來,在眼眶裏亂轉了片刻,最終把目光落在了眼前的那頭黑龍身上。


塞萬提斯臉上帶著驚訝而又興奮的神經質笑容,“哎呀,沒想到竟然撞大運了,碰上了這個東西……”


看著馬爾·羅哈斯皮膚下有血管逐漸突起,暴起的青筋以一種極為緩慢的速度遍布了他的半個身體,塞萬提斯的笑容就越發燦爛。


羅哈斯男爵已經死了,或者也可以說,他早就死了,如果解剖開來就能看到,他的身體內部已經是一片支離破碎的腐敗模樣。


傳說中,所有的鏡子後麵都連接著一個與主物質位麵的一切都完全相反的位麵,而所有人的夢境也都能連接到一個神秘的異位麵當中,隻不過,並沒有多少人知道這些事情。


不過塞萬提斯恰好就知道一個進入那個‘夢境位麵’的方法——通過外域就可以進入到夢境位麵,外域和星界連接著所有的位麵,隻不過星界通往其他位麵的通道入口並不固定而且相當難以尋找,所以通過外域進入‘翡翠迷夢’是最好的方法,否則的話,隻能夠自己在夢中尋找脫離自身夢境的方法,而在脫離夢境之後還需要自己尋找夢境位麵的入口,很是麻煩。


可是‘翡翠迷夢’究竟在外域的什麽地方,又沒有多少人知道,知道的人都守口如瓶,所以這個世界上的大多數人都不知道他們的夢境連接著另一個神秘的位麵。


夢境位麵的神祇也很少會幹涉主物質位麵,但是現在,一個幹涉事件的例子就擺在了他的眼前!


花朵的根係從大腦向著馬爾·羅哈斯的身體各處蔓延,開始接管這具身體,這個時候,這株應該是名為‘惡魔之實’的花朵還沒有完全掌控這具身體。


這朵花開早了,本來等到其完全盛放的時候,就已經能夠完全掌控‘土壤’的軀殼,可是由於塞萬提斯的提醒,羅哈斯男爵察覺到了自身似乎出現了什麽問題,導致花朵的產生了危機意識,提前綻放。


從這朵‘惡魔之實’被種下的時候開始,他就成了一個死人,靈魂仍在依附著這具身體,所以他仍能夠繼續活動,可是現在,他的靈魂已經被花朵吞下,徹底死亡。


“夢境植物呀……”塞萬提斯笑著眯起了眼睛,伸手向羅哈斯男爵的遺體抓去。


感覺到了危機襲來,花朵急忙調動手臂拍了上去,可就像是拍在了一塊鋼板上,敵人的手臂紋絲不動,反倒是紮根在血管當中的根係忽然脆化並斷裂開來。


黑龍抓住了屍體的肩膀,然後就拖著那具已經僵硬的屍體走向了那些衛兵身邊,把他們踢醒了過來,吩咐他們把邪教徒壓回去,等候發落之後,便騰空而起,飛向了溫德城。


…………


坐在一塊隔離玻璃前麵,女仆和湊熱鬧的拉蒂妮亞不斷上下打量著玻璃後麵的那具屍體,還有從他腦子裏長出的那朵花。


豔紅的花朵顫顫巍巍地抖動著,不再亂轉的眼珠子緊緊盯著眼前的這麵玻璃。


屍體的瞳孔已經潰散,可是女仆還是能夠感覺到視線的聚焦。


“說實話,我也是第一次親眼見識到傳說中的夢境植物。”拉蒂妮亞搖著頭,唏噓不已,“沒想到,塞斯竟然有這種運氣,親眼見識到了一朵夢境植物的生長。”


“如果讓我選的話,我倒是不想要這種運氣。”坐在一邊和喬安娜玩耍的黑龍聽到那句話後就抬起了頭,滿臉嫌惡,“真的很惡心——之前沒感覺,現在回想一下,這是真的很惡心!”


“夢境植物呀……”聽到消息後就匆忙敢來的齊格勒對隔離玻璃後麵的那株植物充滿了興趣,不過與其說是對植物本身感興趣,倒不如說是對植物背後的夢境位麵感興趣。


興奮地舔了舔嘴唇,齊格勒趴在隔離玻璃上,嘿嘿直笑,“瑟琳娜,把研究這東西的任務交給我怎麽樣?‘元素爐’我大概是弄懂了,接下來就可以進入枯燥的重複計算階段了,這個階段不需要我去操心,所以把這個交給我吧!”


“你想要就給你吧!”女仆無所謂地揮了揮手,眼睛卻一直在盯著玻璃後麵的那株植物,“現在我隻想知道,這是一個巧合,還是一個陰謀,隻要你能把這個問題的答案交給我,那就足夠了。”


聞言,齊格勒嘬了下牙花子,有些苦惱地抓了抓濃密的頭發,“好吧,雖然比較麻煩,但誰讓你是老板呢……如果能找到進入‘翡翠迷夢’的辦法,我就可以去裏麵探查究竟,看看裏麵到底是發生了什麽事情。”


能夠跨越位麵之間的空隙,影響到主物質位麵,除了神祇之外,就連傳奇都很難做到。


如果齊格勒真想找出事情的真相,和夢境位麵的傳奇、神祇打交道那是不可避免的,所以齊格勒才會說這是一件麻煩事兒。


“先做個最壞的打算吧!”女仆雙臂環抱,神情冷漠地看著隔離玻璃後麵的那株‘惡魔之實’,“做個設想,‘翡翠迷夢’的神祇也打算幹涉阿薩托姆世界,那麽我們該如何應對?祂們出招簡直防不勝防,不過跨越夢境位麵和主物質位麵的空隙來直接幹涉阿薩托姆世界,對祂們來說也應該不是一件易事。”


“雖說我們和祂們之間沒有什麽利益衝突,但既然祂們這麽做了,我們就應該查到水落石出,否則,我心難安!”


羅哈斯男爵也不是個蠢笨的人,可是就連他都被忽悠去找邪教徒,去取悅邪神來延續壽命,他都抵擋不了,那麽其他人又該怎麽抵擋?


‘惡魔之實’隻是其中的一個因素,更有可能是因為他受到了夢境位麵的影響,在做夢的過程中,思想被潛移默化的改變了,這是一件很恐怖的事情。


想要防禦也不知道該怎麽防禦,難道要一直不做夢嗎?


說完,她皺著眉頭,歎了口氣,轉頭向著塞萬提斯無奈說道:“塞斯,恐怕又要讓你跑一趟了,公國內與邪教徒進行接觸的貴族不止馬爾·羅哈斯一個,其他人也是鬼迷心竅,認為惡魔和魔鬼能幫他們奪回權力……如果不出意外的話,你可能沒多少戰鬥可以去打,但需要你去好好搜查一下,別讓邪神、惡魔信仰在公國內擴散開來。”


塞萬提斯抿了抿嘴,盡管有些不太情願,但也好比現在這種無聊的情況好多了。


就連公國都怎麽亂,真的無法想象其他地方亂成什麽樣了……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