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六章 挖陷阱,賀總在行
loading...

“小七總是很善良,總是在擔心別人的事情。可是有個事情,我真的很為難。”賀逸寧輕歎一聲,說道:“馮曼倫是小七的師兄,兩個人的私交也不錯,相信您也看出來了。身為師妹,擔心師兄的感情生活,我也是能理解的。可是小七想幫馮曼倫找一個合適的妻子,這個事情就真的很為難了。”


“為難?”沈子瑤驚訝的看著賀逸寧。


“是啊。”賀逸寧輕歎一聲:“畢竟曼倫兄可是從很早之前就有無心公子的稱號啊!曼倫兄的事業心,生平僅見,我都很佩服的!我都做不到這個地步。在我眼裏,家庭是重於事業的。或許是我起點太高,所以才說這麽不負責任的話。也不是我想故意跟媽表忠心才這麽說。不過,媽您放心,我一定不會虧待小七的。奶奶很喜歡小七,這次出門,奶奶千叮囑萬叮嚀,囑咐我一定照顧好小七。”


“所以,我已經安排了人手,暗中保護小七。等小七過了癮,就讓人帶她出來。我也不會繼續深入太久,畢竟做做樣子還是要的。”賀逸寧笑的無辜又燦爛:“您千萬別擔心我們,這次我們裝備足足的,安全問題不是問題。”


沈子瑤也不知道賀逸寧到底是要做什麽,不過她明白,該問的問,不該問的絕對不能問。


沈子瑤點點頭說道:“我明白了。”


“那我不打攪媽的休息了,這水果真的很不錯的。小七很喜歡吃的。”賀逸寧站了起來:“有什麽事情盡管吩咐他們去做,千萬不要客氣。”


“好。”沈子瑤送賀逸寧離開。


等賀逸寧離開之後,沈子瑤回過神來了。


什麽?


馮曼倫是無心公子?


馮曼倫是一個事業重於家庭的人?


這怎麽可以呢?


無心的男人,怎麽可以托付呢?


賀逸寧給馮曼倫挖了坑之後,就不負責任的離開了。


小冬那邊的消息源源不斷的送了過來,而鎮子上的聯盟團隊們,也在商量下一步的行動了。


另一邊,聞一博跟劉義又嗆嗆起來了。


這次不為別的,隻為了這次行動的順序問題。


劉義冷笑一聲:“你連我都打不過,你憑什麽想走我前麵?”


聞一博翻翻白眼:“哎,你還是不是女人啊?這種事情當然是要男人走在前麵的好嗎?”


劉義繼續冷笑:“我不是女人,你是嗎?需要脫褲子驗證一下嗎?”


“你……”聞一博覺得他這輩子就沒有在女人麵前這麽吃癟過!


從來都沒有!


這個劉義一定是上輩子他欠錢沒還,這輩子才遇到的!


“這種事情,當然是要用實力說話的。”劉義晃了晃自己的肱二頭肌:“你想走我前麵,先打贏我再說!”


“不可理喻。”聞一博實在是不知道該說什麽好了。


他確實打不過劉義的嘛!


“話說,你真的覺得逸寧是在為了大義做事嗎?”聞一博轉移了話題。


“不管他做什麽事情,跟我有什麽關係?我隻是來玩的。”劉義不負責的回答說道。


聞一博再次咬牙。


這個女人,怎麽就油鹽不進啊!


“行行行,你行你上!我不跟你爭。”聞一博直接沒脾氣了:“反正逸寧這次是來做破壞的,這活兒確實你合適。”


“早這樣不就完了!”劉義丟下這句話,掉頭就走。


聞一博看著劉義的背影,真的沒脾氣了。


樊盛樊籬小心翼翼的從遠處湊了過來,一左一後的將聞一博夾在中間。


“哎,一博,你不是號稱你用不了三天就把她拿下的嗎?”樊盛擠兌聞一博:“這都幾個三天了啊?”


“我……”聞一博一陣語塞。


“哎,一博,你不是說,這天下就沒有你征服不了的女人嗎?”樊籬也跟著補刀:“這次到底行不行啊?”


“我……”聞一博再次語塞。


“這個小姑娘很猛啊,你到底能不能行啊?”樊盛樊籬異口同聲的笑嘻嘻的問道。


“再給我一點時間,我一定!一定讓她跪在我的西裝褲下唱征服!”聞一博瞬間瞪大了眼睛,桃花眼瞪的再圓,都沒什麽說服力啊!


樊盛樊籬笑的眉飛色舞:“真的?不騙人?要不要打個賭啊?輸了的話,你的寶貝隨便我們挑?”


聞一博繼續瞪眼:“你們要相信我!再說了,我……我什麽時候輸過啊?你看看那些網紅,哪個不是乖乖的啊?她劉義就是個性不同,所以手段不同,你們別著急啊!我這叫溫水煮青蛙,慢慢煮死她!”


樊盛樊籬笑的極其燦爛:“你說的啊!可別讓我們失望啊!”


“哼,走著瞧!”聞一博繼續瞪眼。


湯姆斯的號召力和執行力確實不錯。


聯盟形成之後,馬上召集各個隊伍的負責人開會,製定了進入墓穴的路線和時間。


全程,賀逸寧都不表態。


其他人看到賀逸寧真的不參與,也就放心的發表自己的看法了。


大家的裝備也都亮了出來,誰的裝備更好,分配資源的時候誰占優勢。


畢竟從墳墓的外圍就能拿到那麽多值錢的寶貝,進了內圍,那豈不是發大財了?


據說,那幾個從外圍盜走的古董,流傳到海外的拍賣市場上,可是拍出了上億的天價啊!


也正是因為這個,來這裏探險盜墓的才會越來越多。


行動的日子,就定在了後天。


這兩天的時間用來做準備工作。


這次所有人都打定了主意,一定要進入腹圍,因此需要帶不少的裝備和生存物資。


食物、水、武器、探測儀以及醫藥急救包等,是必不可少的。


賀逸寧全程無發言也是有好處的,他的裝備情況沒人知道。


其中也不乏過來打探消息的,可是不管對方怎麽試探,賀逸寧這邊的人,個個都是笑而不語。


出發的前一天晚上,沈柒跟賀逸寧手拉手在田埂上散步。


深秋時節,田裏的作物都收的差不多了。


兩個人就這麽慢慢的走著,吹著風,看著夕陽落山。


大帝的墳墓,眺望可及。


沈柒忍不住感慨的說道:“你說,大帝是心甘情願守在這裏的嗎?”


“為什麽會這樣問?”賀逸寧挑眉看著沈柒,鳳眸裏一片柔情蜜語。


“建立一個帝國隻為了一個女人,毀滅一個帝國,也隻為了一個女人。建功立業,不是男人最向往的事情嗎?”沈柒想起夢境中的那個男人,他看向自己的時候,紅眸裏似乎藏著一抹難掩的情緒。


“是啊,建功立業的確是男人們的終極目標。可是站在一定高度的時候,真的很孤單的。高處不勝寒,俯瞰芸芸眾生,看著其他人汲汲營營,自己孤孤單單冷冷清清。那種滋味,其實並不好受。人類,其實是一種群居動物,不管身居什麽樣子的位置,都是渴望身邊有個人可以陪伴著自己的。”


“你看,古代的那些皇帝們,站在了巔峰位置,無人可以企及。所以他們是寡人。他們看似光鮮,其實最孤獨的人就是他。他甚至不能像普通的民眾一樣,身邊有個知冷知熱貼心的妻子,他後宮三千佳麗,個個都是帶著其他的目的。他也要為了平衡前朝和後宮,再愛一個女人,他也不能給她專屬的寵愛。”


“這樣的人,其實最可悲。對大帝來說,他寧肯要一個鮮活的陪伴,也不想要那個冰冷的江山吧。”賀逸寧鳳眸低垂,長長的睫毛下,在夕陽的映照下,掃下一團漂亮的陰影。夕陽的顏色染上了他的瞳眸,讓他看起來,竟然越來越像那個神秘的男人了。


“那,那個少女,為什麽一直拒絕大帝呢?”沈柒不解的問道:“是因為少女覺得自己配不上大帝嗎?我總覺得她不僅僅是因為家族的原因。”


賀逸寧抬手輕輕撫摸著沈柒的臉頰,修長的手指,輕輕挑起沈柒的下巴。


兩個人的麵容越來越近。


陽光將兩個人的這一刻,瞬間鐫刻在了彼此的心底。


“因為,少女還缺乏跟大帝比肩的實力。”賀逸寧眸光鎮靜的看著沈柒:“我們都不是他們,所以我們無從猜測當年的真實。可是,小七,我不是大帝,你也不是那個少女。這輩子,我們都不會分開。”


沈柒含笑看著賀逸寧。


“隻要你堅定的站在我身邊,前方所有的障礙,我來掃平。”賀逸寧認真的看著沈柒的瞳眸:“大帝可以舍棄他的帝國,我可以舍棄我的江山。”


沈柒輕輕點頭,笑容甜甜:“嗯,我信你。”


賀逸寧雙手輕輕捧住了沈柒的臉頰,慢慢俯身,低頭,在沈柒的唇上鄭重落下一吻。


沈柒雙手環住了賀逸寧的腰身,迎合著賀逸寧的這個吻。


夕陽越發的溫暖了起來,在這深秋季節,添上了難得一筆的瑰麗色彩。


秋風徐徐,拂起沈柒的長發。


發絲飄在賀逸寧的肩頭,穿過賀逸寧的指縫。


彼此糾纏,生死不離。


回到營地,大家都已經準備妥當,各種儀器也都已經裝好了。


劉義將一個袋子丟給沈柒,沈柒伸手接過,打開一看,裏麵放了一套純黑色類似於特種兵作訓服的套裝。


這是賀逸寧這邊的人,統一的著裝。


一是為了方便好認。


二是確實方便。衣服上都已經裝備好了很多實用工具。


三是為了防止被誤殺。


畢竟,賀逸寧這次來,可是要給那些人搗亂的。


“明天早上十點整,大家不要遲到。每個人按照自己拿到的位置圖,按照順序行走。”賀逸寧輕輕開口說道:“安全第一。明白了嗎?”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