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64章 鎮殺
loading...

年輕男子頓時殺氣如熾。


他叫陳墨,是陳家年輕一代中的佼佼者,而他邊上的女子叫季湘,乃是城裏另一家七星勢力季家的千金。


他一直在追求季湘,今日更是邀得對方來家中做客,誰知剛送對方出府,卻是遇到了這麽一件事。


敢跑到自己家門口鬧事,陳墨就已經十分生氣了,更何況,他看上的女人居然因為石皓俏臉生光,一副被迷住的模樣,讓他如何能忍?


小白臉,這個該死的小白臉!


難道,這是洪家不願看到陳家與季家聯姻,所以特意派出這個小白臉來勾引季湘的?


不管如何,你死定了!


陳墨向著石皓走去,森然道:“你是誰,是不是洪家派你來的?”


石皓微微一笑,道:“我受人委托,要將陳家大祭天之下、破極境之上的族人全部幹掉。你,嗯,剛剛邁進彼岸境,符合我殺人的條件。說吧,你想怎麽死?”


陳墨失笑:“你是不是失心瘋,居然敢孤身殺到陳家來!好啊,那我就選清蒸吧。”


石皓搖搖頭:“抱歉,這麽變態的要求恕我不能答應。還是簡單點,直接爆頭吧。”


“你倒是來試試!”陳墨哼了一聲,向著石皓殺去。


轟,他揮棍向著石皓打去,力量灌注之下,這可以生生將一座樓都是夷為平地。


石皓舉拳,向著鐵棍打了過去。


嘭,棍身反彈,砸在了陳墨的身上,頓時讓他腦袋開花,死於非命。


“滿意了吧?”石皓聳了聳肩。


門口四名守衛都是驚呆了,陳墨居然被人殺了!就在陳家的大門口!


天啊。


四人連忙都是發出大叫,通知府中的其他人。


石皓也不阻止,隻是靜靜地等。


一會時間,便見府中衝出來大量的人。


“什麽,這個王八蛋竟敢殺了陳墨?”


“好大的膽子!”


“宰了他!”


眾人都是大呼小叫,一個個怒不可遏。


陳家可是九曲城中的第一豪門,現在居然有人敢在他們的府上行凶,這是何等膽大包天?


“不過,能夠一擊殺了陳墨,他至少也是彼岸境。”


“哼,彼岸境就可以在我陳家府上逞凶嗎?”


“我來吧!”


一名中年男子走了出來,他是彼岸九島,在這個境界之中,自然屬於最強級別了。


“小子,你是什麽人?”他一邊向著石皓走過來,一邊問道,“我勸你還是老實交待的好,否則被我拿下之後,你就要麵臨嚴刑拷打了。”


石皓淡淡道:“我代表青沛鎮枉死的一千零六人而來,向你們陳家討個公道。”


此言一出,陳家人皆是表情一厲,眼神中露出凶光。


這小子居然知道青沛鎮的事情!


那更不能留他性命了。


之前那中年男子立刻縱身而出,向著石皓撲襲而去。


這下,他隻求滅口。


“死!”


嘭!


他剛撲到石皓麵前,卻立刻化為了一蓬血雨。


什麽!


陳家眾皆是大驚,這才知道不是猛龍不過江,這個年輕人完全不能因為年齡而小看他。


“快,去請幾位老祖出來!”眾人大呼小叫,這個年輕人極可能是觀自在甚至鑄王庭的高手。


石皓開始動了起來,向著大門走去。


擋還是不擋?


擋吧,石皓表現出來的戰力太可怕了,誰都怕死啊。


可不擋吧,讓一個外人輕易闖進家族之中,以後陳家還能抬得起頭嗎?


“擋住他!”


“不錯,支援馬上就會過來,我們隻要擋一會時間就行了。”


“衝!”


頓時就有十幾個人向著石皓衝了過去,但皆是彼岸級別,連一個觀自在都沒有。


——府中有高手,但又哪裏料到真有強者敢惹上門來?


所以,現在這裏的人彼岸境就是最強了。


石皓一拂手,啪啪啪,衝過來的人莫不齊齊爆碎,化成了漫天血雨。


這些人製造了一個小鎮的大屠殺,而目的便隻是不想讓家族醜聞曝光,如此殘忍的行為讓石皓亦是生起了殺意。


殺!


他一路走過,留下了滿地的鮮血。


走了幾步之後,他甚至都不用動手了,領域籠罩之下,隻要一念動,補神廟之下全部隻有爆體而亡的份。


“放肆!”殺了上百人後,陳家終於有高手出現。


鑄王庭和補神廟,一共有七人,皆是怒發衝冠。


陳家在此設立分支以來,何曾受到過如此重創?


年輕一代的族人死傷近半啊。


“你該死一百次!”一名鑄王庭高手咬牙說道。


石皓目光一厲:“你們屠鎮的時候,為什麽不想想,人家也有父母子女?現在倒是知道疼了?”


哼!


他揮出一拳,向著那鑄王庭打去。


勁力化形,形成了一隻足有沙缽大的鐵拳。


“閃開!”見那鑄王庭還想硬接,邊上一名補神廟連忙攔截出來,向著這隻鐵拳迎擊而去。


他已經感應到了,石皓散發出來的氣息乃是補神廟。


所以,這一擊絕不是鑄王庭能夠硬接的。


嘭,他接下這記鐵拳,頓時騰騰騰地連連後退,直退了十三步後,這才停了下來,地上則是留下了兩排深深的腳印。


這讓那六名高手看得瞠目,太恐怖了,連陳康民居然也不是這年輕人的對手。


噗!


就在這時,卻見陳康民整個人皆是四分五裂,化成了血雨。


這一下,那六人都要瘋掉了。


陳康民不但不是對手,居然連一拳都擋不住,直接被轟爆了。


這這這,這年輕人還是人嗎?


他們皆是瑟瑟發抖,連氣也喘不過來了。


“小小的補神廟,居然可以修到這樣的份上,你還真是不凡!”一個蒼老的聲音響起,隻見一名老者踏天而現。


陳九同,陳家老祖宗,大祭天強者。


“老祖!”那六人頓時有了主心骨,皆是大喜過望。


你再牛逼又如何,終隻是補神廟而已。


陳九同冷冷地看著石皓:“你雙手沾滿了我族人之血,今天必死!”


咻,石皓衝天而起。


什、什麽!


底下,陳家人皆是目瞪口呆,這什麽情況?


補神廟居然可以飛行?


陳九同亦是半張著嘴,隻覺臉上好像被人抽了一巴掌,疼得厲害。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