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8章 壓製
loading...

如果石皓是真武宗的正式弟子,那張昊是斷斷不敢如此的。


同為一宗弟子,你這麽欺負人,肯定會被執法堂嚴懲。


可關鍵是,石皓並非真武宗的弟子,隻是一個小小的追隨者,所以他又有什麽好顧忌的?


當然了,一般來說,沒有誰會如此越俎代庖的,畢竟,追隨者就算犯了錯,自然也有主人會去懲罰,張昊這樣的做法,真是完全不給曹飛煙麵子了。


為什麽他還要這麽做?


一是他這個人以核心弟子老大自居,自然要穩固秩序,另一方麵的話,他對曹飛煙、殷翠兒也懷有野心,自然不能容忍曹飛煙的身邊有別的男人了。


石皓收到這個通牒,隻是一笑,便隨手丟到了一邊,根本沒有放在心上。


但他沒有當回事,張昊可沒有如此。


見石皓完全沒有動靜,他第二天就親自殺了過來。


一路上,眾弟子皆是追隨於他的身後。


石皓在人群中就是兩個極端,女的對他瘋狂,而男的則是嫉妒無比。


因此,得知張昊要去找石皓的麻煩,眾多弟子都是自發跟著,要親眼看到石皓被打敗時的淒慘模樣。


這才解氣。


很快,張昊便來到了曹飛煙的別院之外。


“石皓,出來!”他沉聲喝道,聲音雖然不高,卻是轟然傳蕩,有若雷鳴。


咻,石皓沒有現身,倒是曹飛煙仗劍衝了出來。


“張昊,你這是什麽意思?”曹飛煙俏臉含煞,冷如冰霜。


這可是她的住處。


張昊淡淡一笑:“我昨天便向你的追隨者發出了最後通牒,著他今日起在山門口下跪反省,但他卻並沒有聽從,所以,我是特意來押解他的。”


“張昊,我的追隨者犯了什麽錯?再者,就算犯了錯,亦需要你插手?”曹飛煙冷冷說道。


“哼,你那追隨者玷汙了我真武宗的名聲,我隻是讓他下跪三天,已經是給你麵子了。”張昊說道,“又非我宗弟子,就算我將之殺了又如何?”


“張昊,你過份了!”曹飛煙大怒,揮劍向著張昊刺了過去。


張昊自然無懼,掌聚罡勁,向著曹飛煙迎擊而去。


兩人同為九步,而且皆是核心弟子,實力十分接近,但終還是張昊要更勝一籌,核心弟子第一人絕非浪得虛名。


因此,交戰百餘招後,張昊一擊將曹飛煙震退,勝負已分。


“師妹,你並非我的對手,還是不要自取其辱的好!”張昊哼了一聲,他內心中的妒火越燒越旺。


要知道,曹飛煙可是出了名的美豔美人,從不對任何人假以顏色,現在卻是為了石皓而與他戰鬥,豈能不讓他嫉妒?


曹飛煙仗劍而立:“沒有經過我的允許,想要進我的住處,除非跨過我的屍體!”


這話就重了。


張昊可以對石皓施以壓迫,但是對曹飛煙卻不行,因為雙方都是核心弟子,宗門是絕對不允許他們自相殘殺的。


怎麽辦?


張昊眉頭一皺,沒想到曹飛煙對石皓這麽維護。


“咦,這是做什麽呢,好大的陣仗。”就在這時,石皓悠悠走了出來。


眾人都是無語,兩大核心弟子中的佼佼者都為了你打了半天,你居然毫無所覺?


真氣死人啊!


“石皓,你好大的膽子,我讓你今日去山門口跪著,你為何還沒有動靜?”張昊立刻將槍口轉向石皓,森然說道。


“你是誰啊?”石皓問道,滿臉奇怪之色,“天王老子嗎?真不知道從哪慣出來的臭毛病。”


這,竟然敢訓斥核心弟子?


要知道,普通弟子和核心弟子可是兩個概念,根本不可同日而語,更何況石皓僅僅隻是一個小小的追隨者。


張昊不由地臉色一黑,他大步向著石皓走了過去:“小子,你真是太狂了!”


曹飛煙想要阻止,卻見石皓已經迎了上去,她想了想,便沒有出手。


石皓的實力不但不比她弱,甚至讓她都是生起忌憚,所以,與張昊是完全有得一拚的。


“狂不狂,都不需要你多管閑事!”石皓淡淡說道。


“哼,狂傲之人,必將自食惡果!”張昊已經衝到了石皓麵前,立刻一掌向著他拍去。


嘭!


石皓起拳回敬,一聲重響之中,兩人同時退回幾步。


什麽!


眾人都是大驚失色,看向石皓的目光跟見了鬼似的。


他們可是知道的,石皓測試時的修為僅僅隻有六步,而才過去幾天而已,他的修為肯定不會有任何的提升。


所以就恐怖了啊。


六步對九步,而且還是核心弟子中最強的張昊,居然能夠平分秋色,這是多麽駭人的事情?


越了多少小境界?


同階無敵,可稱天才,越一級戰鬥,便是核心弟子的水準,現在石皓差不多越了四級,這可是道子級的實力,而且還是牛逼哄哄的道子,幾十年難出一個的那種。


至少,真武宗就沒有這麽的天才,現任道子洪太河也不過能夠越三個小等級而已。


張昊愣了一下之後,殺意更生。


今日他當眾挑釁,算是與石皓結下了大仇,斷不可能化解,所以,今天不將石皓鏟除的話,那等石皓以後邁進彼岸甚至觀自在呢?


石皓要殺他,他能夠有什麽抵抗的手段嗎?


沒有!


甚至,這樣的天才即使殺了人,宗門又會加以重責嗎?


不會,太妖孽了啊,說不定可以將真武宗的層次提升一個台階,那麽,宗門大佬將會恨不將他捧在手心裏,什麽要求不都得滿足了?


所以,不如趁這個機會永絕後患。


他縱身躍出,一聲不吭,但雙手卻是變得一片漆黑。


他亦是異靈根,而且還是更加罕見的毒靈根,雖然正麵攻伐方麵不如雷靈根,可隻要沾上一點,那就蝕骨腐心,瞬間就能致人於死地。


咻,他殺向石皓,一掌拍出,根本不用轟到人,散發出來的氣味就帶著強烈的暈眩感。


石皓哼了一聲,拳頭上有熊熊烈焰燃燒,立刻將毒素焚成了灰燼。


八極拳展開,他向著張昊迎擊而去。


嘭嘭嘭,拳掌碰撞,激烈無比。


眾人震驚得發現,張昊居然被石皓壓製住了。


天!


(本章完)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