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1章 我能陪她下地獄
loading...

“你到淩家頭幾個月,麵上好好的,背地裏卻總是躲在屋裏哭,我長那麽大從來沒討好過誰,對什麽小姑娘家喜歡的玩意兒也不清楚。


“卻得每日奉母親的命令四處搜羅好吃的好玩的來討好你,讓你開心。有時難免要去問別家的小姐打聽這些,也給我招來不少麻煩。


“我挺討厭你的,我想淩家不是你的家嗎?我們不是你的家人嗎?


“你隻管好好的呆在侯府當你的大小姐就是了,你若想撒潑,讓你撒便是,你若要淘氣,我也最多讓郭蛟睜隻眼閉隻眼。


“誰敢欺負你,有我幫你出頭,我若打不過就父親來。這還有什麽好成天哭嘰嘰的。


“我的確是很煩你。可是我不知道,原來比起我討厭你來,聽到你跟母親說你不喜歡我,這更加讓我受不了。”


長纓瞬間失語。


她很少跟姑母表達過對他的惡感,仔細想想,印象比較清晰的一次,她記得還是十歲。


那年也是這樣的季節,姑母坐在木香花下給她梳頭,跟她說,小鈴鐺兒長大了嫁給淵哥兒做媳婦好不好?


她說,我不喜歡他,我才不要嫁給他。


姑母問的隨意,她也答得隨意。


其實也談不上不喜歡,但是他一天到晚板著個臉,看到她就跟沒看到似的,都不像淩頌淩述他們那樣把她當好兄弟好姐妹,想想就讓人泄氣。


原來,他聽見了。


“我何曾真的討厭過你?”淩淵上身半傾,撐著窗台,幽幽望著那蓬木香花,“我家裏又沒有過姑娘,別人家的女兒我又嫌太矯情。


“我不過是不知道怎麽安慰你,而你卻說不喜歡我,不要嫁給我。


“我再討厭你,也是心裏有你的,我想,你怎麽能那麽輕飄飄地說出你不要嫁給我這樣的話呢?


“你以為我後來真的看不出來你當初的舉動有違常理。可是我即便看出來,也依然恨你,甚至恨意更甚。


“你在通州失蹤那幾日裏,我發誓,如果你能平安回來,我一定會好好待你。


“可你轉頭就把我父親害死了,你親手把你我之間的未來給葬送了。


“我以為我們會永遠在一起,可從此你不能夠再是我掛在心窩裏的人,我不能再為你著想,不能暗暗地規劃著將來,而隻能提醒自己,你是我的仇人。


“否則我就對不起九泉之下的父親——不是不再,是再也不能夠。


“你讓我突然喪父,又從此我困我在悔恨裏,留我一個人煎熬。”


他不知什麽時候已經轉過身來,逆光下的眼睃如同無底的漩渦。


長纓在這樣的坦述麵前變得窘迫,她唇翕了好幾次也沒有發出聲音。


“那天早上我多想掐死你,四年時間並不短,你出了淩家,又逃離了京師,竟連一點消息都不曾漏給我。


“我去找榮胤,找秀秀,無論怎麽盯梢,也找不到線索。你這麽狠,讓我狠不了心殺你,連讓我留你在身邊看著你也不肯。


“如今你跟我說當年那麽做是父親授意的,我信了,我也想給自己一條生路。


“可你呢?竟然早就四年前就給自己找了個丈夫!是你,把我所有的希望變成了絕望。”


天光將他的身影全數覆在長纓身上,使她如同隱入了黑夜。


長纓完全不知該怎麽克化淩淵這番告白。


原以為霍溶把婚書亮出來,她也承認了,事情變簡單了,沒想到卻變得更加複雜。


“對不起。”


“我來不是為了聽對不起。”


長纓攥著手,半日道:“你這樣,真是不值得。”


“若不為你,還有什麽是值得的。”


“我自己已經身在泥沼,而且我已經跟霍溶有了婚書。我總不能在他幫了我之後過河拆橋。”


何況就算她將來這樣做,也一定不會是為了投向另一個男人。


“我會拉你出泥沼,至於霍溶,我自會找機會幫你擺脫他。”


長纓沉默。


……


霍溶帶著文書老參什麽的,在譚府呆了大半個時辰。


婚書的由來他當然不能和盤托出,但好在譚紹在意的也不是這個。


議了幾句正事之後,話題轉回來,譚紹問:“我隻想知道沈長纓究竟是不是沈瓔?”


書房裏主位上坐著的他自有一司長官的威嚴,凜然正氣之下隱藏的精明也證明了他的城府。


“她是。”霍溶坦然自若沒有回避,“但我以為,無論她有沒有對老侯爺做過什麽,有資格懲罰她的都隻有淩家的人。


“她是南康衛的幹將,也是將軍您一手提拔起來的,她的成就不是踩在淩家肩膀上得來的,憑的是她自己的實力。


“就算不提人品,她的才能也足以對得住她在衛所受到的官職待遇。當時我與侯爺皆矢口否認,是因為不值得為了這個在衛所裏大肆引起波瀾。


“倘若真依了蘇馨容之言而以此讓長纓丟了官職,我以為這不是公平的做法。”


譚紹扶杯說道:“侯爺到來之前的夜裏,她曾經來找過我想調離南康衛,是我沒準。你是她的丈夫,為什麽到如今才來替她找我?”


霍溶沉默,良久後才抻腰笑了一笑,男人的無奈盡顯其中。


譚紹過來人,也沒有往下深究。他道:“你和侯爺既然要掩護她,我可以幫著把流言壓下去。


“但是紙裏包不住火,你們得想清楚,在她給不出害死老侯爺的合理解釋之前,你們對他的偏袒,都隻會給自己帶來麻煩。


“將來事發,你得問問自己,能不能扛得住?”


他在衛所裏摸爬滾打多年,說句愛兵如子或許有愧,可他愛惜沈長纓不是因為她是個女娃,也不是因為她跟自家閨女投緣。


一定要說有這些原因,那一切的愛惜也都建立在她本身努力自強的基礎上。


正因如此,在他眼裏,他霍溶也是一樣的,徐瀾也是一樣的,甚至於對於年紀能當他兒子的淩淵,或者也有些許同樣的心情。


他一碗水端平,該愛惜的他愛惜,該提點的也得提點。


霍溶咀嚼了這話半刻,點點頭:“行事之前,我都已經想好了。就憑她是我的妻子,未來便是下地獄,我也會陪著她一道。”


(求月票)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