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四十八章 太快了
loading...

常征帶著大家進去,阮糖的私房菜館麵積還是不小的,在角落有兩張圓桌,可以一次坐滿十個人。


安排大家坐好,常征就進了廚房給阮糖打下手。阮糖正忙地熱火朝天呢,看見常征進來,也不和他客氣,指使著常征就去擇菜去。


常征也樂意被阮糖使喚,阮糖越是使喚他,就越是代表著阮糖不把他當外人。如果男女朋友之間都這麽的客氣的話,那麽這親密感也就可想而知了。


常征的同事們下班後全都是穿的便服,一水兒的挺拔帥氣,除了周隊是成家的,有兩個有女朋友了,其餘的都是單身狗。


阮糖偷偷地看了一眼,看上去都不錯啊,怎麽這麽多都是單身?


常征是剝蒜說話兩不相誤,“還不是平時工作太忙了?”


阮糖腹誹,說地就好像你平時不忙一樣。常征像是懂阮糖的心思一樣,“我是因為離你家不遠,這就是近水樓台先得月了。”


阮糖橫了他一眼:“你家在哪裏啊?我還不知道呢。”


說來她和常征這進展速度也太快了,還不知道常征的家庭背景什麽的,她都已經是常征的女朋友了,說出去別人都不敢相信。


常征笑眯眯地,試圖將阮糖拐回自己家去:“我家很近啊,走過去也就是二十多分鍾的時間,正好明天是周末,要不你去我家玩?”


阮糖這個時候聰明了一把:“然後該不會你爸爸媽媽爺爺奶奶都在家吧?”


這不就是見家長嗎?沒想到常征的肚子和他的臉一樣黑啊,就這麽輕易地想讓她去見家長?


常征笑嘻嘻的:“我爸常年在部隊,我媽倒是在家,爺爺奶奶出去旅遊了,現在還沒有回來。他們報了個夕陽紅的旅遊團,最近一直呆在三亞呢。”


“你爺爺奶奶真舒服,我也想讓我爺爺奶奶出去旅遊下,一直都呆在家裏,也沒有出去放鬆放鬆,他們平時也很辛苦的。”


“我爺爺奶奶不也是你的爺爺奶奶,說真的,糖糖,明天去我家玩吧,也是對我的家庭背景的考察?”


常征故意說地很可憐,他可不想阮糖顧慮那麽多,在他看來,他和阮糖之間的進展還是太慢了。


作為一個曾經的軍人,常征是深刻地將快很準這三個字銘記於心,早在他看上了阮糖,就恨不得立刻將阮糖抱回家去,那才算是放心。


“我再想想?”阮糖猶豫了下,還是沒有給一個肯定的答複,常征不依不饒地:“好糖糖,去吧,去吧!”


阮糖還是不鬆口:“我就是覺得太快了,哪有這麽快就見家長的?”


常征立馬嚴肅了起來:“哪裏快了?我都覺得太慢了,有的人一見傾心白首如故,有的人話不投機半句多,我都二十八了,咱們現在的每一分鍾都非常地珍貴,我想我剩下的每一分鍾裏麵都有你的參與。”


“去吧,糖糖,去吧,就當是去參觀下大院兒?”


看常征一直在勸說,阮糖還是答應了:“我就是擔心,我又不優秀,你家人會不會不喜歡我?”


常征沒想到阮糖擔心的是這個,他正色道:“你為什麽會有這個想法?糖糖,我早就說過了,你很優秀,在我眼裏你就是最好的。”


阮糖不錯手地翻動著鍋裏的菜肴:“也隻有你會這麽說,我能不知道我自己什麽性格脾氣嗎?”


常征沒想到阮糖這個時候鑽了牛角尖,但是外麵還有同事在等著,現在真的不是安慰阮糖的好時候。他捏捏阮糖的手:“你不要擔心,晚上等他們走了之後我再和你詳細說。”


說完常征就端著阮糖剛剛出鍋的兩盤菜出了廚房,大廳裏已經坐了有四五桌人,都是熟人,看到常征,都和常征打招呼。


“常征來了啊,今天又來給阮糖打下手?”


“那可不?常征這小夥子可是天天都來的,對咱們阮糖可是很上心的。”


“常征啊,那邊是你同事啊?”


“對啊,吳大娘,你要給介紹對象?”


常征看了看角落裏看好戲的幾個,嘴角撇了撇,拖這幾個下水。


“真的啊?都是單身?這麽優秀的小夥子居然沒有對象?”


一說到介紹對象這件事兒,大媽們的八卦之魂熊熊燃燒,這人一上了年紀,就特別喜歡牽線搭橋的,尤其是一下子看到了好幾個帥小夥兒,大媽們可不就來了興趣嗎?


猴子幾人眉心想到常征來這一招,轉眼就被大媽們包圍了,大爺們也豎著耳朵聽著,不放過任何一個信息。


這些小夥子都不錯,先帶著打聽著,誰家還沒有個適齡的親戚侄女兒啊,到時候也回去和親戚們說說?


現如今找個合心意的對象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還不得他們這些老人家幫忙跟在後麵參考著?


大媽們的戰鬥力還是很強悍的,等阮糖全都忙活出來了,猴子等幾個單身狗的祖宗三代都要被大媽們給挖出來了。


看到阮糖出來,整備大媽們問地滿頭大汗的猴子立馬唰地站起身,殷勤地給阮糖搬來了椅子:“嫂子,你快點過來坐,嫂子你辛苦了,快點坐下休息。”


常征似笑非笑地看著猴子的動作,丫這是什麽意思?當著他這個正牌男朋友的麵給她女朋友獻殷勤?當他是死人嗎?


這裏麵最淡定的就是周隊和另外兩個有女朋友的人了,三人好整以暇地坐在娜琳,看著常征的眼刀子是一個個地往猴子的身上發射過去。


這些人也是看熱鬧不嫌事大,誰讓猴子這小子平時在辦公室裏沒個正行,成天的嬉皮笑臉的?就應該讓常征治治他!


阮糖出來就看到一個笑嘻嘻的年輕男人給她搬來了一張椅子,她在常征身邊坐下,還有點懵,常征的同事這麽熱情?


不過在看到猴子看向大媽們那還心有餘悸的視線時,她就明白了。原來是扛不住大媽們的火力攻擊啊,這些大媽們還是非常彪悍的。


就算阮糖從小在她們麵前長大,阮糖也不敢輕易地和這些大媽們聊天,因為聊著聊著就聊到了找對象這件事上麵了。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