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八十三章 極品
loading...

他抱緊穆青:“青青,我可以很負責任地告訴你,你是我唯一真心愛上的女人,再沒有人能夠像你一樣,能夠隨時牽動著我的情緒。”


“你的一舉一動都讓我魂牽夢縈,也許我語言比較貧乏,說不出那麽動人的情話來,可是我想要說的是,不會再有另外一個人動搖到你在我心裏的位置,你就像是一塊磐石,牢牢地紮根在那裏,並且日益擴大,將我的心房全部占據。”


穆青聽著盧政鋒的話,自己都臉皮薄地有點不好意思,她抬眼看著盧政鋒:“你這叫不會說話嗎?我看你會說地很!”


盧政鋒撫摸著穆青的麵頰:“我這是發自肺腑,再木訥的男人在麵對自己深愛的女人時都會無師自通地說這些話。”


聽到說自己是他深愛的人,穆青有點不自在。她看著盧政鋒的眼睛,就好像要看到他心裏去一樣:“我居然有那麽大的能量,能夠撼動你的靈魂?”


盧政鋒嚴肅著臉,一點也不掩飾自己眼中對穆青的癡迷:“永遠不要懷疑你在我心中的位置,這個世界上,除了你不會再有另外一個人擁有這麽大的能量。”


穆青眉眼帶笑:“油嘴滑舌!”


盧政鋒把玩著她的發梢,沉默了許久才說道:“我記得我剛剛入伍那會兒,我的班長非常的照顧我,經常帶著我們出去打牙祭。”


穆青還是第一次聽盧政鋒說起他以前的戰友的事情,不由睜大了眼睛。


“那個時候當兵的又沒有多少錢,每個月都過地苦哈哈的。班長他家庭背景還算可以,就經常帶我們出去改善夥食。”


“他的妻子我們也見過,很溫婉,每次我們過去都非常熱情地招待我們。後來有一次,班長喝多了酒說,這個世界上女人有很多種,漂亮的,優雅的,內秀的,溫柔的等等等等。”


“但是這些都是普通女人,隨處可見,隻有一種女人,遇到了就是命中的劫數,逃不開,丟不掉,這種女人用一個詞來形容,那就是極品!”


穆青忽然說話了:“這極品現在可不是什麽好詞兒!”


盧政鋒笑:“你聽我說完,我記得當時我也就十五六歲的樣子,還不懂這些,就隨口問了一句,極品的定義是什麽?”


“他說是震撼,一種發自內心的震撼。這種極品女人可以不美,甚至有的會很難看,可是她的身上一定有極度震撼你的東西!”


“這種女人,可遇而不可求,有的人也許一生都無法遇到,這輩子一旦有幸遇到了這樣的女人,沒對象的,趕緊追到手,那就是你一生的救贖。有對象的,盡一切可能,搶也要搶過來。”


“但是結了婚的,那就有多遠走多遠,千萬不要掉進去。因為這樣的女人,她們可以不美、不媚,但是專一。”


“他說他非常的幸運,能夠在他的妻子還沒有被別人發現的時候就扒拉到自己的懷裏,這是他一生中最驕傲的事情。”


穆青聽著沉默了許久:“我的身上有什麽能夠震撼你的呢?我覺得我很普通,沒有什麽特別大的,除了是一個離了婚的女人。”


盧政鋒輕輕撫摸著穆青的背脊:“不要這麽說你自己,在我的心裏,你是完美無瑕的,離婚也不是你的過錯,如果你沒有離婚,我們也不會相遇是不是?”


“如果非要說你什麽地方震撼到我的話,那就是你的堅韌吧,你就是帶刺的玫瑰,雖然外表豔麗,但是內心柔軟,隻有剝開層層的偽裝,才能夠觸摸到最柔軟的內心。”


穆青趴在盧政鋒的懷抱裏,“你有設想過以後我們在一起的生活嗎?或許現在兩人世界非常的甜蜜,可是以後年紀漸長了,難免會覺得孤單寂寞的。”


“怎麽會沒有想過呢?從你走進我的心裏那一顆起,我就想過無數次。我們每天陪伴著彼此,你才是最重要的,無可替代,你就是我心目中的極品女人,可遇不可求的。”


“至於後代的事情,你要是在很喜歡孩子,我們以後可以去領養一個,在我的心裏,不是非要有血緣關係才能夠成為一個母親的。所以青青,我已經將我想說的都說你,你呢?你是什麽想法?”


穆青沉默,“你知道我對你是有感覺的,如果你不在乎以後我們不會有後代,那我們可以交往了試試看……”


穆青話還沒有說完,忽然就是天旋地轉,她整個人被盧政鋒撲到了床上,盧政鋒的上半身牢牢地壓在她的身體上,灼熱的吻像疾風驟雨一樣落在穆青的麵頰上。


穆青被盧政鋒突如其來的動作嚇了一跳,待她回過神後,就察覺到了盧政鋒溢於言表的歡喜。她遲疑了下,慢慢地摟住了盧政鋒的脖子。


受到鼓勵的盧政鋒更是心潮澎湃,壓著穆青親了許久,等到他好不容易放開穆青的時候,穆青的唇瓣已經有些微的紅腫。


穆青嗔怒地瞪了眼盧政鋒,手指抹去嘴角的銀絲,盧政鋒討好地在她的麵頰上、唇角處親吻個不停,他下巴上的胡渣紮地穆青都有點癢癢。


她不適應地動了動,“癢……”


盧政鋒不退反進,下巴在穆青的脖子處拱個不停,逗地穆青在盧政鋒的身下不停的躲閃。她畢竟身體柔弱,沒幾下就氣喘籲籲,臉頰泛紅,看著嬌豔無比。


盧政鋒眼睛都看直了,他癡癡地看著穆青:“青青,你真漂亮!”


不是第一個人說自己漂亮,可是盧政鋒說的時候,穆青還是發自內心的歡喜。她仰頭在盧政鋒的下巴處印上一個淺淺的吻,誰料盧政鋒反應快,下一秒就抓著穆青繼續親吻大業。


互訴衷情的兩人一直賴在床鋪上,盧政鋒仰躺在床上,將穆青攬在自己的懷裏,手則是放在穆青的背脊上一下一下地給她順氣。


在親吻這方麵,男人都是無師自通的,穆青好不容易緩過來,就抓著盧政鋒的手指:“你那麽熟練,是不是以前親吻過很多人?”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