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章 委屈巴巴的紀由乃
loading...

偌大的主臥,寬屏的曲麵電視在播放著新聞聯播,灰白的落地窗簾被露天陽台拂進的暖風吹得飄飛起,房間內的獨立浴室中,不斷傳出淋浴的花灑聲。


紀由乃裹著宮司嶼的白浴袍光著腳從浴室走出時,電視裏剛好播到一則有關於六月高考的新聞播報——


“高考時間已定在六月20/21/23三天,全國高考生已進入白熱化備考狀態。”


“帝都中科大附中少年班全班皆已拿到世界各大名校錄取通知,突破校曆史記錄!”


一聽到中科大附中幾個字,放著濕漉漉的長發沒擦。


紀由乃呆呆的看著電視中自己學校的校徽,一陣失落。


帝都中科大附中,是帝都排名前十的重點高中。


以保送中國科學大學本碩博連讀的少年班聞名全國。


可以說,能進少年班的,都是有著天才頭腦的人。


她也曾是少年班的一員。


因天生記憶力奇佳,有著過目不忘的本事,又從小成績優異,在爸媽的業餘指導下,獲得過多個全國性、世界性的物理化綜合大賽大獎,初中時就被中科大看中,進了預備班。


可她因為得罪了學校某個背景強大的學生,而被校方施壓,不得已退學。


失去高考機會,連上學的資格也喪失。


後來,爸爸媽媽死了,她也死了。


如今複活,想著兩個月後的高考。


她還能考嗎?


她想考。


一輩子,隻有一次,決定關鍵的一場考試。


她不想錯過。


拿起手機時,才發現宮司嶼又打來了好幾個電話。


但因在洗澡,她沒聽見。


可她撥過去的時候,電話卻沒人接聽了。


他現在不方便嗎?


紀由乃吹幹頭發後,就出了臥室,去衣帽間找衣服穿。


可這時,她卻突然聽到別墅樓下的大廳內,一陣熱鬧。


以為是宮司嶼回來了,高興的沒來得及換衣服,還穿著宮司嶼的長浴袍,就一蹦一跳的下樓。


宮司嶼是允許她穿他的大浴袍的。


所以,她並不害怕。


隻是,紀由乃下到二樓,從歐式桅杆往下探,才發現,回來的並不是宮司嶼。


不管是下人還是管家,還是對她很嚴苛的楊奶奶。


都喜笑顏開的簇擁著一個極漂亮的女孩。


女孩拖著兩個很大的行李箱,像是長途旅行,剛回來。


見到女孩的臉龐,紀由乃驚訝的捂住小嘴。


她認得!


是那個公主房裏相片的主人,溫妤!溫小姐。


“楊奶奶,管家伯伯,我給你們帶禮物回來了,很多,箱子裏麵都是,你們拿去和這些下人一起分了吧。”


“溫小姐有心了,謝謝!”


紀由乃從沒見過楊奶奶笑的這麽慈眉善目。


她都會用那種看蛇蠍蜈蚣般的厭惡目光看自己。


心裏有些難過,不再去看,生怕被發現似的,弓著腰,偷偷摸摸的就想溜回宮司嶼的房間。


可她還是被發現了。


溫妤如一個被眾星捧月的公主般,甜美淡笑著抬眸,她早就發現二樓有人了。


“楊奶奶,管家伯伯,家裏來客人了?”


管家笑著點點頭:“是啊,宮少爺的貴客。”


可楊奶奶卻用胳膊肘撞了下管家,反駁:“溫小姐別聽這老頭瞎說,就是個賴在這不肯走的人,晚上少爺回家,見你來了,肯定會把她處理掉的。”


楊奶奶這話,不是很大聲,卻剛巧落到了紀由乃的耳中。


“處理掉”這三個字很傷人。


把她當廢棄物,說扔就扔嗎?


宮司嶼真的會這麽做嗎?


有些無助,紀由乃淚眼汪汪的咬唇,轉身就跑上了三樓。


幾乎是落荒而逃。


她覺得自己有點慫包,可她性子就是這樣,軟軟的,好像誰都能欺負。


(作者:我甘霖糧!沒出息的崽子!)


溫妤在管家和楊奶奶的陪伴下,是在三樓一間她從未見過的華麗衣帽間內再次見到紀由乃的。


穿著一件長及腳踝的純**帶絲裙,黑發飄飄的,她抱膝坐在衣帽間的飄窗邊,過度瓷白的肌膚在淡淡陽光的照耀下,雖簡單,卻美的如一幅畫卷,令人屏息。


眉心淡淡的憂愁,一股子憂鬱病態的蒼白,讓她看起來脆弱的像個易碎的娃娃。


說實話,溫妤被眼前少女未施粉黛的側顏給驚豔了一番。


她從前向來都以為。


自己引以為傲的混血五官,能把那些傾慕宮司嶼的女人通通都比下去。


可眼前少女,不管從氣質,還是容貌,都完勝她。


她身上有一種任何男人見了,都會為之心碎的憂鬱虛弱。


還有,這間衣帽間是怎麽回事?


她離開這裏的時候,根本沒有這個地方。


還有那少女身上穿的裙子,溫妤認得,香奈兒夏季新出的限量款,早已斷貨,她根本沒買到。


嫉妒,眼紅,不解。


各種不好的情緒開始在溫妤心底顯現。


從小,仗著宮司嶼寵她,宮司懿喜歡她,宮家上下都把她當半個女兒對待,她從來都像個高高在上的公主,她不會有這種情緒出現。


而如今……


要不是聽到司嶼哥哥在她不在的這段時間裏,帶了個陌生女人回家。


她根本就不會決心回來!


這偌大的別墅,從來都隻有她溫妤一個人的位置。


怎麽可以有別的女人住進來?


斂去眸底的驚豔,不快,溫妤嘴邊彎著親切甜美的笑,突然就快步走到了紀由乃麵前,“你就是救了司嶼哥哥的恩人紀小姐吧?躲在這做什麽呢?”


被從椅子上拉起,紀由乃有些不知所措。


隻是低著頭,也不吭聲。


“楊奶奶,我幾個月不回家,這兒都大變樣了呢,這些衣服是怎麽回事?不會是司嶼哥哥想我,又不肯開口告訴我,背著我給我買了這麽多,就為了給我一個驚喜吧?”


管家是個忠心的人,心知紀由乃在自家少爺心裏的地位不低。


不敢讓溫妤亂說,剛想開口解釋,卻被楊奶奶搶了一步。


“溫小姐,你若是喜歡,少爺會買更多的給您,他打小就寵你,你又不是不知道。”


溫妤似是很高興聽到這些話似的,鬆開紀由乃的手,就往外走。


“紀小姐,隨我去花園裏喝杯下午茶吧?剛回來,都沒人陪我說說話,正好你在。”


低著頭,攪動著蔥白的手中。


紀由乃有些委屈。


這些衣服,是宮司嶼買給她的……


怎麽到楊奶奶嘴裏,就成溫妤的了呢?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