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八十章 火拳滔滔
loading...

夏侯淳體內擁有狂獸基因,楊柏眉心的山字直接鎮壓。夏侯淳跪在地上被楊柏抽。楊柏每一個耳光,都讓夏侯淳感到絕望,身體根本無法移動。


“別,別打了,我服了!”夏侯淳都要哭了,從來沒有被人這麽揍過。而且對麵的楊柏,雲清風淡,仿佛教訓孫子一樣。


“服了?你服了有用嗎?”楊柏還沒揍夠呢,又一次揚起手臂。


“玉山川,你個王八蛋,你就這麽看著?”夏侯淳猙獰的眼淚都要留下,怒目看向玉山川。


“嗬嗬嗬,怎麽會這樣?”玉山川居然在笑,屋內傳來狂笑聲。夏侯淳看到此刻玉山川,再也無法承受這種欺辱,兩眼一閉,被楊柏給氣暈過去。


“暈了?”楊柏停了下來,感受一下,夏侯淳還真的被氣暈了。楊柏拍了拍手,看著狂笑不止的玉山川淡淡說道。


“該你了,你這個異能者!”楊柏說出玉山川最大的隱秘。


“你居然知道?”玉山川無法笑了,隻是麵色冷酷無比,望著楊柏慢慢的走向廳外。


“出來吧,我真的沒有想到,你居然是先天?如果知道你是先天,我不會這麽跟你玩,畢竟玩一個先天,危險太大。”


玉山川雙眸爆發異彩,此時此刻的玉山川,雙手低垂,身上一股熱流慢慢的纏繞,讓四周刮起一股熱風。


“你沒有想到的事情多了去了,我隻是來告訴你,你如果不離開這裏,我會親自送你下去。”楊柏的殺氣也爆發出來。


這一切都是玉山川暗中布置下的,無論是在生態園,還是今晚發生的血煞,玉山川暗中的手段疊出。


“狂,你是我見過最年輕的先天武者,居然能夠把夏侯淳打成那樣。我是一個完美無缺的人,任何人都說我是天才,一個天才,就算我不是先天武者,可是我也擁有能夠斬殺先天武者的戰力,你知道嗎?”


玉山川實話實說,手心當中居然慢慢升騰一股火焰。在夜色之下,炙熱的火焰反射一股光芒,照耀在玉山川的臉上。


“你的異能是火?”楊柏瞳孔一縮,感受到火苗蘊含的爆炸之力。玉山川的身上仿佛化為火海,楊柏終於知道玉山川的底牌。


“你的異能呢?楊柏,別以為我不知道你也擁有異能。雖然我不知道你是什麽能力,不過等我徹底擊敗你,讓你臣服我,我會親手剝奪你這個能力。”


“異能還能夠被剝奪?”楊柏就是一愣,暗中揉了揉眉心,讀心術已經徹底激發,可是此時玉山川的思想卻無法被看透。


“先天武者?可惜了,我真的沒有玩夠!”玉山川搖了搖頭,手中的火焰猛的一抖,整個拳頭都被火焰包裹,一道火光衝出,玉山川的手臂都被火焰包裹,一拳砸向楊柏。


“轟!”真正的轟鳴,玉山川也是半步先天,拳風當中融入火焰,仿佛隕石一樣,轟向楊柏。


楊柏也猛的一揮手,龍散手狠狠的砸向前方的火焰。一股無比巨大的能量轟然爆炸開來,滾滾熱流。


“這麽強?”楊柏可是先天宗師,肉身之力也相當凶悍,剛才揮動的拳頭,居然被火力給震開。


前方的已經化為滔天的火海,火海的對麵,玉山川冷笑的看著楊柏。剛才那一拳,雙方都在試探。


“現在重新開始了,玉家通天拳!”玉山川突然擺動一個姿勢,隨著這個起手式,撲天的拳影全部轟然而出。


一道道拳影,都是火光,蘊含可怕的爆炸力。玉山川不愧是強大的天驕,居然把異能融入武道當中。


憑借火焰,擁有堪比先天武者的戰力。尤其火焰能夠幻化,每一道火焰,都蘊含可怕的威力。


一道道火焰組成的匹練,在楊柏的四周纏繞,這些火光,都在吞噬楊柏的四周,把楊柏移動的範圍鎖定住。


“那就來吧!”楊柏瞳孔猶如針尖收縮,體內的先天之力轟然爆發出來。先天護罩,在保護自身,同時楊柏的龍散手狂力的砸出。


“轟隆隆!”整個莊園的院落,仿佛被炸彈攻擊一樣,地麵裂開一道道縫隙,一片焦黑。楊柏的速度非常快,想要衝出火海。可是炙熱的火焰,居然能夠穿破先天護罩。


“哈哈,楊柏,你以為憑借先天之力就能夠戰勝我嗎?武道之法,我比你熟悉,雖然我未入先天,可是我太了解你們。可是對於異能,你們了解嗎?這才是最強大的天賦,臣服我,不然我會把你化為焦炭。”


玉山川狂笑一聲,雙手又一次噴出火焰,這些火焰幻化,居然在火海當中凝聚一頭巨人。火焰巨人三米多高,猛的伸出拳頭,朝著楊柏抓了過去。


“是嗎?”楊柏淡淡一笑,看著火焰巨人的手抓了出來。楊柏居然沒有躲,丹田內的先天種子已經盤旋。


無比雄渾的先天之力在經脈遊走,火焰在升騰,楊柏突然深吸一口氣,雙手連續的點出。


“寸崩勁!”寸斷之力,崩山之法,隨著楊柏的轟鳴,一道道波紋出現巨人的身軀當中,巨大的火焰巨人猛的崩碎開來,化為無數的火焰擴散開來。


“楊柏,隻要我還在,我的火焰生生不息,你覺得你的功法能夠擊敗我?”轟鳴當中,玉山川的身影都被火焰包裹,此時玉山川猶如火神一樣,每一次揮動拳頭,火拳在轟鳴當中,讓四周已經徹底化為火海。


楊柏就站在火海的中心,炙熱的能量讓空氣都在扭曲,地麵已經焦黑,甚至都有一股硫磺的味道。


溫度在提升,楊柏的四周已經全部被燒成灰燼。楊柏的先天護罩在顫抖,畢竟這股火焰的能量太過炙熱。


“就憑你,想跟我鬥?我選定的女人,你也想碰?你算什麽東西?先天武者?哈哈哈,你真當我沒有斬殺過先天武者?”


玉山川終於狂暴起來,完美的臉上,露出殘忍的表情。玉山川可是玉家天驕,從小就擁有超人的天賦。


玉山川想要的,從來沒有得不到的。天神一樣的男人,擁有強大的天賦。玉家還有一品頂級世家,玉山川的一切,都是楊柏無法擁有的。


“楊柏,你看到沒有?我可以完全虐殺你,現在給我臣服,我會讓周芷燕和石靈兒都看到,得罪我的人是什麽下場。”


“我會讓這兩個女人,跪地上,舔舐我,成為百花圖的一員,我會好好跟她們玩遊戲的。”炙熱的火焰又一次噴出,玉山川渾身被火焰纏繞,噴吐火光。


這些火焰完全包裹楊柏,楊柏根本無法移動。先天護罩在被炙熱的火焰烤焦,楊柏的所在的空間溫度太高了,完全要被烤熟一樣。


可就在此時,楊柏聽到玉山川要周芷燕和石靈兒的刹那間,楊柏突然長嘯一聲,雙眸更加赤紅起來。


“是嗎?你敢動我的朋友?”楊柏猛的衝破火海,衝向玉山川,體內的先天之力在轟鳴,腳下出現一朵朵先天蓮花。


“我就是動了,哈哈哈,她們是我的。”玉山川也沒有退後,也大吼一聲,無數的火焰噴射而出,瘋狂的燃燒下方。楊柏的腳下都化為岩漿了,可怕的火力瘋狂的燃燒楊柏。


“該死!”楊柏的雙眸越來越紅,前方已經徹底化為火海,扭曲的空間都無法看清玉山川。不過此時楊柏的內心已經無比的狂殺。


“我要保護的人,沒人能夠動,玉山川不行,天神也不行!”隨著楊柏的憤怒,丹田內的龍鱗金丹猛的盤旋起來。


一股龍吟之聲,轟然爆發。靈液充斥楊柏的體內,讓楊柏無比的清涼起來。同時盤旋的金丹,化為一道渦旋,瘋狂的吸收火力。


楊柏的雙手化為黑洞,無數的火焰都被楊柏吸收進入丹田所在。要知道楊柏的金丹可是經過水火之變,煉化的水火金丹。


楊柏早就不畏懼水火,隻是在生死的關鍵,楊柏才終於明白。金丹在身,吸收水火之力。無數的火焰在消散,楊柏的目光終於穿透火焰,看到震驚的玉山川。


“玉山川!”楊柏的雙手猛的一探,猶如閃電一樣,抓住玉山川的手臂。體內的丹田依舊瘋狂的運轉。


“這,這怎麽回事?”明明馬上已經把楊柏擊殺,楊柏怎麽能夠吸收火焰。


“這是你的異能嗎?”玉山川震驚看著楊柏,可是還未等說完。楊柏抬起腦袋,猛的撞了下去。


“去死!”楊柏多麽強大的力量,一頭撞出,撞開火焰,狠狠的砸在玉山川的腦門。玉山川慘叫一聲,滿臉都是鮮血。


“動我的人?”楊柏就這麽抓住玉山川,空出右拳猛的砸了下去。火焰被吸收,楊柏的拳頭用力的砸在玉山川的臉上。


“現在你還敢嗎?”楊柏已經憤怒,一拳拳砸了下去。玉山川已經腫成豬頭了。火焰在熄滅,玉山川在狂叫。


“楊柏,你敢殺我?”玉山川真的驚恐起來,楊柏簡直猶如魔神一樣,根本不管不顧,就是狂力的砸。


“不!”玉山川依舊舉起雙臂,想要抵擋。可是玉山川要憑借肉身之力,隻是半步先天,根本無法擋下楊柏。


“記住了,我殺你如屠狗!”冰冷的話語,血腥的目光,楊柏死死的抓住玉山川的脖頸,就這麽給抬了起來。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