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七章 三個女人一台戲
loading...

原味內褲?


張楚直接懵逼了……


真的假的?


他分出一點意念掃進係統倉庫裏,立刻找到了那條肉色內褲。


一眼看過去,張楚就知道這應該是原味的。


因為這內褲不是嶄新的,也就七八成新。


至於有沒有味道,張楚沒聞也不太清楚。


話說,這玩意有必要聞聞鑒定嗎?


合著這係統升級就是將原先嶄新的,變成了原味的?


那這升級實在蛋痛得很,有個蛋用啊……


張楚隻是稍微轉了轉思緒,就把這個先放一邊去了。


眼前還有更頭痛的事在等著他呢……


“爹!嚇死寶寶了,我還以為你要在下麵遊泳呢。”


嚴長林被黃清水放在了地上,他立刻蹦噠著撞了過來。


張楚趕緊將他一把抱起,“沒事,不用怕,爹的本事,你還不清楚嗎?”


說完,他看了看黃清水,又瞅了瞅花霸道,再回頭看了看身邊的猛妞。


沉思了一下,他硬著頭皮說道:“來,我給你們介紹一下。


這是筱萌的媽媽,我們在遺跡中遇上了她。


猛,額劍瓊,這位是黃清水,我的房東,這位是花莫驪,我的大學同學。


這個是我幹兒子。”


慕容劍瓊……


黃清水……


“叮咚!你的言行令黃清水產生了天量的心理陰影。


獲得黃清水的原味胸罩一條,


獲得內褲一條……”


你妹啊!


明明知道這是你兒子了,你還幹兒子,幹兒子的叫!


你的良心不會痛嗎?……


不想認賬是嗎?


黃清水的胸前的山峰一陣波濤起伏,這是氣的……


張楚……


他也無奈啊,總不可能直接對猛妞說吧。


別剛說完,她就咻的一下帶著女兒飛走了,到時上哪找去?


看來得找個合適的機會跟猛妞好好解釋解釋。


畢竟,自己也是剛得知不久啊!


說起來自己也是受害人好吧?


跟這麽美豔的熟婦都整出孩子了,可特麽的一點印象都沒有……


每每想起,他就感覺一陣蛋蛋的憂傷……


話說,這係統咋回事呢?


複製過來的有原味的,也有嶄新的,隨機複製了嗎?


張楚正鬱悶著呢,又一聲係統提示響起。


“你的言行令慕容劍瓊……”


額,這妞又咋了?


感受到三個女人的眼神在無聲的交流,空氣中似乎都產生了一陣陣猛烈的電火花……


張楚感覺腦袋快炸了……


背著大包小包的龜大頭和貓小九,兩人同時感覺到了氣氛的不對,都往後退了退。


龜大頭朝貓小九使了個眼色,這是咋了?


貓小九白了他一眼。


你妹啊!


成了寵物了,還不死心呢?


還想來撩本宮?


本宮是誰?


要找也找個像主人一樣的啊,至少來場轟轟烈烈的人獸戀吧?


總之,以前就沒看上這老烏龜,現在你特麽都成了別人的寵物了,自己更不可能和你在一起了。


那不是掉身份嗎?


見到貓小九的白眼,龜大頭嗬嗬笑著摸了摸光頭。


對方的意思他明白,叫他不要多管閑事嘛。


自己想管也管不了啊,好好看戲就好了。


正在張楚不知該怎麽辦時,女兒笑著從後麵鑽出來了。


搖晃著慕容劍瓊的手臂。


“媽媽,媽媽,這是水姨和花姨啊,她們對我可好了。


水姨免了我們的房租,還經常給我們做飯,她煮的餃子可好吃了,我特喜歡吃。


花姨也經常過來看我,給我買新衣服和各種好吃的,還叫人來購買我們的衣服……”


小女孩絮絮叨叨的說了一大堆水姨和花姨的好處……


慕容劍瓊聽著聽著,臉上的笑容越來越盛。


隻見她輕笑一聲,落落大方的踏前一步。


微笑道:“你們好!我是筱萌的媽媽,也是他的女人。”


“你好!”


“你好!”


黃清水和花霸道有點緊張的回禮。


她們總感覺站在這女人麵前,壓力實在太大了。


不但被對方的容貌和武力壓製,就連身份都有點別扭啊。


別人是張楚名正言順的女人,那自己算什麽?


小三還是小四?


這就是心虛在作怪……


“不用緊張,這些年謝謝你們對他們父女的照顧。”


“額,應該的應該的。”黃清水道,說完,她自己都是一怔。


我特麽到底在說什麽啊?


什麽叫應該的?


“沒什麽,我也沒幫上什麽忙。”


花霸道卻很快緩和了過來,畢竟,她也不是個沒見過世麵的女人。


“花莫驪,你是花蝴蝶的女兒吧?我和你父親有過幾麵之緣。我慕容家還和你們有過合作。”


慕容劍瓊笑著對花霸道點頭說道。


花霸道……


張楚……


兩人對視一眼,相顧無言……


原來花霸道她老爸竟然和慕容劍瓊真的認識……


可是,前段時間張楚叫花霸道尋找猛妞時,她問他老爸,他老爸直接說不知道。


看來,這完全是騙她的……


“哦,哦,挺好的。”花霸道隨口敷衍了一下慕容劍瓊。


然後有點緊張的對張楚說道:“這個,我真的不知道她,劍瓊姐姐的消息。


你要相信我。”


她怕張楚以為她知道呢。


張楚笑了笑,“沒事,我相信你。走吧,大家都累了,先回家再說,”


回家?


慕容劍瓊一怔,臉上有點期待,她還真對大小寶貝的住處感興趣呢。


幾人開始往外走去,張楚抱著嚴長林,慕容劍瓊牽著女兒跟在他身邊。


時不時問女兒一些問題,母女倆相談甚歡。


而花霸道和黃清水則默默跟在後麵,兩人都不知該說什麽好。


各懷心事……


倒是龜大頭和貓小九走在最後麵,聊起了這些年的家常。


龜大頭:“上萬年過去了,我還以為見不到你了。


這些年你都幹嘛去了?


修為怎麽這麽弱了?”


貓小九:“別提了,本宮就是走在山野中,偶爾聽到有男歡女愛的聲音。


過去瞅了兩眼,結果就被那個混蛋封印起來了。


一封就是上萬年!


我特麽的就是好奇瞅了一眼啊,真特麽不值。


最近才剛費勁心思破開了封印,結果,遇上主人了。


唉!你呢?”


“我?我特麽的就是在海邊曬太陽。結果來了一個少女,她說我是不是王八?


我當然說不是了。


她非得說是,我說不是!


然後就被她封印了上萬年!


你說這特麽叫什麽事?”


龜大頭鬱悶的摸了摸光頭……


噗呲!


貓小九笑了起來,隨後風情萬種的說道:“其實吧,被封印後,也使得我們躲開了仙魔之戰啊。


你應該感到慶幸……”


……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