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51劍光分化
loading...

薑羿之所以敢選擇在蓬萊島上突破,自然不是因為信任陳奇峰幾人,認為他們能夠保護自己的安全,而是因為他膝上橫放著的雷澤劍和暗中啟動的傻妞。


有了這兩重保障,薑羿自信就算出了什麽問題也能應付。而且他有以前的武道經驗為基礎,這次突破也不會太過困難,能夠很簡單的水到渠成。


看著薑羿的舉動,鍾道長的臉上不由露出詫異之色,沒想到薑羿的膽子竟然這麽大,敢在這種危機四伏地方突破修為,好像完全不怕會出現變故似的。


隨後他又不得不感歎了一聲


“薑公子不愧是武道修行者出身,行事就是勇猛剛毅。”


鍾道長明白,對於修行者而言,心性也是一種極為重要的力量。薑羿有這種過人的氣魄和勇毅,想來這次能夠順利突破。


陳奇峰則是無奈地搖了搖頭,不知該如何評價薑羿這種魯莽的行為,不過薑羿都已經開始突破了,他也無力阻止。


眼見謝誌安已經摘好了赤晶果,陳奇峰就對他說道


“誌安,你再到樹上看一看,查看一下島上哪裏還有靈果。等薑羿順利突破之後,我們再去一一收集。”


“好。”


謝誌安點點頭,應了一聲,然後縱身躍上了一旁的大樹。


飄然來到樹頂之上,抬眼看去,大半個蓬萊島都盡收眼底,林木青翠、鬱鬱蔥蔥。


他看了一陣後,又有不少新的發現,隨後落回地麵,和鍾道長描述了一番所見的靈果之後,指了指山坡前方的樹林,正色說道


“除了靈果之外,我剛剛還看到有一個人正向我們這邊走來。”


陳奇峰眉頭微皺,追問了一句


“你確定一個人?”


“沒錯。”


陳奇峰低聲喃喃道“在這危機四伏、異獸遍地的蓬萊島中敢一個人行走,看來這人的實力不簡單啊。”


謝誌安擔心對方來者不善,神色凝重地說道


“這山坡上的赤晶果樹有些引人注目,這人恐怕是衝著我們來的。”


“無妨,雖然現在薑公子在突破,但是以我和陳公子的修為也足以應付了。”


鍾道長鎮定地說道,他對於自己和陳奇峰的實力還是很自信的,自詡在全國的修行者中也能排的上號,不至於害怕對方一人。


陳奇峰也是微微頷首,心中還想著若是對方不識好歹敢來找麻煩,那他還能轉而搶奪對方的靈果,發一筆橫財。


幾人說話間,就見一個修長的身影從前方的林子裏走出,來到了山坡下方,卻是一位身穿古裝的中年男子,眼神淩厲,背後還背著一把古樸的長劍。


他看到那三個南洋降頭師的屍體之後,腳步頓時一停,細細查看了一眼他們脖子上平滑的切口,眼底深處不由閃過一絲驚異之色。


最可怕的三人的傷口,從皮肉到筋骨都無比平滑,幾乎一摸一樣,顯然是在極短時間內一劍斬殺了三人。


中年男子的眼中流露出幾分見獵心喜之色,隨後向著山坡上走去。


他的速度很快,幾個邁步就來到了陳奇峰幾人身前。


目光掃過陳奇峰三人,最後落到薑羿的身上。


下一刻,他就被薑羿膝上橫放著的雷澤劍所吸引,目光逐漸變得熾熱起來,就好像是發現了什麽絕世珍寶一般,讚道


“好劍,沒想到竟能在這裏看到這樣一把飛劍。”


看著他這幅旁若無人點評雷澤劍的樣子,陳奇峰不由眉頭一皺,不過他能夠感應到對方修為不弱,所以沒有表現出太大的敵意,隻是語氣冷漠地說道


“不論這劍是好是壞都與你無關,閣下若是無事的話,最好還是趕緊離開這裏。我的朋友正在修煉,不便被人打擾。”


中年男子隻是淡淡瞥了他一眼,然後抬手指了指謝誌安背後的背包,用一種居高臨下的語氣說道


“遇到我算你們倒黴,把你們收集到的靈材和那飛把劍都交上來給我。看在同為華夏修士的份上,我可以放你們離開。”


他的語氣中滿是理所當然,根本沒把陳奇峰幾人放在眼裏的樣子。


陳奇峰聽了他的話後不由嗤笑了一聲,不屑地說道


“真是好大的口氣,看樣子你是吃定我們了。”


中年男子神色傲然地說道


“我是蜀山玄天劍宗的劍修李成陽。就憑你們幾個的實力不可能是我的對手,所以我勸你們最好還是自己乖乖把東西交給我。以免動起手來白白丟了性命。”


說話的同時,他的眼中暴起刺目的精芒,好似一柄無形的利劍一般,讓陳奇峰三人都感覺到一股迫人的鋒芒撲麵而來。


雖然有了會起衝突的心裏準備,但是李成陽目中無人的態度還是陳奇峰大為惱怒,他冷哼了一聲


“想搶我們的東西,就看你有沒有這個本事了。”


說著張口一吐,就是三道陰冷肅殺、鋒銳無匹刀罡噴吐而出,對著李成陽斬去。


唳!


刀罡破空,發出淒厲的長鳴。


“雕蟲小技。”


李成陽撇了撇嘴,手捏劍指,猛然一揮。


“去!”


戧!


他背後的長劍陡然從劍鞘內彈射而出,對著星辰刀罡激射而去。


嗡!


飛劍破空之間,微微震顫,發出一陣低鳴,隨即劍身上靈光閃動,陡然由一化九,竟是分化出了就把飛劍。


轟!


惶惶劍光臨空一卷,那三道星辰刀罡就陡然破碎開來,隨後就把飛劍倏然一轉,從四麵八方斬向陳奇峰。


“什麽?”


陳奇峰沒想到自己的七煞星辰刀竟然一觸即潰,不由吃了一驚,隨後忙拿出從神霄派內得到了玉牌,輸入靈力,催動法寶。


吼!


電光閃爍間,一條紫色雷龍頓時從玉牌內飛出,張牙舞爪地對著那九道劍光迎了上去。


轟轟轟!


雷龍於劍光接連碰撞,爆發出一連串的炸響聲。


隻是李成陽的劍術精絕,就把飛劍之間配合無比默契,過了一陣後,雷龍就被三把飛劍牽製住,無法脫身。


隨後剩下那六把飛劍就斬向了陳奇峰。


轟!


陳奇峰施展各種法術抵擋飛劍,卻隻支撐了片刻,隨即身上的護體法器就破碎開來,眼看就要被飛劍斬殺。


一旁的鍾道長見此忙拿出一麵銅鏡,就要對著李成陽照去。


就在他手中銅鏡剛剛抬起的時候,一旁的謝誌安瞳孔一縮,好像看到了什麽,臉色驟變,高聲提醒


“道長,小心!”


鍾道長心中一緊,隨即眼角餘光就掃到一道黑影以迅雷之勢對著自己疾射而來。


強烈的危機感湧上心頭。


不等鍾道長做出反應,他身上的護體靈符陡然激發,在體表形成了一團透明護罩。


轟!


護罩破碎,電光火石之間,鍾道長隻來得及稍稍偏了偏身體,避開要害,隨後一根箭矢就洞穿了他的肩膀。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