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64章 我知道,你是太愛我了
loading...

簽了合同,一行人終於是離開了影視城,回到了他們居住的小屋。


柳新雨一進去,就躲在房間裏不肯出來了,最後還是顧擎宇做了一桌美食,哄著她出來的。


“不行,我這次太丟人了!你趕緊忘了吧!”


她低著頭悶悶道。


其實隻要她當時冷靜下來好好想想,就能發現不對勁,可她偏偏就失去了理智,差點就釀成了大禍。


見她鬱悶到都吃不下飯了,顧擎宇索性喂她,“沒什麽可丟人的,我知道,你是太愛我了!”


“胡說!”柳新雨紅了臉,立即否認。


這男人,又開始騷話連篇了,她一個女孩子,不要麵子嗎?


“好,就當是我胡說,乖乖吃飯。”


顧擎宇也不戳穿她。


柳新雨冷哼,從他手裏搶過了糯米丸子,蹲角落裏默默的一個人吃了。


晚上。


柳新雨睡前看了會兒劇本,顧擎宇爬了上來,雙手不規矩的在她身上四處亂動。


“別鬧!”


柳新雨用力的拍開了他的手,她還氣著呢,休想爬上她的床,“你快下去,回你自己房間!”


她推搡著,結果手裏的劇本就被奪走了,男人俯身壓上,急切的吻她。


“唔……你流氓……”


“新雨,你很可愛……”


顧擎宇的動作有些粗蠻,他從未這樣急切的想要過她。


她的一舉一動,一顰一笑,都無時不刻的在牽動著他的心。


他隻想獨自將她占有,恨不得將女人揉進骨子裏去,永遠的屬於他。


柳新雨哪能敵得過他的力氣,很快就沉浸在他霸道的攻勢下,被吃的連骨頭都不剩了。


她哭著求饒,最後換回的,還是他一遍又一遍的折騰。


“之之……我還以為你是個純情的小鮮肉,卻沒想到是個欲求不滿的小狼狗……我不要你了,我要換人……疼……”


柳新雨軟到在他的懷裏,還沒有說完,又是被他翻來覆去的折騰了一次。


“你要換誰?嗯?”


“不換了……嗚嗚我錯了。”


柳新雨實在是怕了,不得不妥協,直到淩晨才體力不支的睡去。


-


【新雨,我們生個孩子可好?】


【新雨,你像個妖精,又來勾引我了……】


【我不管這世道,也不管是男人還是女人,隻要有人膽敢打你的主意,傷了你半根毛發,殺無赦!】


……


斷斷續續的聲音響起,柳新雨的眼前,一直出現著一個男人,他笑的,憤怒的,冰冷的,全都是那麽熟悉。


直到那團薄霧散開,她終於是看清了男人的樣貌……


“顧擎宇?之之!”


柳新雨被嚇醒了,渾身都是冷汗。


已經是上午十點了,身邊沒有人。


柳新雨仍沉浸在剛才的夢裏,久久的回不過神。


心,隱隱作痛。


“之之,你在哪兒?”


柳新雨拿起桌上的手機,聯係了他。


“在外麵辦事,中午就回來,桌上有早餐,放進保溫箱裏了,還是熱的,記的吃。”


聽到他的聲音,柳新雨總算是鬆了一口氣。


“又做噩夢了?”


“沒事。”


柳新雨掛了電話,垂眸沉思。


她聯想起這幾日連續做的夢,心裏忽然有了猜測。


而另一邊,顧擎宇正在一處靜謐的咖啡店裏,坐在他對麵,是很久都沒有消息的白佳夢。


“原來師兄是真的在國內啊……”


她看著眼前的男人,意味深長的說道。


她的眼神,也依舊如同從前那般,溫柔淡定,不露任何情緒。


“不是你三番四次的約我見麵?我這不是正合你意?”


顧擎宇不喜歡咖啡,點的是一杯果汁。


白佳夢知道,他以前也很不喜歡果汁這麽甜的東西,他更喜歡濃鬱醇香的酒,可現在,他的喜好變了,因為柳新雨不能喝酒,最愛的是果汁。


幾年時間,很多東西,全都變了……


她的臉色微僵,語氣間很是憂傷,“師兄,我們還能回到從前一樣麽?”


“不能,我們沒有任何關係!”顧擎宇不耐煩了,沒心思再和她待下去,“好了,說正事。”


他剛才得到了一個重要的消息,這也就是為什麽顧擎宇忽然決定見白佳夢的原因。


“你父親手裏,也有那份名單和那些人的詳細資料!”


他用的是肯定的語氣。


白佳夢並不意外,以他的能力,早晚都會查到的。


“沒錯,我父親就是醫學教授,他和鍾醫生也算是舊相識,他也曾參與過rhnull血型的研究。”


“這麽說來,你父親也加入過血液買賣的交易?”


白佳夢握緊了拳頭,立即否認,“他沒有加入!我父親的研究成果,被鍾醫生偷走了!他一怒之下,這才和鍾醫生斷了聯係!”


顧擎宇沒說話了,她太天真了,要是白教授沒參與,以他的性子,被偷了研究成果,怎麽可能不對付鍾醫生,任他在外麵賺的盆滿體缽,逍遙自在?


隻能說,那白教授這麽些年來,一定在暗中和鍾醫生還有聯絡,並且得到了不少的好處。


“名單那過來?以及他們的資料,我要越詳細的越好!”


顧擎宇隻關心那份名單。


他之所以查不出來,是因為這些都是藏在地下最隱秘的研究,相關的交易人員也一直在做著掩護,如果不是內部人員,很難在短短的一年內拿到想要的東西。


而顧擎宇從來都是顧事周全的人,能拿到足夠的血液儲存,他才能徹底的放心。


他實在是怕極了,若是柳新雨再發生什麽意外,沒有血可以用的無力感……


更何況,那些符合條件的捐獻者一直被藏著,對他們自身也不利。


白佳夢見他隻關心柳新雨,麵色變的有些冰冷。


“東西我可以給,但我也是有條件的,我要重回演藝圈,相信堂堂鼎盛集團的總裁,做到了這點簡直就是輕而易舉吧?”


“你難道忘了,你還有把柄在我手上?竟然還敢和我談條件?”


顧擎宇冷笑,眼裏沒有任何的感情。


“我明白,我之所以這麽大膽,賭的就是柳新雨,在你心裏,足夠重要!”


白佳夢知道,他究竟有多急切的想要得到那份名單,為了柳新雨,他就是簡單的開個口,沒有任何問題。


久久的沉默。


顧擎宇轉身,走了。


白佳夢看著他的背影直到消失不見,悲涼的笑了。


他不說話,就是答應了,可她卻又高興不起來。


她很清楚,她的命運掌控在他的手中,任他隨意拿捏著,他之所以沒那麽快動手,為的隻有柳新雨!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