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2章 天命山,天命師涼夏
loading...

秦墨淵收起自己所有的笑容,臉色十分認真的看著麵前的鮫人王,話雖然沒有完全說破,但此時的藍錦已經能夠理解男人的意圖,他一雙寶藍色的眼睛閃了閃,在黑夜中有獨特的亮光,隻不過片刻,藍錦就直接話鋒一轉:“我就是起來上個廁所,我什麽都沒看見,回去睡覺咯。”


藍錦象征性的抻了抻懶腰,其實現在的藍錦根本就沒有懶腰可以抻。


落在秦墨淵眼中的不過是那魚鰭來回的擺動了一下罷了,因了這藥仙穀中的天然湖泊具有療養的作用,此時的藍錦已經恢複了大半的靈力,若是想要暫時變回鮫人王還是可以的,但他礙於秦墨淵的眼神,終究是訕訕的縮回了頭,重新回到了這湖泊之中休養生息。


秦墨淵看著識趣的藍錦回去睡覺,這才放心下來離開了他們所在的居所。


這裏是藥仙穀,這天命山就在藥仙穀往東側一炷香的位置,想到這裏,秦墨淵快步的離開了藥仙穀,在月色下匆匆趕路,他沒有看到,暗處一直有一雙眼睛在盯著他們這一行人的一舉一動,躲在暗處的辰鬼此時嘴角帶笑,看來這王爺也不是個省油的燈。


此時的涼夏正躺在自己的床榻之上閉目養神,今夜的月色不錯,可美中不足的卻是那突如其來的狂風暴雨,原本夏天的氣候就足夠讓她心煩,今日去藥仙穀湊個熱鬧卻知道了夜無殤那人的行蹤,真是雪上加霜,涼夏現在的心情很是不爽。


回來之後她直接進了那寒潭之中足足泡了幾個時辰才拖著濕漉漉的軀體重新回到了床榻之上,可冰冷的潭水並沒有熄滅她心中的怒火,那個辰鬼就是故意的!


讓自己清淨個幾年不好麽?非要提那個男人的名字做什麽……


想到夜無殤的樣子,涼夏的心沉了沉,她身上的詛咒注定她這一生都無法與誰廝守,就算那人是夜無殤,她也不敢冒險一分,她害怕傷到他……


唉……


冗長的歎息聲融合進這漫漫長夜之中,夾雜著幾聲蟬鳴和樹葉上仍舊在滴著的雨水,夕顏守在門外,一雙猩紅的眸子也帶了些許不忍的神色。


“唔……唔……”她自言自語的發出這種聲響,悉數落進了涼夏的耳中……


想到夕顏,涼夏禁不住的苦笑起來,這就是命中注定的劫難,我該怎麽繼續愛你?夜無殤……


時間倒退到幾年前,那時的涼夏還獨自一人待在天命山上,卻突然有一天,來了一個女人,她懷中抱著的渾身是血的男人,正是自己的冤家——夜無殤。


涼夏就這麽想著,漸漸陷入了獨屬於她自己的回憶之中……


天命師不占人事,這是師父告訴涼夏的,也是涼夏做事的一貫原則。


許是知道涼夏在夏日一貫懶散的態度,自打入冬以來,她這個院子就格外熱鬧,不遠千裏甚至萬裏而來的那些人總是幻想著她能夠為了他們破例,但也總是失望而歸。


那時候的涼夏還比不上如今這般古怪刁鑽,骨子裏還有些少女情懷,對待別人的請求也不至於那麽苛刻,有時候心情好還能便宜些與那些人作交換,日子過得自然也是自在的很。


那是一個冬日,涼夏剛剛回絕了一個絕情的男人,他竟然妄圖用自己老婆的性命換自己兒子的命,在知曉自己不願幫忙之後竟然直接一刀殺了他的老婆,他哭著喊著來請涼夏幫忙,聲稱願意用自己的命來換他老婆的,真是貽笑大方。


打發了這人,涼夏直接披上了狐狸毛的鬥篷準備轉身回到自己的住所,卻不料被一個男人直接叫住。


他是踏著雪來的,同近日來的那些客人毫無二致,紛飛的雪花迷了涼夏的眼卻也並未沾上他的身。


涼夏暗歎這人內力深厚時卻見他身後緊跟著一名已經奄奄一息的姑娘,這姑娘生的秀氣的很,涼夏確定這人她從未見過,可姑娘卻一下子就認出了自己:“涼夏姑娘,求求你,救救他,我願意給你我的性命!”


這男人就是辰鬼,而這奄奄一息的姑娘就是曾經的夕顏,涼夏的鼻尖抽了抽,當時並未回話,隻是淡淡開口:“你們先候著吧,我也乏了。”


原本就是冬日,辰鬼那一身的白衣再配上那妖嬈的一雙桃花眼讓涼夏心裏很不舒服,尤其這人眼角眉梢還沾染了一抹緋紅,不男不女的樣子真是讓人看了就惡心。


用眼角的餘光掃了一眼地上奄奄一息的夕顏,涼夏轉過身緊緊了自己狐狸毛的鬥篷背著手進了臥房。雖說涼夏是天命師,可接不接客也要看心情,這點,世人皆知。


“小水仙,你怎麽看?”侍弄完桌上的水仙花,涼夏從手上取下一枚戒指隨意的把玩著。


這戒指是夜無殤曾經送的,也不知道是什麽材質,隻是戴久了隻覺得神清氣爽卻也每一次看到都讓涼夏心中一緊,她做了這麽久的天命師,第一次感覺到了命運的無常,就是在夜無殤的身上。


想到這裏,涼夏想要看看這姑娘到底是為了何人竟然不惜舍棄自己的性命?


涼夏雙目微微閉上,指尖動的飛快,卻突然整個人都愣在原地,果然啊果然,人算終究比不過天算,這姑娘豁出去性命也要救活的人,竟然是夜無殤……


彼時,涼夏已經同夜無殤分開一年有餘,卻萬萬沒有想到竟然會有人豁出去命想要救他,而想要救他的還偏偏是個女人!


夕顏就在門外跪著,大雪紛飛,在山門外足足跪了三天三夜,那辰鬼就賴在了天命山上住了下來,好像就是想看看自己會怎麽處理這件事情。


到第四日的清晨,涼夏終於坐不住了。


“你為什麽要幫她?”這天命山的山門找起來說難也簡單,說簡單也難,但有一樣,除非這人修行玄學,否則怕是終其一生也不會摸到天命山的大門。


“我想幫我朋友。”辰鬼淡淡開口,手上不知何時拎了一壇酒來。


“夜無殤?”涼夏有些驚訝,她與夜無殤相伴許久卻從未聽說過辰鬼這人,更別提見麵了。


“堂堂天命師竟然會找一個人類談戀愛,真是世界之大,無奇不有。”辰鬼嘴角帶笑,好整以暇的看著眼前的小人。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