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5章 獨自欣賞她的美
loading...

聽到唐悠悠說出這麽嚴重的後果,季梟寒內心狠扯了一下,痛楚漫延。


其實,在她昏迷著的時候,他也詢問過醫生會不會導致失憶這種事情,醫生的回答是有這種可能性,當時把季梟寒狠嚇了一跳。


“別亂說,我不會讓你有事的,不管你是否失憶,你都是我的女人,我要定你了!”季梟寒就怕她再胡思亂想,立即說出了承諾,想給她安心。


唐悠悠內心劃過蜜意,嘴上揚著甜甜的笑意,這一次,算是徹底的放心了。


季越澤的高檔公寓內,白依妍抱著一個包枕躺在床上,輾轉反側,就是睡不著覺。


她想自己是瘋了吧,竟然又答應了他的要求,繼續扮演他的女朋友。


她不是天生的演員,所以,她演的很吃力。


不像季越澤一樣,生來就有演戲的天賦,可以迷惑眾人,和他對戲,白依妍覺的自己就是一個傻子。


自嘲自憐的東想西想著,但最令她不安的,還是自己的一顆心。


她本來就有點喜歡季越澤的,以前喜歡他的外表,還有他在媒體麵前的那一抹清貴和紳士,可現在,接觸多了,發現他那麽可惡,那麽無賴,竟然也變成了一種吸引她的氣質,唉,這可怎麽辦?


她真的不想愛上他,愛上一個自己撐控不了的男人,那就等於在惹火自焚,後果嚴重。


白依妍在警告著自己,卻發現,一點用處都沒用。


心還是悸動著。


而此刻,隔壁房間的季越澤,他正拿著ipad刷著網絡,看著他工作相關的事情。


也不知道為什麽,自從和大哥聊了之後,他的心情瞬間就平靜下來了。


對唐悠悠的那份感情,也收斂了,甚至,他不會再主動的冒出她的身影,不會再去想她受了傷害和委屈後怎麽辦,要不要去安慰她。


現在,大哥嗬護她如至寶一般,她受傷委屈了,大哥肯定會第一時間照顧她,安慰她,她這輩子會很幸福的。手指停在屏幕上麵,一張關於他和白依妍走紅地毯的照片,在強烈的鎂光燈下,白依妍美麗的就像一隻暗夜精靈一般,一雙閃著光澤的眸子,不經意的被鏡頭捕捉,光彩迷人,肌膚似雪般白嫩,嘴角勾著


淺笑,很漂亮,和自己並肩而站,也並沒有掩蓋她散發出來的那種青春光芒。


季越澤幽沉的眸子微眯了一下,看來,他眼光還不錯,這個女人很有做大明星的潛質。


之前,他也考慮過要把她捧為耀眼的巨星,可此刻,看著鏡頭下麵還有很多男人都在驚豔盯著她,季越澤突然臉色變了一下,那個想法在腦海裏被刪除了。


如果她做了明星,那麽她的美麗,將被所有男人觀賞,一想到這種感覺,季越澤就莫名的燥鬱,不行,他發現的美玉,拒絕觀賞,就算要看,也隻能給他一個人看。


所以,季越澤絕對不想再讓白依妍踏入星途。


當發現自己的這一切想法時,季越澤眸色僵住。


他為什麽會對白依妍產生了一種自私的占有欲?


這到底是一種什麽情況?


就算當年他喜歡唐悠悠,也沒有這種想法啊,喜歡唐悠悠的時候,就隻想著多見她幾麵,多跟她說幾句話,占有兩個字,幾乎都沒有在腦海裏出現過。


可此刻,他發現自己對白依妍竟然產生了這種不可思喻的想法。


難道,自己喜歡上她了嗎?


季越澤越發搞不懂自己的思緒了,他堂堂季家二少爺,上升的巨星,竟然會喜歡一個默默無名的小女人?而且,那個女人還在想辦法要逃離自己的身邊。


這絕對不可能!


季越澤一想到白依妍想要跟他斷絕關係,就煩悶之極,手中ipad往床頭櫃上一扔,莫名的渴了,想喝水。


季越澤披著一件黑色睡袍就往外走,隻是,當他打開門的時候,看見客廳裏一抹嬌美的身影,也正拿著杯子在倒水喝。


聽到身門開門的聲音,白依妍轉過頭看去,就看見男人把身上的睡袍當成了擺設,好好的帶子並沒有係上,反而直接敞開了,裏麵就隻有一條內褲,堂而皇之的走出來,顯示出他一身結實完美的好身材。


白依妍嚇的美眸一滯,呼吸一緊,趕緊背過身去,捧緊了手中杯子,懊惱的皺起了眉頭。


季越澤身材比那些走t台的模特還好,他曾經也走過t台,身材好到令女人尖叫。


此刻,他就像在走t台似的,優美的步履,猶帶著一抹野性和霸氣,朝著背對著她的女人走了過來。


“給我一杯水!”季越澤慵懶的開口,仿佛把白依妍當成小女傭似的。


“杯子就在櫃子裏,你自己拿一下吧!”白依妍現在可不敢轉過頭來看他的身材,她怕自己會更睡不著,要失眠到天亮了。


“你喝完了嗎?”季越澤還就是懶,偏不去拿空杯子,隻懶洋洋的盯著她手裏的杯子。


“還沒!”白依妍明知道他是故意捉弄她的,她也不想讓他襯心如願,所以,她把手裏的杯子握的更緊了一些。


“這麽晚不睡?睡不著嗎?”男人聽著她咕嚕的喝水聲,薄唇微咬了一下,竟然更渴了,這種渴,不僅僅是身體,還有身理性的。


白依妍搖頭:“不會啊,我剛睡了一覺起來的,我睡的很好!謝謝關心。”


她可不敢讓這個男人知道自己其實也失眠到現在,看到他,她更加清醒了。


季越澤見這個小女人說話處處跟自己對著來,他薄唇一勾,一抹邪惡湧上眸底。


“我睡不著,你有什麽辦法幫幫我嗎?”季越澤突然一副可憐的表情。


白依妍聽到他有求於人的口氣,轉過頭看著他,就見他薄唇勾著笑,哪裏可憐了?


“抱歉,我也幫不了你!”白依妍不知道他在玩什麽名堂,隻能小心慎重的回答。


怕自己回答錯了,就又跌進他的陷阱裏,他欺負人的時候,是沒商量的。


她算是真怕他了。“你能的,我聽說晚上運動一下,會有助睡眠!”果然,季越澤就不正經了起來,甚至可惡的笑出了聲。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