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17章 上了同一條船
loading...

第1917章 上了同一條船


看著劉媚眼中那發現寶藏一般的光彩,夏舒然的心底很不是滋味,夏心念的設計,真的值得她如此大讚嗎?


雖然很不爽,夏舒然卻隻能壓住,她淡淡一笑:“我隻是想讓你的設計錦上添花,特意奉上的一點小心意,如果你喜歡的話,我將這圖贈給你,但是,你得幫我做一件事情。”


劉媚這才發現事情沒有那麽簡單,她立即把手機放下,好奇的問:“何太太想請我幫什麽忙?”


“我想讓你替我把這些設計圖趕緊出成品,暫不對外售賣,但你們必須先把這些東西做成成品放著。”夏舒然的意思很明確了,她在賭,賭夏心念這次設計大賽的參賽作品當中,會不會用到這幾張圖片,如果有的話,那她就是抄襲了,那將會令她身敗名裂。


“你的意思是?”劉媚皺眉,不懂她為何要這樣做。


“你別猜測我的意思,我就想知道,你願不願意幫我這個小忙。”夏舒然想拉她下水,隻要她答應了,拿了這些設計圖,那劉媚就上她的賊船了。


“這些設計真的挺有心境的,正好我最近靈感枯萎,可老板總是要求我們改革換新,我尋走多國,隻為求得靈感,也許是年紀大了,不太善於發現這個世界的美麗,總是拿不定主意,看了你這幾張圖,我突然好像知道要怎麽設計了,何太太,我願意幫你,但你能不能先告訴我,這圖,是誰的?”劉媚也是精明的女人,豪門的水太深了,套路很多,她不願意被套進去。


“好吧,我告訴你也行,這是我一個討厭的人設計出來的,她是相無恥的女人,她搶了我的老公,我心裏恨她,就拿了她的設計圖,我就是要讓她身敗名裂。”夏舒然惡恨恨的說,滿臉都是受傷的表情。


劉媚身為女人,最懂這種痛了,曾經,她也慘遭了男人的背叛,一度令她仰鬱,所以,隻要是女人,都會痛恨這種事情的。


“是你老公找了小三?”劉媚同情的看著她。


“是啊,在外人眼中,我們這種有錢太太,風光無限,可我們承受了多少痛苦,又有誰能懂?”夏舒然說著,一口氣把杯裏的酒給喝光了,她深惡痛絕的盯著窗外:“那個女人用了手段,把我老公的心給迷惑了,劉媚,我求你了,你幫我一次,就一次,我會給你好處的。”


劉媚看著她眼裏的悲哀,不像是裝出來的,她點了點頭:“好,如果你是在報複你老公的小三,我願意幫你,我們女人就是弱勢,男人亂找,我們還得替他善尾,我們亂找,就是道德敗壞,真不公平。”


“謝謝你,我希望你就在明天趕製出來,再把圖片發給我看看,我想穿著她設計的衣服,去氣死她。”夏舒然痛聲說道。


“好,我回去就叫人趕做,一定替你完成心願。”劉媚點頭。


“我不會讓你白做事的。”夏舒然心裏痛快,終於,她用演技,又騙了一個人。


夏心念同意讓夏羽宸去季家住幾天的消息,讓季梟寒兩夫妻十分的高興。


第二天下午,他們就準時的出現在了學校的門口,等著接孫子。


季梟寒目前仍然是公司董事長,但他已經徹底放權給了大兒子季慕城,公司大小事務,皆是他在管理,他打算跟妻子好好的享受人生了。


唐悠悠自從遇到季梟寒後,生活就跟開了掛似的,一天比一天過的舒爽,這世間,再沒有比被人寵愛更開心的事了,老公疼著她,四個孩子更是寵著她,幸好,她還穩得住,不然,早就無法無天了。


“我果然沒看錯人,心念還是挺不錯的,知道我們想把羽宸帶回家幾住。”唐悠悠很是滿意的說。


“她的身上,有你的氣質,這才是讓兒子喜歡她的原因吧。”季梟寒低柔說道。


“哦?我的什麽氣質?”唐悠悠一臉好奇的問。


“堅強,自重自愛,骨子裏有不服輸的天性,當然,最重要的還是通情達理,善解人意。”季梟寒想了想,說了不少好聽的話。


“是嗎?我還不知道自己竟然有這麽多優點。”唐悠悠半信半疑。


季梟寒失聲輕笑起來:“你看看我們的兩個女兒,她們的身上,都有你的影子。”


“你說婷妍像我,我不反對,可思怡……我哪有這麽調皮,這麽二。”唐悠悠堅決不承認小女兒像自己的性格,因為小女兒真的出了名的皮。季梟寒有些失態的笑出聲,那小女兒像誰呢?


“你笑什麽?肯定像你。”唐悠悠氣惱的白他一眼。


“我覺的,她很像我奶奶的性格……”季梟寒頓時笑起來,雖然奶奶已經離開了,可在他記憶中,奶奶的性格就跟小女兒一樣,聽說年輕時也不著調,但爺爺就是愛她愛的不行。


“是嗎?對了,羽宸的事情,還沒有跟我爸你媽說呢。”唐悠悠突然說道。


“他們在國外生活,暫時不要打擾他們,再過些時間吧。”季梟寒輕歎了口氣。


“你怎麽同意讓他們生活在一起的?”唐悠悠一直不敢去問這個問題,總覺的會觸及季梟寒的痛楚。


“他們都這把年紀了,時日不多。”季梟寒聲音低沉了幾許。


唐悠悠一怔,伸手握住了他的手:“謝謝。”


“他們生活在國外,沒有認識的人去打擾他們。”季梟寒喃喃的說,這一切,都是他安排的,在五年前,母親生了一場大病後,他突然明白人活著的重要性了,就是跟所愛的人百頭到老,既然母親心中一直記掛的人還在世間,不論他是誰,什麽身份,他都要滿足母親的願望。


“嗯,我爸一直想讓我跟你說聲謝謝。”唐悠悠輕柔道。


季梟寒低眸望著她,她的眼睛一如往夕的溫柔純淨,多年歲月,仿佛寬待了她。


就在這個時候,學校的門打開了,管家已經接了小羽宸出來,季梟寒已經推門下去。


“爺爺!”小家夥遠遠的瞧見了,便飛奔向他。


季梟寒彎腰,將他抱了一個滿懷。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