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41章 想找父親
loading...

楊楚楚已經請了五天的假期了,導演親自打了電話過來給她做思想工作,讓她趕緊回劇組參與拍攝,她是女主角,戲份很重,她再這樣缺席下去,這部劇就真的沒辦法再


進行下去了。


楊楚楚也知道自己必須打起精神來工作了,她便答應了導演第二天回組拍攝。


天色暗了下來,楊楚楚這才假裝剛從劇組回到家裏。


程盈看到她進門,抬頭關切的問:“楚楚,最近拍戲是不是很累啊,我看你好像每一次回來臉色都不太好,如果累 的話,要適當的休息。”


“媽,我沒事!”楊楚楚立即將自己臉上的憂傷隱了下去,微笑搖頭。


程盈正在翻看手機,楊楚楚看著她,遲疑了一下,忍不住的開口問道:“媽,我能不能問你一件事情啊?”


程盈抬頭看了她一眼,點頭:“有什麽事就問吧!”“那個……我爸爸到底在哪?”楊楚楚硬著頭皮問出了聲,其實,她小時候也問過,媽媽總是很不耐煩,後來,媽媽幹脆就說她的爸爸死了,不在人世間了,讓她以後都不要


再問。


楊楚楚很害怕媽媽生氣,所以,越長大,越懂事,她就越不敢問這件事情了,就是怕會揭媽媽的傷疤。


果然,程盈的表情僵住了,她怔愕的看著女兒,許久,臉色變的難看起來:“為什麽又問了?”“沒什麽,就是……我今天拍戲的時候,正好也拍到關於爸爸的橋段,我……我不知道要怎麽跟父親相處才比較自然,導演也說我演技術僵硬了,所以,我才會問你這事的


。”楊楚楚緊張不安的打量著媽媽的表情,努力的想解釋一番。


程盈輕歎了一口氣,淡淡道:“我記得之前跟你說過了,你就當他死了吧,對一個死人,不用抱太大的希望。”


“媽,你是不是知道他在哪?”楊楚楚總覺的媽媽好像真的瞞了她什麽事情。


程盈冷笑一聲:“就算我知道,我也不會說的,我希望你以後也不要再問他的事情了。”


“媽,我已經不是小孩子了,如果你知道他在哪,能不能告訴我?我想見見他。”楊楚楚也不知道哪裏來的勇氣,突然就提出了這個要求。


她一說完,就緊閉著雙眼,等待著媽媽朝她怒吼過來。


可是,等了很久,也沒有聽到媽媽的怒斥聲,她不由的睜開半隻眼睛,看到程盈呆滯的靠在沙發上,整個人像丟魂了似的,臉上一片的悲哀。“媽!”楊楚楚嚇了一大跳,趕緊試探著一步步走過去,最後,她蹲在媽媽的身邊,用手去輕搖了搖她的手臂:“媽,我是不是又惹你生氣了?你別生氣,我以後都不會再問


了,你說他死了,我就當他死了,再也不想知道他在哪,他在是誰了。”


程盈紅著眼眶望著女兒那一張緊張不安的小臉,自嘲的笑了一聲:“你如果不說,我還真不知道你已經長大成人了,我還一直當你是不懂事的孩子呢。”


“媽,對不起,我知道這是你的傷疤,我不該去揭的。”楊楚楚將臉貼在媽媽的膝蓋處,雙腿已經完全是跪在地上了,她害怕媽媽傷心。


程盈的手指,輕輕的撫著她的長發,最後,她低歎道:“楚楚,你真的想知道你爸爸在哪嗎?”


“我真的想知道,媽,你從來都不提他,為什麽啊?他是十惡不赦的罪人嗎?”楊楚楚神色悲傷的問道。“不……他不是十惡不赦,他隻是和別的女人結婚了,組成了一個家庭,有了兒女,楚楚,對不起,不管媽媽再怎麽努力,也沒辦法給你一個完整的家庭了,我不可能把他


從別的女人手中搶過來,我才是名不正言不順的那個人。”程盈說到這裏,已經淚流滿麵,悲哀極了。


楊楚楚難受的心都痛了,她不由的伸手抱住了媽媽,她終於知道媽媽為什麽從來不提爸爸了,原來,那個人已經變成了別人的爸爸,她連開口喊他都沒有資格。


“媽,你別哭,對不起,我再也不提他了,再也不了!”楊楚楚也低聲哭了起來。


母女兩個抱著哭了好久,總算是停止了哭泣,兩個人的眼眶都是又紅又腫的。“楚楚,你會不會怪我一直瞞著你?媽媽也是沒辦法的,我不能讓你真的成為別人眼中的私生女,可你不是,我跟他在一起的時候,他沒有結婚,他當時說過會娶我的,可我沒想到,他一轉身就娶了別人,而且,他那天跪在我的麵前說他對不起我,讓我放了他,我能怎麽辦?我懷著孕,卻要接受這樣不公平的對待,我也很絕望!”程盈第一


次開口跟楊楚楚提自己以前發生的事情,她覺的女兒長大成人了,她有權力知道自己的父親是誰,也能理解她當年做出的決定了。


“媽,我以前怪過你,可我現在不怪你了,我知道這不是你的錯!”楊楚楚低著頭,不敢去看媽媽悲傷的眼睛。“其實,我剛生下你的那幾年,一個人帶著你創業,又累又煩,我甚至想著要去找他鬧一頓,我活不痛快,也要拆散他的家庭,讓他償償被人冷嘲熱諷的滋味,可是,後來


,我又覺的這樣做沒什麽意義。”程盈自嘲的笑起來,閉著眼,去回想著那段痛苦的日子,這輩子再沒有勇氣繼續過那種生活了。


“媽,他為什麽要跟別人結婚?難道他就沒有愛過你嗎?”楊楚楚生氣的質問道。“花前月下,甜言蜜語,他對我說的可不少,隻可惜,再甜美的愛情也敵不過貧窮二字,他長的很英俊,被他現任妻子看上後,對他一頓狂熱追求,對方是富家女,家裏有


權在勢,你父親又想走仕途,想步步高升,所以,他選擇了他的仕途,放棄了我!”程盈現在回想起來,隻覺的當年的自己愚蠢的厲害。


“媽,那他現在是不是高升了?”楊楚楚冷笑起來,突然就不想看到那個人渣父親了,他也不配做她的父親。“是,他高升了,仕途也真的很勝利!”程盈譏諷道。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