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章 悔悟
loading...

“陳瑜,也許我有辦法幫你。”


這是我突然冒出來的一個想法,如果真的能幫到陳瑜,我願意去嚐試一下。


陳瑜馬上轉過來看著我,“方躍,你能幫我?”


“我隻能說可能,具體的還要和呂律師商量一下。”我沒有把話說死,這個時候絕對不能給陳瑜太大的希望,免得到最後無法實現時她再次陷入歇斯底裏的狀態。


“瑾萱,呂律師,你們過來一下,我們商量一下怎麽辦。”


兩人跟著我走到一個角落,羅瑾萱率先開口,“方躍,你有什麽辦法?”


我沒有回答,而是問呂凡雲:“呂律師,如果能夠證明陳瑜和錢江偉確實存在不正當關係,陳瑜所得的三十萬被定性為錢江偉私人名義給的補償,陳瑜是不是就不會被判刑?”


呂凡雲沉吟一下說道:“理論上是這樣沒錯,但這個很難操作。你並沒有任何陳瑜和錢江偉發生關係的證據,而且錢江偉也不會承認這筆錢是給陳瑜的補償,更重要的是,如果真是這樣,陳瑜拿走的三十萬將無法追回,所有的損失你們自己承擔。”


我笑了,“隻要有操作的餘地就可以。”


呂凡雲不解,“方躍,你為什麽一定要幫陳瑜?她的行為確實已經觸犯了法律,本應受到的法律的製裁,你為什麽還要幫她?而且還要付出三十萬這麽大的代價!”


我看向羅瑾萱,“這個問題你要問瑾萱,這不是我幫不幫,而是瑾萱想不想幫忙。我隻是提供一個思路,如果瑾萱不點頭,就當我什麽都沒說過。”


呂凡雲也看向羅瑾萱,羅瑾萱考慮了幾秒,說:“幫!陳瑜也是逼不得已才這麽做,而且這次要不是她出庭作證,我們也不可能這麽順利打贏官司,所以我覺得我們應該為陳瑜做點什麽。”


“那好吧,既然你們都這麽決定了,我就不說什麽了。方躍,說說你的想法。”呂凡雲做出了讓步,對於她來說,不去懲罰陳瑜就已經是最大的讓步了。


“王虹秀。”我點頭說道。


呂凡雲了然,羅瑾萱微微皺眉。


我注意到羅瑾萱的態度,“瑾萱,還是那句話,你要是不想讓我找王虹秀,就當我沒說過。”


“沒有,你先試試吧,到這個時候了,王虹秀也不一定能說上話。”


“總要試一下,也算是我們努力過了。”


說完我拿出手機給王虹秀撥過去,呂凡雲很自覺地離開,羅瑾萱猶豫一下,也走了,就剩下我一個人。


“姐,能不能幫我個忙?挺著急的。”


“嗯,什麽事?先說說看。”


“事情時這樣的……”我把這裏的情況簡短地說了一遍,“姐,你能說上話嗎?”


“可以是可以,不過事情比較難辦。”


“姐,拜托了,這件事對瑾萱來說真的特別重要。”


“那好吧,但是我不保證能辦成。”


“嗯,明白。不管成不成,我和瑾萱都特別感謝你。”


“感謝有什麽用,不如來點實際的。”王虹秀笑著說道。


我皺眉,“想要什麽實際的?”


“我還沒想好,這樣吧,你先答應我一個條件,等我想好了再告訴你,可以吧?”


“還能這樣?”我有些無語,王虹秀又不是小女孩了,怎麽還玩電影裏的那一套。


“怎麽?不樂意?”


“沒有!姐,不管這件事能不能辦成,我都答應你!”


掛斷電話,回到原告席,我說:“已經打了電話了,王虹秀說可以試一試,但能不能成就不敢保證了,畢竟時間太緊,事情太突然了。”


羅瑾萱嗯了一聲,“盡力吧。咱們要不要跟陳瑜說一下?”


我搖頭道:“還是別說了,省得給了她希望到最後卻沒有辦成,到頭來還得恨咱們。”


“不行!要說。”呂凡雲提出了反對意見,“不管能不能辦成,必須要讓她看到你們的努力,這對她來說也是一個交代。如果她到現在還分不清好歹,你們也就沒有必要再為她做什麽了。”


我想想也是,如果我們不說,王虹秀那邊給力把事情辦成了,到時候再跟陳瑜說就有邀功的意思,反而現在把事情說明白,對大家都有好處,就像呂凡雲說的,如果通過這件事能看清陳瑜這個人,也省得以後再對她抱有什麽幻想。


這件事當然要我來做。


來到證人席,我說:“陳瑜,剛才我已經托人疏通關係了,但是時間太緊,情況也太突然,我不敢保證能不能辦成。我也隻是和你說一下,讓你知道我們確實在努力地幫你,之前的事是我想得太簡單,但我和瑾萱真的沒有任何算計你的意思。希望你能明白。”


陳瑜自嘲地笑了一下,“不用說了,我什麽都明白。就像呂律師說的,這一切都是我自找的,如果我能控製住我的貪念,我也不會落到今天這個田地。我現在也看開了,既然已經站到了證人席上,就要做好證人該做的事,至於結果怎麽樣,就交給法律來判斷吧,我相信法律會給我一個公正的審判。”


聽到她這麽說,我心裏反而特別不是滋味,如果當初我考慮事情能再全麵一點,陳瑜也許不會落到現在這個地步,隻可惜,晚了。


陳瑜衝著羅瑾萱招手,羅瑾萱急忙上來,“陳瑜姐,對不起。”


陳瑜擠出一個笑容,“不,這都是我咎由自取。我做了對不起你的事,可你卻一直在幫我,不管今天結果怎麽樣,我都應該和你說一聲對不起。”


她又看向呂凡雲,“呂律師,謝謝你剛才那些話點醒了我,讓我真的看清了我所做的一切,謝謝你!”


呂凡雲臉色淡然,“沒什麽,作為律師,我隻是做了我應該做的。在審判長宣判之前,我給你一個建議,如果,真的發生了你不想看到的情況,我建議你暫時不要和李勝離婚。”


“為什麽?”陳瑜忍不住問道。


沒等呂凡雲回答,審判長回來了,所有人的注意力都被吸引過去。


“肅靜!經過陪審團研究,現判決如下……”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