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三章:你,跟我走吧
loading...

而這晉升丹師的測試中,最好者是一位年近五旬的結丹後期老者,他已經達到了丹師四級的水平,的確是一身丹道造詣了得。


而測試中最差者,竟然是讓人大跌眼鏡的丹徒二級,如此水平真不知道,當初是如何稱師的,更不知道他是如何被韓長老選中的,對於這種水平實在是讓四周圍觀的弟子忍不住就議論了起來。


雷陽明顯沒有盡全力,因為他是真的想要自己變得低調,如果他要是利用最後的時間再自己推演一些藥道延伸的靈藥靈草,想必三級丹師定會手到擒來,可他卻沒這麽幹。


而雷陽除了自己外,目前他最關心的另一個人周道興的測試結果,也的確是讓他心中有了一些失望,他實在沒想到,這家夥原來竟能如此不爭氣,竟在測試中僅僅隻達到了丹徒七級的水平。


隨著結果的宣布,幾位長老分別將大約十位達到丹師三級的弟子,根據他們的特點選為了各自坐下的弟子,那位年近五旬的四級丹師,則是直接被大長老韓鎮鐵收歸到了他的門下,成為了他的坐下弟子,更是成為了孟宗的小師弟。


幾位長老擇徒完畢之後,各自都露出了比較滿意的神色,很快就離開了這裏,隻留下了孟宗一人在此主持大局。


這時孟宗再次說道:“你等都是新進弟子,進入宗門雖已有有兩月有餘,可一直都在潛心研究丹道,對宗門中很多規定都還不太清楚,所以在這裏身為大師兄的我,有必要給你們講一講。


晉升丹師之後,你等可以獲得如下特權,第一可獲得丹雲峰山腰相應等級的洞府一座;第二以後在宗門內擁有飛行的資格;第三從現在起,你們可以在宗門內去拜訪任意一峰的資格,不過前提是其他各峰處於開放的時候;第四可以為其他各峰的弟子煉丹並收取相應的靈石作為報酬。


不過沒有晉升成功的弟子,你們從此之後,就要將你們曾經的丹師身份降為跟你們自身丹道水平相應對的丹徒等級,並且在沒有成功晉升丹師之前,隻能在丹雲峰指定的區域內活動,不得踏出其他區域半步,否則按宗規處置。”


隨著孟宗此話一出,那這沒有晉升成功的弟子,眼中頓時露出了強烈的不甘,可不管怎樣說,自己終究還是學藝不精,所以不甘歸不甘,卻也怨不得旁人,所以終究也是沒有勇氣說出什麽不服的言語。


不過隨後孟宗又說道:“不過,晉升的丹師還可以挑選一名丹徒作為自己的隨從,為了方便隨從幫助丹師打理日常事物,因此被選中的隨從則跟隨丹師享受與丹師相同的待遇。


你等若是走運,被晉升的這些新進丹師們選中,那或許也是一條不錯的出路!”


隨著孟宗此話話音一落,整個廣場內立刻就變得熱鬧起來。要知道整個廣場內參與晉升的弟子可是整整五百名,而最終通過測試成功晉升丹師的則隻有五十名,這樣一來,這五十名成功晉升的丹師則是瞬間就變成了香餑餑。


每一個晉升成功的丹師周圍,都立刻圍過去了不少的晉升不成功的弟子,他們爭先恐後的露出討好之色,唯恐自己沒有進入到那些丹師的視線之內。


畢竟有些丹師在外界時,相互之間就是好朋友,所以基本都選擇了自己關係要好的且知根知底信得過的朋友作為自己的隨從,因此很快所有丹師就都挑選定了自己的隨從。


而雷陽這裏原本也沒打算去挑選隨從,他早就已經習慣一個人的生活,但最後大家都選定了,就唯一隻剩下他沒選了,所以很多弟子全都圍了過來,全都將希望寄托在了他的身上。


眾人都是出言相求,他若堅持強行不選,便使得這一幫人遲遲不肯離去,都還認為自己有最後的希望,搞得雷陽很是為難。


正在這時,他忽然透過人群看到了人群之後,周道興也正在眼巴巴的看著他。他雖然沒有開口求他,臉上還是保持著那種冷冷的仿佛拒人與千裏之外的表情,可那可憐巴巴的小眼神兒,卻早已出賣了他的內心,仿佛是再向說雷陽說,把我帶走吧!


眼看這種情況,自己要是不選又無法徹底斷了四周這些圍過來的弟子的念想,而此刻那高台上的大師兄孟宗又好似在等待著自己這裏一般。


於是雷陽也就索性站了起來,臉色故意裝出了一副冰冷的如同長輩一般的姿態,用手一指正眼巴巴的望向他的周道興說道:“你,跟我走吧!”


周道興聞言頓時眼中露出了難以抑製的興奮感與激動之色,幾乎是一路小跑的到了雷陽的跟前。雷陽如今身份與他已經大不相同,那他的態度自然也就已經有了明顯的不同。


隻是四周其他弟子看著雷陽最終竟然選擇了那周道興作為他的隨從,眼中頓時露出了不服。可不服歸不服,可卻無從辯駁,因為選擇誰那是身為丹師雷陽的權利,即便再不服氣,也已經改變不了結果。


孟宗見所有丹師基本都已經選擇好了隨從,於是再次朗聲道:“其他的丹徒弟子各自回到以前的居所繼續潛心丹道修煉,所有晉升的丹師與隨從,跟我走吧,我帶你們前往你們的洞府!”


孟宗說完整個人當先騰空而起,化著了一道長虹直奔丹雲峰的山腰而去,緊接著便是數位丹師與隨從全都升空而起,化著數到長虹跟隨而去。


就這樣,這場轟轟烈烈幾乎引起了整個宗門注視的丹道等級測試,就這樣隨著所有晉升丹師的離去,漸漸落下了帷幕。


盡管廣場上餘下的弟子心有不甘,久久不願散去,可這終究已經成了無法改變的結局。


而其他各峰圍觀的弟子,也在這些丹師的離去後逐漸散去,丹雲峰的弟子也各自回到了自己的居所。


不過這場難度似乎有些超越以往太多的等級測試,卻是在整個宗門內逐漸引起了各種不同的議論。


尤其是其他各峰的弟子,都在猜測這丹雲峰幾大長老與宗門內的高層,到底葫蘆裏買的什麽藥,竟然將這次從外界全新招募而來的丹師,其晉升等級測試的難度,設得如此之大。


(未完待續)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