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賭丹
loading...

丹閣四周古木掩映,老樹蒼勁,加之丹閣本身古樸恢弘的氣勢,使得這丹閣顯得更加的神秘。


其古老的銅門上,生有斑斑銅綠,甚至還有不少脫落的跡象,銘刻著久遠歲月的痕跡,顯然是已經存在了不少年代。


在丹閣正門的前方,有一方高於整個廣場一米,長寬各約十丈的方形的高台,此時於那高台之上整齊的站著十幾名丹閣的弟子,他們都身著統一的白色丹袍,胸口繡著一個醒目的黑色丹字。


其中有老有少,有男有女,年紀不盡相同,但卻個個氣宇軒昂,修為不俗。不過此時,他們全都修為內斂,甚至表情也都十分和藹,看上去,沒有一點高高在上之意。


丹閣弟子素來行事低調,這與執法堂弟子的囂張跋扈,形成了強烈的反差。加之他們個個擁有一身煉丹的本事,在家族中受人尊敬,執法堂雖人數是丹閣的數倍,但若論在家族中的威望,卻不及丹閣的十分之一。


雷陽踏入廣場之時,丹閣前的高台下已經聚集了不少的嫡係子弟,雷陽粗略的一掃,前來領取丹藥的子弟,修為大都在靈氣三層四層之間,靈氣五層幾乎都很少見到,在人群中僅有那麽寥寥數人。


自從雷陽胸口擁有金色封印的符文後,他發現,他不僅能夠一眼看出別人的修為,甚至還可以隨意的隱藏自己的修為,不過現在自己的修為本就在靈氣三層左右徘徊,所以也沒必要隱藏。


其實他根本就不知道,幫助他能看出別人修為和隱藏自己修為的,根本就不是胸口的金色符文,而是他眉心的那一滴至今他都還沒有察覺到的金色液體。


現在還沒有開始發放丹藥,因此雷陽隨意找了一個邊緣的位置,就開始閉目打坐,不再理會其他,隻等丹藥發放時,領取之後,他便走人。


他感受到這片園內天地靈氣特別濃鬱,索性在此吐納修煉起來,隨著三十五道天地之橋全部打開,接引天地靈氣,很快他便發現,他的修為竟然精進了一絲。


不過,雷陽的行為很快就被丹閣的弟子友善的喝止了。因為此處若非是丹閣弟子,是不允許在此修行吐納的。


但丹閣弟子的異動,立刻引起了旁人的議論,好在他們並沒有認出雷陽,議論也很快就結束了,因為此處靈氣濃鬱,隻要是第一次進入丹園的子弟,或許都會犯這樣的錯誤,所以大家也就見怪不怪了。


丹藥的發放顯然還需要一段時間,此處又不允許讓人修煉,雷陽一時覺得無聊,索性四處打量起來,畢竟他還是第一次來,好奇之心還是很重。


可就在雷陽四處打量之際,一道身影大刺刺的從廣場外的甬道走來,他一身白衣,表情囂張而張狂,來人不是別人,正是雷明。


“還真是冤家路窄呀!”雷陽將一雙拳頭握得發燙,心底的仇恨瞬間就沸騰了起來,但最終他還是慢慢的冷靜了下來,因為他想到了父親再三的叮囑。


“算了,反正以後有的是機會。”雷陽狠狠的在心底說道。


不過雷陽經過觀察,卻發現,這雷明雖是資質平平,但卻不知用了什麽方法,僅僅才幾月不見,他的修為竟然精進了不少,已達到了靈氣六層初期。


而隨著他修為的提升,骨子裏更是透出了那股不可一世的囂張、狂妄、霸道。他剛一走進廣場,立刻就響起了不少的巴結恭維之聲。


雷明臉上帶著微笑,對眾多嫡係子弟的反應,甚為滿意。他一邊抱拳,一邊向丹閣大門前的平台走去,所過之處,整個廣場的人群更是自行的讓出了一條路來,就連他身後的兩三名修為在靈氣三四層上下的跟班,也都頤指氣使,跟隨他一路輕鬆的走到了最前麵。


雷明雖在家族中名聲極臭,可礙於他父親雷開山的地位,表麵上,這些家族子弟還是很尊敬他的,畢竟沒人願意招惹這個煞星。


雷明一直都在享受這種被人捧得高高在上的感覺,所以並未注意到隱藏在人群中的雷陽,在加之雷陽容貌本就發生了較大的變化,這就讓他更加難以看到。


他一路大步流星的走到台前,對著高台上站在最中央的一位四十歲左右的中年丹閣弟子一抱拳一拜道:“見過雷砼叔。”


但似乎這名叫雷砼的中年男子,並不買他的賬,隻是冷哼一聲,並未作答。


雷明也不再意,隻是嗬嗬一笑,但眼底卻閃過了一絲不易察覺冷笑,那意思是,我看你還能蹦躂得了幾天,隨後,他就不停的與四周的家族子弟談笑風聲起來。


不多時,隨著丹閣底層那兩扇巨大的銅門突然緩緩的打開,一股濃烈的丹香,自丹閣內刹那擴散整個廣場,讓在場的所有人一吸之後,精神都為之一振,同時整個廣場也陷入了死寂,隻剩下還在緩緩打開的丹閣銅門,發出的沉悶的吱嘎聲。


巨大的銅門並沒完全大開,而是隻在開啟了一道剛好能夠容納一個成人通過的縫隙後,便停了下來。隨著停下,一個身著一半黑色一半白色丹袍的清秀少年,從其內緩緩的走出。


而隨著他的走出,高台上十多名丹閣弟子,頓時齊齊轉身,對著他抱拳恭敬一拜,就連那先前還表情冷酷的雷砼,也都神色恭敬。


他更是在自己抱拳一拜的同時,聲若洪鍾的喝道:“丹閣長老丹童在此,猶如長老親臨,爾等還不拜見。”


眾家族弟子,聞言後,不敢又半點遲疑,全都連忙,恭敬的抱拳一拜。


隨著拜見丹童完畢後,那丹童將一個成人拳頭大小的丹爐,交到了雷砼的手上,隨即便退到一旁。


雷砼接過丹爐,一步走到高台的中央,朗聲說道:“今日丹閣發放的丹藥是聚靈丹,丹閣長老,念及近來年關將至,一年一度的家族比試迫在眉睫,他老人家大發善心,對雷家下一代,心懷體恤,因此將親自煉製出的一爐聚靈丹,發放給大家,希望能對你們有所幫助。


要知道他老人家的丹藥,就算是一枚普通的丹藥,也都是十分難得,更何況還是這聚靈丹,你等好自為之。


好了下麵排隊上前領取丹藥,按照順序一個一個上前,凡我丹閣弟子處,都可領取聚靈丹,你等不要擁擠,人人有份,下麵各自排隊吧。”


隨著雷砼話音一落,整個廣場轟的一下,立刻就沸騰了起來,所有人爭先恐後去的排隊,因為聽到了這次是丹閣長老雷雲子親自煉製的聚靈丹,所有家族子弟頓時一下狂熱了起來,誰都想要得到一枚丹閣長老親自煉的丹藥。


整個嫡係一脈的子弟,陸陸續續來了恐怕不下千人,廣場看上去黑壓壓的一片,但因十多個丹閣弟子處都可以領取到丹藥,一千多人又被分成了十幾個隊伍,相對來講,每個隊伍也就一百多人的樣子,所以倒也不算是十分擁擠,雷陽隨便找了個位置,一點一點的慢慢向前靠去。


在等待中,他見到,凡是丹閣弟子,手中都握著一個拳頭大小的水晶方印。那水晶方印甚是奇異,隻要對著人的麵門一照,就能準確的判斷出了每個人的修為的層次,因此一個人倒也不許要多少時間,就可根據自己的修為領取到相應的丹藥,不多時,就輪到了雷陽。


雷陽剛好排在雷砼的這一組,雷砼用奇異的水晶印在雷陽的麵門一照,突然眼神變得怪異起來,甚至還下意識的輕“咦”了一聲,使本就很緊張的雷陽,內心變得更加的緊張起來。


接著見雷砼又對著自己連續照了好幾次,頓時感覺情況有些不妙,他連忙查看自己修為,發現現在的修為已經隻有靈氣二層巔峰樣子,頓時急了。


“什麽情況,不是上一刻我還檢查過嗎,怎麽關鍵時刻掉鏈子,怎麽辦,怎麽辦?”雷陽雙拳緊握,使勁的搓著手指,腦中正在快速的思考對策,卻突然看見雷砼笑著伸手遞給了他一個白色的丹袋,雷陽頓時一愣。


“還楞著幹什麽,還不快拿著?”雷砼似看出了雷陽的緊張,居然一改先前冷酷的表情,笑著和藹的說道。說完還給他使了個眼色,雷陽頓時反應了過來,明白對方這是有意放自己一碼,他立刻接過丹袋,回應了一個感激是微笑,便轉身頭也不回心虛的走開了。


在一個相對人少的地方,他趕緊打開丹袋一看,結果他頓時目中出現了失望的神情,因為那麽大一個白色的丹袋中,卻隻有那麽可憐的一粒丹藥,安靜的躺在那裏。


丹藥成暗紅色,有拇指肚大小,其上刻有一個雲朵的標記。這顯然就是丹閣長老雷雲子的標記,雖隻有一粒,但依舊使整個丹袋充滿了濃鬱的化不開的丹香。


“這就是聚靈丹,丹藥果然奇妙!”雖說得到的隻又一粒丹藥,雷陽心中有些失望,但因是丹閣長老親自煉成的丹藥,這又讓雷陽的內心得到了些許的安慰。


“唉,總算沒有白來!”雷陽自我安慰的歎息道。除此之外,丹閣弟子雷砼的做法,讓雷陽很是感激。因為在那樣的情況下,對方竟然友善的放過了自己,而不是當場揭穿,這讓他內心感激的同時,對於雷砼以及丹閣有了一絲好感。


丹藥已經領取,這個結果也不算太壞,雷陽不想再繼續逗留在此,轉身向著廣場外圍走去,準備離開丹園。


雷陽一路過廣場,見廣場四周有很多子弟在領取丹藥後並不急著離去,而是三五成群的圍成一堆,將領取的丹藥作為籌碼,進行對賭。


甚至所過之處,還有不少子弟見他修為較低,主動邀請他加入,這樣的對賭,但都被他一一拒絕。


而這種以丹藥作為籌碼的對賭,正是這些子弟們口中所謂的“賭丹”。


族內的子弟凡是來過丹園的都知道,其實放丹之日就是家族子弟每月一次的一場小型盛會,家族對此並不幹涉,甚至還一定程度的默許,其目的也是為了增強子弟之間相互切磋交流,從而提升家族實力,但卻明確規定,賭丹中,隻能傷人不可傷命。


賭丹之事,雖雷陽早有耳聞,但這卻還是第一次見到,一路走來,也難免升起了好奇之心,四下張望,見到不少子弟賭丹熱鬧,內心的些許鬱悶倒也被衝散了不少。


他有心想要去賭一把,但無奈囊中羞澀,賭資太少,又無熟人引見,實在是不好攏場,最終不得不搖頭歎息一聲,轉身離去。


可就在他正要一步走出廣場,走上廣場邊那幽靜的青石甬道時,他身後一個非常不和諧的聲音,驀然傳來。


“嘿,兄弟,這麽好玩的聚會,幹嘛急著走啊,來來來,陪我賭一把,怎麽樣?”隨著聲音傳來,一個白衣少年,瀟灑的翩然而來,帶著那種讓雷陽一看就覺得惡心的微笑,他不是別人,正是雷明。


(未完待續)


作者細浪說:求收藏!求關注,本書會越來越精彩的,拭目以待吧!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